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回合 天使与龙
  北地刀斧般耸入天空的山脉间,厉风呼号。全//本\小//说\网

  从铅灰的天空中狂飞乱舞而下的大雪已经不能用“雪花”来形容了,那已经是由铺天盖地,一个一个至少也有碗口大小的冰雹霜块组成的寒冷风暴了。

  一种不同于暴风雪呼啸的轰鸣声由远及近,越来越响。等到两个时而在半空中,时而落到地上,时而搅在一起在山壁撞出比风雪还大的烟尘的打斗者出现在山谷中的时候,这种轰鸣已经压倒了一切激荡回旋的风声。

  银色的锋刃飞舞着从瀑布般的雪浪中飞出,切碎了一切裹在这道刀刃风暴中间的东西——雪花,岩石,随即被嚎叫的钢铁怪物撞出绮丽绚烂的光火。

  链锯剑一次又一次的砍在金属女子的盾牌上,直至将它击碎。

  钢铁的女武士在不知有多深的雪地中打了许多个滚儿,被刀锋组成的翼轮保护着,一直到撞上掩埋在雪堆中的山岩才停下来。

  四十七俯冲到她面前,将其一脚踩住。

  两人交战引起的空气乱流从他们身后的山谷中冲了出来——带起的风雪简直就是一场冰冷的火山喷发。

  说来也怪,经过如此激烈的交锋,女武士身上依然带着近似冰雪的丝丝寒意,星辰一样的蓝眼睛里也没有丝毫表情,仿佛身上那个全身冒着摩擦生成的蒸腾热风,手持隆隆作响的链锯大剑地钢铁杀戮者只是一次攻击任务中最普通不过的障碍罢了。

  “完蛋了吧!你以为这是菜鸟版的‘合金弹头’,可以无限接关!”四十七虚抡了一下链锯剑。四周的雪好像被鼓风机吹荡一般炸开:“你把小红帽弄哪去了?”

  被神力迷雾形成的传送门从深流城地下扔到这没米没柴大雪封山的鬼地方,四十七再一次对“空间转移”这种无赖技能腹诽不已。小红帽踪迹不见,留在头骨港那边的摩利尔也不知道怎么样,只剩下这个看起来“本是同根生”的铁丫头跟个T-X似的和自己纠缠不清…不过倒不能因此苛责她——四十七又不是不清楚像他这样地东西被造出来是干什么用的。

  “希望你的中枢系统在脑袋里,虽然我的在…”四十七想了想:“好吧,我承认我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

  链锯剑轰鸣着落在女战士胸前,碎片飞溅。看来用不了多久,四十七就能把伤痕累累的她切至支离破碎——

  情势突变。激飞的雪雾中,无数形态各异的刀锋剑刃组成了一朵盛开中的毁灭之花。

  “又来这一套?”四十七咆哮着承受层层叠叠地刺杀斩击。被逐渐扩散的利刃风暴推出老远。风暴中带着流泻的银色火焰,逐渐转化为璀璨摄神的夺目辉光。欣布用来试图束缚钢铁女子的银火是魔法女神赋予的神秘能量——现在已经被女子转化吸收。

  每一片飞舞的刀锋都在吸收阳光,同时彼此辉映反射。

  这样一来,刀刃形成的龙卷风看起来就像一道神圣地光柱。周围阴暗下来,并没有因为这光柱的照耀而显得明亮,连周围的皑皑白雪都蒙上了一层黯然地阴影。女武士化身而成的风暴正在吸收光——将最原始的自然能量融进体内。

  滚滚白色烽烟中,透射出来的是一团足以震撼任何人的光辉。

  光华流动着勾勒出金属女子巨大地身影。全身上下六对羽翼或伸展,或折叠。将她光华闪烁的完美身体完善保护起来,每一根羽毛都是闪着寒光的锋刀。女子空着手,但是修长地手指间雷电交错,毫无疑问,那其中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力量。

  金属女子用她明亮如星的蓝眼睛居高临下俯瞰四十七,深邃,冷漠,毫无感情。

  “你以为你是初号机么?”四十七叹了口气。眼睁睁的看着钢铁的天使身周迸发出一环撕碎万物的风暴。

  白雪被压缩凝固成硬度不亚于金属的锋利冰晶,以巨大的金属女子为中心扩张。甚至连积雪下面,经历了千万年寒冬考验。承托着厚厚冰盖的坚硬山石都不堪承受,而被砍出无数裂痕,然后又再度被切碎成冰石都无法分辨的碎末,混在风雪中爆炸着向外扩散,充斥了整个残破不堪的山谷。

  “为什么每个主角在Boss面前都不愿意乖乖的去死。到最后还要爆发小宇宙?”

  震耳欲聋的机械运转声从冰刃雪暴中传出来,随后是两只巨大的钢铁拳头——巨人化的四十七可没有金属女子那么有美感,手臂上林立的刃角和锯齿只证明了一件事:他是为了把一切碍事者都轰杀至渣而存在的。

  金属天使好像一片羽毛般轻轻飘起。侧身抵挡四十七的迎头重击。

  钢铁之翼变化重构,一片片刃羽错落交叠,形成流光异彩的金属盾牌。拳头砸在上面震击而出的音浪一瞬间竟推挤着两人周围的空气形成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而女子也被打的远远飞开——盾牌上的凹痕清晰可见。

  更多的羽翼组合起来,不仅修复了盾牌的损坏,而且将其扩大成一面遮蔽了大部分正面的重型塔盾。

  混合了闪电和火焰的脉冲粒子流劈头盖顶倾泻在盾牌上,可怕

  连盾牌精致的链齿状边缘都融化了。除此之外所有熔龙息中的东西都被裂解成最原始的微粒,灰飞烟灭。龙息一直推拒着钢铁天使远去,沸腾了整个山谷。高温的空气甚至逆冲天际,远远看去,白色的雾霭呼啸升起,烫化了飘落的飞雪,一时间居然在战场上空形成厚重的云层。

  钢铁巨龙轰鸣着飞起,准备等能够再次使用龙息的时候发动第二次轰炸。然后他被一道纯净地光柱打中。在半空中打着旋儿翻滚儿,每片鳞甲的缝隙中都迸出黑烟。

  金属女子从依然滚烫的烟雾中飞出来,一手拿盾,一手举着一柄仿佛是由秘银包裹着水晶,精心铸成的美丽长矛。长长的矛锋上辉光闪耀,来回流动——应该就是这柄长矛聚焦发射出了刚才那道致命的光芒。

  此刻的她,看上去就像一个正在与深渊恶龙搏斗的圣女骑士。

  巨龙带着火光和黑烟振翼爬升,所有的推进器都全力开动。不过他并不是试图逃跑,而是在钢铁天使追上来之后猛地杀了一个回马枪。翻身俯冲扑到她身上。恶龙四十七张开大嘴狠狠咬住女子持矛地手腕,龙翼也收折起来盖住她,浑身的金属钉刺接连伸长,成排成排的钉进她身体,仿佛对其进行了一次“铁处女”之刑。

  巨龙和天使一起摔落尘埃,砸出巨大的凹坑。它们纠缠着扭打,金属女子用刀翼切割四十七的身体并企图离开,而四十七则变回巨人形态。抓住女子的手扼制住她的动作,双臂上的链锯和女子地翼刀交击出瀑布一样的火花——仍然用刺角将她牢牢的钉住。

  无法挣脱的女子最后高高举起长矛。山峦间的寒风消失了,飘洒飞舞的落雪消失了,甚至连青天白日之下本应无处不在的明亮都消失了——天地之间一片惨淡,只剩下那柄直指天空的光芒之矛。

  星光般冷冽刚硬地能量直贯而入,不可计数的冲击震荡引起金属疲劳,折断了四十七体内大部分骨骼零件——她终于推开了他,同时却也让他引发了刺进她体内的刺角爆弹。

  动摇了整个山脉地冲击波夹杂着连绵不绝的爆炸。好像一次小型核爆。每一座山峰都在雪崩,每一处坚冰都在碎裂。幸好这里已经是远离人类活动区的极北之地了,否则不知道会造成怎样的灾难。至于会不会有别的什么生物被卷入这场大战中殃及——“我们地世界。他们的战场”,这从来都是没法子的事。

  “跟我斗?你以为我像风车一样好对付么?”四十七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每一步都沉重异常,完全无视周围灼烧碎裂,摇摇欲坠的山岩。

  四十七损坏的相当严重。就连“神之武装”的自我修补能力也无济于事。

  不过看起来他仍然比躺在焦黑大地上的金属女子好些。或许是因为他够壮,但是对于他们这种超级构装来说讨论谁更结实似乎有点奇怪。

  尖刺炸弹炸毁了钢铁女战士大部分躯体,这种由浓缩在钢铁中的原初魔法能量作为引爆装置的“四十七牌”土特产品威力几乎不次于四十七曾经使用过的多管联装近距导弹——而在大家已经开始用磁能武器和等离子炮对轰的时代这种“古老”的武器还能成为制式装备。就足以证明其威力有多大了。

  女子躺在那里,七零八落,看上去就像一个被玩坏了的玩具娃娃。她身周满是锋利的锋刃碎片,有的还在颤动着试图组合起来,随后在四十七的脚下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四十七喘着粗气,每一次喘息都让身上燃烧的烟雾更盛一些。

  他走近女子,伸出右臂指着她。两管联装在一起的粗大炮筒从臂甲下露出,同样带着硝烟和火焰。

  金属女子勉力抬起头,雪片飘落在她零乱不堪的钢铁羽翼上。她眼中的蓝色光华已经只剩下微微的一点儿,全身的每处伤损都在喷出火花。

  “告诉我,凯丽。”四十七的双筒臂炮转动了一下:“你把小红帽弄哪儿去了?”

  没有回答,迎接他的只是一具机械的冰冷目光——跟一束电筒或者探照灯的光没有任何区别,四十七早就已经见过无数次了。

  “嘭!”

  他没再废话,对着金属女子的头双筒齐发。

  一股裹夹在浓烟里的火焰汹涌喷射,淹没了她的脸——同时也从四十七右臂的裂缝中大量漏出。

  尽管这一下肯定能把一个大活人生生烤熟,但是对于四十七和“凯丽”这种等级的战士来说杀伤力实在有些微不足道。

  金属女子地脸庞只不过被烤黑了一点儿,除此之外什么用也没有。

  “难道这个世界也是由出价最低的承包商来制造武器吗?”四十七抱怨着。只不过是习惯而已。他感觉到体内的能量已经差不多使用到极限了——要想给钢铁女战士致命一击,看来要想别的办法。

  他又试着构装出链锯拳,在一阵嘈杂刺耳的运作声中,链条上的利齿只是转动了几秒钟便发出一声尖厉的锐响然后熄火。

  真***。都入洞房了却发现解不开裤带。四十七俯身狠狠给了女战士一

  果是把她上半身打进岩石里面,代价是自己的胳膊也中脱臼了。

  “你在嘲笑我吗?我和你拼了!”四十七抬起脚,不管怎么样也要先打灭了她在说——他不喜欢她地眼神。

  一声闷雷般的巨响从地下传来。

  四十七站立不稳,差点摔到脚下的钢铁女战士身上。

  怎么回事?

  地面发出冰盖解冻时才有的挤压撞击声。它摇晃着,一条巨大如山涧的裂缝在四十七两脚之间出现。好像一直通往深渊。

  也许四十七那最后一下成了压垮这片战场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许山脉有灵,决定给在自己身上打得乌烟瘴气的两个家伙一点颜色看看——管它因为什么,反正地震了,山崩了。

  四十七身上的涡轮一阵空转,震起了许多碎石却不足以让他飞起来。

  感受脚下地塌陷,看着旁边山壁上铺天盖地的落石滚砸下来,四十七只能无奈的承认发生过许多次的事情又一次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真是活见鬼。又要去地下?”

  摩利尔沉着脸注视四十七消失的位置——那里现在只是一片昏暗的虚空。

  “你这个邪恶的红袍女法师,为什么阻止我们…”菲欧娜不满地发难,但是被米利亚拦住了。

  “摩利尔小姐只是想救那个叫凯罗的女孩儿而已。”米利亚相当虚弱,脸色苍白:“她没做错什么。”

  “他们去哪儿了?”克洛伊收起剑,摸了摸被“凯丽”削去一截的头发,懊恼地发现自己大概要换个发式了。

  欣布走了过来。

  摩利尔警惕的看着她,垂下手,以便能以最快的速度抽出法术魔杖迎敌。虽然看起来欣布因为全力施放了传说中的“银火”而显得有些疲劳。但是她依然不敢小心大意——毕竟,她是红袍法师的大敌。

  “鬼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风暴女王地头发又变成乱蓬蓬的样子,她似乎有些恼怒的扫了传送门消失地位置一眼:“我们必须承认。迷雾女士这下子离她的目的又近一步了。”

  “你不该妨碍我的,摩利尔小姐。”珍身上的光翼已经消失了,冷冰冰的说:“如果能把迷雾女士带到辉煌神殿去,伟大的阿蒙拉或许会有办法。”

  真难以想象冰冷如霜的她信仰的居然是太阳神。

  “把凯罗的尸体带到神殿去,然后请你们的神将她复活?”摩利尔讥讽道:“据我所知。就连当年的圣女凯瑟琳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你——”菲欧娜被米利亚拉住手,勉强把指责的话咽了下去。

  “好了,反正现在已经是这样子了。”克洛伊拍拍手。再一次充当了打圆场的角色:“我们至少削弱了迷雾女士很大一部分力量!接下来她不论想做什么,都会很困难的!对了,摩利尔,你的铁武士不是也跟去了么?放心吧,回去以后看看能不能联系到他,这样我们就有目的地了!”

  提起四十七,摩利尔稍稍感到有点不安,但是随即又镇定下来。四十七不需要她来担心,自己也不需要他这个到处乱跑的笨蛋来担心——估计他也不会担心的。

  “是啊,摩利尔小姐。”米利亚走到女法师身边,轻轻的说:“我们一定可以从迷雾女士手中救出您朋友的…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摩利尔轻轻哼了一下,摆摆手做为回答。

  克洛伊应该能站在她这边,米利亚也会劝住那两个傻丫头同伴,欣布在那里心不在焉的…看来情况没有自己最初料想的那么糟糕。

  她试着在心中感应了一下四十七的方向,模模糊糊的,似乎在北边。

  一团魔法能量迅速逼近——摩利尔睁开眼睛,警惕的看着那个方向。

  黑暗中出现了一点若有若无的光亮。

  众人都注意到了它,而它也在女人们周围盘旋了一圈儿,最后落在欣布伸出的掌心里。

  那是个魔法创造的音之小妖精,通常用来在没有事先准备交流法术的情况下远距离传讯。它不受大多数种类的伤害,能准确的找到目标,而且懂得自动躲开危险,就算万一被第三者以法术束缚了,在收听人不是接受者的情况下也只会爆发成一阵毫无意义的高频声波,甚至能让不坏好意者耳鸣许久。

  欣布将它托到耳边。闪光中的小小人形跳动了几下,闪烁着向欣布说了一些只有她才能听到的讯息,然后散成点点流光消弭于无形。

  收到传讯以后,欣布看了一眼摩利尔。

  “戴尔若**师邀请你前往水晶之塔,有一些事情要和你商量。圣武士女孩们,我想你们也应该回辉煌教会了。”

  说完这些,她便自顾自的在一阵小型旋风中消失了——也不管别人会不会照着做。

  “走吧,摩利尔!”没等女法师仔细思考为什么戴尔若会突然找她,克洛伊已经凑上来拉住她的手:“这里的空气真是太浑浊了…莱拉女士的茶很不错哟!”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