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八回合 探险
  “如您所见,美丽的小姐。\\wwW、Qb⑤.coМ//”商人带着他们来到自己的居所。这是一座用塑石术建造在吉斯人城堡高处的坚固石屋,外表跟个仓库似的平淡无奇,内部陈设却雅致非常,大厅里某种沿墙爬行的不明植物好像园艺工程一样生长成货架的形状,边缘还开着几朵淡蓝色的小花,一下子就把凯罗的目光吸引住了。

  雅各布的双手手指似乎能随心所欲的作出任何角度的动作,简直就是两只章鱼。给四十七他们每人都倒上红酒之后他自己手里还留了一杯,用两根附指托的稳稳的:“我终生行走于诸界域之间,恪守我辈祖先的古训来小心经营自己的事业…互利互益,童叟无欺。”

  “旅行者们,相信你们和我一样,滞留于此也是迫不得已的。哦,当然,星界是如此的美丽而又神秘,所以这未尝不是一次难忘的经历。”雅各布呷了一口甜酒,满意的看到自己成功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那个正在努力研究货架的小姑娘无关紧要,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她在这个奇怪的三人组合中没有任何发言权——不过女法师和钢铁武士之间的关系稍有些让商人摸不着头脑。按照刚才的表现和常理推断,武士应该是法师的随从,此刻他也并不十分关注这场谈话,好像只是在等着女法师做出决定…但似乎又不完全是这样。

  “前不久,我在一场不那么令人愉快的遭遇中失去了我地商队和护卫。”雅各布接着说:“他们都是非常称职优秀的雇员。有的人已经跟随我很久了,真是可惜。我也不得不仓促逃离,流落到这个吉斯人的星界浮城中暂且栖身…众神在上,这些暴徒可真是漫天要价,一点商业道德都不讲。”

  “据我所知,”摩利尔端着水晶杯淡笑了一下:“对商人来说,利益的优先级总是比道德要高的。而且不是有句老话么,义不行贾。”

  “哈哈哈,我真的要怀疑您也是位优秀的商人了。法师小姐。”雅各布搓动着手指:“的确,这没什么好抱怨地。这些都是闲话,主要是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您和您的朋友们大概是要去往外层界吧?在下虽然不才,但是对一些主要的外层位面还是比较熟悉的。那么,在诸位离开星界踏上新的旅途之前,能否与我结伴而行呢?不瞒您说,我现在迫切需要别人的保护…像我这样的人如果没有足够的自卫能力,在很多外层界生物眼中就是一块到处乱走地肥肉。当然。请不要误会,我不是企图雇佣你们,我是在冒昧的请求帮助。而且关于报酬方面,诸位也完全不用担心。想要什么就尽管开口…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的,就一定不会让朋友们失望。”

  四十七坐在被压得吱嘎作响的藤椅上,抬眼看着雅各布。

  “我倒是想要个东西。你不用紧张,不是咖啡磨。”他往后靠了靠,椅子发出“嘎巴”一声呻吟。也不知道什么地方断了:“我注意到城里的吉斯人军官使用的武器挺特别的。给我弄来几把,怎么样?”

  雅各布蓝汪汪的长脸上笑容有点僵硬。他摸了摸自己地金耳环,略显尴尬的说道:“这个…很抱歉。这还真超乎我的能力了。吉斯人对待自己制造地物品有种异乎寻常的偏执,他们的每一件武器装备都有自己的特色和名字,秘不外传,如果发现外族人持有这些东西的话就会马上展开报复…尤其是高级人员使用地银刃,更是看的好像命根子一样——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能拥有吉斯人的银刃而又逍遥自在没有遭到无休止追杀地。”

  “霍森布鲁兹先生。如果您只是一时兴起,我建议您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雅各布谨慎的提出建议:“而且实际上银刃也只有在吉斯人手里才算得上是武器,在外人手里它笨重的要死。根本就没法用…”

  “他的确是一时兴起,而且他也不叫什么霍森布鲁兹。”摩利尔给商人找了一个台阶:“雅各布先生,您还是跟我说说有关诸位面的事情吧。”

  四十七也没有再坚持。

  “好吧,”他无所谓的说:“我自己想办法。”

  摩利尔瞪了他一眼:“嗯,很好,你最好像你说的一样,‘想’办法。”

  星界无所谓昼夜——但是城里的卫兵会根据他们的习惯强行为外来者规定作息时间。反抗是没有意义的,而且留居在这里的人既然能忍受吉斯人的更过分的苛刻压榨,又怎么会在乎这个呢?

  四十七站在石屋外,看着冷冷清清的城堡。借住此地的居民在结束要命的工作或者交纳完“租金”之后都龟缩起来,庆幸又过去了一天,吉斯人士兵在城墙和街道上来回巡逻,捍卫着他们的统治地位,随时准备用刀剑“告诫”忘记这一点的家伙。但是他们对大大咧咧站在那里并缺乏尊敬的四十七却表现了难得的宽容,就好像寄宿学校里总有那么一个半个不按时睡觉又不会受到惩罚的刺头一样。

  “想去酒馆喝一杯么?”感觉摩利尔来到身边,他把目光从流光闪烁、浩然空渺的星界虚空中收回来。

  “没人会在星界开酒馆,因为没人会真的需要喝酒吃东西——这些都只是一种心理感觉而已。”女法师轻轻晃动着酒杯:“星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时间,任何事物在这里都不会衰老腐朽…你可别以为这是长生不老的秘诀,除非永远留在星界漂流,否则时间会在你从星界离开的同时找上你,索回所有的欠账。”

  “那个位面商人的提议我已经答应了。我可不想等出去之后一下子老了二十岁。”摩利尔也抬头看了看头顶地银色天幕:“你好像对这个地方情有独衷…难不成你其实是在星界被制造的?”

  四十七活动了一下手指,在他冰冷细密的甲冑态皮肤下。千条万缕的能量丝好像毛细血管中的血液一样流动着:“可以这么说吧。但也并不是完全像你想象的那样。”

  “是啊,又是那些破碎虚空,毁灭位面的战争故事。”

  将杯中酒液一饮而尽:“有时候我会想…我是个二师,我的构装体却比神还要古老。有点可笑,不是么?”

  四十七环抱双臂,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古老?我可不认为自己古老。难不成你改行学考古了?”

  女法师挑了挑眉毛:“考古?是啊,跟着你到处搜集你那些远古同类们的残骸,我都预感到自己很快就要浑身铁锈味了。说起来…你要拿它们做什么?增强你的力量?你还想再多长两条胳膊么?”

  “目标,只不过是目标而已。”四十七看着似笑非笑的摩利尔:“你努力学习一种新魔法的时候。会想到学成了以后能怎么样么?目标是什么,可以做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目标本身的存在。否则的话,我们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只不过是目标么…”摩利尔好像突然有些意味索然。

  她趴在栏杆上将杯子晃来晃去——然后一松手,它便顺着陡峭地岩壁骨碌骨碌的滚了下去,在下面的房顶上摔了个粉碎。

  “果然是构装生物的思维方式。”摩利尔看着那些晶莹的碎片:“雅各布说等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再度使用他们种族天生的类法术能力找到离开星界的传送门了…你继续欣赏星星吧!我睡觉去了。”

  四十七不明所以。于是他耸了耸肩,真的就在继续欣赏星星——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看见几名吉斯人朝他走来。

  “摩利尔?…没错。摩利尔法师。”尤拉德站在女法师面前,仍然是那张灰仆仆地丑脸,华丽到夸张的铠甲。除了她和四十七、凯罗之外,还有一些附庸城中的居民,看上去都是有些实力地人物,包括那个自称格尔的泰夫林人在内。

  “我希望你还没有忘记,你请求我们庇护时所作的承诺。”尤拉德的语气就像个要债的:“现在,履行诺言地时刻到了。”

  然后他转向其他人:“听好!如果说你们这群寄人篱下的可怜虫还能有点用的话。那就是现在了!根据我们地侦察,在城市的前方发现了一块漂浮着的巨大岩石!你们的任务就是登上那块岩石,把它的里里外外都搞清楚。然后回来向我报告!要是这块岩石足够坚硬稳定,可供利用的话,我们这座伟大的城市将得以再度扩建!而你们这帮家伙们放风的空间也会更大一点,这一切能否成为现实,全都取决于你们的表现!”

  “星界里没有现实。”摩利尔身边的一个家伙低声嘟囓了一句。动静很轻。连摩利尔也只是隐约听到——但是尤拉德的目光却马上扫了过来,两只黄眼睛里凶光迸射:“你说什么?”

  多嘴的家伙咽了口吐沫,深深把头低了下去。但是尤拉德并没有放过他。

  “你这个下等坯子在说什么!”

  吉斯人指挥官的怒吼中带着一种直碾人心的可怕能量。声波入耳,摩利尔甚至感到仿佛刚刚有一块投石机抛出来的巨石擦鬓而过。那个祸从口出的倒霉蛋一下子就被这无形的重击打倒,双眼翻白,大张着嘴,瘫在地上的样子好像全身的骨头都碎了。

  “扔掉!”随着尤拉德的话音,两名士兵跑过来,拖着他走到广场边缘就往外一抛——他也像垃圾一样慢慢远去,一路上似乎还有不少碎末从他黯淡无光的身体中飘散出来。

  “谁还有意见?大声说!”

  没人开口,摩利尔拉住了四十七的手。

  “会有一队我们的战士跟随你们!”尤拉德手一挥:“现在,出发!”

  “你真笨啊,‘霍森布鲁兹’老爷!”凯罗好像游鱼一样在四十七身边穿来穿去,一边飞还一边做着鬼脸:“不要总想着用手脚走路啦!集中精神就好!难道没有翅膀你就不会飞么?”

  “你才用手脚走路呢…臭丫头。你就不应该跟来!”四十七相当笨拙的在虚空中前进,速度比他是构装飞龙状态的时候相差不可以里记:“为什么我一定要这个样子呢?”

  “你不是真的那么着急替人当盾牌吧?”摩利尔来到他身边:“不管吉斯人说那块岩石怎么样…既然他们这些对星界了如指掌的家伙还要找我们干这种低级的探索工作,那么事情恐怕就没那么简单。”

  吉斯人士兵和其他被征募的冒险者都已经看不见了,白茫茫的星空下又只剩他们三人。

  “我们只是星界的过客,和吉斯人可没什么交情…又不打算在这里长住。”因为四十七确实有点慢的不像话,摩利尔开始拽着他的肩甲飞翔:“星界可不比主物质位面,天知道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我现在倒希望前面什么都没有,或许转一圈儿回去之后雅各布就能带我们离开了。”

  “你真没有探索精神。”四十七干脆自在的躺着,冲凯罗作了个很挑衅的手势:“那么好吧,找到算,找不到拉倒。”

  不过看起来关于潜意识愿望这回事,渴望发生总是比希图避免灵验一些。

  凯罗最先发现了它:“摩利尔姐姐,你看!”

  女法师和四十七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虚空中却好像什么都没有。

  “哪儿呢?”四十七翻过身来,双手用力一划还真就往前冲了几尺:“小孩子不要撒谎,你没听过‘狼来了’的故事么——”

  突然他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他嗖的一下就朝一个方向摔了过去,跟一块自由落体的石头似的。

  “见鬼!类重力区域!抓住我,凯罗!”随后无形但又不可抗拒的力量也捕获了摩利尔和凯罗,将她们一起拖向隐藏在闪耀星空中的神秘区域。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