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九回合 梦境 上

第九回合 梦境 上

  面飞速向四十七接近。/wwW。qb5。c0М\\

  他结结实实的摔在死灰色的粗糙岩石上,没有任何缓冲或者保护动作。碎石飞溅,裂纹四起——如同一枚砸中冰层的铅球。

  “上帝既然教会人类飞翔,就应该给他们翅膀。”四十七从自己制造的凹坑中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灰,仰头看着正好像羽毛般从天缓缓而降的摩利尔和凯罗。

  “哎!你乱看什么!”下来后,凯罗噘着嘴说到。

  “乱看?我又不是里昂!”四十七反唇相讥。

  “你这家伙…”

  “好了,凯罗。奇怪…这里是什么地方?”摩利尔果断的把这种即将展开的无聊吵嘴扼杀于萌芽之中:“星界中竟然有如此规模的一片陆地?”

  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笼罩在茫茫星尘雾霭中的灰色平原——以及前方险峻陡峭,好像怪兽一样蹲踞着的狰狞山峰。

  突如其来的耀眼闪光照亮了他们的脸庞。三人不约而同的抬头,正好看到一团激烈旋转的能量漩涡在他们头顶迸发,消散的同时也将大量的闪电状光芒碎片向四面八方射去。

  电光过后,天空变成了和大地差不多的铅灰色,以至于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不经意间又通过了一扇传送门——只不过远处天地相交之处泄露出来的那一抹闪烁微光告诉他们,这里仍旧是星界。

  “我感觉不到其他人的存在,鹰眼术也看不到什么有价值地东西。”女法师盯着前面的山峰若有所思:“凯罗…刚才在我们飞行的时候你就看到了这座山?”

  “是啊!”凯罗疑惑的答道:“它那么大!”

  四十七突然扭头看向他的右手边。眼中红火森森,似乎从吹过荒原的冷风中嗅出某种不祥的气息——但摩利尔却什么也没感觉到。

  “怎么了?”女法师施展了“真实目光”去破解可能存在的幻像,但是在经由魔网过滤的视野中没有任何出乎意料地东西,看石还是石,看山还是山。

  四十七扫视片刻,然后搔了搔脑袋,手指在金属管线排成的背头上划得喀啦喀啦直响:“不,没什么…走,去山上看看。”

  “爬山?我的鞋子不合适呀!”凯罗低头瞧了瞧裙子下的脚。再把目光投向灰色山峰的时候声音中无端透出一丝犹豫,大概连她自己也没意识到:“再说,爬山有什么好玩的。我也不喜欢那座山…古古怪怪。”

  “小孩子想法。”四十七对凯罗的顾虑嗤之以鼻:“五十年后,当你回想这一天时,难道不会后悔么?”

  “等一等。”看到四十七迈步欲行,摩利尔有些犹豫。她对这次吉斯人强加给他们的探险任务兴趣缺缺,但是此地地种种神秘又在无形中吸引着身为法师的她。

  星界一方面近乎无限的放大了她精神和感知,使得心灵可以真正的超脱并驾驭**随心所欲;但是另一方面也很大程度的限制了魔法能力的使用范围。尤其是让女法师精擅的预言法术更加难以发挥。

  很难以让人理解,但这就是星界,意识存在无限可能,直觉统治着现实。

  摩利尔将自己准备的法术回想了一下,从中挑选出一个应该能在此时对她有所帮助地:“起码得想办法了解一些情况——我可不喜欢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乱走。”

  女法师往旁边走了几步,稍微离开了四十七和凯罗一点儿。她用足尖在身前的地面上描画出一个扭曲地魔法符号,看上去就像几条正纠缠在一起的蛇。力量随着她的动作而移动,蚀刻进凹凸不平的岩石。间或迸出几点星火。

  随后摩利尔开始低声说出咒语。她用的是一种抑扬顿挫又连绵不绝地语调,保证前一个单词激发的法力消逝之前一定有后面的新生能量连上来,接成环环相扣锁链似地长长一条。穿透星界,越过众多位面,一直探向隐秘的遥远界域。咒文冗长且艰涩,让人在一边听着都昏昏欲睡,四十七很难想象不借助记忆芯片是如何将这么一大篇舌头打结的东西倒背如流的。

  一个在大多数物质界都早已湮没失传的古老名字从摩利尔唇间清晰的吐了出来。当然还有其它一些选择。但女法师认为其余的要么不足以提供她所需要的答案,要么太过强大狡猾,难以进行一次公开对等的谈话。

  这个名字马上沿着咒语构建的通道传了出去。触动了多元宇宙深处的某位存在。它并不喜欢这种无理的冒犯,但是通常都会忽略掉而懒得对另一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加以惩罚,因为物质界的凡俗种族在它眼中就和人类脚下的蝼蚁没什么两样——但是这一次不行。呼唤声虽微弱却坚决,而且施法者的心灵之网已经牢牢的捕获了它的一部分实质。当然它可以选择挣脱,甚至进行反击,只不过考虑到一旦这么做将导致的不必要力量损耗,以及很可能与一名高级法师交恶的结果…蝼蚁虽然不值一提,但是必须小心其中致命的毒虫。

  法术生效了。地面上的法阵鲜明起来,一阵跳跃的焰火向上直窜到摩利尔面前。火花爆裂后残存的烟雾萦绕不散,慢慢凝成一张模糊不清、连五官都不甚分明的面孔。

  “三个问题。”悬浮在空中的人脸很快说到,声音倦怠而且冷漠。

  “嚯!你是灯神么?”四十七颇有些惊奇的看着那张脸,他还真没想到摩利尔居然能弄出一个查询系统来——尽管是试用版的。

  “不是。两个问题。”人脸看也没看他一眼,既然召唤它的法师与笨蛋为伍。就应该对此有所准备。

  “哎?这个不能算吧?他乱讲地!”眼巴巴等着摩利尔点击下一步的凯罗不干了。

  “算。一个问题。”聚成面孔的烟雾抖动了一下,想必是人脸做出了一个类似嗤笑的表情。

  于是刚刚施展了法术,还没有完全将心神从极远方的异界探索中收敛回来的女法师似乎便只剩下询问最后一

  机会了。

  摩利尔正欲开口,突然往后急退一步,迅速用手挡住脸。

  说不上是轰鸣吹散的还是火焰烧毁的,反正四十七抬手一枪就让它泯灭无踪。他面无表情,也不管别人地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再把它召唤出来一次。”

  摩利尔咳嗽了一声,挥挥手试图赶走周围刺鼻的火葯味:“嗨,你可真是的。法术结束之前它不会离去。你也不能真的把它怎么样,除非…别再这么干了。”

  “卑贱的爬虫们!”恼怒的声音从他们脚下发出。那张脸孔依托崎岖的岩地重新在法阵中塑形,大了一些也清晰许多,深灰色的岩石被来自黑暗彼方地力量活化,看上去就像一个相当蹩脚的塑雕工艺品。

  “贡献力量,提出请求的人是你!而我也慷慨的回应你,屈尊降临解答你的疑惑,一切都在遵循多元宇宙伟大的交换法则!”人脸向上抬了一点逼视着摩利尔。两个作为眼睛的深幽孔洞里闪烁着不属于星界的光芒:“你以为凭你那点小小地力量就能让我不得不忍受?不明白法则的运作就再去好好学学,别妄图用无知来挑战它!”

  四十七用左手握住右前臂的铠甲向肘部拉动了一段距离然后喀嚓一声回复原位。在这期间手臂中地机括零件都在运转中找到了它们的新位置,两个黑黝黝的枪口从拳头的基节骨处露了出来:“很遗憾,我相信枪炮胜过相信法则。因为它们不会被曲解,也不会在需要的时候沉默。”

  人脸斜眼看着四十七。不知何故,它地目光久久停留在那身可怕的活化金属铠甲上——轻蔑的表情渐渐消失了。最后人脸忽略了他地冒犯之语,而只是不轻不重的说道:“注意点,小子。别踩着我。”

  他再度转向摩利尔。

  “相对于人类来说。你非常有力量,预言法师。”然后他补充到:“但要注意,你既然选择呼唤我来此。而不是前往我的界域进行联系…那就抓紧时间。快问吧,三个问题。”

  女法师忍不住微笑了一下。四十七对它的威胁奏效了,或者说它认识到四十七这家伙会毫不犹豫的说到做到,压根不管它是谁,是什么东西。

  “请原谅我的冒犯。但是我们现在需要您的指引,不朽的解密者。我和我的朋友正要开始在此地的探险。这座星界岛屿上有能威胁到我们生命安全的危险吗?”她问。

  “愚蠢的问题。”人脸毫不留情的评判道:“就是郊游也存在危险,傻女孩。不过如果你是在寻求综合了目前已知所有因素后的最大可能性。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现在这个地方最大的危险因素就是你的铁武士。”

  它的回应有点啰嗦,并不是被这类法术打搅的存在一般情况下的反应。但是摩利尔的直觉告诉她:对方没有撒谎。这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既然它否决了最糟情况发生的可能,那么下一个问题也可以变动一下。

  “谢谢。那么在接下来的旅途中,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事情么?”这个问题或许会被拒绝回答,因为它寻求的信息过多,很可能已经超出了一两句话能解答的范围。但是没关系,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就能知道对方的容忍限度,而且接下来只要言语得体,她也不会浪费一次提问的机会。

  “星界是心灵之地,所以当然要特别注意你的心灵。”出乎意料,被问询者回答了这个问题:“恪守你的本心,预言法师…心外无物。”

  摩利尔暗自诅咒了一句。她判断失误了,模棱两可的答案,几乎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继续追问是没有意义的,对方完全可以再度用这样一句话来敷衍,而她也只能再问一次了。

  她向身边看去。她没能从四十七那里得到自己应该怎么做的答案,他正在抚摩他的枪管——他从不提供答案,也从不需要答案。但是低头观察石头人脸的凯罗却给了女法师一个提示。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说,我们脚下的岛屿应该并不仅仅只是一块稍微大个儿一点的岩石而已。请告诉我,它的存在体现了怎样的本质?”

  人脸沉默了片刻。它眼中的光芒激烈的跳跃着,似乎想要冲出眼眶再转回来仔细看一看构成它的物质。

  “我无法回答你。”它再次给出了一个摩利尔没想到的答案:“当然,我也可以欺骗你…这非常简单,但出于我高贵的品质,我不想这么做。你要知道,人类法师,有时候答案只能靠你自己去寻找,也只有这样,那个答案才可能是你需要的答案。万事万物并不是预先注定的,所以预言永远不像火球术那么可靠,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好了,这种无聊的交易可算结束了。”人脸最后不容置疑的说:“现在干你们的事去吧,不要总来打搅我。”

  一道刺眼的闪光沿着法阵的轮廓亮起——法阵崩溃了,连带着石头人脸也碎成一堆细小的石砾。解密者已经离去。

  “这混蛋的解答就跟参议员的承诺一样空洞,毫无营养。”四十七轻蔑的评价道,还用鞋跟碾了碾那堆碎块:“我建议你下次最好能叫地听出来,人家才叫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呢。”

  “地听?”凯罗疑惑的重复了一次:“那是什么?”

  摩利尔仍在思索最后那个没有得到答案的问题。为什么解密者拒绝回答?难道连他也不知道?这似乎不大可能…难道其中还会有什么玄机不成?

  四**概觉得跟凯罗解释地听是一种多么神奇的生物太麻烦了,所以他装着没听见,转头看着女法师,等待她的决断。

  “我们走吧,去山上看看。”这一次摩利尔从构装武士铁灰色的脸上找到了某种安心的感觉——正如解密者所言,去做,永远不接受不合自己心意的答案。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