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七回合 邂逅
  星界,吉斯人是无以伦比的运动大师。/Www。QΒ5.coM四十七觉得的了,但是看那帮在前头引路的吉斯人时隐时现的身影,就知道这种程度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在闲庭信步。

  没多久,吉斯人的星界堡垒就出现在前方。它以相当优雅的姿态在银色的星空中滑行,好像一座飞翔的岛屿。灰黑色石塔从环岛而建的多层护墙包围中伸出高高的尖顶,穿透重重星尘雾霭,毫无声息——墓碑一样寂静。

  前面的吉斯人战士们开始加速,一下子就尽数消失在四十七的视野中,再度证明了他们远胜过物质界最灵巧的飞鸟。四十七哼了一声,忍住喷出龙息试验一下看能不能烧到他们屁股的冲动。

  一层霞光斑斓的护罩掠过四十七,将他全身都包裹起来。与任何稍微有点见识的人意见一致,摩利尔可不想毫无防备的靠近满满一城吉斯人。力场盾在星界的奇妙能量作用下不再是难以察觉的透明状态,反而上面万花筒般流动不停的华光异彩晃得人头晕眼花。不过在这个神奇的心灵与魔法之地,法术的效果同样被放大了许多,使得正处于巨龙形态的四十七也可以被顾及到。

  四十七朝要塞飞去。起初它看上去似乎只是一处被废弃的雄伟遗迹,因为就连要塞外围的岗楼上都空无一人。但是随着距离的不断缩短——他突然看到了拿着弓弩坚守岗位的哨兵,然后削平浮岛边缘岩石建造地广场上也出现了大队严阵以待的吉斯人战士。

  只有在远小于视距的一定范围内才能察觉到生命体的存在。星界的这种特性还真是颇为有趣。

  “吉斯人可是星界的大麻烦。你想干什么?还是说麻烦与麻烦之间是相互吸引的?”摩利尔习惯性的抱怨道:“我可不觉得吉斯人的地方有什么好呆地…女人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不应该再期待什么惊喜了。”

  “振作一点啦,摩利尔姐姐!”凯罗也一如既往的挥着拳头给她打气,就像从前在雨城的时候一样。

  四十七才没空理会一千只鸭子的聒噪呢。吉斯人的银刃暂且被他抛在脑后,现在他打定主意要上去转转——他已经很久没见过宇宙飞船了。

  巨龙落向要塞大门前的广场,云霞般的双翼随着他的下降开始收拢折叠。摩利尔拉着凯罗从正在改变形态地四十七身上离开,在无论多么高难度动作都只需集中足够意志力就可以做到的星界,她们的样子优美非常,飘然若仙。

  光芒从三人身上逐渐褪去。肉归肉,铁归铁。当他们的脚尖踏上吉斯人要塞土地的时候,正常的重力效应也重新回到身上。

  还真和空间站差不多…就是土了点儿。四十七站在广场边缘,无视那些紧盯着自己的黄眼睛,用力跺了跺脚,一块尺许见方的石层被他踢了下来,脱离堡垒滑向无垠地银色虚空。

  这个公然破坏星界舰的行为引起吉斯人队伍一阵騒动,几乎因此转为刀兵相向。幸好为首的吉斯人指挥官抬起手压制了部下们。转移注意力开始欣赏要塞厚重外墙地四十七也停止了更多的破坏行为。

  “我是尤拉德,主物质界的旅行者们。”这名指挥官走近摩利尔,用花纹和浮雕图案精心修饰过的魔法铠甲上镶嵌了许多红蓝两色的宝石,夸张地显示出他是多么的与众不同——也难怪,外人要想从吉斯人的容貌上分出他们地个体区别,还真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

  “据士兵报告,你们乞求在我们的神圣城堡得到庇护,直到找到离开星界的路?”尤拉德说的是龙语。而且语气冷淡傲慢,就这还是看在摩利尔是一名强**师的份上:“那么,旅行者们。你们打算为此付出何等的供奉呢?”

  是啊,我们将保证你这可怜的小堡垒不至于彻底灭亡。摩利尔瞄了一眼四十七,恶意的在心里回了一句。

  “如您所见,我是个尚算略知一二的法师。”但是表面上,摩利尔不失敬意的微鞠一躬。使用自己世界的通用语回答道:“在借居城堡期间,我愿意协助强大的吉斯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对吉斯人来说,这是一个不太“合理”的要求。因为女法师没拿出任何实质性的东西,无论是稀有的材料还是强力的魔法物品都没有。有足够信心和胆量面对吉斯人军队的家伙才敢这么做,而能不能得偿所愿还要看他们的真本事。

  尤拉德没有考虑多久。也许是他感觉到了摩利尔的心灵磁场非常强大,也许是正在看西洋景的四十七让他摸不着头脑,也许是其它什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原因。

  “你们可以暂时留居在下等人的附属城。”顺着尤拉德手指的方向,广场一角有条只容两人并行的栈道沿着城墙延伸出去通向堡垒的另外一侧:“有什么事的话我会向你们下达命令的。另外,注意你们的言行,旅行者们。这里可不是臭气熏天的主物质位面。”

  “那家伙刚才跟你说什么了?”四十七站在栈道上张望,除了身后

  坚墙之外,上下前三个方向全是连成一片的空茫深渊

  “快走吧,看了这么半天还没看够?”摩利尔在后面捅了他一下:“他说,您老人家能大驾光临,他不胜荣幸,蓬荜生辉…”

  半天算什么?我前半辈子看的都是这个。

  附庸城的入口就寒酸得多了,和雄伟威严还自带广场的正门比起来简直就是个狗洞。门楼上值勤的吉斯人哨兵显然已经接到了通知,瞪着混浊的黄眼珠粗粗打量了他们几眼就升起了铁门——哦。从另两名吉斯人战士像拽死狗一样从门洞里拖出来一个满身是血毫无反应地家伙然后把他扔进星界空间,让他一路喷洒着血珠向远处飘去来看,或许开门并不完全是为了迎接四十七他们。

  “现在滚吧!还有,如果我回来的时候再在地上看到一丝血迹,你们这帮白痴就要和那家伙一样!”战士回身走进城里冲着围观者咆哮道,他们马上静悄悄的散开了,只剩下几个五短身材的半身人仆役吃力的提着盛满砂土的铁桶和扫帚急匆匆的跑出来开始打扫。其中一个半身人突然在大片血迹中间发现了一个掉在石缝里的宝石戒指,可能是那个倒霉的死鬼留下地,他马上用非常灵巧的动作将其挑出来攥在手里。但是这没能逃过同伴的眼睛,它们马上放弃工作围过来低声吵嚷着争论戒指的归属权,直到一名高大的战士折回来硬生生掰开半身人的手指抢走了它,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不得不”扭断了可怜的半身人地胳膊。

  吉斯人士兵才不管这个呢。他们继续自己的巡逻,只留给旁人两个绣竿样的背影——反正他们再逛回来的时候,地上不能有血。

  目睹这一暴行的凯罗低声惊呼,不忍的扭过头去。

  摩利尔也皱了皱眉。她绕过血迹。脚步没有片刻停留。但是在经过那个坐在街道上捧着扭成麻花状的右手痛苦嚎哭的半身人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根笔管粗细地象牙魔杖并轻触在他肩头。柔和充沛的正能量灌了进去,顺着手臂前进,沿路复位并治疗了断裂的骨骼和伤损地肌肉,等到半身人每个指尖都闪耀着淡淡的白光时,他的伤只需要再修养几天就可以完全恢复了。

  大概是第一次享受到治疗魔杖滋味的半身人惊讶的抬头寻找好心人,看到凯罗回头冲他做了个鬼脸儿,然后就被嫌他碍事地四十七一脚踢到街道另一头去了——不过除了屁股蛋子生疼之外。倒是什么事儿都没有。

  “嗨,早上好或是下午好,主物质界的美丽小姐。”一个目睹了这一切的盗贼迅速跟上了他们。来到摩利尔侧前方轻快地倒退着一边走一边搭讪,笼罩在斗篷兜帽阴影中的额头上似乎有两个不甚明显的角质突起:“你真是好心。不过在这种地方,好心总是会带来厄运…要当心啊,小姐们。”

  摩利尔对他并不怎么感兴趣。她面无表情的继续往前走:“厄运?你正在做自我介绍么?”

  “哈哈,您真风趣。好吧。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格尔,一位同你们一样不小心被困此地的冒险者…”盗贼脑后像是长了眼睛似的。轻而易举的避开障碍和行人:“有兴趣做交易么?我这里有些好东西——”

  格尔掀开自己的魔斗篷。他身上的皮甲有些破旧,但非常合体,一柄插在黑色皮鞘里的短剑挂在腰间,剑柄上的绿宝石一看就价值非凡。他的斗篷内袋里也插着两根魔杖,但是他要给女法师看的并不是这些。

  “看,这可是在随便哪个外层界都流行的硬通货!”格尔掏出一个脏兮兮的钱袋,上面沾着一些深色的污迹,让人一看就不大舒服。

  他样子神秘兮兮的从钱袋里拈出一枚钱币——不是金银铜任何一种,这枚钱币通体暗红,中间还隐约混杂了几丝乌黑,看上去就像一块凝固的鲜血:“神奇的血币!让我们小声点儿讲,这可是九层地狱深处由大魔鬼们运营的黑暗造币厂出产的,工艺神奇独特!传说九狱之主都用它来给自己麾下的军队发饷!小姐,听说过白金天堂出产的天堂币么?那光芒简直能把人晃瞎!如果我们忽略其它无聊的因素简单的比方一下,血币可以说就是地狱的天堂币啊!怎么样?有兴趣做笔生意么?在前几次冒险中,我的物品装备已经耗费的差不多了…而您一看就是刚踏足外层界不久吧!肯定资源丰富,看您的随从就知道!”

  格尔在后退中把装满血币的钱袋在两只手间倒来倒去:“唉,我本来打算攒着这笔钱到万门之城投资的。可是凭我现在这样子能不能活着到那里都是两说…我也没资格太计较了,一枚血币就按一枚主物质金币的价值换算吧!这可是走到哪儿都没有地价格啊!小姐。您肯将您的治疗魔杖割爱么?别的也行!有什么您用不到的?魔杖,葯剂,附魔物品,和我格尔交易,您不会吃亏的!”

  摩利尔停下脚步。

  她冷冷的盯着满面笑容的格尔:“这的确是走到哪儿都没有的价

  “你以为我是笨蛋,格尔先生?”女法师毫不留情地讥讽道:“只因为我看起来像个什么也不懂,因为相信童话书里的幻想故事而跑出家门的贵族大小姐?你要用血币和我交易?好啊,不过看起来你的钱好象脏了…我们能找个地方把它们清洗一下么?或许都用不着,只要把它放在石头上多磨几分钟。这玩艺儿就成碎末了!请你告诉我,格尔先生,一枚血币除了在地狱或许还能换几个铜子儿之外,还有什么地方的人愿意收这东西?”

  盗贼的脸阴沉下来。他把钱袋塞进斗篷,额头上的小角似乎更明显了一点儿:“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吧,小姐。买卖不成,还可以做朋友么!难不成你以为自己强大到不需要别人的友谊了?这里可不是主物质界。就算是一次帮助吧,你可以慷慨到去救治一个一钱不值地半身人奴隶。为什么不肯和我达成默契的同盟?小姐,你要知道…”

  一直旁观的四十七很高兴看到双边会谈破裂。

  格尔下面的话因为扼住喉咙的铁手而回流进肚子里,整个人也被提溜起来按到街边简陋石屋的外墙上,撞出一片尘土。

  四十七有条不紊的收紧手指,看着盗贼徒劳的试图挣脱,双眼逐渐凸出充血:“我来这儿是让你开心地么?我他妈来这儿是让你他妈开心的么?”

  摩利尔扫视左右——没发现哪个家伙有打抱不平的意思。

  虽然这个企图占她便宜地骗子是死是活都无关紧要,但是吉斯人士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巡逻回来,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其实主要是凯罗在旁边看着…太暴力了也不好。

  “算了。教训他一下。让他滚蛋。”摩利尔说,然后带着凯罗向前走去。

  “耳朵?眼睛?舌头?或者…你好象有点骨质增生啊,我帮你处理一下怎么样?”四十七抬起另一只手。食指前端变化出锋利的钩子,慢慢向格尔额头上的角状突起伸去。

  格尔停止了挣扎。他瞪着眼睛看着寒光闪闪的铁钩子逐渐刺过来,被勒得发紫地脸上露出一个有点奇怪的表情。

  一团散发着硫磺味的黑烟突然笼罩了盗贼。四十七觉得掌心一松,被他钳制地格尔在烟雾中连同他的斗篷、短剑和血币一起变成了流体状态的模糊物质——好像溶化的雪人一样从他手中溜了出去。

  “又来这一套?”四十七漫不经心的看着指缝间流溢逃离的黑烟,捏紧拳头。指节变得烙铁般红热。

  烟雾变成一条蛇的形状窜到街道远端,盘卷起来重新构出格尔的身体。把自己解散了之后再重组很显然并不是个轻松活计,他面容萎靡。半边脸也有点中风似的歪斜。盗贼抚着脖子向后退去,不过四十七看上去也没有要追的意思。

  “来…来日方长。”格尔隐进蹩脚积木一样混杂交错的石制建筑群中,并留下了这么一句。

  “来日?或许我们不应该像寒号鸟一样把什么事情都拖到明天做。”四十七挠着下巴自言自语,不过等他扭头一看,却发现摩利尔和凯罗又被一个非常高大的蓝皮肤生物拦住了——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外国电影明星都比本地的漂亮?

  “您好,强大的武士。”那个生物要比格尔有见识的多。他缓慢且优雅的抬起手向走过来的四十七打招呼:“很高兴认识你,我是雅各布,一名普通的商人。”

  “我是霍森布鲁兹,一名了不起的大盗贼。”四十七发现连自己也必须抬头看他,更加不爽了:“把你的咖啡磨交出来,小子。”

  “嗯?…咖啡磨?”这个叫雅各布的商人戴着一顶可笑的,好像好几个海螺组合起来做成的帽子,身上的深蓝色丝织长袍层层叠叠的,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层,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那些蜘蛛腿一样细长灵活,且有许多个指节的手指相互纠缠着,魔法戒指在其间闪闪发光。

  他往前倾了倾身子,试探着问到:“我现在并没有这种物品。如果您需要的话…”

  “别管他,你看他像会自己煮咖啡的人么?”摩利尔对雅各布的态度倒挺不错的:“雅各布先生,您方才说您是一名位面商人?”

  “哦,当然,当然。”感觉到四十七的敌对态度不是那么强烈了,雅各布再度转回头来用他细长的眼睛眯缝着看向女法师:“旅行者们,你们在与泰夫林半魔人格布的交流中表现出来的睿智和力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能荣幸的请你们驾临寒舍么?你们一定也是旅途劳顿…请吧,请务必赏光,霍森布鲁兹先生。”

  凯罗疑惑的看了四十七一眼:“哎呀…你什么时候改了这么一个拗口的难听名字?”

  “不光是我改名了。”四十七冲她一呲牙:“你以后要叫你的摩利尔姐姐为茨瓦凯尔曼**师…对了,每天还要给她做土豆泥。”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