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五回合 绸缪
  她从嶙峋的怪石间一掠而过。wWw.QΒ⑤。C0M

  在剥蚀作用形成的,好像交错大网般的曲折峡谷内,盘旋回荡的狂风再次蓄积着力量逐渐高亢起来,开始新一轮的呼啸。只有坚硬的岩石才能在这无休止的吹袭中幸存,但即便如此,当旋风裹夹着飞石好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山壁的时候,仍然能在上面留下些许痕迹,卷起一些碎屑加入到风沙弥漫的队伍中去。

  崎岖的地表上一处裂隙突然爆发。迅猛急促的气流撕出无数岩裂,将地下的大量灰尘和酸性浓烟高高喷洒到空中。巨大的烟墙在劲风中拧卷扭曲着,高热气体通过隧道发出刺耳的尖利锐响,听上去就像峡谷本身在嘶鸣哀嚎。

  旅行者沿着板岩层叠的陡峭悬崖边缘奔跑,径直向那片尘土云冲去,快得好像离弦之箭。翻涌沸腾的烟气喷泉吞没了她曼妙的身形,但是混浊的气团里一道稍纵即逝的光亮闪过,她已经从另外一边穿了出来,带着长长云迹落在一座天然形成的石桥上,顷刻间便通过了它,猫一样手足并用几下攀上石桥对面一座险峻高耸的岩山顶部,然后一跃而起。

  尽管这一跳远远超过了一个人,甚至任何类人生物可能做到的程度,但是如果她的目的地是远处一片隔了重重峰谷的岩架高地,还是差了很多。看起来她似乎注定要跌入那些参差林立的石峰群中了——直到一对闪耀地羽翼从她背上伸出,在灰蒙蒙的天空下驭风滑翔。

  她来到岩脉尽头。烈风从山崖上成排的开口中涌出来。形成无数大大小小的漩涡,为充斥了整个世界的喧嚣大合唱增添了更多的和声。她收起双翼,锋利闪亮的金属羽毛折叠变化,隐入那身精致完美的紧身刃甲中。

  这里一定与气元素位面有着某种联系。旅行者用星辰般的蓝眼睛扫视寻找,但是在她面前地,只有一望无际的岩石地貌。到处都是冲天的尘烟,好像一根根伸向云霄的巨大触角,偶尔一阵滚雷般的轰响由远及近,说明在那些绵延数里甚至数十里的岩石斜面某处。片刻前刚刚发生了规模宏大的滑坡现象。

  天边横亘的山脉隐隐约约,仿佛只是一道起伏连绵地深色雾气。呜呜的风声在她身边川流不息,混乱的能量无时无刻不在试图将她卷起吹飞,撕成同飞沙走石一般大小的碎肉——但是她并非血肉之躯。

  好几股龙卷风相互吸引着靠近,合成一道极大的风暴尖啸,横扫肆虐,使得大地不堪重负似的开始震颤,裂缝接二连三的出现。好像被压碎的玻璃。她伫立在悬崖上,迎着风昂首等待,倾听暴风中地秘密。

  位面正在移动。而她也正置身于某种超乎想象的伟力中,这种力量甚至可以让整个多元宇宙震荡。她行走在这个狂风怒号的荒芜位面上,如同沿着一条支流游向大海地鱼。这是她熟悉的地方,同时也能给她一丝晦涩难明的模糊提示。

  她并没有明确目的地。如果另外一名同伴能和她在一起,那么他们两个或许能够得到更多的讯息——而且她知道,他地力量比自己更强。更能适应无常的能量洪流。但是他因为不明原因而受到了污染…她认为他已经屈从于混乱的本质。这是非常危险地征兆…他似乎正逐渐由她的同类变成她从诞生的那天起就致力消灭的东西。

  风暴引起的气体喷发产生了一次猛烈的地震。大片的山崖坍塌了,她在翻滚流泻的岩石波涛上冲浪,赶往一条刚刚出现的位面通道。她将奔赴下一个世界——同样的混沌。同样的未知。她要完成她的使命,她生来如此。

  但是一个问题突然从她钟表般精确稳定的思维中跳了出来:谁是凯丽?

  红袍法师会的变化系首席安德烈导师心烦意乱的在他的私人图书馆内踱来踱去,不自觉的抚摩着右手中指和无名指上两枚价值非凡的魔法戒指。他的魔宠,一只能以可怕毒素致人于死地的水银蜘蛛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焦躁的情绪,悄无声息的攀在安德烈附近的一个书架上。变化成这位导师的家族徽章——虽然他的家族在他祖父还没死的时候就已经没落了。

  安德烈在宽大的黑胡桃木书桌旁停住脚步。书桌上摆满了书卷、笔记和图纸,那全是他许多个日夜以来不眠不休的心血结晶…不过现在差不多就是一堆废纸。

  导师重重的哼了一声。他把目光投向图书馆内的一排排书架,那上面陈列的都是许多法师梦寐以求的法术书籍。它们井然有序。数量庞大,闪烁着魔力的光辉,大部分都是关于炼金、创造以及如何改变事物原有形态性质的神秘知识。

  它们此刻也不能引起安德烈丝毫兴趣。他一向把自己看成是魔法技巧的大师和杰出的艺术家,随心所欲的把任何东西变化塑造成他想要的形状,尤其是对生命本身的改造总是让他着魔似的沉迷——因为那种感觉告诉他,安德烈,你就是造物主。

  但是现在,那个正在维克多的城堡里逍遥自在的丫头片子正在无情的嘲笑他。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总是这么不公平?

  花费一生去努力寻找“龙力术”的卷轴,最后却发现意的在某个杂货铺店里花了几个金币就淘到了可以使自己长出巨龙皮肤的魔法葯剂!

  这真是让他愤懑难平。如果那个神奇的构装体属于我…安德烈深吸一口气,勉强把自己从赛尔城之王的宝座上拉下来。这算不了什么。既然不是独一无二的,那么他相信,自己的成功就只不过是早晚地事情。

  贾力。他的首徒恭敬的站在门外的阴影中,避免不小心踩到室内精美的羊毛地毯。或许是因为光线的缘故,他看上去比安德烈还要老很多,秃头上的刺青活像一堆皱纹:“老师,其他的导师们都已经来了。”

  安德烈在通往会客厅的走廊上遇到了塞斯。这位英俊地附魔系大师留着修剪整齐的八字胡,身上佩戴了相当多的魔法饰品。如果用探知法术来观察他的话,一定是五颜六色的,跟开屏的孔雀没什么两样。

  “聚会的时候主人迟到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尊敬的安德烈导师。”塞斯背着手。脸上地笑意遮不住心里盘算的阴谋诡计。

  安德烈按耐住自己的不快,冷淡的向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在他看来塞斯的品味简直就跟马戏团的小丑没什么两样——他居然还戴着鼻钉!

  “怎么不进去,塞斯导师?”安德烈从塞斯身边快步走过,希望尽量能少闻到一点他身上的香水味儿。透出丝丝血色的暗红雕花大门感应到有人接近,无声无息地向两旁移动,缩进墙内——这也是安德烈独出心裁的小创造之一。

  一股浓烈的燃烧烟草臭味扑面而来。

  安德烈皱了下眉,用一个小动作启动了大厅内常备地空气清新法术。

  “咳。咳,咳!”塞斯夸张的咳嗽几声:“女士们先生们,你们是如何做到留在这里忍受阿布德尔导师的?”

  “因为如果他们出去的话就不得不忍受你!”答话的红袍法师毫不谦让地坐在长方形会议桌正首的位置,足足比正常人宽了一倍。他低头下巴就会有多层,抬头脖子后就会有肉,一颗剃得锃亮的光脑袋活像个摞在大号坛子上地稍小一点的坛子。

  他偏头往桌下吐出一道长长的紫红色唾液,用滚圆的手指又剥开一包银纸,将熏制成方块状的嚼烟塞进嘴里。

  安德烈看着他的动作暗自打了个寒战。决定等阿布德尔走后就把会客厅内的家具地毯全部换掉。

  “效率,效率!喝茶聊天难道就是这次聚会的目的?大家要坐在这里一直等着维克多找上门来么?”大胖子阿布德尔右边的巫师面容阴,长着一个高高的鹰勾鼻子。看上去和深渊里一种恶魔的样子有点相似。身上的**师长袍随着他的动作,衣褶间的阴影变幻流动,似乎隐藏着无数蠢蠢欲动的鬼怪似的。

  “除了喝茶聊天,我们还能做什么?”阿布德尔一边嚼着烟草一边说话,炽热的烟渣从他嘴里迸出来溅到桌子上。烫出斑斑点点的焦痕,让他的嘴看起来就像一根大烟:“维克多已经拒绝了我们的要求!他决意庇护那个小丫头,而且打算利用她给我们制造麻烦!”

  塞斯摸了摸下巴。看向会客厅的远角。

  “他不肯把您叛逃的学生交给您?这可是没有先例的!”附魔首席用造作的惊讶语气说道:“红袍法师会内每位首席都对自己派系的人员有绝对处置权!这难道不是我们的法律么?”

  红袍贵妇人独自站在猩红的落地帷幕前面,仿佛和其融为一体,只有白晢的脸悬浮在一片血红之间:“法律?我们的法律难道不是那位巫妖制定的么?”

  “伊莎贝拉导师。”安德烈走了几步站住了,他实在不愿意和阿布德尔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既然您从前的学生现在投靠了维克多…那么您有何对策呢?坦白讲,我并不希望计划再拖延下去了,早一天得到远古的神秘构装机械,我们就能早一天占据上风。”

  伊莎贝拉转过身来。

  她额前血红色的艾欧石幽幽的闪动着,好像第三只眼睛:“克劳斯蒂娜不会投靠任何人。虽然我还不清楚巫妖打的是什么主意,为何对她如此青睐有加…但是你们不用为此担心,对于她,我自有打算。”

  “不用担心?”鹰勾鼻子嘲讽的笑了一下:“我们本来从没担心过您和您这位学生之间的破事儿。但是她现在拥有一个完整的远古构装体!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不能想办法捕获这个构装体?为什么一定要舍近求远呢?”

  伊莎贝拉冷笑着答复了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捕获不了他,就像我们不能直接进攻巫妖的要塞一样。辛尼斯导师。您非得亲自动手实验一下才肯相信这个结论么?”

  辛尼斯也用尖刻地语气回应道:“那么就让她在维克多的指使下跟我们过不去?外层界有那么多的位面,我们又要找到何年何月?别忘了,还有两位首席没有加入我们呢!而且防护系的露西娅一直以来还是你的盟友!”

  “露西娅和维吉尔一直都与维克多走的.

  很不容易了。而且前些日子维吉尔跟维克多爆发的激烈争吵,不也应该归功于伊莎贝拉导师么?”

  “不管怎么说,我们的计划到目前为止还算顺利。”伊莎贝拉环顾着另外四位神态各异地首席:“你们放心,巫妖不会允许矛盾公开化的。我们大可以利用这一点。不管巫妖有多么强大…我们毕竟掌握了红袍法师会八大派系中的五个。只要私底下的冲突不会演变成战争,他就动摇不了我们的根本,时间是他的优势,但我们有更多的回旋空间。等得到听命于我…们的远古构装造物之后。主动权就掌握在我们手里了。至于我那个不听话地学生,克劳斯蒂娜——”

  她扭头看向深红色的帷幕,嘴唇微动,似乎发出了一道讯息。

  嘴里一直嚼个不停的阿布德尔看到从帷幕中走出来的一男一女,主要是前面那个男人——腮帮子耷拉下来,不屑的吐出烟渣。

  “阿布德尔,老师。”男人紧走几步,首先向他躬身行礼。声音里有种怪异的呆板。

  一大团烟雾喷到男子低着的头上,热量让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但是忍住了。

  “看样子你学聪明了不少么——”阿布德尔拉长声音:“好像不比从前那样有眼无珠了。行了,起来吧!你现在已经不归我管了。”

  “我永远,是您地学生。”男子直起身,一副构造复杂的目镜镶嵌在本来是他双眼的位置,不太协调地突出一截。好几条精金管线从他耳后一直伸进红色的法袍中,衣领的开口处隐约露出一个贴在喉结下方的不明装置。

  “伊莎贝拉导师。您打算用这两个您学生的手下败将对付她?”辛尼斯往椅子上一靠:“这不大保险吧?”

  站在伊莎贝拉身旁地女子扶了扶金丝边眼镜,甜甜的笑了。

  “哎呀呀…正因为是曾经的手下败将,所以我们才了解她嘛。”她地微笑似乎是冲着大厅内每一个人的:“如果说到蛮干。谁也比不上她身边的那个构装体,但是如果蛮干能够处理任何事的话,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职业岂不就是野蛮人了?请放心吧,诸位导师。我们会像斗牛犬一样咬住她的!是吧,阿莱?”

  戴着奇怪目镜的男子回过头来。目镜前端的多棱宝石里闪烁出炉中炭火一样的光。

  “当然。”

  摩利尔正在打点行装。

  巫妖维克多真给了她不少好东西。除了次元口袋和位面地图之外。还有一枚能保护她在不同位面旅行时避免受到位面本身特性负面影响的和谐形态戒指,一把可以给凯罗使用的附魔手弩,以及其它各种实用的魔法物品和卷轴——这些都被她放在次元口袋里。准备上路之后仔细检查一下这些东西有没有被做过手脚。

  她将手探进腰上的口袋,指尖触到一个冰凉的小东西。一种触电般的麻痹感沿着手指窜上来,让女法师心神一凛。迷雾女士的颈坠。

  她该拿她怎么办?

  这个颈坠里蕴藏着迷雾女士的神域——不折不扣的烫手山芋。

  摩利尔想了想,看到凯罗正趴在稍远处的露台上看风景,于是悄悄站起来走到四十七身边。

  虽然他看起来好像躺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但是当女法师接近之后眼中的红火便亮了起来。

  看到摩利尔的神态,四十七没有说话,用目光表达了自己的询问。

  摩利尔背对凯罗,掏出颈坠。天蓝色的宝石来回转动着,一团隐约的雾气在宝石中好像星光般缓缓流转,让人一看到它就不忍挪开目光。

  “帮我保管。”摩利尔轻声说道。

  四十七盯着颈坠上的星形蓝宝石看了片刻,然后张开嘴。

  女法师愣了一下,然后用气恼的眼神示意:这能行吗?

  四十七微微点头,仍然保持着双脚搭在桌上的姿势,把嘴张得更大了一点。上下几乎成了一百八十度的平角,嘴里刀锋般的尖牙寒光闪烁,里外三排。

  摩利尔无奈的松手。宝石颈坠落在四十七的金属舌头上,稍微停留了一下,然后便滑入他喉咙里的深渊。一团雾气盘旋着在他的口腔中出现,似乎想要逃离这间金属囚牢似的——四十七的满口尖牙嚓的一下子伸长,交错合拢在一起,将出路封得死死的,然后才慢条斯理的闭上了嘴。

  女法师瞪着四十七。她突然弯下腰,凑近那张铁脸,仔细的研究起来他是怎么能做出如此诡异的面部动作的。

  凯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疑惑的转身——但是她只看到摩利尔和四十七的暧昧姿势。女孩吐了吐舌头,然后一副心领神会的表情转回身去。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