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回合 维克多的任务

第四回合 维克多的任务

  的红袍长长的拖曳着,在螺旋形的楼梯上形成如波浪利尔不知道巫妖要带她们去哪里,这座被充满了骷髅、幽灵、吸血鬼等各种不死生物的要塞严密拱卫的高塔一直以来都是外人不容踏足的禁地,就连红袍法师会其它派系的导师都很少有幸被维克多在这里亲身会见——事实上,她以前在塞尔城的岁月中,也只是见过一两次巫妖真假难辨的的魔法拟像而已。//WWW。qb5.Com//

  只有四十七响亮的脚步声回荡在他们周围,驱散了寝陵般高塔内的森然雾霭。

  四十七跟在维克多后面,将巫妖同摩利尔和凯罗隔开。他饶有兴趣的审视着身边造型奇异的墙壁,浇铸在砖石上的金属仍然保持着当初被倾倒时的流淌状态凝结出一条条凹凸不平,粗细不一的扭曲形状,有着明显节肢状结构的粗大石柱半露在墙壁外面,为弧形的墙体提供了坚不可破的支架…再加上填充在缝隙之间,无法分辨成分的黑灰色涂料,整个建筑的风格越看越是眼熟。

  就像放大了许多倍的,人的肋骨。

  楼梯不断盘旋着向下延伸,似乎一直要去向地狱的最底层。从幽暗中吹来的湿冷气流附带着一种在冬天清晨敞开的坟墓的味道,让凯罗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这鬼地方活像是某种巨兽的食道。四十七盯着维克多的背影,他已经用遍了自己所有的视觉模式打量他,但看到地都是一个学者模样的年老巫师——明明在前面。又似乎只是一个虚无的幻象。见鬼,他从来都对魔法不在行。

  他们最后结束一圈一圈几乎要把人转晕的下楼旅程,穿过同样以熔化状金属装饰着的高大拱门。这是通往维克多私人炼金实验室的道路。

  环绕着巫妖头颅的一颗艾欧石上,细小的光芒开始有规律的闪烁。密布于走廊中地魔法结界被取消了,因为感受到有人闯入而在墙壁、地面和天花板上蠢蠢欲动的畸型肢爪重新安静下来,隐入浮雕。两名守卫在精金大门前的骨骸魔像认出了它们至高无上的主人,因此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一百种不同葯物混合的化学气息刺激着摩利尔的鼻腔,让她回忆起从前在烧杯和试管中度过的日子。她一直对此兴趣缺缺,成绩也不是很好。所以除了一些必须调配特定材料施展的法术之外,摩利尔宁可多耗费精神力去沟通魔网,直接将魔法能量从虚空中抽出来进行塑造使用。

  维克多从半开地大门中走了进去,而四十七则顺手将它完全推开了,使得门框上的浮雕不得不幻化出更多半透明的魔法手臂来关门。

  秘密实验室中琳琅满目,摆设的活像个集市。大大小小的透明容器中浸泡着各种未知种类的生物和器官,每一个都独特非常。摩利尔粗略扫了一眼,只能辨认出它们大多应该是出自于外层界的异怪。但是要细分就无能为力了。

  “咦?”四十七的目光越过众多原料和工具,投向一个偏僻地角落。

  维克多深黯的双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你非常敏锐,钢铁武士。”他微微抬了下手指,两张镶着银边的花岗岩工作台悄无声息地左右滑开,给他们让出一条通往实验室深处的道路。

  摩利尔不得不佩服维克多的本事。在巫妖编织的重重法术结界中,强有力的侦测、防护、反制和杀戮魔法纠缠在一起,就像一张沾满致命毒液地蛛网一样遍布整个实验室,等待着未经授权的闯入者。或许这个相对来说还不算什么。因为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和耐心,再复杂地结界也终会被破除的——但是当维克多毫不避讳的在她面前暂停另一道隐秘的保护结界的时候,她真是感到由衷的惊讶。因为她甚至没有发现它的存在。

  实验室中的魔法器具和陈设精妙的摆放排列。通过大量看似毫无关联的小咒文共同形成了这道结界。它们以自身所带的魔力为驱动,暗藏在明面上那些法术的空隙中,利用它们来增强自身,但是就算其余法术被解除了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而如果对此进行侦测的话。也只会发现这个实验室自身所发散出来的、杂乱无章的魔法辉光。

  维克多不是要带我们来看他的命匣吧?这个有点可笑的念头一浮上摩利尔的脑海,便马上被她打消了。拿巫妖的命匣开玩笑可不是好玩的…就算只是想想也很危险。

  四十七对这种手艺活儿毫不关心。他大踏步走进结界包围着的中心区域,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在力场能量作用下。离工作台半尺高,静静悬浮着的东西。它是一块胸甲大小的不规则金属物体,时间的侵蚀已经让它失去了光泽,但是却没能彻底抹消其上残留的某种神秘的原始能量。而且从其截断面可以看出,这东西的结构极其复杂。

  一片“神之武装”的残骸。

  维克多也好像审视珍宝一样看着这块金属残片。

  “真了不起…杰出的艺术。虽然只是这么一小块儿,但是和它相比,我们制造的构装体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具。”巫妖走到工作台侧面,艾欧石的光辉投映在力场护罩上,好像一尾尾游动的小鱼:“你应该想象得到,钢铁武士,当我猜到你居然是一个完整的成品时有多么惊讶。”

  “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四十七的目光仍然没有离开金属残骸:“你,我,乃至一只微不足道的毛虫,如果单纯从自然本身的角度讲,又有什么不同么?”

  维克多因为这句话而再次爆发出一阵沙哑的笑声:“这句话不适合我。实事求是地讲,我已经不再拥有生命了。”

  他的魔法伪装短暂的解除了片刻。没有嘴唇遮蔽的牙齿闪闪发亮,惹得凯罗低声惊呼。

  “每个人都曾经活过,但不是每个人都会真正死去。”四十七终于转头看向维克多:“你要做什么,维克多**师?总该不会是想请我把它铸造成‘霜之哀伤’吧?”

  “维克多导师。”摩利尔决定说出自己的意见:“如果您有意…有意对这东西做进一步的研究,很抱歉我们恐怕帮不上多少忙。不过您要是需要阿古斯最高评议会**师们的法术笔记的话,我倒是很乐意提供…”

  女法师的这个甜枣没抛出去,因为巫妖接下来地话和她料想的并不完全一致。

  “你不用担心,摩利尔。在学徒的时候我就知道,如果想研究恶魔。最好从小魔怪下手,而不是过于自信的去招惹一头巴洛炎魔。”维克多改变了包围

  魔法力场,让它好像被一双手托着一样,平稳的放在“钢铁武士,你对它有什么看法?”

  “如果遇到古董商,就把这东西卖了吧。”四十七伸指弹了一下残骸,发出一声响亮悠长的金属颤音。

  “你说的对。”维克多竟然对此表示赞同:“虽然我也是刚得到它没多长时间,不过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尽管这是魔法造物。但是制造它时使用地魔法体系和我们现在所知的完全不同。如果能找到足够多的样本,集中红袍法师会的全部力量修复利用它或许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毕竟阿古斯已经这么做过了。但是——”

  巫妖话锋一转:“我认为这是得不偿失的愚蠢行为。而且就算最终我们能令这种早已消逝的神奇造物,我对它也并不放心…别人的法术书永远都只能作为借鉴,并不能代替自己的。如果我不能完全掌握它,我怎么敢放心使用?如果我再为探求它地奥秘而好像阿古斯的法师们一样耗尽精力却一无所得,我又要放弃其它多少更值得追求的东西?”

  “当然,在常人看来。我现在拥有无尽地时间。”巫妖凝视着四十七,发出一声几不可查的叹息:“或许在以后的某一天,当我对其它事都感到厌倦的时候。会重新产生对它,以及对你的兴趣…但是现在,以及可以预见到地未来都不会。”

  “那么,您的意思是?”摩利尔问道。

  “我不会,不代表别人也不会。”维克多的这句话好像一阵寒风吹过墙洞发出地声音:“事实上。有几个派系的导师已经联合起来,开始到处寻找这些远古的金属残骸了…而且据我所知,他们已经发现了几块。摩利尔。你的导师伊莎贝拉也参与其中。”

  伊莎贝拉联同其他的红袍导师在寻找神之武装?摩利尔消化着这个消息,同时不由得看了四十七一眼。

  “那不是他们应该拥有的东西。”四十七断言道:“或许一次小小的袭击能让他们清醒一点儿。”

  “不,钢铁武士,别这么做。”维克多竖起一根手指警告他:“这种行为等于和红袍法师会为敌…如果你与他们发生公开冲突的话,同时也就成了我的敌人,尽管我不希望如此。”

  “为什么?”四十七摊开手表示难以理解:“维克多**师,难道你把你这些愚蠢同僚的行为告诉我,只是由于你的八卦之魂在燃烧?”

  摩利尔轻咳了一声,虽然她不知道“八卦之魂”是什么意思,但是很显然不是一个敬语:“红袍法师们之间存在着无休止的欺骗、背叛和谋杀…但是只能私下里进行。表面上必须维持一团和气,哪怕和你同桌吃饭的人昨天刚刚向你的酒杯里投毒。任何公开化的冲突都必须被制止,所以更别说外人的进攻了。”

  “没错。尽管我已经快要对他们失去耐心,但是还不想放弃这个组织。”维克多并没有因为被摩利尔直接指出红袍法师会的卑劣陋习而愠怒:“我认为对红袍法师们而言——他们最正确的道路就是跟随我,联合在我的周围。我并不奇怪总有人质疑这一点,不过我会用我的方法证明给他们看。摩利尔,如果你将来成为预言系导师,该不会也像你的老师一样挑战我这个老头子可怜的自尊心吧?”

  “怎么会?…不过,我想我真的不能胜任这个位子。”摩利尔再一次表明态度,巫妖也再一次把这句看似玩笑的话轻轻揭过。

  “钢铁武士,你也不用过于在意他们的行为。他们目前得到的残骸根本不足以作任何事情,所以无论你是希望还是不希望你同类的苏醒,眼下都不用担心。”

  “我并没有担心。”说这话时四十七也想了想,然后不认为“凯丽”是能被几个法师轻易抓住的角色。

  “但是他们正准备做的事情就有点超出我的底线了。”维克多的语调变得冷酷无情:“根据我最近得到的情报,那几位红袍导师动用了他们手中的大部分力量,准备组织队伍前往外层界进行搜索。”

  外层界?水元素公主奥利德拉似乎也提到过。

  “这太愚蠢了。摩利尔,我希望你能和钢铁武士阻止他们。”巫妖终于提出了他的要求:“伊莎贝拉通过她的法术预测了几个可能有大量残骸存在的位面,我想他们近期就会出发。这些线索我都稍后会提供给你们。我相信你们可以断绝这些人不切实际的妄想…我只有一个请求,给他们一些教训,但适可而止。尽量像个真正的红袍法师一样做事,摩利尔。你做得到,对吧?”

  站在维克多要塞客房中视野良好的豪华落地窗前,摩利尔把玩着手中的小袋子。清晨的阳光照在袋子上,产生了某种奇妙的扭曲效果,而且没有形成影子——好像这个袋子并不完全属于这个空间似的。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是一个能折叠空间的次元口袋,实际上袋中永恒存在着一个稳定的小型半位面,虽然比不上能在其中建造一座城市的那种,但是容量也是好几座大仓库的总和了。摩利尔很久以前就想要这样一个次元袋,就想她一直都想学“法师豪宅”这种相当于自带高级旅馆的奢侈法术一样。

  四十七则看着维克多给他们的另一件魔法物品,一张卷边的羊皮地图。他翻来覆去的观察,上面也只是一些似乎毫无意义的线条和图形而已。

  “别折腾了。这张位面地图在主物质界没什么用的。”摩利尔收起次元口袋,里面已经有一件藏品了——原来在维克多实验室中的神之武装残骸。

  四十七没有任何犹豫就接下了维克多的任务,看起来他对寻找这些残骸也非常热心。不管巫妖有什么打算,为什么会找自己这个叛徒来做这项工作,都要容后再想了。

  摩利尔正欲从窗户前离开,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她转回头贴近大窗向下俯视——正好碰上一名刚刚走下马车的贵妇人抬头仰望的目光。

  伊莎贝拉。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