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六回合 星界
  界之门。//WwW、QΒ⑤.c0m\\

  四十七久久凝视着这道有着火焰状深红色边缘的魔法传送门。触角一样的光带飘拂着,让大厅内的空间为之震颤——有点像因为温差效应而产生的视觉扭曲效果。

  高大的门内是一片凝固的深色阴影,使得它看上去似乎是一大块正在熊熊燃烧的煤炭。维克多站在传送门旁边,光芒在他旁边游弋着伸缩不定,没能在巫妖漆黑的双眼中留下任何影迹。他抬起手指向魔法门,低声吐出一个单词。

  这个发音听上去只是一声含混的呢喃,以四十七的听力,甚至分辨不出它的平仄。但是这声音显然激活了传送门,因为门内的阴影开始翻涌盘旋起来——并且在维克多的手势下逐渐变得澄清,好像一杯混合了墨汁的水终于开始沉淀。

  “摩利尔,你打算从那里开始呢?”维克多将魔法门稳定在一种如同在燃烧的雾气笼罩下的状态,门内不时闪过一瞬虚幻不清的景色,刹那即逝:“很遗憾,虽然完善这道门花了我很长时间,但是它至今也只能通往有限的几个位面,大部分都是下层界。我建议你从…”

  女法师看了四十七一眼,然后做出决断。

  “星界。您把我们送到星界去就好了,维克多导师。”

  “星界?”巫妖微微有些惊讶:“你要以物理形态的方式去星界?”

  摩利尔点了点头:“是的,维克多导师。坦白说…我并不打算跟着我从前地老师伊莎贝拉亦步亦趋。既然她和其他导师们要去寻找…寻找远古构装体的残骸。那么我要做的只是赶在他们前头。从理论上讲,星界连接着所有已知和未知的外层界位面,所以我想,从那里开始应该是个很好的选择。”

  维克多听完摩利尔的解释,点了点头。

  “你很善于思考,摩利尔。那么好吧…”

  巫妖用上了两只手,枯瘦的十指灵活的在空中虚划,流动的带状红光在他地动作下舞动着诞生出许多奇异的魔法符号,一个接一个的投到逐渐沸腾起来的魔法门中。

  点点柔和的星光从门内投了出来。透过传送门。四十七看见了似曾相识的的景色——一个有着璀璨群星的无限世界。许多微小地星尘透过传送门飘进大厅,它们是完全的能量集合体,无暇而且纯净。有风从四十七耳边吹过,那是空气在轻柔而又不可抗拒的力量下飘向传送门内的美丽星空。

  维克多操纵传送门,让门中的世界在他们面前流过。千万条无始无终的银丝交织成庞大的网状物质,透明轻薄,星光点缀其中,好像清晨蛛网上晶莹的露珠。星星组成地银河在极远处流淌。当视角再度拉开的时候才会发现那只不过是缓缓转动着的漩涡状星云扩散出去地一部分。无数光点在幽深的宇宙中闪烁明灭,驱散了本应存在于虚空中的黑暗与寒冷。

  四十七目不转睛,眼中红焰炙烈,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我为你们找到了一处飘浮在星界中的物质实体…”维克多最后把传送门内的景象固定在一片摇曳地草原上,那些草叶也都带着微微的辉光:“要小心,孩子们。”

  看着四十七高大的背影挡住摩利尔和凯罗地身形,一起隐没在魔法门透出的星光中,维克多垂下双手。

  大厅内迅速昏暗下来——传送门恢复成死气沉沉的灰黑镜面。门边上跳动的魔法光焰也随之减弱,变成一圈儿细微朦胧的红色光晕。

  巫妖静静的站了一会儿。

  “把还没消散的星尘搜集起来,送到我的实验室去。”最后他下达了这样一个物尽其用的命令并转身离开。尽管晦暗的大厅中似乎除了魔法门和些许飘浮的残存星屑,根本就是空无一物。

  脚下的草叶轻轻挪开,给摩利尔让出一个立足之地。

  星空无垠。女法师抬头仰望,正好看到一道明亮的轨迹划过星界的天空。

  “流星!”凯罗也看到了,开心的叫了起来。

  四十七则把更多注意力放在了其它地方。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金属塑成的紧身铠甲此刻以另外一种奇特的面貌出现在他眼里。包裹在星光中的钢铁之躯晦暗模糊,乍看上去满是灰黑的锈色,但是当他像铁血战士那样使用不同的视觉模式进行扫描的时候。身上辐射出各种不同频段的能量和等离子光谱的轨迹,好像核能反应炉般稳定运转着。四十七深吸一口气,周围空间中萤火虫一样游移的星尘光点好像碰到磁石的铁屑般纷纷融进他口中——非常好的感觉。

  摩利尔和凯罗也不复在主物质界的样子。她们似乎变薄了,失去了厚度,是一种感官上的错觉么?而且和脚下的草原一样,两人身上也辉映着闪动的星光,看起来就像是她们被同化成了和其它星界物质一样的存在形态。

  “我们得尽快找到一个星界传送门离开。在星界旅行是相当困难的,起码对我们来说。”摩利尔试探着迈了一步,仍然一根草都没有踩倒,她的脚好像刀锋一样,毫无阻碍的从草丛中滑了出去。

  “虽然我挺喜欢这儿…不过为什么不让那个骨头架子把我们送到更实际一点的地方去呢?”四十七转了转头,只有双眼中的红芒没什么

  深如沉渊,亮似星火。

  “我并不信任维克多。”女法师惊奇的发现,在星界中,四十七的样子变化很大。他不复冰冷的钢铁之躯,星辉和火焰交相汇聚着从他散发着能量灵光的甲冑中迸射出来,简直就像是一颗人形的太阳——而她自己和凯罗只是虚化了少许。微蒙上一层光晕而已。

  如果她能与四十七对他们看到地形象差别进行交流,说不定能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课题。不过摩利尔只是接着回答他的问题:“只要我们进入星界,他想追踪我们就要困难许多…起码一般的法术都会失效。而且这样一来我们也避免了被他牵着鼻子走,在外层界找个称心如意的传送门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而在与所有外层位面都有接壤的星界,我们的选择还要大一些。”

  “啊哈。”四十七摸了摸下巴,擦出一阵闪耀的火花:“那么…姑娘们,要搭车么?”

  “星界可不同于主物质位面。你能行么?”摩利尔表示怀疑。

  “好啊好啊!”凯罗却欢呼雀跃。

  巨大轻薄地辉光之翼徐徐展开。在星界的超物质效应影响下,四十七的变形也出现了有别于物质界的特征。他周身笼罩着迷离的光雾。狰狞的**金属骨架间连接的半透明翅膜在星界的光芒映照下好似流动地阴影,闪烁的星尘粘上去之后也迅速熄灭。当不断变幻色彩的巨龙轻轻摇动长满尖刺的尾巴时,星界的微风都无端带了几许寒意。

  四十七低下头,让摩利尔和凯罗在他颈背上的锋锐骨刺间找到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当然这需要他的配合。随后四十七平铺双翼,伸展中这对钢铁翅膀又大了几分,似乎盖住了整片草原——甚至不像有重量地样子,巨龙悄然飞起。

  他们离开了长满青草的小岛远去。一路上的星光都黯然失色。

  在星界浩渺地银流中,一艘船,或者应该说是一个堡垒,正在以无尽的星光为能源,顺着长河般的银线集束漂浮航行。

  它用从星界空间搜集的物质为基础,佐以主人们那令人惊叹的技艺修造而成。消耗了漫长地时间和大量的资源,它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修补、改造、扩建,直到好像一座真正的城市那样永存不朽。

  这艘浮游巨舰地创造者就生活在其中。围绕整个船体的混合装甲层像城墙一样保护着生活区的众多圆顶建筑和尖塔。种植、铸造、贸易…但是除了营造他们的星界要塞,他们把余下的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艰苦严格的军事训练中,以便应对看似平静的星界中随时可能出现的种种危险。同时期待着找机会满足他们心中对“胜利”、“征服”的小小渴望。

  “长官。”一名值勤守卫转过头。他粗燥的土灰色长脸上嵌了一对黯淡无光的黄眼睛,钢针般的头发束在脑后扎了一个小辫儿,在宽大舷窗外星界背景的衬托下,显得又高又瘦。一对尖耳朵像被耗子咬过似的有着锯齿状的边缘,但是与人类差别最大的还是他几乎没有明显的鼻子。两个鼻孔一开一合,活像个会呼吸的骷髅。

  他用自己种族带有大量独特鼻音的神秘语言向上级报告:“灵能探测器上发现不明反应。”

  穿着精制铠甲的士官走近探测器,缺乏双唇的嘴巴抿成一条几乎看不见的缝。这个仪器主要部分是一块直径六尺左右的水晶透镜。镶嵌在用一种叫做“星钢”的星界金属制造的圆形平台上。镜面中除了反射出士官身上不厌其烦加工过的盔甲之外,便只有闪烁着纷杂光点的银色虚空。

  不过这些星界的类人生物从中看到了更多东西。

  他们继续在灵能探测器旁观察了一会儿,然后迅速做出反应。一个深黄色的按钮被触动了,与之连接的缆线随即发出一道颤栗的波动,摇响了安装在要塞兵营内的魔法铃铛。驻守在哨楼下层的卫兵紧张的给弩炮上弦,调整射角,矛枪般的箭矢锋刃上幽光流动——只要搬动弩机,它就会被弹力惊人的兽筋发射出去,将目标扎个透心凉。如果对方很聪明或者很幸运的躲开了,那么这支箭就将在没有重力和空气阻力的星界空间中顺着弹道永远的飞行下去,直到碰上什么漂浮物或者某个在星界乱跑的倒霉蛋。

  整座要塞好像受到惊扰的蜂巢一样騒动起来。士兵们接连冲出堡垒,在要塞正门前面的扇形小广场上列阵。他们每个人地甲冑上都带着鲜明的个人特色。手中的武器也经过特别处理加工,形状奇异,卓尔不凡。

  指挥官一声令下,一队靠近广场边缘的战士助跑,起跳,毫不犹豫的离开地面跃入无尽的星界。他们并没有掉进要塞下面的银色深渊或者好像个溺水的傻瓜一样手舞足蹈,实际上他们甚至连任何身体动作都没有——就那样双腿并拢,稳定的拿着手中地武器,顺畅无比、迅捷非常的“游”了出去。速度快得难以想象,迎向那个在灵能探测器的显示中一边吞噬星光一边接近的巨大飞行怪物。

  据摩利尔所知,星界中的移动方式和其它任何地方都不同。在这里,发达的肌肉和强横的力量没有多大作用,因为星界有它自己的规则。心灵能量和意志力才是旅行者地动力之源,多两条

  长出翅膀来并不会使人移动的更快——要做到这一点致志。而女法师认为,四十七最缺乏的就是这个。

  不过据说僵尸或者魔像等无智力或没有自我意识的生物在星界里一步都动不了,这个说法倒是为四十七这家伙不是一个普通的构装体又提供了一条论据。她扭头顺着巨龙的伸展着的巨翼看去。刀锋般的翅膜切开星界地薄雾,在银色虚空中留下一片燃烧云团般的鲜明轨迹。

  四十七很是享受现在的感觉。星界之风在他身边吹拂着,风中发出地能量反应让他满足而又饥渴,无尽星海中蕴藏着无限时间里无数意识留下来的精神投影——它们或许在物质世界早已灰飞烟灭,但是在精神与能量的界域中,这就是万事万物。

  突然一些散发着微光的人形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好像是突然从星界虚空中切出来似地。巨龙没有改变方向,而是径直向它们撞去。但是那些人形有着违背一切物理常识的灵活性,先是向各个方向飞离躲开四十七,然后折返回来跟着。速度比他快得多,迅速在龙尾后组成了一个松散的包围圈。

  四十七做不到像它们一样说转向就转向。或许他还没有完全摆脱物质界行动方式地桎梏,但是巨龙光影闪耀的身躯突然起了一阵水波般的涟漪,整体结构随着震荡的能量而发生变化,顷刻间。他已经像一大团流体般重新塑形,从头到尾反转过来面对着这些家伙。

  “吉斯人?”摩利尔认出了他们。

  “赛亚人!”四十七低声嘟囓了一句。

  吉斯人战士们也警惕的注视着面前这两人一龙。毫无疑问,他们是主物质佬。尤其是那个脑子里的“无知”都满的溢进每一个表情中的小女孩。但是他们也不是一般的主物质佬——身为在星界飘荡了千万年的古老种族,吉斯人旅居的历史比很多位面中智慧生物存在的历史还要长的多。他们见多识广,所以能分辨出面前的巴佬旅行者是香喷喷的鲜肉还是难啃的硬骨头,亦或是跟星界无畏兽一样危险的杀手。

  女法师和女孩身后都没有连接物质界肉身,可以随时让她们返回的银线。证明她们采用的是以实体在星界旅行的方式。这么干的家伙要么足够蠢要么足够强,而从巨龙刚才玩的那一手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嗯…很高兴,…寓见你们,强…打的吉斯人。”摩利尔有些吃力的试着打招呼,她的龙语学的并不好。

  率领吉斯人侦察队的士官向前飘了一点儿。他倨傲的俯视着摩利尔,手中形状奇异的银色巨剑闪烁着液体样的光泽:“我会说你们的语言。”

  “谢谢。”女法师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位置而改变自己在星界中的方向感,因为根据记载,这容易被认为是软弱的表现:“我们只是几名正在寻找星界传送门的位面旅行者…尊敬的吉斯人勇士,请问你们拦住我们,有何贵干呢?”

  “你们正在接近我族的城市。”士官说起通用语来有点鼻音边音不分,不过交流上并没什么困难:“如果你们只是无意,那么换条路走吧,银色空景内,你们有无数个方向。”

  摩利尔想了一下。吉斯人是星界最常见的住民,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而且也算得上臭名昭著。他们最大的爱好就是通过袭击和掠夺来充实他们的军火库,制造各种各样的战争武器,大多数时候都是不折不扣的强盗土匪。不过或许能从他们嘴里问到一些传送门的可能方位…而这需要付出什么样的报酬就要看自己在吉斯人心目中的地位了。

  “我和我的朋友们无意触犯吉斯人的生活。”摩利尔说道:“我们只是星界的过客…”

  “现在只不过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稍作休整。”四十七接着说道,并非摩利尔的意思:“赛——吉斯人战士们,可否容我等在你们的城市短暂驻留呢?”

  他说话的同时也注视着吉斯人。在他长满尖锐刺角的可怖龙头面前,吉斯人们瘦弱非常。四十七从不同角度审视他们,修长的脖颈蛇一样盘转着,连同他的身体也在光辉中拉伸扭曲——这种诡异的变形方式使得他似乎将吉斯人反包围了起来,轻拍的龙翼游离变幻,如同一条巨大无比的魟鱼。在这期间,他有意无意的对吉斯人士官手上的银刃多看了几眼。

  吉斯人的神色有些紧张。

  士官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追逐着四十七眼中的两点红火,好像不确定它们在那里就不能安心似的。

  “等一等,旅行者们。”当四十七的视线停在他脸上时,士官逞强的回瞪,不过还是启动了脖子上挂着的灵能通讯石。

  然后士官的黄眼睛陷入一种死气沉沉的状态——他握住通讯石放在额前,僵硬的身躯一动不动的凝固在星界空间中。摩利尔看到精神力量形成的光线从多面体形状的通讯石中发射出去,延伸了数尺之后隐入银色虚空。在这期间,其他战士全都靠近士官列阵,明显进入戒备状态。

  片刻后,士官恢复了常态。

  “跟我来。”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