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五回合 世界尽头

第四十五回合 世界尽头

  三名女圣武士都已经接近精疲力竭。\\WWW.QΒ5。COM//

  但是她们的表情依然坚毅——从甲板下传来的机械运转声低鸣着回荡,好像在为她们银铃般的祈祷声做伴奏。

  报应号尾部的船长室现在确实已经成为了一个临时的辉煌神殿。三人手拉着手,围绕着阿蒙拉的日轮圣徽跪坐着。她们的手心都在微微冒汗,使得彼此之间的联系有些湿滑,但是她们的心灵之声却已经混同一体,紧密融合,以谦卑、忠诚、赞美之心呼唤着统御一切光明的阿蒙拉。

  由一大一小两个同心圆组成的金色圣徽平置着,虽然甲板在震动,但是圣徽却安安稳稳,好像镶嵌在甲板上了一样。笔直的光辉从徽记中升起,一直到三名圣武士的额际才减弱消散。

  米利亚完全不受舱壁外面呼啸的冷风和咆哮的白龙群的影响,甚至对崩裂了舷窗而流溢进来的冰寒龙息都一无所闻。辉煌之主的圣力保护着她,令女圣武士沐浴在温暖、充满勃勃生机的阳光中——阿蒙拉的澎湃神力了无数的空间,好像双日一样照耀着她,抬手可感,仰目可见。

  珍和菲欧娜就在她身边。这不仅仅是通过拉着她们的手感觉到的,而是一种精神上的延伸和升华。她们的声音和灵魂呼应着她的,共同形成了一块小小的磁石,吸引着重重虚空之外的神恩源源不绝的降临。

  阿蒙拉正在注视她们。这让米利亚稍稍有些畏缩,因为不管信仰如何坚定忠诚。她仍然害怕自己心灵最深处地软弱暴露在神面前——就像跌破了膝盖的小女孩渴望父亲的怀抱,却又畏惧父亲的目光一样。

  神的目光并没有彻彻底底的穿透她。这不是威严的审视,而是慈祥的守护。

  光柱中逐渐凝聚出无比辉煌的一点,形成了一个微缩地太阳。它照耀着整个船长室,消除了每个寒冷阴暗的角落。

  似乎永远在向远方延伸的大峡谷好像终于到了尽头。两侧的冰峰雪崖已经不再是白的,而是浓得像化不开的墨,闪烁着好似黑曜石一般的冷冷光辉。它们冷漠的耸立着,上面是昏黑晦暗地天空,下面是幽寒恐怖的深渊。而充斥其间的,则是永无止境的冰风,和漩涡一样流转的沉沉雾——在这一片最冷的黑暗中,报应号发出微弱的光,好像一个顽强的旅人,逆风跋涉。

  “不管那些圣武士们在做什么,希望她们能快点。”

  赛蒙跺脚、搓手、哈气,现在已经不敢长时间掌舵了。因为他害怕自己地手会被冻在舵轮上。

  不光是舵轮,连驾驶室的天花板、四壁和地板上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雾气从头到尾包裹着报应号,每一次抚摩都让船体更加寒冷一些,连发动机产生地热量都被牢牢锁住。估计要不了多久,整艘船就要成为一个大冰雕了。

  “没错,就是这里…我也感觉到了。”欣布面色严肃的看向前方,随着魔法船的行进,渐渐形成好像一个深幽大洞般的扭曲空间:“红袍女孩。准备使用‘防护寒冷伤害’卷轴吧,克洛伊,把圣武士女孩也叫到驾驶室来。来不及等她们的通神仪式成功了——”

  话音未落,明亮热烈地光辉便像水一样顷刻间溢满整个舱室。

  冰霜在这太阳般的光芒照耀下迅速消解,逐退了几乎已经统治了整艘魔法船的酷寒。报应号全身上下发出噼啪地碎裂声,那是冰层在神圣的光辉照射下迅速融化产生的副效果。包括赛蒙在内,每一个人都感到无比的舒适。就好像一个在冰天雪地中奔波良久的行人终于坐在暖暖和和的石头小屋火炉边的躺椅上,手里还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

  只有四十七晃了晃脖子,发出一阵令人牙酸的钢铁摩擦声。对此感到很不舒服——当然不舒服,结在他身上的冰都化成水了!

  报应号的每片船帆上都反射出一个辉煌的光点,证明着魔法船上空不可思议的出现了一颗微型太阳。

  光照在船上,光照在黑暗中。报应号笼罩在炽热和严寒交击而成的浓烈烟气中,一头扎进峡谷尽头的漩涡,或者说那片黑压压的迷雾里压根就蛰伏着一只狰狞怪兽,张开大口一下子便将自带太阳的报应号吞了下去。

  这是连双日都无法触及的世界尽头——不能有光。

  这是什么地方?

  从空间漩涡里穿出来的报应号上,几乎每个人都有着这样的疑问。

  风止息了。极目望去,一片茫茫的冰川——炫目夺神。空气变得凝滞厚重,好像透镜一般挤压着近景和远景,那被空气扭曲光线弄得重重叠叠的冰原也掺合进来,加劲儿的折射,反射,总之不让人看上几眼就头晕脑胀誓不罢休。

  船上的人们来到甲板上。米利亚仍然拉着菲欧娜的手,阿蒙拉赐下的光辉将沉重的疲惫从她的**中驱逐出去,重新注入鲜活充沛的力量。

  “感谢辉煌的我主,于黑暗和惶然中赐予我们不朽的光明。”

  珍自言自语的祷告了一句,似乎并不在乎有没有人听。

  这地方和摩利尔通过魔法预示看到的一模一样。她抬起头,神力太阳在桅杆顶部有些怪异的悬浮着,点点雪花飘洒下来,但是没等落到报应号上便在烈烈光

  弭无踪——深吸一口气,一种熏然若醉的感觉无端涌

  在极低的温度下,空气凝结形成的,淡蓝色的雪花。

  报应号在这一片苍茫上行驶,好像一只孤雁。

  欣布询问的目光看向摩利尔,摩利尔微微点头。

  法术能量无声地向她们身边聚集。蓄势待发。只要一个单字,一个手势,她们便能燃烧天空,崩裂大地——它的威力,两人早在联手使用预言魔法侦测的时候就已经见识到了。

  除了驾驶魔法船的赛蒙之外——天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已经想啃脚趾甲了,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不过不包括四十七,严格意义上说他也不算人。他正扶着船舷注视着下面的无尽冰川,不知道在看什么,好像他从这片枯燥的冰冷中发现了别人没意识到的趣味一般。

  远比不上之前的旅途漫长。一座上千尺高的冰山微微闪烁晃动着,冲破了空气和冰原营造出地层层幻象,出现在苍白冰冷的地平线上。

  冰山的前方有一个小小的影子。

  报应号减慢了速度。钢铁撞角反射着头顶的阳光,渐渐向那个人影逼近。接近到足以消除空气影响的距离之后,巧颜笑靥的凯罗便坐着法杖,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几天不见,她似乎又成长了不少。这是一种从内到外的转变,似乎在预示迷雾女士神性地进一步回归。苏醒——看样子,她已经吞噬掉欧沙利文身上的神力了。

  摩利尔看了一眼旁边的四十七,发现他似乎没有注意凯罗,而是入神的盯着她身后的巍峨冰山。阳光照耀在冰山上,如同擎烛走过暗巷,稍纵即逝的光亮间,那厚重的冰壁下朦朦胧胧的,似乎有什么东西。

  “大家小心些。”欣布低声警告其他人:“她地力量比在头骨港的时候要强大的多…绝对今非昔比。”

  摩利尔站上船头。

  “我现在已经有点不敢确定了。”她地声音中带了一丝软弱的情绪。因为她现在完全无法在凯罗身上感觉到一丝一毫曾经属于那个在雨城开店的小女孩的气息:“我了半个大陆来试图弥补我曾经的过失,拯救我地朋友…尊敬的女神,您能否诚恳的告诉我。这一切是否还有希望?”

  凯罗掩口而笑。

  “摩利尔姐姐…向谎言女神要求诚恳地回答?你果然一直都没有变呢。”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来店里都没跟我打招呼,真是小气。”凯罗接着说道:“只是看了看葯水,又看了看我,转身就走了——哎呀呀,我想。那时候你一定很不信任一个黄毛丫头制作的魔法葯水吧?”

  法杖载着她优雅的转了个身,雾气划出一个圆形的尾迹,随即冻成细碎的冰晶飞扬撒落:“你看。我记得所有的事情!既然如此,我和那个小女孩又有什么区别呢?你难道不为一个平凡的小女孩居然能成为一名高贵的神明而为她由衷的感到高兴么?”

  “欺诈的谎言和虚假的幻觉从来就不是高贵的行为。”珍说道,燃烧着圣焰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盯着凯罗,好像能看到她一样:“用无辜者的生命去点燃您那早已熄灭的神火,只有该诅咒的邪神才会这么做!迷雾女士,不管您打算干什么,您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威胁到北地,乃至整个大陆的安全!请您停止,否则的话,我们将不得不在这里消灭您!”

  “哎呀呀…真是义正词严。”凯罗的语气中多了一丝不屑的味道:“都说阿蒙拉的女儿们的美貌和智慧是成反比的,看来确实有几分道理…虽然也不见得有多漂亮就是了。如果有一天阿蒙拉突然陨落了,那么你们必然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去挽救他,我说得对不对呢?难道你们就不是无辜的么?在关于牺牲凡人来成就神这一点上,标榜正义的阿蒙拉和被你指责为邪神的我,又有什么区别呢?”

  “恕我冒昧,迷雾女士。但是我不想听您砌词证明您和辉煌之主之间的相似性。”欣布的长发无风自动,银色的火焰在指掌间燃烧着:“我只想知道…您是否要唤醒应该永远沉睡于此的古老存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很抱歉,恐怕您也只能沉睡在这里了。”

  “哈哈哈!”凯罗朗声笑了起来:“凡人们,你们还真是高估了自己呢!得到一点微不足道的神眷,就以为可以和真神抗衡了么?”

  她在法杖的承托下向后退去,朗月般地双目灼灼。目光中带着只属于神的威严:“神要做什么,凡人根本无资格过问!如果你们执迷不悟的话…”

  “动手!”欣布的身影一瞬间自报应号上消失,紧接着便出现在凯罗身边。她高举一柄完全由火焰凝成的银剑,以一个魔法师不可能做到的迅捷准确斩了下去。

  摩利尔这一次没有阻止欣布。她反而在欣布动手的同时便伸手指向凯罗,将一片绿色的能量光幕倾泻到女孩身上。这是她早已准备好的战术,利用次元锁地力场阻止迷雾女士再次传送离开——这样,她就可以试着抓住凯罗…仅仅是试着。

  魔力结界同时笼住了欣布和凯罗,但是银剑却被凭空出现的冰晶球体挡住。雾气形成的冰壁不仅阻挡了欣布的攻击,而且在虚空中延伸出

  囚禁其中。

  这个寒冰监牢阻挡不了风暴女王很久——不过已经足够了。

  封锁了次元传送效果的绿色力场同样影响了欣布。她举剑向冰牢猛砍。只一下就让冰球出现了长长的裂隙,只要再来两下就能击碎这个神术的效果…

  但是凯罗继续退向身后巍峨的冰山,越来越快。

  “阻止她!”摩利尔地法术手掌和女圣武士们的圣光击接踵飞向凯罗,还有飞燕般掠出的克洛伊和好像披了一道火焰披风般扑出的四十七——但是全都迟了一步。

  与一头撞上冰山的四十七造成的效果相比,魔法拳头和圣光飞弹的破坏力简直微不足道。他在凯罗消失的地方撞出一片蜘蛛网般地稠密裂痕,大块大块的碎冰好像山崩般从冰崖上滚落。

  “你知道么?我本来选择的是你。”

  隐入冰崖地凯罗在摩利尔耳中最后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球形冰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十字形裂痕,然后整个屏障轰然碎裂。欣布浮在空中飘了过来,因为仍处在微缩太阳的影响区域内。她并不需要分出多少力量来应付可怕的酷寒:“真是见鬼!这怎么可能?”

  克洛伊在迸飞的冰碴上轻点借力,三两个起落便回到报应号上,手中地光能剑漂亮的挽了个剑花儿刷的关闭了:“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一手抓进冰崖地四十七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浑身上下都开始爆出铿锵的金属交击声,仿佛在炒满满一锅铁爆豆似的:“掘地三尺把她挖出来就是了!”

  “不对…”欣布抬头看了好像高到能接天的冰山一会儿,突然叫道:“快闪开!”

  “塞蒙!转向!”摩利尔回头大喊,她也看出来冰山的异常了——就算四十七再有力量,现在冰山产生的整体震动也绝不可能是他造成的。

  四十七抓附的冰壁也碎裂了。以他造成的凹痕为中心。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裂缝开始在冰上出现,拳头大、脑袋大、脸盆大、直到桌子大乃至房子大的冰块开始争先恐后的脱离冰山。铺天盖地的砸下来,到最后光是那剥落的冰层规模都似一座小山了。

  “多米诺骨牌?”四十七被冰崩砸了下去,但是很快就在刺耳的钢铁变形声中撞碎落冰以构装巨龙形态飞了起来:“规模可够大的!”

  崩离纷坠的冰块彼此撞击碎裂。冰崖塌落的巨响掩盖了一切,坠冰甚至在自己下落的过程中就开始散裂解体,同时爆云般的冰烟雪雾从冰山脚下逆冲上来。托着碎冰翻滚不休,最后下落的冰块已经和上升的冰块搅在一起,形成恐怖的动态平衡。连巨龙四十七都裹夹在其中难以自控,正在急转远离的魔法船要是没有欣布施放的力场护盾阻挡了大部分横飞的冰块,说不定已经在这场可怕的冰爆中被倾覆。

  滚滚冰啸中传来一个声音。最初它仿佛只是一个在冰块撞击的杂音中偶然产生的低语,在坍塌的冰山间回荡着扩散,每一次震荡就更响亮一点,搅动空气,激荡冰尘,顷刻间便响彻这一片由寒冬统治的天和地,诞生了一场宏大至极的风暴——冷的超乎所有想象。

  报应号上空的太阳跳动了几下,勉强稳定下来。大爆炸般向外扩散的寒风中是不计其数利刃般的冰晶,海啸般横扫了整艘船,留下成千上万的细碎划痕——阿蒙拉的神力炽阳抵消了冰风暴相当一部分威力,否则超自然的寒冷风暴绝不仅仅是将其推离这么简单。

  风暴中的四十七全力开动推进器,直冲而起,逆着滚卷翻涌的狂风冰暴一飞冲天。

  他带起一道长长的螺旋形尾迹,来到冰山风暴的上空。

  断绝生机,毁灭一切的冰风龙卷已经彻底成型,像个庞大无比的活物一般尖啸嘶嚎。在这场不可想象的飓风核心,有什么东西开始移动。

  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突如其来,雷电一样劈进四十七的思维。巨龙的全身都在微微振颤,每一个零件,每一块钢铁,每一个金属原子中都有某些东西从旷古的沉睡中苏醒了,无数微小脉冲聚合成电流,一道道电流再组织成震波,从爪尖尾梢冲进脑海交汇——

  那依稀可辨的,千尺高的类人形体以风暴为衣,每一个动作都带来一场狂风,每一次呼吸都造出一场寒潮。四十七盘旋着,红火的眼眸紧盯着这个真正的巨人。

  敌人。这个单词像四十七本身一样在空中悬浮着,反复冲击他的精神。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那是根植于程序中枢里好像理想者编撰的“机器人三定律”一样的最初、也是最终的命令。

  这是他的目的,他的生存意义,就像他以往第四十七次从战斗机甲培养室中诞生时被赋予的意志一样——消灭敌人。

  而且他还知道这个敌人是什么。

  不是铁巨人,不是大都市,更不是什么巨灵神。

  他是一个憎恶,一个神孽,一个即使从神的角度看也足以震骇惊怖的产物。他是不应有,不可预见,不该发生和不能弥补的错误——他的名字叫宙克斯克尔。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