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八回合 混战

第三十八回合 混战

  “希瑞克果然是个疯神…”

  珍、米利亚和菲欧娜三人赶到头骨港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片混乱。\\WWW.QΒ5。COM//

  珍清晰的“看到”几个燃烧着的黑色人影在前面不远处和什么人激战,还有一些则在迅速远离——每一个人影体内都充斥着暴虐混乱的澎湃神力,在她的感知中明亮的就好像一颗颗黑色的太阳。

  “竟然如此肆无忌惮的赐予神力,随随便便的就将教徒提升为选民?”

  菲欧娜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就算是以她们神眷之女的天之骄子身份,不久前在辉煌神殿降临的黎明女神化身也只是将她们引入圣光,向三人传达了辉煌之主的意志——找到迷雾女士附身的女孩凯罗,阻止谎言女神的复苏。

  可是现在看来,暗日似乎正在将自己神力种子进行大减价式的批发派送!

  他想做什么?

  风暴肆虐的战局中,起码有三道黑色的能量矢同时击中了四十七。

  饱含希瑞克威能的法术射线不仅引发了剧烈的爆炸,而且燃起熊熊大火——那火其实算不上炽热灼烈,火焰的光芒也黯淡得好像只是缕缕飞舞的蒸汽,但是却以极迅猛的速度腐蚀掉它粘上的一切,而且死亡的火焰如同有意识似的避开场内的希瑞克教徒,连他们的衣角都没碰到一点儿。

  “赞美我主!”一个看到自己攻击效果的教徒欣喜若狂。无比地力量让他信心无比膨胀——这样的威力足以让他在深流城,不。在整个大陆都能横行无忌!

  撕破了燃烧雾气的暴雨重击打在他周身的神力护盾上,每一道撞击护盾并爆炸的针刺样流光其实都是一枚拖曳着尾焰的微型火箭弹。

  不仅是他,所有负责留下来阻敌的希瑞克教徒都在这场流泻的毁灭之雨中摇摇欲坠。

  正面承接了主要炮火的希瑞克教徒身上地防护在吸收了超出极限的打击后终于崩溃,下一个瞬间便被劲矢般的飞弹击穿了身体,在冲击力的作用下往后猛地一仰,随即膨胀、爆炸、融化——再一次提醒其他人,希瑞克的“恩赐”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幸好这样的攻击并不是无休无止。屹立在废墟中的恐怖黑影单手擎着风格粗犷地巨大武器,粗看上去就像某种由那些疯狂沉迷于炼金术的儒制造的连发弩炮变体,长长的炮管前端赤红灼热的喷口正对着余下的希瑞克教徒们。好像第三只散发着深渊红火的眼睛。

  “这么快就没子弹了?”四十七端详着手中说不上肩扛式还是手提式的机关枪或者速射炮,对这个根据欧沙利文地魔法枪“阿特拉斯”为核心所构装出来的杀戮凶器还不是特别满意——要知道,他已经打定主意要用这个好好教训一下竟敢抢白他的小白脸伯爵好久了!

  一声狂暴地咆哮震撼了整个头骨港。

  周身环绕着黑火的希瑞克牧师高举双手,大声呼喊——他的声音伴随着如雷的咆哮声回响着,甚至连头骨港下面支流交错的水域都击荡起不安地涟漪。

  洞窟内的黑暗愈发浓烈了,呼啸的震荡冲进头骨港中每一个人地脑子,已经转移了住处的老因克柱着拐杖三步两步凑到只有一条缝的窗前窥视,然后猛然往后退了两步。高耸的灰色眉骨下小小的黄眼睛凶光四射:“疯了!真他妈疯了!”

  他在屋子里转了两圈,无视此处避难所岩壁的厚度足有十几尺:“我得离开这里!妈的,‘毒牙’给我带来的都是些什么!他倒是跑得快,把人送来就溜了!”

  “该死!巴洛炎魔!”菲欧娜握紧巨剑,怒不可遏的盯着那个从一片扭曲阴暗、而且隐隐透出红光的虚空缝隙中步出的污秽怪物——巴洛炎魔抖动了两下壮硕的身子,张开巨大且包裹在浓烟中的双翼,这个过程中细碎的火焰一直好像从它身上蜕掉的暗红色鳞片一样飞溅出来,把这个手持火焰大剑的恐怖存在笼罩在噩梦般的黑烟和烈火中。

  “凡人!因何呼唤我!你们拥有足以平息一名深渊炎魔怒气的供奉么?”

  巴洛炎魔怒吼着。声音好像从深渊传来,听上去就如同彼此碾压的烧灼煤炭发出的吱嘎怪响。它猛挥了一下巨剑,大剑像没有形态似的拉长弯曲。变成至少有五个头的火焰长鞭抽在岩壁上,发出一连串响亮的爆炸声。

  即便是召唤其来主物质界的希瑞克牧师们也不由自主的后退,本能的对这种在无底深渊中也是最可怕和最邪恶的一类恶魔感到畏惧,同时也是因为不得不躲避它身边那正在逐渐扩散的高热火焰。

  “我以永恒暗日之名与你缔结契约!”浑身被浓烈黑暗神力保护着的希瑞克牧师显然有了和巴洛炎魔叫板的资本:“深渊的主宰者!消灭我主的敌人,你便将得到合理的报酬——”

  巴洛炎魔突然扭头盯着三个圣武士的方向。那边传来的秩序与善良的圣光对它来说简直就是扎进眼睛里的一根刺——管它什么契约和报酬。折磨、践踏、蹂躏那些信仰正义,崇尚公正与怜悯的灵魂才是最大的快乐!

  巴洛炎魔猛然张开双翼。烟雾与烈火像节日的礼花一样轰然炸开,下一刻它那丑陋而又让人畏怖的庞大躯体已经出现在米利亚她们身前。当看到居然是三个眉清目秀的女孩时。巴洛炎魔兴奋得身周火焰都在轰鸣,如此甜美的玩物,居然还带着善神眷顾的气息——

  “真是一顿不错的宵夜!”它大笑着,硫磺的热风从污秽发黄的交错利齿间喷出:“可以让我慢慢吃很久!”

  四十七很失望。他举起手上的奇异枪炮对准巴洛炎魔地后背,扣动扳机后却只是发出金属机括的旋转撞击声和一阵滚烫的蒸汽呼啸。

  看样子要么确实是没子弹了。要么是冷却时间还没过。

  希瑞克教徒们看来是打定主意要决一死战了,在他们高亢变调的呼喊声中,神力再次扭曲空间的界限,又一个燃烧中的恐怖影子开始逐渐现形。

  “战友啊战友,亲爱的弟兄…”如果不是架在四十七右臂上的枪械正在开始进行新一轮的

  形而并没有一点要收回地意思的话,这种台词或许会一点。

  “不要和这些人浪费时间了!”摩利尔漂浮在半空,在各种不同性质的魔法护罩下把自己保护的妥妥帖帖:“我们去追欧沙利文!这里是主物质界,晨光骑士团的神眷骑士还不至于连两头并非完美状态的巴洛炎魔都应付不了!”

  欧沙利文再一次延续了见到摩利尔和四十七就跑的优良传统,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魔力水晶来把他们抛到深海里去了——摩利尔也没有让他从自己的心灵图影中消失掉。

  “欧沙利文。”四十七想了想:“你说地没错。我已经对这个总是死不了的小白脸儿由衷的感到厌烦了。”

  巴洛炎魔咆哮着大步上前。一剑砍在圣武士珍的圣光护罩上。白色的光焰和深渊邪火发生了剧烈的反应——秩序和混乱,善良与邪恶,它们在撞击间相互泯灭,重新归为最初的原始能量。

  “米利亚!你去跟着红袍女法师!”珍抵挡住炎魔的火焰剑后,与菲欧娜一起扬手射出耀目欲盲地圣光,使得巴洛炎魔举起巨大的爪子掩面后退,同时爆出闷雷般的怒吼——她举剑而立,周身绚丽地银色火焰扩散流溢。最后在升腾间逐渐分成两路。一路随着她的脚步在地上画出繁复奇异的法阵,另一路则上升到她的背部,竟然幻化出一对洁白的光翼。巴洛炎魔挥鞭猛击,几十尺长地的火焰鞭锋扫过,如同在半空中打了一个霹雳,但是却无法将珍拖出圣光法阵的范围。于是两只炎魔双双飞到空中,准备用天生地类法术能力取得优势。

  “是啊,米利亚姐姐!去完成辉煌之主的谕示!这里有我和珍姐姐就可以了!”菲欧娜将手中的巨剑挥出一道洁白的光幕。阻挡了两只巴洛炎魔雨点般洒落的火焰:“辉煌的日光下容不得你们这些邪恶生物的存在,滚回深渊去!”

  米利亚犹豫了一下,随后跑向四十七和摩利尔离开的方向。

  一个加诸了“圣力”、“变巨术”、“刀刃障蔽”等一系列法术的希瑞克刺客好像一道黑色的雷霆划破洞窟间黯淡的空气扑向红袍女法师。随即湮没在以定序术施放的连发火球引起的剧烈爆炸中。

  摩利尔的法术烧焦了一切,连脚下冰冷的海水都开始沸腾。

  “如果你们的神真的打算要庇佑你,他就应该给你配发防火防弹防辐射的动力装甲!”四十七挑着这家伙从肆虐的热风中走出来,希瑞克教徒那已经被烧得不成人形的残骸竟然好像刺刀上的青蛙一样被穿在,或者干脆就是裹在了四十七右臂大炮一样的枪管上。

  而随着组成巨型长枪的齿轴零件的重构研磨。这把恐惧的巨大武器同时形成了绞肉机一般的效果。冷酷的机械轰鸣中,焦糊的血肉不断被填进枪身的缝隙——四十七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把它端起来:“有意思。”

  “你逃不掉的,欧沙利文!”摩利尔落在四十七身边。她扬起手,澎湃的法术能量在指间流转:“还是你要继续这种无意义的抵抗?”

  洞窟深处的阴影悸动了一下,好像突然被抽去一层最黑最暗的本质似的。

  两个人影慢慢走了出来——前面的人就是欧沙利文。

  “我是应该赞叹你的勇气,还是赞叹你的愚蠢?”他身后的黑角嘶嘶的冷笑,同时把染着黑指甲的手指放到鲜红的嘴唇中间:“区区凡人,竟敢妄图对抗永恒暗日,插手神明之间的战争?”

  他的眼睛现在也和欧沙利文差不多,变成了一种介于深渊和星云之间的模糊状态。黑地慑人心魄。如果这能作为标志的话,那么看来他们两人是接收希瑞克神力的仪式中得益最多了。不过面对已经进入战斗状态,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散发着毁灭气息的重装型四十七来说,此时搬出谋杀之神来实在是有点因为胆怯而虚张声势的味道。

  “这不公平。”出乎别人意料,欧沙利文竟然选择了这样一句开场白:“你全副武装,坚不可摧,比一整支配备了阿古斯最新式构装兵器的军队还要有威力。而我只是个失去了一切的流亡贵族…等等,我能感觉到,你这把大枪也是以我的‘阿特拉斯’为核心的吧?”

  “别自作多情了。我叫它‘塞拉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地,你要学会适应。”四十七拉了一下枪栓,铿锵的金属撞击声让黑角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仿佛从中听到了死神的狞笑:“贵族还有初夜权呢!”

  “摩利尔小姐,不得不说…我们很有缘份。”欧沙利文停止和四十七谈论人是否生而平等的问题,用一对全黑的眸子看向摩利尔:“但是我以为我们之间的误会都已经烟消冰释了…你为什么又要如此咄咄逼人呢?”

  摩利尔不知道在此刻的欧沙利文眼中她是个什么模样,因为女法师甚至能从此刻地欧沙利文眼中窥到一丝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风景:混乱,杀戮。荒芜,永无止境,用世界上所有哀痛与疯狂混成的尖锐号叫——那是希瑞克的黑暗国度。

  “告诉我凯罗在哪儿。”摩利尔谨慎的以四十七的身体遮蔽自己,任何一名被赋予了神力的选民都是不可轻忽的:“我说过,永恒暗日和迷雾女士之间地争斗我无意插手。我只是想保证我的朋友凯罗不会因此而受到伤害…既然你现在已经是希瑞克的宠儿了,那么欧沙利文伯爵,我们各退一步,怎么样?你帮我找到凯罗。只要我确定你们要做地事情不会对她造成伤害,我会协助你们…至于暗日希瑞克是不是要抓迷雾女士当新娘,我才不会关心呢。”

  “固执无知的凡人!”黑角尖叫着说道:“你以为一个凡人能在充当了神灵复苏的载体后还能留下什么?同化。吞噬,永恒、彻底的毁灭!就算你游遍冥河也找不到她一点灵魂的碎片!你地愚蠢选择不仅让你触怒了永恒暗日,同时也不受迷雾婊子的欢快!”

  “黑角!”欧沙利文试图制止黑角的讥讽,但是为时已晚。

  摩利尔地声音冷的像冰:“固

  是女人的专利。而所谓选择…没错,对于我等凡做的一切选择都无非是让自己安心而已。”

  然后女法师便发动了进攻。

  由“高等解除魔法”释放的破魔力场在**师塑形掌控的精密操纵下以一个扇形向欧沙利文和黑角冲去,而且并没有特意避开四十七——不管让他整天活蹦乱跳的能量来源是什么,都肯定不是“解除魔法”能驱散得了的。

  比破魔力场威胁更大的是四十七枪口中喷出来的毁灭。甚至可能比许多攻击魔法威胁都要大。被活生生填进枪膛作为弹葯的**化成大团的燃烧血浆,带着不可遏止的饥渴冲向敌人,撕碎他们的身体,炸裂他们的灵魂,将他们熔成同样一团骨肉内脏全都不可辨别的血泥。

  被强行剥去神术防御的两个希瑞克选民绝不敢用神赐之躯来试验这发血浆炮的威力,就像再强大的法师也不会傻到去硬抗山崩一样。

  希瑞克的神力改变了他们的身体结构,让两人像挥动手臂一样自如的变换形态。欧沙利文与黑角在黑暗的洞窟中化成一大团更黯更浓的黑雾,分散开来躲避迫在眉睫的灾难。

  血浆火球引发的爆炸足以让任何旁观者惊愕,甚至连飘缈不定的雾气都无法完全幸免。

  混浊紊乱的气流在巨大的洞窟中激荡,形成两股旋风束缚了正处于消散中的黑雾。欧沙利文和黑角一左一右同时现身,看起来似乎都完好无损。

  “阻止你的钢铁男孩,摩利尔,”欧沙利文手上出现了一把仿佛纯粹是由阴影凝成的长剑,又好像并非实体。而是一道撕裂空间所形成地缝隙:“他的鲁莽会毁了他的,就像当年在雨城一样。”

  黑角没说什么,而是向前摊开双手——一瞬间,他的黑袍无限的向外扩散,牧师本人似乎也变成了一个不停向外吹着寒风的大洞。

  灰烬集聚成披甲的骷髅,空气孕育出扭曲的鬼魅。不死的怪物在这阵寒风中纷纷现身,睁开它们暗淡地眼睛向摩利尔和四十七涌去。

  “是吗?你要是能把老辛格召唤出来我还会考虑考虑更换战术。”四十七举起枪讥讽道。

  抢在四十七之前,女法师用一团咝咝作响,翻滚不休的浓雾对抗。

  黑角召唤出来的亡灵群被这团浓雾一口吞噬。连声惨叫都没有就重归虚无,比四十七一个个的干掉还要轻松省事。

  欧沙利文忽隐忽现,同时出现在七八个不同的位置,最后消失于无形。摩利尔施放的魔法护身掌不为任何幻象和隐形能力所动,忠实的变换位置,拦在他和摩利尔之间——阴影剑削掉了魔掌除拇指之外的所有手指,然后接下来,欧沙利文也不得不承接了四十七地臂炮大枪中喷出的。龙息一般灼热沸腾的爆炸火焰。

  黑色雾气再度流溢,不同的是这次它们在大片的燃烧。

  黑角厉吼着消失,然后出现,挥起同样好像一团阴影组成的链枷向摩利尔扎落。四十七横过余焰未消的臂炮将女法师保护在怀里,链枷在钢铁枪身上撞得粉碎,黑角则在迸溅的火花中挨了不下二十枚魔法飞弹,断线风筝般飞退。

  四十七瞄准了他,但是眼睛闪烁了一下。没有射击。

  黑角身上有不下一打地伤口正在喷血。虽然女法师的魔法飞弹异乎寻常的锋锐,几乎好像剑刺刀砍一样,不过这还算不了什么。他想。神力正在他体内循环,涌向被摩利尔地魔法飞弹撕开的地方帮助其愈合,只要片刻——

  一记凶猛的劈砍从后面袭来,从肩膀直到腰际。黑角尖叫起来,几乎被分尸的巨大痛苦让他浑身颤抖。而且突袭者的斩击带着不可言说地庄严坚定,混沌的神力居然在这一击下疯狂的紊乱起来,它们疯狂逃窜。让黑角地伤口再次裂开,似乎成了躲避父亲巴掌的小孩子,这简直是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谬论。

  刚刚赶到的米利亚反转长剑。平凡朴实的长剑上除了刻在剑身上的一排铭文之外没有任何精致华美的装饰,甚至连圣力的光华都是若有若无的。

  这柄剑上有着安东的教诲,安东的意志。米利亚的犹豫在抽出它的同时消失了,连从背后偷袭这种以前她死也不会做的事都觉得没什么了——

  信念,手段,对此不管还有多少疑虑,但是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她高擎长剑,准备斩下黑角的头颅。

  随风而来的黑雾带走了黑角,在洞窟的一角重新塑形。

  从雾中出现的欧沙利文仍然连衣服都没破,只不过脸色更加苍白,拄着阴影剑大口喘息,是人都能看出来他的完好无损只不过是假象而已。

  “你要是不来捣乱,我就能像天行者炸死星一样让这个人妖了账。”

  四十七对米利亚说道。

  摩利尔瞥了他们一眼,然后转向欧沙利文和黑角。

  现在她已经占据绝对上风:“怎么,还是不肯告诉我凯罗的下落么?”

  欧沙利文苦笑。虽然预料到了这对煞星的实力,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能把自己逼得这么惨。一次次穷追不舍的沉重打击,让他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逃也逃不掉,打又打不过,难道真的要…

  “永恒暗日会给你们永恒的折磨!”身边的黑角却还在怒骂:“不知死活的婊子!”

  四十七垂下臂炮,让它开始伸缩变形:“干掉它们算了,小红帽的事再想办法…”

  摩利尔的目光突然收缩起来。她制止了四十七,仿佛在寻找什么,又好像在倾听什么。

  吹进洞窟的风渐渐猛烈起来。

  呜呜的风声越来越大,这下连欧沙利文和黑角都变了脸色,眼中的黑暗也不安的翻腾起来。

  一个甜甜的女孩声音从细微到清晰,随着风声一起在洞窟中盘旋回荡,渗进每个人的耳膜:“哎呀呀…摩利尔姐姐,想找到我,怎么能寄希望于这些居然去信仰一个疯子的笨蛋呢?”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