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回合 邀请
  不久,甜水镇的狗突然开始狂吠。\\wwW。qΒ⑤。c0m//

  一名夜班民兵稍微离开岗位几步,把长矛放在旁边背身对着木栅栏开始小便。突然他觉得后脊梁一阵发凉,某种潮湿阴暗的寒意顺着头皮一直窜到尾椎,使得他不由得猛打了一个寒战,差点尿到新鞋子上。

  到底折腾感冒了?他系上裤带,揉了揉鼻子想打个喷嚏,却张了几下嘴也没成功。守门的两条大黄狗已经冲着镇外的荒野叫了好一阵子了,连拴狗的绳子都绷得紧紧的,但是负责瞭望的家伙们却什么也没发现。一定是那帮该死的冒险者。自打他们听说镇子周围出现了什么冬狼的踪迹之后,附近的土狼野狗就遭了殃,这倒没什么,也算是保护了大伙儿的牲畜…但是起码收拾一下吧?弄得到处都是血腥味!

  民兵往雪地上吐了口唾沫,抓起长矛时才觉得有些不对。狗怎么不叫了?他有些诧异的回望——发现那两条平常面对鞋底和棒子都很凶的老狗此时竟然肚皮贴着雪地趴下来,浑身筛糠似的抖个不停,把嘴埋在两只前爪中间发出恐惧的呜咽声。他调转矛杆轻轻打了猎狗的屁股一下,没换来任何反应。

  冷气渗透骨髓。冥冥中某种力量控制着他,让他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去。挂在哨楼上方的圆月被涂上了一层水渍般模糊不清的红边儿,映衬得岗楼上哨兵的身形也相当诡异。

  而哨兵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远方——好像着了魔似地,连猎弓已经从肩膀掉到手肘上了都不知道。更别说发出警报了。

  拿矛的民兵也顺着他的目光转头。镇子外面的田地和更远一些的云杉树林仿佛都开始燃烧起来,在月光下不自然的扭曲晃动。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努力向那片又灰又冷的阴影中看去。没用多久,他的眼睛就因为惊恐而睁大了。

  “天哪。”

  摩利尔从睡梦中惊醒。她坐起来,伸手指向木桌上地牛油烛并低声念了一个单词,做工粗糙的牛油烛便亮了起来,不是被点着了,而是整根烛身都发出温和的白色光芒,照亮了整间屋子。

  “怎么了。摩利尔姐姐?”另一张床上的凯罗也半支起身子,揉着眼睛问到。

  摩利尔穿上鞋,弯下身子把裤脚塞到靴筒中去:“没什么,我出去看看。”

  她推门出来的时候目光便已经脱离了旅店狭窄黑暗的走廊,穿透多层墙壁投向外面的街道。女法师的双眼因为魔力而变地好像宝石般闪亮,看到了从甜水镇大门那边疾驰而来的黑色马车。虽然镇子里的街道不过是盖满了雪的土路,但是在拉车的四匹骏马十六蹄翻飞之下竟然一点雪沫尘烟都没有,也没有留下车辙印。唯有马车前端挂着的两盏提灯在夜色中划出一对幽灵般的淡黄色轨迹,仿佛这辆精美华贵的马车只是一阵顺着道路吹来地阴风一样。

  摩利尔皱了下眉,因为马车上的徽记她非常熟悉——简直太熟悉了。

  “我想有人来找我们了。”她对从隔壁房间走出来的四十七说。

  正在指挥女儿们清扫一楼大堂地老板娘听见有节奏的敲门声。她把手里的凳子往桌面上咣的一扣,粗声粗气的嚷了一嗓子:“打烊了,醉鬼们!回去太晚当心你们地女人用扫帚教训你们!”

  敲击声停了下来,但是随后旅馆的门被轻易的推开了。硬木门闩甚至没有做出稍微强硬一点儿地抵抗,便断成几截儿掉在地上。门户洞开,一股湿冷的气流涌了进来。

  “混蛋!我说过已经打烊——”老板娘大概还以为自己忘了插门。挥舞着手臂便要走过去给来客一顿痛骂,但是对方显然比她更快。一只苍白削瘦的手按住她的肩膀,轻而易举的就把老板娘二百多磅的身体压坐到椅子上。瞬息间便跨过半个大堂的黑袍男人用另一只手的食指竖在嘴边示意她噤声。瘦骨伶仃的手指和近乎完全没有血色的薄嘴唇拼成了一个十字。他的瞳孔很小,细的好像针孔一样。老板娘怔怔的看着他的眼睛,浑身僵硬麻痹的一动也不能动了,还保持着一个似乎要发出元音的口型。黑袍人的袖口落下来一点儿,露出一抹鲜红如血的衬里。

  “生意那么不景气吗?从什么时候开始连迪阁下您也开始做起入室抢劫的勾当了?”摩利尔缓步走下楼梯。四十七则站在跃层的二楼俯视着这群不速之客,铠甲和头发都寒光闪亮。

  最后一个走进旅店的中年人微笑看向女法师。

  “你还是那么牙尖嘴利,小摩利尔。”他的头发向后梳得一丝不芶。戴着丝质的白手套,穿着下摆刚过膝盖的大衣,袖口和领口都装饰着空的滚边,门襟则是一条蛇样的血红绸缎——这样一身诡异的衣着,看上去却风度翩翩。

  叫做迪的中年人挥了挥手,黑袍侍从们马上谦恭的退到他身后,包括压制住老板娘的那个在内。

  “不过当初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能有如此惊人的成就。”迪上前几步,和摩利尔隔着一张桌子对望着:“红袍法师会因你而骄傲。”

  摩利尔摸了摸桌角,并且将手指放到眼前搓了搓,似乎在检查那里是不是干净似的。

  “迪阁下…在我的印象中,您可是很少离开赛尔城的。我想,您不远千里来到这蛮荒的北地,该不是只为了夸奖我几句这么简单吧?”

  迪矜持的笑了。他的瞳孔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变得狭长,好像某种爬行动物,仿佛蛇或者蜥蜴,但是转眼又恢复原状:“当然,摩利尔。我想你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感到高兴的。”

  他停顿了一下以加重语气:“摩利尔。维克多导师想见你。”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准备停当地摩利尔、凯罗和四十七都坐上了马车。其实本来用不了这么久的,但这期间迪一直耐心的站在大堂里等着,连表情都没有变。宽敝豪华的车厢里铺挂着精致的毛毯,舒适的座位上也有厚厚的软垫,但仍然有些阴冷,感觉好像墓穴一样。

  四十七独占着一面座位,掀

  往外看。马车已经上路了,四匹俊伟高大的黑马跑儿生息。无论是马蹄声还是响鼻儿都没有。窗外的景色也很有些奇怪。无论是甜水镇那些低矮简陋地房屋,还是镇外的丘陵树木,仿佛都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看上去像是多了一道黑蒙蒙的重影似的——刚才马车冲出镇门的时候甚至还擦着了一名持矛呆立的士兵,不过他没有任何被撞倒的迹象,直到马车已经离开老远才一屁股坐到雪地里,再过片刻,四十七才听到他隐隐约约地惊号。

  “我们现在正行走在物质界和阴影位面的夹缝里。”摩利尔阻止了四十七试图开窗的举动:“很奇妙的感觉。是吧?”

  四十七坐回原位,把脚搭在面前的茶几上:“又是空间旅行?这次还算稍微不那么让人难以容忍。那帮家伙呢?”

  摩利尔也靠在垫子上闭目养神,凯罗已经像个小猫儿似的在她身边又睡着了:“谁知道。丢不了就是了…活了几百年的吸血鬼,就算再不长进,也总有些这种独到的小窍门。”

  “吸血鬼?”四十七又来回扒着两边窗子都看了看,仍然没有发现迪和他地黑袍侍从们的踪迹:“早知道我应该脱下他手套瞧瞧的。”

  借着这次乘坐幽影马车地机会,摩利尔开始探查维持其介于实体和阴影两者之间的魔力是如何运作的。她将思想的触须从心灵中发散出去,试着让它们连接上魔网。大量纷杂的魔法跃动出现在她眼前。好像无数跟她玩捉迷藏地小精灵。女法师集中精神,试着用心灵去捕捉每一个乱窜的粒子,逐渐在其中归纳出一张有着规律流向的脉络图。

  一个不和谐地画面突然跳进脑海。可能是因为摩利尔将思想伸得太远了。也可能是因为她潜意识中有这个念头——总之,她看见了一张惊恐僵硬的脸孔。

  那张脸上凝结了一层惨白的冰霜,连眼珠子都被冻住了。看样子那是个战士,手里还拿着一张断了弦的长弓,倒毙在树林里。

  离这具尸体不远处。三头灰白色的巨狼正围着几个背靠背组成一圈儿苦苦支撑的人影打转。它们冰蓝色的眼睛闪着幽幽的光,摩利尔甚至能从中看到冒险者们惊骇的神情。狰狞的狼口中轮流吐出混合着冰屑的冷空气,旅店中那个夸口说“冬狼算什么”的强壮战士用自己的大盾牌尽量承受着大部分的寒冷喷吐。但是盾牌上的蓝色光芒正在逐渐黯淡。之前嘲笑他的那个家伙居然也和他在一起,当一条冬狼试探着从侧面扑击,想打开缺口的时候果断迅捷的刺出一剑,剑尖上突然窜起的火光让冬狼低嚎了一声退下,看来他们的自信还是有一定实力支撑的——不过三条联合狩猎的冬狼,对这两个冒险团来说还是超出能力范围了。

  一个拿着戟负责防守强壮战士背面的冒险者步子开始混乱,有些和同伴脱节。凶残狡诈的掠食者们马上抓住了这个机会,一头狼张开大口猛的扑上去咬在戟杆上,然后一扭头,十尺长的巨大身躯产生的力量马上将他踉跄拉倒,另外两头冬狼则同时喷出寒气将别人逼退。持戟战士大声嚎叫着想要爬起来逃走,但是冬狼的反应要比他快得多的多,挂着冰的利齿一下子就咬在他的后颈上,骨头碎裂的声音连使用心灵之眼进行观察的女法师都清晰可闻。

  他们撑不了多久了。

  摩利尔睁开双眼,幽影马车正载着她远离那场杀戮。他们中午在旅馆里吵架的时候一定没预料到自己的生命晚上就会结束——正如摩利尔也没预料到自己平凡的闲暇生活如此之快的就结束了一样。

  这都是我们选择的道路。摩利尔伸出纤细的手指,慢慢的在车窗上画了个看似一团乱麻的图形。细微的光迹随着手指的移动而生成,然后消散,最后收尾的时候,却恰好接到了最开始的那一笔上。

  车窗外的影子搅动起来。摩利尔的法术将物质界和幽影界的能量分别抽出一部分加以混合,塑造出黑暗恐怖的巨犬。这些魔法造物脱离了笼罩于天地间的模糊黑云飞奔而去,兴奋的低吠着,为能取悦主人而准备在其短暂的生命中尽情的展开杀戮。

  目送着影犬离开,摩利尔再度靠回垫子上。她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帮助那些倒霉蛋,这种行为不仅无聊而且没有意义——学不乖的永远学不乖,学乖了的早就不干冒险者这个行当了。不过管他呢。就算那帮人走运吧。反正…摩利尔看了一眼四十七。这个家伙正在玩自己的手,让手背上的鳞甲不停的变换形状。

  自己其实也挺走运的。

  维克多。摩利尔其实并不想去见这个所有红袍法师都畏之如虎,提到他名字都老实的跟三孙子一样的老怪物。但是说真的,她还真没胆量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而且自己和红袍法师会之间总要有个了结的…车到山前必有路。

  旅程的尽头又是一个魔法阵。没有车夫的幽影马车将他们带到一个地下大厅内,周围没有任何通道可以让这辆马车通行。

  迪和黑袍仆从们已经等在这里了。

  “请,摩利尔小姐。”迪站在雕刻着深浅不一花纹的石板地面中央,周围石柱铜盆上摇曳晃动的火焰在他的脸上投下深浅不一的阴影。

  所有人都站到那些神秘的文字和符号范围内之后——四十七不怀好意的一直看着迪的左手。那些火焰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四窜的火苗渐渐连成一圈儿,组成白炽但却不觉得多么灼热的火环,忽涨忽缩。

  火焰顺着地上的图形燃烧着,提供足够开启通往远方的空间通道。最后在一阵猛烈的火花闪烁过后,巨大的黑暗阴影在火焰中出现,覆盖了整个法阵。

  火光熄灭了。地下大厅内马上漆黑一片——所有人都已经被传送到阴影的彼端。只余下幽影马车安静的伫立着,没有一声嘶鸣。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