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四回合 魔法船

第四十四回合 魔法船

  本来准备小憩一下的红龙克劳斯也半抬着头,饶有兴致的看着凛冽的寒风中,从远处沿着白雪皑皑的山脊飞来的“怪东西。\\Www、qВ5、cOM/”

  和白龙群的战斗虽然激烈,但是还不足以让久经沙场、老谋深算的克劳斯觉得疲累。人类法师使用一个用其独特手法强化过的超级法术有效的束缚了他,不过效果并没有完美到让红龙为其殊死奋战的地步。克劳斯实际上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傲慢轻蔑,他试着分析这个施加在他身上的法术是如何运作的,甚至决定必要时可以多留一些时间——人类法师总有些精巧的构思和把戏…奇妙,而且相当有用。

  以他的眼光来看,这个正在接近冰风要塞的“怪东西”也是如此。

  警戒哨上的卫兵当然没有红龙那种比猎鹰还要敏锐的视力,不过他们有恒定“鹰眼术”的观察工具。

  不速之客虽然并不是从北方冰川方向过来的,守卫们还是高度紧张了起来——眼睛眨也不眨,看着它在寒风雪雾中越来越近,慢慢清晰。

  那是…一艘船?

  一艘在空中飞行的船!

  接到守卫报告的戴尔若等人来到要塞顶层的塔楼上,观察着那艘奇异的船舶。

  “这究竟是什么?”菲欧娜手按剑柄:“真古怪!”

  “少见多怪。”四十七手搭凉棚——虽然这种动作根本没什么意义:“明明看起来很眼熟么!”

  “哈。”克洛伊也打了个响指:“船上的家伙们居然在打旗语请求停泊…我想,是不是让那条红龙挪个位置?”

  绝顶剑客地眼神果然比旁人要更好使些。

  很快。“飞船”便停靠在要塞顶部附近。克劳斯故意从离船身很近的地方掠过,带起强烈的逆风,但是稍微有些扁平的长长船身几乎完全不受影响,连高高竖立的三根桅杆上半开的船帆都没有被拂动——那并非是由厚实布料制成的普通船帆,反而纷纷反射着流溢的金属光泽,连红龙的身影都在这些光洁地表面上一掠而过。

  船身上也覆盖着样式奇特的钢铁部件,与原本的木质船体交错勾连在一起,魔法晶石错落有致的按照一定规律镶嵌在船舷上…四十七说的没错,整艘船无论其本来面目。还是改造后的金属风格都相当眼熟。

  “是寄居蟹号!”

  果不其然,随着摩利尔话音刚落,戴着华丽而又可笑帽子,两撇小胡子也又光又亮的塞蒙便从船舷上探出头来:“嗨,我是‘寄居蟹号’魔法飞行船的船长塞蒙-哈瓦利安,请问哪位是戴尔若**师…哇,这不是四十七先生和摩利尔法师么!果然在这里见到你们了!真是很高兴!”

  以他为首,大副罗尔。二副,甚至本应该跟着弗雷斯地奴隶水手二十六等水手都顺次从舷梯上爬了下来。大多数人都偷眼看着不远处的克劳斯,不过比起一般人见到红龙时甚至会精神紧张到崩溃的样子已经好很多了——毕竟他们也是见识过不少大场面的了。

  “不错嘛。”四十七上下打量着寄居蟹号:“看来把我的船交给你打理是正确的。”

  “是啊,四十七阁下。”二副不失时机的讥讽了一句:“如果不是撞上天大的好运,现在您这艘船已经沉在大沼泽里成为鼠人地神殿了。”

  “嗨!”在船员面前威信越来越低的塞蒙有些挂不住,大概也担心四十七会因此给他一巴掌:“我能有什么办法?那是一个**师!在他面前,还不是想把我们怎么捏就怎么捏?”

  “**师?是不是一个糊涂老头儿?”摩利尔虽然这么问,不过心中基本已经确定了——能把寄居蟹号改造成这个样子的。就算在全盛时期地阿古斯帝国,也没有多少人做得到。

  “是啊,没错…”塞蒙也回头看了一眼气派的魔法船。并对它能吸引众人的目光颇有些洋洋得意:“离开深流城之后,我们就去了南方,本来是打算在瓦坦城淘换一些构装机械贩卖的,结果没想到那位**师突然来到船上,说什么…说什么这是一艘古老的魔法船。而且听说这艘船是您地之后,就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把我们连人带船一起弄到沼泽地去了,还说要将船全面翻新…说真的。那时候我真以为他居然不顾您和四十七先生的威名,要把寄居蟹号强行抢走呢!”

  塞蒙不愧是个讲故事地好手,将众人的注意力从魔法船吸引到自己身上:“…就这样,真没想到,那位基斯凯因**师和他的助手很快就把寄居蟹号改造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叹为观止啊!”

  的确,虽然阿古斯帝国的构装技术早就在大陆闻名遐迩,创造了很多神奇的装备,但是如此巨大精妙的构装船还是不禁让戴尔若欣布等人暗自惊叹——果然名不虚传。

  “哦,您就是深流城的戴尔若阁下吧!”塞蒙注意到**师,摘下帽子漂亮的向他行了个贵族礼:“是这样的,基斯凯因**师几天前认为北方可能会有大麻烦发生,于是就放我们离开沼泽,派我们来深流城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结果听弗雷斯先生说您去了冰风要塞,这不,我们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他预料的看来没错,这儿可真冷啊!”

  “我听说过这

  凯因**师。”欣布看样子对油头粉面的塞蒙好感他为什么没有传讯给我们?”

  “如果您听说的多一点,”摩利尔笑了一下:“就应该知道这位基斯凯因**师如果忘记做什么事情,是绝对不奇怪的。”

  “哈哈哈。您真了解他,摩利尔法师。”塞蒙干笑着摸了摸头,从声音中能听出来他对那段和基斯凯因在一起地日子绝对是心有余悸:“对了,四十七先生,基斯凯因**师说这艘船只是半成品,要想最后完成还需要您的力量…它将得到质的飞跃!到时候,无论运输士兵还是补给货物,都不是问题!”

  “是么?”四十七抬腿朝船上“咣”的踢了一脚:“好啊,这下我们有交通工具了。”

  “这东西怎么用?”四十七站在寄居蟹号的驾驶舱内。面前是一个方柱形的操纵台——对摩利尔来说倒是算不得什么新鲜东西。

  “我想,就跟你活化那些破烂儿的时候一样做就可以了。”

  塞蒙在门口把脑袋探进来:“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四十七先生,您不再考虑一下?”

  听说居然要利用这艘船深入极北之地的冰川之后,塞蒙的得意之情便迅速消失了。他自认自己地本职工作一直是商人,或许有时候不那么本本分分——可是就算再怎么说,他也没准备要做一个去“美丽新世界”探险的开拓者。

  “考虑?考虑什么?”四十七满不在乎的在控制台上敲了敲,魔力的火花迅速顺着繁复的纹路传播出去:“准备出发!还有,这艘船的名字…从今天开始。它叫做‘报应’号!”

  随着四十七把手放在操纵台上,悬浮在要塞上方的构装魔法船颤动了一下。

  蓝白色的电火从四十七掌心迸出,奇异充沛地能量让控制台从上到下迸发出耀目的光华,使得方柱好像变成了半透明的晶状发光体——几乎是一瞬间,电光便传遍了每一块阿古斯金属部件,粗大的船桅上魔法晶石接次亮起,半开的构装船帆也因为浸透了能量而完全张开,坚硬的金属片竟然在魔力的催动下好像真的船帆一样迎风鼓荡起来…

  无论船上船下。每一个目睹此景地人都啧啧称奇。

  欣布扶着船舷,能量的流转让她感觉到一种电击般的酥麻感从手心传来,但是以她之能。竟然也无从分辨这种能量地性质,更别说试着捕获它了。

  整艘船现在已经和四十七联为一体——大量的构装部件错动,变形,重新分解组合,从内到外的改变着魔法船。

  船体后部新构装出来的奇怪推进器突然喷出激荡的热风。刚刚被四十七改名为“报应号”地飞船猛地往前一冲。桅杆在山壁上擦下大量烟尘碎石,让在要塞平台上观看的一干人等纷纷躲避,也让船上的乘客全都站立不稳。

  “嗨!别瞎胡闹!”摩利尔摇晃了几下。险些摔倒:“塞蒙,你来掌舵!”

  片刻之后,报应号终于比较平稳地启程了。除了戴尔若和红龙克劳斯留下来帮助守卫要塞,提防怪物群的再一次进攻之外,欣布、克洛伊、两条金属龙、女圣武士们等最强者全都搭乘着这艘船,向北方进发。

  报应号很快穿出了云层,升到无雪的高空中全速前进。

  寒风更烈。空气中被魔法船涡轮热风溶解的水分稍离之后又被低温迅速凝冻,在船身后留下一道长长的尾迹——所有船帆都满张着,不管风向如何,都能被其聚拢,提供维持报应号升空的巨大浮力。

  “我还以为我这一辈子见过的东西已经够多的了。”阿巴齐格站在驾驶室的舷窗前,眯缝起眼睛盯着水晶窗上不断凝结又不断被船体热量溶解的冰雾:“真想不到阿古斯那帮小子能弄出这么帅的东西!看来真是小看这些邻居了…有机会一定要再去转转才行!”

  “我想您现在去已经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尊敬的阿巴齐格阁下。”摩利尔抚摩着带着丝丝暖意的金属驾驶台,要使用构装技术彻底改造这么大的一艘船,估计基斯凯因已经把阿古斯的每个耗子洞都掏遍了:“一直向北,塞蒙。我得去休息一会儿了…”

  离开前她再次警告四十七:“你可甭想乱驾驶,我们现在可是在上万尺的高空!”

  四十七无谓的耸了耸肩,看向冰霜覆盖地船头。

  塞蒙只好继续掌舵…他又想咬手指甲了。

  报应号重重迷雾冷风。看不见下面的山峦冰川。也看不见上方的日月星辰——几乎是在一片浑沌中前行。

  “还有多远?”欣布结束了休息和法术的准备工作,向同样刚刚回到驾驶室的摩利尔问道。

  “我想差不多了…”摩利尔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准备下降吧。”

  巨大的冰川在脚下逐渐清晰。不知道有多大,也不知道有多厚的坚硬冰盖无边无际的延伸出去,有些地方裂出横贯地表,蜘蛛网一样深不见底的渊涧,有些地方地黑色坚冰又相互推挤着,堆积出不亚于世界之脊山脉的高峰——展现在报应号上众人眼前的,只有一片空旷茫然的死寂和荒芜。

  “这里的环境已经接近负能量界了。”银龙迪妮莎皱眉说道:“人类,不管你们要对付什么…

  严寒本身就足以击垮你们。”

  “所以那些圣武士女孩还在祈祷。”摩利尔往后舱瞥了一眼:“我们大概很快就要进入它的领域了。到时候只会比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希望她们的方法能有效吧…”

  一阵雷鸣般地巨响从大地深处传来——即使在报应号封闭的舱室里,这声音也毫不留情的穿透耳膜,震动心脏,让灵魂都不由自主的颤抖。

  那是地壳被冻裂的声音。

  一个巨大的飞行物体在报应号前方掠过——白龙。比那些围攻冰风要塞的白龙还要大上许多。

  “嗯…我们是不是考虑一下该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塞蒙把舵轮攥得紧紧地:“我想,爬升绕过这里应该是个好主意…”

  “不行。”四十七断然打消了他的妄想:“我相信入口就在这附近!”

  他抬手按在方柱控制台上,明亮的火花闪烁中,整个报应号开始进一步构装:“怕什么?只不过是一群会飞地大蜥蜴而已!”

  幸好两条金属龙宽宏大量,没因为这句口不择言的话和他计较。

  随着报应号继续前进。他们能看见的白龙也越来越多。龙群在参差不齐的冰峰间盘旋,似乎对飞来的魔法船毫不在意,但是又似乎在悄悄地尾随——一直跟着报应号进入一个巨大无比的峡谷。

  这道峡谷本身便是一个威严壮丽的奇迹。

  似乎能一直接到天边地冰崖好像两条神在地面上划出的黑线一样延伸出去,相交在无尽的远方。下面黑黝黝的,能冻僵一切的寒气翻滚着从深渊中涌上来,就是改造之前也算得上大型船舶的报应号漂浮其上,如同一粒小小的尘埃。

  冰壁上遍布着奇形怪状的裂隙,锯齿狰狞。白龙群就在这些裂隙和孔洞中穿进飞出。灰白的冷光照在连绵的冰峰上,却无法进入幽暗深邃的渊底——偶尔隆隆滚落的,是冰块。还是岩石?

  “啊,我的经验告诉我,情况看起来有点不妙。”阿巴齐格摸了摸他钢硬如针的黄胡子:“得制定一个周密的计划…”

  “计划?”四十七将一道电火从控制台上扩散出去,有如一次强有力的心跳:“全速前进吧!就在前面!”

  “他说的没错!”摩利尔扶住驾驶台:“大家抓紧!”

  随着陡然加速的报应号上所有推进器都喷出长长的尾焰,船帆也迸发出闪耀的光芒——白龙群像是得到了什么人一声令下似的。全部振翼飞起,朝着魔法船汹汹杀至。

  冰寒的龙息一团接一团的喷在报应号上,在那些运作转动的机械上结出冰层。随即又在它们运转产生的热流中崩解。这些庞大的白龙似乎没有作为古龙所应有的智慧,吐息过后便欲冲上来用爪子和尾扫摧毁飞船——

  疾驶的报应号上,两舷轰鸣不断。

  在四十七的操控下从船身两侧伸出的构装排炮给了龙群相当大的伤害,不知道四十七是用什么做炮弹的,反正那些从钢铁炮口中吐出的火焰形成了不可逾越的破坏之墙,从两边接近的白龙在嚎叫声中被轰的龙鳞乱飞,巨大的翅膀都扯成破布般一条一条儿的。

  一条白龙咬住报应号的桅杆,撕咬着上面的金属船帆——让船身摇摇晃晃起来。

  “找死!”四十七想飞出去亲自教训它,但是被摩利尔拦住了:“这艘船还需要你的能量!”

  “我和阿巴齐格去替你们挡住白龙群!”迪妮莎转身向舱门走去:“也算是完成戴尔若法师呼唤我而来所要求的服务了!”

  正试图折断船桅的白龙身上突然迸出一圈儿血雾。巨龙一下子放开报应号,向天空飞去——但是它只扑动了两下翅膀便失去了平衡。小盾牌一样的鳞甲抖动着,源源不断的龙血从来裂的缝隙中挤压出来,好像白龙正在用自己的肌肉骨骼压榨自己的血管一样。

  迪妮莎盘旋着,昂首审视正在痉挛爆裂的白龙,看着它随着痛苦的嚎叫而撕裂收缩。等到白龙的吼叫微弱到被毫无意义的**压榨声彻底掩盖,完全失去生机,向峡谷大渊深处坠落的时候,它的身躯已经比生前差不多缩了一半儿。

  寒息笼罩着银龙,但是对她来说不过是一阵凉风。

  迪妮莎好像舞蹈家一样优美的回旋,让两头一前一后冲向她的白龙险些撞到一起。银龙优美的身躯伸展着,在一阵闪烁的魔法微光中消失无踪——但是致命的法术能量依然在她的吟唱间运作凝聚,很快,能麻痹最强壮生物的龙息紧跟着降低抵抗力的咒语从虚空中喷射而出,让三条白龙失去展翅飞翔的能力,无助的像石头一样掉了下去。

  阿巴齐格用闪电之环和蓝色火焰护盾围绕着自己,他并不讨厌肉搏,正相反,就算是看起来比他还要大,还要有力的白龙,也很难在经验丰富的黄铜龙爪下支撑多久。

  通过心灵感应,他的声音回荡在报应号上众人的脑海里:“接下来看你们的了!人类!”

  “我们继续前进!”把注意力从后面的战局上收回来,摩利尔督促着四十七,驱动报应号驶向深黯幽远的大峡谷深处。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