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三回合 群龙
  流传在壁炉旁和酒桌间的愚蠢传说里,经常会出现能骑着它举矛冲锋的无畏骑士。/WWW、qΒ5。Com\他们是所有少女的梦中情人——在真正的事实里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骑在龙背上的压根不是傻乎乎的骑士,要么骑士骑着的根本就不是龙。

  只有最强大的存在才能指使巨龙这种无论力量还是心灵都远远超出凡人想象的生物,而且通常都要冒很大的风险。

  白龙群依然在要塞上空盘旋,用冰寒喷吐和尖齿利爪充当着怪物大军中最有杀伤力的先锋部队。戴尔若手持木杖,并没有别的什么动作,灰白的发鬓被风吹得有些乱,深邃的双目注视着眼前这一片冰雪中的洪炉战场。**师维持着足以无视应召巨龙意志的巨大魔力,而这个传奇级召唤法术并不在乎来的将是五色龙还是金属龙,也不在乎强迫巨龙们帮助将会导致什么后果,唯一的条件就是来者要尽可能的强——所以他甚至没去试图帮助正在下方激战的守军,而是把剩余的全部精力都集中起来,等待即将来临的艰苦交涉。

  第一条赶来此地的“巨龙盟友”便给戴尔若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啊哈…我听说过你,值得关注的法师。”

  通体覆盖着深红色鳞甲的庞然大物带着浓重的硫磺气味和溶化霜雪的体热,收翼落在水晶塔顶部。它轻蔑的扫视在四周飞舞的白龙群,并对惨烈地战场表现了少少的兴趣。

  “看起来你需要我的帮助。那么你打算付出什么代价?这座漂亮的小法师塔?”红龙弯下粗壮的脖颈。将长着弯曲尖角,几乎和小马一样大,满是伤疤瘢痕的头颅放到与阳台平行的位置,熔岩球一样的眼睛里映出戴尔若模糊的影子:“我或许会考虑一下…我想,它地碎片可以用来装饰我的宫殿。”

  “克劳斯!”面对所有龙类中最贪婪的红龙,戴尔若没有退缩。他直接喊出了这条北地强大红龙的名字,并将激荡的法术力量注入它的脑海:“这不是一个请求——服从我!协助我们击退这些入侵者!”

  克劳斯发出一声震撼了整个要塞的愤怒咆哮。他腾空而起,微微带着蓝灰色边缘的巨大双翼扇动起狂风,利爪在水晶塔上抓出长长地划痕。红龙齿间流溢出翻腾的灼热火焰。被戴尔若的无理激怒——但是**师的力量束缚着他,红龙挣扎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愤愤不平的选择了合作。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法师!”白龙群成为克劳斯迁怒的对象,他喷出一团比火球术猛烈百倍的火焰,笼罩了一条从他身侧掠过地老白龙,紧接着一个冲锋便杀入自己制造的漫天火云中。

  接踵而来的援军是两条金属龙,这让戴尔若稍稍松了一口气。它可没十足把握再强行控制一条像克劳斯这样强大地巨龙。

  “是怎样的存在,才能造成如此的邪恶?”

  优雅的令人难以置信的银龙漫步在自身带来地朦胧云雾中,连冰风都无法吹散。

  银龙高贵完美的身躯在雾间闪耀着银色的光辉,让她看起来宛如一座纯粹由银制成地雕像:“难怪你如此急迫的呼唤我…红龙克劳斯!法师,你竟然同时要求了邪恶红龙的帮助?”

  幸好与她同来的黄铜龙以一阵非常夸张的大叫转移了银龙的注意力:“啊啊啊啊啊!什么时候白龙也像地精一样毫无节制的动不动就生一大群,拖家带口的倾巢出动了?”

  “阿巴齐格阁下!”银龙显然对黄铜龙如此大惊小怪的态度非常不满:“难道您就不能把您的睿智使用在必要的地方么?”

  久违了的阿巴齐格撇了撇嘴,对一条龙来说这个动作很奇怪。

  他蹲在克劳斯刚才占据的位置上左顾右盼:“您太敏感了,高贵的迪妮莎女士…啊啊啊啊啊!我看到了谁?好像很面熟的小姑娘!”

  黄铜龙一跃而下。浓烈的金属气味马上在风中弥漫开来。银龙迪妮莎警惕的看了正在冰原上空散布火焰与死亡的红龙一眼,没再向**师追究——而是跟在阿巴齐格身后,乘云踏雾加入战团。

  三条古龙的加入让战局有了很大的转机。但是还不足以到扭转乾坤的地步。

  似乎还有一条龙。

  戴尔若犹豫了一下。“龙之盟誓”制造的法术通道联结着他和远方的回应者,**师能感觉到对方跨越了空间的限制而传来的力量共鸣…有些奇怪,但是异乎寻常的强大。

  强行召唤传奇级别的古龙本身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来者越多,这种风险就越以几何级数上升——谁知道接下来出现的会不会又是一条比疤面红龙克劳斯还要残暴乖戾的恶龙?

  但是现在来不及中断法术了。暂时控制克劳斯便已经耗费了他相当多的法力,如果再度驱使法术非常规运转的话。很可能再次节外生枝。

  于是第四条龙很快出现在远方灰蒙蒙阴沉沉的天空下。那是一团轰鸣的雷光火云——速度快的让人难以想象。

  摩利尔冒着被飞石或冰寒吐息击中的危险站在墙头上,集中精神激发出手中魔杖的全部能量。灰黑色的法术能量像一道源源不绝的水线注入城下失去生命的巨大身躯,赋予它虚假的活力。霜巨人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被解离射线烧得只剩半边的头颅歪斜着,呆滞无神的眼睛里毫无生气。复苏的活尸失去了生前的勇猛和残忍,但

  能以其毫无感情的执著给攻城者造成一些麻烦。女令它去攻击周围一切会动的东西,然后扔下原本及其昂贵。现在已经和小木棍一样毫无用处地魔杖,抽出另一支。

  头顶上巨龙的吼叫如同滚滚雷声,火焰好像雨点一样纷坠。一片燃烧的龙鳞落在摩利尔肩头,没能点燃附魔法袍,却烤焦了她的一缕头发。女法师匆忙拍掉流火并抬头看了一眼,恰巧看到那片急速飞来的咆哮电火,不禁喜出望外。

  雷云中的来者平伸着一对巨大的铁翼。隐藏在鳞甲角刺间全速运转的涡轮发动机制造出高热的气流,与冷风摩擦产生强烈地放电现象。

  一条恰好挡在这个全金属怪物前进道路上的白龙试图爬升,并且喷出一团混合着冰屑的致命冷气——那无济于事。钢铁之龙从白龙腹下一掠而过。而白龙还没来得及撤退到安全地带。

  于是大片龙血从被铁龙翼爪划开的可怕伤口中飞流直下,并被因为剧痛而翻滚扑腾的白龙纷纷扬扬洒遍了半个城头。

  如果沾到龙血就会刀枪不入这个传说是真的,那么下面那帮人就可以出发去征服世界了。

  巨龙轰然落到城楼上,不仅将几只霜蜥蜴压在他长刺的身下,还一扭头便咬住了一个正跃起在半空中的寒霜尸妖。钢牙铁嘴和**地冰雪躯壳之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就像一个小孩儿贪婪的含了满满一嘴冰糖。

  冰冷深黯的火焰猛烈迸发,几乎笼罩了整个龙头。被咬住的寒霜尸妖用它狰狞的爪子奋力撕扯,力量是如此之大。竟然撕裂了坚不可摧的钢铁龙颚。巨龙一口把它吐了出去,几乎刚刚离嘴,火焰龙息便紧跟着吞没了尸妖——高热的冲击波横扫了面前地一切,爆炸、融解,一直扩散到城下,甚至在冰原上燃起熊熊大火。

  黑火仍然在龙身上蔓延,但是这种能枯萎最强壮战士体魄的招牌邪火对没有血肉之躯的构装巨龙而言甚至不如寒霜尸妖地爪子有看头。钢铁之龙晃了晃脑袋,得意地欣赏自己创造的炼狱残局。

  “别摆谱了!去消灭那些霜巨人!”摩利尔冲他喊道。

  蓝色皮肤的巨人正在挥动坚冰铸造的大锤猛砸冰风要塞的城墙。每一下都让大量石块混杂着冰屑一起滚落。

  铁龙呼啸而下,周围地冰魔蝠好像苍蝇一样被赶开。他一边俯冲一边改变形态,最终完成变形的时候正好踩在砸墙者头上。论体格强壮就是在巨人的各种后裔中也数得上地霜巨人在他脚下脆弱的有如婴儿。打个比方来说,就好像一个刚离开战士学院的菜鸟碰上了限量加强版的铁魔像。

  霜巨人被一下子压到城墙上自己制造的凹坑中,而四十七则在他的骨折声中发力跃起,伸直瞄准的右臂上,联装巨炮狰狞的反射着火光…

  巨响和硝烟中。正面挨了双管齐射的霜巨人几乎被打成碎渣。连他曾经的所在之处都被一炮夷平,簇拥着他的冬狼们也血肉横飞,支离破碎——可惜了那么多好毛皮。

  重型臂炮的反作用力让构装巨人也在半空中仰身改变了一下姿势。恰好翻过另一个咆哮着攻来的霜巨人。四十七顺势从后面一个勾拳击在他的肋骨上,体重超过七千磅的霜巨人被这一下硬生生打得飞了起来,而且紧接着在已经成为战场主旋律的机械怒吼声中被铁拳上旋转的链锯活生生截成了两段儿。

  “那是谁?那是谁?”黄铜龙阿巴齐格以干瘪老头子的形态站在城墙上兴致勃勃的望去。他刚刚给自己和够资格跟寒霜尸妖周旋的战士施加了“防不死生物结界”,然后又以一个魔法力场暂时困住不断制造尸妖衍体的空旷之影,缓解了眼下的危局之后便开始不务正业了:“我总觉得他有点面熟!以我阿巴齐格大人的卓越记忆力,怎么可能想不起来了呢?”

  最先登上城墙的空旷之影爆发出黑色的枯萎火环强行驱退已经击中它多次的克洛伊和珍,这让它恐怖的身形都稀薄了不少。在这两人面前,空旷之影无论如何隐藏身形都没有办法偷袭到她们,不管是穿行于地面和墙石之间,还是制造肉眼无法看穿的魔法黑暗——但是没等它转移位置,.火元素也扑上去死死缠住它,空旷之影刚刚突出火墙,迎来却是暴雨般的魔法光束攒射——终于不堪承受,爆裂成飘散的黑烟消失,只留下一些死寂的冰冷灰烬。

  因为没有预料到会出现如此强劲的不死生物,所以即使是欣布和克洛伊,珍等人联手,要消灭它们也相当费力。

  “他是四十七,尊敬的阿巴哥大人!”虽然米利亚实际上也没见过巨人化的四十七。但是她已经领教过这家伙给她带来的太多惊奇了:“不过这些事情还是等战斗结束后再说吧!”

  “哦?居然是那个铁皮小子…嗨!我是阿巴齐格!”黄铜龙身上的袍子迎风抖开,再次伸展成巨大地双翼——冲向包围着红龙和银龙的白龙群。

  另外一只空旷之影击破囚禁它的力场监牢后马上选择了撤退。就算是被呼啸的冰风影响,这种不死幽魂的狡诈也远远超过其它怪物。

  很快,最后一名霜巨人也被四十七像砍树一样打倒。足以轻松摧毁一座城市的霜巨人部队在他面前比一群待宰的绵羊强不了多少,甚至没资格给

  稍微大一些的麻烦——就算双方都靠体格吃饭,重量结者之间地差距也还是很明显的。

  对他来说,这实在是一场让人瞠目结舌,却又没什么悬念的战斗。

  剩余的白龙纷纷远去。宣告对冰风要塞的进攻再一次失败。

  意犹未尽的四十七落到摩利尔身边,变成接近正常人的体型。

  “你又去哪儿溜达了一圈儿?”摩利尔瞥了他一眼——嗯,这笨蛋看起来倒是容光焕发。

  “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四十七一摊手,抬头看着天空中的三条古龙。

  阿巴齐格和迪妮莎很快落了下来,就算他们在战斗中受了一些伤害,变成人形后也完全看不出来。银龙变成了一名身穿银色紧袖丝袍,风姿绰约地金发女士,肌肤白得像雪一样。足以羡煞无数贵妇少女,她的目光始终留意着红龙克劳斯;黄铜龙则仍然是那个蜡黄脸色的老头儿模样,他一落地就大踏步向四十七走来:“你居然是我在喧嚣沙漠见到地那个构装体?真是该对你刮目相看了。来来来,再变一次给我看看…”

  四十七一脚挑起起一柄锯齿大剑将它踢向阿巴齐格,剑柄上还牢牢抓着一只断手:“你不是一直想要这种双手剑么?给你,现在你可以尽情的捡一捆拿回家去了!”

  只有克劳斯依然保持着巨龙的形态。他落在一座被霜巨人投石轰塌的半截塔楼上,身周环绕着魔法防护的微光。覆盖全身地石头皮肤也没有消退,长长的尾巴一直盘到地面:“啊哈…又一个值得关注的强者。”

  红龙低着遍布疤痕地头颅,狞怖的样子配上他深邃如渊的眼神。竟然给人一种睿智的感觉:“虽然我并不认为你是一条龙,但我也不认为你是一个简单的构装造物。那么…强悍的钢铁战士,你为什么要与这些卑微软弱的人类为伍呢?”

  “正是那些‘卑微软弱’的人类给你留下了脸上的伤疤,也正是他们此刻束缚着你,强迫你为他们服务。”银龙迪妮莎反唇相讥,一点也不给同类留面子,或许她根本也不认为红龙是自己的同类。

  克劳斯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但是最终容忍了这个冒犯:“哼,你不妨和人类离的更近一点儿,银龙。反正愚蠢是没有下限的。”

  “看到你们刚才卑微的抵抗之后,我现在倒是有些兴趣等在这里了。”红龙飞到要塞最高处蜷起身子:“大概用不了多久,我就将见证这座小城堡的彻底灭亡…我想,这将是一次值得回味的愉快记忆。”

  “虽然那条‘老麻烦’红龙每一句话都充满了邪恶的味道…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你必须承认,他的预言很有可能实现。”在水晶塔的会客厅中,银龙迪妮莎直言不讳。

  “没错。居然连‘空旷之影’都出现了…天知道下一次会不会更多?还会有什么?”欣布沉着脸:“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必须尽全力找到它,否则就算最后我们胜利了,整个大陆也会因为这些怪物而遭受无法承受的惨痛灾难。”

  戴尔若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看向摩利尔。从上次的经历就可以得知,这对她来说实在是一场以性命为赌博的冒险。

  摩利尔想了想,又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四十七。

  “那么就抓紧时间吧。”很快,女法师无所谓似的说道:“等到下一次进攻来临就麻烦了…”

  “你们要去哪儿?”四十七突然抬头:“你们在找什么?我倒是在追‘凯丽’的时候到过一个有趣的地方,结果还没玩够就被一个混蛋的声音喊回来了…对了,谁能告诉我,那个混蛋是谁?”

  很显然,没人想回答他。

  摩利尔把手从四十七胸前收回。

  这种窥视他人经历的法术按理说是应该用手按着受术者的头——现在摩利尔可以肯定,四十七这家伙过去、现在、乃至将来都是不会用脑子思考的。

  戴尔若及欣布等人也通过心灵连线看到了摩利尔让他们看到的东西,脸上都变了颜色。

  “你还能找到那地方么?”欣布肃容问道。

  “那谁知道。”四十七摊了摊手:“或许可以吧。”

  “不,我们不能就这样去那里。”戴尔若摇头:“或许那里对…对摩利尔的钢铁武士来说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即使是你,欣布**师,进入那里的话,力量也必然会被飞速削弱。”

  “没问题,我可以自己去…”四十七说到半截,被摩利尔暗中狠狠踩了一脚。没事逞什么能?

  “为了对抗那里的邪恶,我们可以祈求辉煌之主的帮助。”一旁的珍冷淡的开口:“合我和米利亚、菲欧娜三人的力量,或许能求得非凡的神恩来抵御。但是…我们至少需要一个临时神殿。”

  “你看什么?我长得很像临时神殿么?”四十七盯着菲欧娜,米利亚拉住她的手。

  “这么说得有一个交通工具?”**师皱着眉:“水晶塔已经无法移动了,而且要塞也必须留下足够的防御力量…至于交通工具…”

  一个冰封骑士团的战士站在门口敲了敲门框。

  他的神色有些古怪的紧张:“很抱歉打搅你们。但是戴尔若大师…我想最好您能出来看一看。”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