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二回合 北方的战乱 下

第四十二回合 北方的战乱 下

  “菲欧娜,注意照看一下米利亚!她还没有完全恢复!”

  珍扶着女墙向下看了看,然后一跃而落。/WWw。QΒ5。coM//她在蒙着严霜的粗糙石壁上划出一道闪电般的轨迹,摩擦产生的热力融化了霜层,被裹夹着冰晶的凛冽寒风迎头吹击,在女圣武士身后形成了大片好像火焰般燃烧的雾气。

  珍在半空中便抽出了巨剑。此刻的她仍然是冷冰冰毫无感情的模样,但是银灰色的眸子中已经迸出太阳般的炽烈光华——所经之处甚至留下了光的残影,落入战场之后没等站稳,一圈洁白的光环已经以她为中心爆开。

  她现在的模样倒是和整个冰原战场有些类似,冰寒表象下的一切都彻底沸腾了。

  一头冰魔蝠扑动双翼,凌空向米利亚扑来,通常沉静冷漠的样子已经完全被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取代。它将长着碎冰般利齿的尖嘴张到极限,吐出一团冰寒的冻气。米利亚侧身避开,举起长剑将冰魔蝠的一边翅膀砍了下来,让它翻腾了几圈之后一头摔到岩石上——身边的菲欧娜则燃起圣焰逐退更多在周围盘旋的冰魔蝠,不远处的珍正将巨剑从一头轰然摔倒的六爪霜蜥蜴比较柔软的下颚部位抽出来。

  “将这帮杂碎杀出去!”

  水晶塔的及时出现和三个女圣武士的风姿使得苦苦支撑的战士们士气大振,一个剃秃头发,只在顶门处留下一撮。编成可笑小辫子的野蛮人干脆撕开身上地熊皮衫,**出肌肉纠结的胸膛挥舞着双手战锤好像旋风一样带头冲上城楼,一瞬间迸发出来的可怕蛮力让挡在他面前的怪物们全都像镰刀下的杂草般倒伏纷飞。

  冰川深处吹来呼啸刺骨的冰风,多变而且残忍,刮在皮肤上如同万刀割刺。呜呜的风声似乎永不停息,而且似乎并不仅仅是风而已。米利亚不是法师,她不清楚这风中究竟隐藏着什么,居然导致眼前这一切会如此狂乱,但是现在他们别无选择——如果正在冲击冰风要塞的怪物洪流真的占领这里。然后继续向世界之脊山脉南部侵袭地话,那么文明种族所居住的世界将面临什么可怕的命运,就不言而喻了。

  摩利尔的红袍在寒风中猎猎飞舞,使得石制塔楼上的女法师看起来有些单薄,但是不断汇聚到她身边的魔力却足以让她比任何人都要强壮。法术的震荡带来了分娩般的剧痛,不过并不足以动摇摩利尔地意志——白热的灰烬以云雾的形态翻滚着涌出,在摩利尔的控制下越过正在拼死抵抗的人类和矮人战士,除了遮蔽视线和给他们带来几分烫热的感觉之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当云团粘到那些嚎叫着疯狂进攻的怪物时。其中蕴藏地巨大热量便全部释放出来,融化了它们身上的寒霜,烤化了它们的皮肤肌肉,煮沸冰雪升起巨大地蒸汽团…

  “卡妮,带法师们协助守军把敌人赶下城墙!”释放火云之后的摩利尔转身向女儒喊道:“别再吝啬你那些附魔物品了!”

  南希率先冲出第二道城墙角落里不起眼的侧门,这里已经被三名直接从城墙上跳下来的女圣武士清出一片较为安全的区域。水晶塔内生力军地加入让战局天平终于向有利于守卫者的一方倾斜了少许——辉煌教会的银甲骑士,红袍法师地纹身侍卫,深流城公会的私家雇佣兵。独立特行的冒险者,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了明显的阵营分野。他们结成统一阵线,配合要塞的守军一点一点地将已经攻进第一道城墙的怪物群驱逐出去。后面的牧师高声祈祷,将各种辅助神术施加到战士们身上,并尽可能的抢救伤员。

  摩利尔指尖喷出划裂长空的雷电,并利用**师的元素掌控能力将其转化成灼热的火焰能量,越过飞射的箭矢击中下方一个被霜蜥蜴盘踞的城楼。雷电跳跃折射。在怪物之间炸裂燃烧,将它们如同着火的树叶一样纷纷击落。

  一阵超自然的旋风在女法师身边形成,在大片卷起的雪雾中塑出欣布的身影。

  即使强如风暴女王。在如此激烈的战斗中也将自己准备的法术用的七七八八了。但是怪物们的攻击似乎无穷无尽似的。远方呼啸的风雪中,又有几个高大如山的身影接近——生活在冰川地带的远古巨人后裔,霜巨人。

  “克洛伊呢?”摩利尔扫视着战场,随时准备以蓄势待发的致命法术支援。

  “大概在城门那里吧。不用太担心,这种场面她还应付的了。”欣布扭头看了看屹立于石城上的水晶塔,虽然这时候按理说已经入夜了,但是天空还是颇为明亮。尽管看不见双日中的任何一个,灰白的光线仍然不知从什么地方洒落下来,辉映在塔身上熠熠生光。

  “你感觉到了么?这该死的冷风正在不断削弱我们!”可能是因为相互合作并肩作战的缘故,她现在对红袍女法师的态度好了一些。

  “没错,不知道戴尔若**师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摩利尔说道:“怪物群的攻击一直持续下去而不容喘息的话,就算援军再增加一倍,也支撑不了多久的。”

  “能撑多

  久吧,”一块磨盘大的飞石呼啸而来,撞中欣布眼明力场盾之后改变了方向斜斜落下,在城墙上擦出大片冰屑和烟尘:“我得去阻止那些扔石头的霜巨人…”

  她们身后的水晶之塔爆发出强烈的光辉。本来盘绕在塔身上的微弱光线开始变强,最后每一道光都变成了一颗耀眼的太阳。

  光芒像潮水一样铺开,迎着寒风向冰原冲去。

  魔法点亮了要塞的上空。温暖地感觉出现在战士早已被冰风吹得毫无知觉的皮肤上,并且驱散了已经深入他们骨髓的僵硬麻木。入侵者的攻势终于减弱了,面对沐浴在强光中冲杀过来的要塞战士节节后退,像是在礁石上拍得粉碎的巨浪。

  水晶塔的光芒消退之后,天空黯淡了许多。最后一只霜蜥蜴被赶下城墙,盘旋的冰魔蝠四散飞离,连霜巨人都在冰冷的夜雾中低吼着退去——冬狼群长长地嚎叫声回荡在要塞外的冰原上,徘徊在筋疲力尽的守卫者痛苦的噩梦中。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到处都是莫名其妙的裂缝!”

  巨大的玄武岩石桌旁,一个将卷曲的褐色胡须编成三根粗大辫子,一直垂到小腹的矮人战士正在努力踮起脚尖,指着桌上地地图大吼大叫,脸上还沾着干涸的血迹:“该死的霜虫从这些裂缝里钻出来,把一切都搞得乱七八糟!”

  水晶塔的会议厅正在召开一场临时会议,刚刚结束休息的法师们也都出席了。眼下正在用雷鸣般的声音发言的就是生活在冰风要塞里的矮人氏族地族长:“我可不管你们这些高个子种族的家伙怎么想,但是如果这样的情况再继续下去地话。我们将不得不撤离冰风要塞,并毁掉所有地下甬道!决不能让世界之脊山脉中的矮人城市受到波及!”

  “等一等,吉姆利酋长…”泰格团长左手缠着绷带,随水晶塔一起赶来的牧师使用医疗神术为他治疗了断裂的肩骨,但是因为要照顾要塞里的其他伤员,不严重地皮肉之伤也只能先包扎一下了:“您不能下这样的决定!这样一来要塞的补给怎么办?不受暴风雪影响地山脉隧道几乎是我们和外界联系的唯一途径了!”

  “如果被怪物顺着裂隙窜入这些隧道,完蛋的就不仅仅是冰风要塞了!”吉姆利吹着大胡子横眉立目:“到时候地上和地下都会被它们占据!摩拉丁在上,世界屋脊会从此变成那些六爪大蜥蜴的的游乐场!”

  “摩利尔小姐。红袍法师们带来的塑石卷轴有多少?”戴尔若抬手制止了野蛮人和矮人之间的争论:“不管怎么说,当务之急是加强防卫。”

  “卡妮?…卡妮!”

  女儒不满的皱了皱鼻子:“大概三十几张吧。别嫌少,谁让深流城最近的建筑生意不景气!”

  “暂时也够了。先派几个法师配合矮人们把有麻烦的隧道修好…”**师凝视着地图:“至少在一个月之内。或许更久,水晶塔都无法再进行传送了…在其它城市的援军赶来之前,我们必须在这里坚持一段时间。”

  “那我们可有的坚持了。”克洛伊端着酒杯,神态悠闲的好像是在郊游,完全看不出她是刚刚经历了整天恶战的人:“就算北地所有会远距传送的法师都帮忙。一次能送来的人也不过是一个小队。”

  “红袍女孩,再试一次吧。”欣布突然站起身:“就算在这里干掉再多的怪物,也只是治标不治本。不能找到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的话…”

  “这恐怕不行。”莱拉否定了妹妹的想法:“我们不知道下一波进攻什么时候开始。如果耗损太多力量之后却仍然没有什么成效…”

  似乎要验证莱拉的观点——尖利如风的嚎叫穿透了水晶塔的墙壁,将沉重窒息的阴影笼罩在会议厅里每一个人的头上。

  “龙!”屋内所有人全都悚然变色。

  龙。

  成群结队,铺天盖地的龙。

  它们身上灰白相间的鳞片在寒风中闪耀,鸟喙一样的大嘴中发出高亢尖锐的嘶叫,龙威伴随着冰寒的冻气一同倾泻——雾霭苍茫的锥状寒气喷在城头上,附带的低温甚至连厚实的石砌地面都收缩裂开。几名迎头承接了龙息的哨兵只不过坚持了几秒钟便在这名副其实的冰风中四分五裂,通红的冰碴飞溅洒落,似乎在预示着整个要塞即将迎来的毁灭。

  一名精灵术士恐惧的瞪大眼睛,滑倒在因为冻雾而结冰的台阶上,眼睁睁的看着一头白龙向他飞来,尖牙利齿间盘旋着蓄势待发的寒流。

  龙息在空中结出一道惨白地轨迹,撞在冰蓝色的火环上流向两边。白龙扑击而下。要用附有冰霜的尖爪将下方的两足可怜虫撕裂——

  一只巨大的魔法拳头出现在它和猎物之间,用足以击破岩石的力量给俯冲中的龙狠狠来了一记上钩拳。白龙长长的颈子往上一折,这下重击从白龙身上震落的冰霜简直好像下了一场小型地冰雹雨。

  周身环绕火盾的摩利尔戴着一只镶有铁关节的皮手套,一边指挥力能拳头

  己并击打敌人,一边冲身边那个有些面熟的精灵术士去圣武士那边!”

  对了,他是“惩罚者”冒险团的那个副团长。

  就算是欣布,也从来没见过规模如此庞大的白龙群。三个火球接连从她掌中射出,几乎同时在半空引爆。彼此相连的巨大火焰烧红了半边天,飞舞的火舌相互撞击。吞噬了法术范围内地所有白龙,将它们的鳞甲烧成冒烟的黑色残渣。

  定序即发的火球虽然造成了严重伤害,但还不足以彻底摧毁这些最强壮最残忍的野兽。更多火球从要塞上飞出,有的是法师和术士的成就,有的是火球魔杖地杰作。虽然他们的魔法威力远不如风暴女王,但是作为辅助攻击效果已经很好了。

  至少有五条龙在这场毁灭性的焰火表演中坠落。但是更多地白龙继续进攻,而除了欣布、莱拉等少数人之外几乎没有人能与龙群抗衡——更糟糕的是,冰原上悠长的狼嚎迅速接近。怪物们居然开始立体式进攻了!

  戴尔若站在水晶塔顶,以一己之力阻挡着再度猛烈起来的冷酷妖风。

  莱拉站在他身边保护着自己的丈夫,投出辉光凝成地银色长枪刺穿了一条过于接近的白龙,让它因为疼痛而嚎叫,一头撞在山壁上。

  “它的力量越来越强,”**师扭头对妻子说,灰白地头发在风中飞扬着:“就像涨潮一样明显!我们需要更强力的盟友!”

  “你要…”莱拉忧心忡忡:“但是那要付出很高的代价,再说它们也未必…”

  “考虑不了那么多了!”戴尔若扭头看向城下。那里已经再一次被蜂拥而至的怪物占据:“…那是什么——见鬼!我们得快点,协助我,莱拉!”

  “是空旷之影!别靠近它!全都闪开!”克洛伊脸上罕见的出现了严肃的神色。同时扔下手中的精制长剑。女剑客手中出现了一个大约一拃长的银灰色手柄,一端镶着纯净无瑕的宝石——一束紫色光芒从宝石中射出,跳动了几下之后稳定成和普通刀剑差不多的长度。

  而珍就站在克洛伊不远处,洁白的光翼再度在背后展开,手中的巨剑也同样变成了一束燃烧的圣火。

  能让她们如此全力以赴的对手则将抓在手里正在燃烧的受害者像垃圾一样扔掉。野蛮人战士的尸骸被毫无温度的寒冷火焰包裹。噼噼啪啪的燃烧着,盔甲、武器和**在黑色的火焰中迅速崩解,一些冰冻的碎片。

  “小心点。被这东西击中的话非常难办。”克洛伊提醒身旁的女圣武士,而珍依然是一脸冷冰冰的漠然,连一个表示“知道了”的表情都没有。

  因为没人再上来送死,它转向严阵以待的两人。这是一个完全由黑色的枯萎之火组成的虚体人形,体现的是最邪恶的寒冷,是被赋予了黑暗灵魂的永无止息的霜雪——十几尺高的身躯无声的飘荡着,唯一清晰的就是头部那双淡蓝色、似乎可以刺穿一切的眼睛。

  没有任何声息也没有任何征兆,它向她们猛扑过去。

  “当心!”躲在一边想伺机偷袭正在与克洛伊和珍缠斗的空旷之影的菲欧娜被米利亚一把推开,嵌满锋利冰棱的巨大爪子几乎是插着米利亚的头发划过——几缕头发马上卷曲起来,随后变成消失在风中的冰烬。

  死在黑色怪影爪下的冰屑残骸已经重新站了起来。

  被烧尽了血肉的骷髅现在以坚硬的冰雪为皮肤,参差不齐的冰块从它的身体和四肢伸出,铸成它可怕的粗壮身体却不妨碍其行动。只有那黯淡的头骨上没有冰,但是一圈比黑暗还要漆黑的火焰好像皇冠一样环绕周围。

  第二只空旷之影也爬上了城墙,周围环绕着冻裂**的冷气灵光,肆无忌惮的用枯萎之火点燃周围的一切,将被这火焰杀死的人转化成受其操控的寒霜尸妖。

  龙群在头顶呼啸,霜巨人一边投石一边接近,以欣布和摩利尔为首的法师术士们开始毫无保留的使用法术进行轰炸——这样的强度或许会让他们十几分钟之后就会枯竭的什么也做不了,但是如果不这么干的话,眼下这十几分钟很可能就根本熬不过去了。

  戴尔若的呼喊震动了整个要塞,回荡在山脉中渐行渐远。

  **师的声音已经不像人类,而是凶暴狂猛,高昂如龙——那是超越了空间的呼唤,澎湃的魔力声波让正在攻击要塞的白龙群都远远避开水晶塔。

  “龙之盟誓!”欣布分辨出了这个法术,她挥手投出白炽灼热的法球,击落一条已经伤痕累累的白龙:“大家再坚持一会儿!”

  守军苦苦支撑着摇摇欲坠的防线,而且被压缩着不断后退——接连两个霜巨人被法术集中轰杀之后,第三个终于开始挥动以整根树木为柄,巨大冰块作为锤头的战槌猛砸冰风要塞的城墙。

  危急时刻,远处终于传来一声响亮的龙吟。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