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四回合 覆巢
  就算浑身脏臭的帕克曼已经回到了秘密教堂的私人卧室中,双腿还是止不住的打哆嗦,连想把脚上那双已经近乎变成微型烂泥塘的靴子脱下来都心余力绌——现在的他简直就像是一只从粪坑里捞出来的破袜子。\\www。qВ5、c0m\

  这座希瑞克教会的秘密教堂坐落在港口区东北部——当然,外人要想在杂乱无章错综复杂的建筑群中找到一条通向这座教堂的通路几乎是不可能的,那甚至需要捣毁一些房屋的墙壁才能发现暗巷的入口。作为希瑞克教会最早在深流城经营的秘密教堂之一,在长期的暗中修建和改造之下,这里完全成了一处蜂巢般的迷宫,包在外围的深流城住民和酒馆旅店等场所成了最佳的掩护,他们中的大多数根本和希瑞克教会毫无关系,而他们也永远不会知道,家中那斑驳的墙壁后或者简陋的地板下可能就隐藏着密道或者暗室,组成一个神不知鬼不觉交织在港口区粗鄙建筑群中的蜘蛛网般的巢穴。

  所以帕克曼尽管为了逃避追踪东躲西藏了一夜,但最终还是一定要回到这里才算稍微安心。他是从一处直通地下水道的密井里爬出来的,当然这段路程不仅故布疑阵,而且被众多精巧的陷阱机关保护着。这条路作为紧急出入口实际上并不常用,没被封死已经是谢天谢地了,毕竟深流城广袤而且深邃的地下世界中储存的怪物和其它未知危险比明面上地圣武士和警卫还要难对付的多——但是帕克曼没有办法,他甚至想。就算下到无底深渊也未必能遇上比今天晚上更凶险的局面了。

  对红袍法师黑吃黑吞了他一大笔钱的愤怒现在只占帕克曼思绪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则是发自内心的恐惧。猫爪酒馆里摩利尔那压倒性的法术攻击和她带来的那个奇形怪状杀人如割草地构装妖兽尚在其次,地下水道中那个根本看不到实体的狙击者才让帕克曼无法克制的浑身颤抖。他不是没杀过人,也不是没陷入过生死一发的危机,但是他的余生中永远也不可能忘记昨夜那种感觉了——不可抗拒的死亡离他有多近?近得就在他身边翩翩起舞。

  他的最后一点印象是摩利尔的侍卫武士追来,和无形地死神展开激战。他不知道谁会赢,他玩命的跑,根本不敢回头看。最好是这两个混账东西同归于尽才好呢!否则希瑞克教会有了这样可怕的对手,自己在深流城的多年经营怕是很可能就要毁于一旦了。

  他吃力的解开领扣。往日能在翻腾沸水里一把抓出十颗珍珠也毫发无伤的巧手哆哆嗦嗦,跟半身不遂了似的。心理上的疲乏和压力让他现在只想强撑着把自己收拾一下,然后蒙头大睡,管它天塌地陷…

  墙上地铜铃响了起来。这是只有正确踩中走廊里的隐藏机关才会激发的效果,证明外面确实是自己人。

  帕克曼有些恼怒地开门,随即目光一缩——门外不是他的心腹部下,而是一名身材粗壮高大,神情颇为妖异的黑袍牧师。附有魔法的链枷挂在他宽大的牛皮腰带上。胸前是护心镜般大小,燃烧着希瑞克神符地挂坠。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帕克曼,毫不掩饰其幸灾乐祸地语气:“看样子,您昨天晚上似乎受了不少罪啊。”

  “黑角阁下,请注意您的言辞。你大清早儿的来这儿就是为了嘲笑我?”帕克曼把声音沉了下来。

  眼前这个牧师虽然是个狠角色,但是也没到让帕克曼低头的程度。在稍微有点实力的人全都彼此不服的希瑞克教会,帕克曼是有足够实力迎对任何来自教会内部的挑衅的——至少在深流城里是这样。

  “嗬嗬嗬…用不着恼羞成怒吧。”黑角摸着自己中间长了条深沟,好像屁股蛋子一样的无毛下巴。发出一种可能只有被阉掉的男人才会发出的怪笑,无论声音还是动作都让帕克曼感觉有点想吐:“实际上我是来通知您,那个年轻人想见你…在中心大厅。我想。或许是有关您负责的魔法毒品交易事宜吧。我建议您最好换件干净点的衣服,新来的小伙子可是很在意仪表整洁哟!”

  妈的!帕克曼一把摔上房门,气得像只困在笼子里的野兽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什么时候开始一个新加入教会没几天的毛头小子也能对他呼来喝去了?他向黑角那个变态卖屁股了吗?要不是他曾经招惹了女红袍法师,自己的生意又怎么会砸锅呢!

  帕克曼粗暴的撕扯着上衣想把它脱下来,但是半途中又突然停手。就这样去见那小子又怎么了!老子可是为了希瑞克教会才出生入死搞成这样的!我偏要穿着这身衣服去见你。就让你看看,我为教会付出了多少,牺牲了多少!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白脸。别想趁着这次事情打垮我!没有我帕克曼,教会在深流城的关系网和情报网起码瘫痪一半!

  帕克曼阴沉着脸在走廊里七转八折,无视一路上低级教徒们诧异的目光。

  伸手在符石上画出希瑞克的骷髅神符,他通过缓缓开启的石门进入教堂的中心大厅。已经有几个人在这里了,都是深流城希瑞克教会的高阶成员,包括牧师黑角。

  他们投过来的目光让帕克曼怒从心来——想看我的笑话?走着瞧!

  这里没有标示身份高低的长形会议桌,也没有舒适的靠背椅,甚至连最基本的陈设装饰都一件没有。天棚地板四壁全漆成黑色,压抑的让人

  |有一个圆形的大水池,水池中则诡异的燃瑞克神符,象征了这里是暗日圣地的同时。也给整个房间提供了一种阴沉沉地照明效果。

  能站在这里的人彼此之间无所谓身份,他们全是有一定实力才得以在混乱的希瑞克教会中脱颖而出的,然后就只能看谁的谎言更诡诈,谁的谋杀更迅速,活人继续在此据有一席之地,而死人自然不会有任何身份——当然,这一切最终都将归于希瑞克,如果他们那喜怒无常的神突然垂青或迁怒于某人,那么他自己的努力就无足轻重了。

  看到一身污秽狼狈不堪的帕克曼。所有人地表情都是讥讽的嘲笑。看来帕克曼和红袍法师交易失败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大家全都等着看笑话,团结友爱可不是希瑞克教徒的传统美德。不过帕克曼不在乎他们,他明白换位而处,自己的态度绝对跟他们一样。他径直朝一名站在水池边的黑衣男子走去,那个人正背着手注视着那浮在水面上发光的暗日头骨标记,似乎已经和希瑞克神符的紫色光芒融为了一体。

  “欧沙利文阁下,我刚从外面回来…您也看到了。我度过了一个绝不轻松地夜晚。”帕克曼的神情颇有些不管不顾:“如果您想询问关于那该死的魔法毒品交易的事宜,那么稍后我会有一份完整的报告给您和诸位的。”

  欧沙利文回过头来。他从袖子里抽出一块白色的手帕轻掩着口鼻,毫不掩饰对帕克曼肮脏模样的厌恶,看着他地目光就像贵族看着一个要饭的:“哦,我想用不着稍后。现在就说吧,这样您不至于忘记太多细节,也好让我和诸位有一个直观的认识。”

  “哼。”帕克曼发出一个蔑视地鼻音:“忘记?昨天一夜的损失就让我几乎倾家荡产!该死的红袍法师黑吃黑,抢了我的钱不说。还让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帕克曼先生。”一个脸上戴着面具,身材有些发福的教徒说话了,不知道因为面具还是什么原因。听起来瓮声瓮气地:“那并不全是你的钱。另外…据我所知,红袍法师们虽然冷酷狡诈,但一向是值得信赖的商人。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

  “为什么?”帕克曼冷冷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转回欧沙利文。

  “因为来交易地人叫摩利尔!”帕克曼加重了语气,他盘算好了。今天绝不能被欧沙利文和这帮人捏着摆布,必须寸步不让拿住上风:“欧沙利文阁下,我不知道在南方帝国阿古斯的时候。您和她有什么恩怨…但是昨天晚上,她向我提出要见您。如果不是这样,我想事情也不会弄得这么糟糕。”

  欧沙利文幽黑的眸子间电芒一闪。他仍然用手帕掩在口鼻上,白色的丝帕随着他的话语微微鼓荡:“我提醒过大家,必须高度警惕这个女人——她,尤其是她身边的钢铁武士,极度危险。帕克曼先生,我想我没有漏了告诉你。”

  帕克曼猛的一挥手,也不管衣袖上的污迹会不会飞到欧沙利文身上。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见过她!欧沙利文阁下,如果是你和她之间的私人恩怨,我想您最好和她私人解决。您在阿古斯的时候,还没有被永恒暗日的荣光感召吧?既然如此…”

  “帕克曼先生,那个叫摩利尔的红袍女法师可并不是因为私人恩怨才跟欧沙利文阁下过不去的。”黑角开口了:“她在妄图阻碍永恒暗日的意志!我想在下水道里钻了一宿,您还不知道吧?昨夜阿蒙拉的圣武士走狗和深流城警卫联合起来在港口区对我们展开了大肆进攻,让港口区的暗日教徒损失惨重…而那个摩利尔却乖乖的跟着圣武士走了,这说明了什么?”

  “围攻我们?”帕克曼真的吃惊了,他确实没想到深流城官方竟然有如此决心进行这么大的行动。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尤其是他所控制的教众和势力因为要靠扩张毒品网络来尽快控制港口区地下社会,差不多都已经浮出水面了,那么这次的打击谁的损失最惨重也就不言而喻了。

  “我当初就说过不应该这么急躁!”帕克曼恶狠狠的扫视众人:“会有今天的麻烦,完全是因为急功近利造成的!”

  他地矛头直指欧沙利文:“说什么控制住深流城里每一个小流氓,让我们的耳目遍布全城。这根本就是不切实际的!这样公开化的行为只会给教会带来麻烦!只有循序渐进才是上策。急什么?凭我们的实力,一个小女孩只要在深流城里,还不早晚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欧沙利文的眼睛好象两个黑洞——从中完全看不出任何表情。

  “帕克曼先生。您的意思是说对于我主的神谕可以缓一缓,而并不需要尽心紧迫地执行了?”

  这句话像一柄重锤狠狠击中了帕克曼,使得他有点发懵。他不自觉的后退两步,吃惊的扬起双手:“您怎么可以如此讲话,欧沙利文阁下?我在深流城为永恒暗日服务了十几年…没有人能怀疑我对希瑞克的忠诚!”

  居然会被欧沙利文以不尽心侍奉希瑞克的名头指责,这等于已经把帕克曼推到了悬崖边上——后退一步,除死无他。

  他有些情绪激动的比比划划:“当着我主的圣徽。你们说,这么多年来,难道我没有在深流城里不遗余力的吸引信徒?难道我没有让教会地声音在港口区的地下社会中越来越响?难

  有每年都为教会上交可观的财富作为奉献!”

  “我只是建议我们应该谨慎从事!深流城是北方最大的港口都市,在这里做什么都必须小心才行!现在这样的状况,正是因为粗暴鲁莽和急功近利造成的!照这样下去,我们连在深流城立足都将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又何谈贯彻我主希瑞克的意志?”

  “帕克曼先生,您和欧沙利文阁下关于做事方法地分歧我想可以稍后再议。”戴面具的人双手交叠着放在他微微凸出的肚子上。从说话语气和动作姿态可以看出他平时一贯养尊处优:“现在地问题是由于您昨天的失误,导致我们的损失非常惨重。为了准备此次的魔法毒品交易,深流城教会几乎抽空了全部的流动资金…对此,您准备如何弥补呢?”

  帕克曼发出一声刺耳地嗤笑。

  “弥补?”他恶狠狠的与面具人对视:“凭什么让我来弥补?借助毒品快速控制地下社会又不是我的主意!出事了就把责任全推到我一个人身上?现在觉得这办法不行了?好啊,你可以去竞选深流城领主啊!在全城贴告示来寻找那女孩啊!”

  帕克曼突然想起了什么,身手向怀中掏去,抽出来之后拇指和食指间拈着一个闪耀着白色光芒地美丽金币:“这就是昨天剩下的!想要么?给你,值一千个铜子儿呢!”

  他把金币向面具人扔去——眼前一花。欧沙利文中途把金币截了下来。帕克曼本身就是一个身手不凡的刺客,但是他根本没看清欧沙利文是如何动作的。

  “呵呵,看来要充公了。”帕克曼干笑着说。

  欧沙利文仔细端详着美丽的金币。它躺在白色的丝帕上,似乎让手帕增色了不少。他的眼睛愈发深黯,光华流转的金币上,竟然映不出他的样子。

  “帕克曼先生。”最后欧沙利文叹了口气。

  “您险些让我们全都暴露在青天白日之下。耻辱的失败尚可原谅…但是你居然充当敌人的棋子和钓饵,就未免太愚蠢了。”

  “什么?你胡说什么?”帕克曼惊怒交集。

  “这枚金币上附着了追踪魔法。”金币上的些微污渍已经被手帕抹净。更加完美无暇:“真想不到…摩利尔的法术造诣又精进了。”

  欧沙利文随手把金币扔进水池中。它溅起小小的水花后静悄悄的沉底,看上去就像骷髅脸上的一颗痣:“诸位,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吧。我相信红袍女法师和她的军队随时会来。而你,帕克曼先生…我不清除摩利尔还做了什么。很抱歉,我不想冒险。”

  “住口!你又不是法师,你怎么知道——”帕克曼嘴上虽然还在强辩,但是脚下已经开始飞退——只不过刚刚起步便突然凝滞了。

  他直直的瞪着欧沙利文,眉心出现了一个小指粗细的血洞。随后帕克曼晃了晃,仰天栽倒在身后的水池中,水池里的水溅出来一大片。连希瑞克地神符都轻轻飘摇了起来。

  “很遗憾,我知道的起码比你多。”欧沙利文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精巧的手弩,射杀了帕克曼之后,弩弦竟然自己慢慢拉开,同时滑膛上也凭空多出一支小小的弩箭。

  大厅内鸦雀无声——也算能在深流城暗日教会中呼风唤雨的帕克曼竟然就这么死了?

  “嗬嗬嗬…大家都听到了吧?就请尽快转移吧,新的总部会尽快通知大家!”黑角怪笑着一挥手,不管生前是什么人,死了就是死了。

  希瑞克教徒行动起来——而欧沙利文却只是看着水池中的帕克曼,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把手帕扔进了水池中。浸润了池水后的手帕舒展开来,遮住了帕克曼那张因为愤怒和惊恐而有些歪曲的脸。

  傍晚时分,这片隐藏着希瑞克秘密教堂地街区果然迎来了大队人马。

  刚结束听证会不久的摩利尔全副戎装,看上去仿佛又回到了沉睡森林的战场上。红色的防护斗篷上游动着魔法符文,能在相当程度上抵挡刀斧和箭矢的伤害;插在剑鞘里的锐锋匕首被皮带绑着紧贴在修长的大腿上,虽然基本没有使用的可能;附魔腰带上挂着三四根不同用途地魔杖,有的能喷吐致命的射线,有的可以唤起不死生物。有的则会魅惑控制敌人…

  这与即将迎来的局面无关,只是一种证明姿态罢了。

  而米利亚则站在她身后。如果说领主听证会做出了什么对红袍法师较为不利的决定,那么也只有“短期内,深流城红袍法师会规模较大的商业及其它行动,将视情况派驻二至三名观察员监察,观察员不得干涉和泄漏任何属于红袍法师内务及法律许可范围内地活动”这一条了。

  “别碰那根线!你看不出来它后面肯定连着一个法术陷阱么?躲开躲开,手比脚笨!”克洛伊毫不留情的踢了蹲在前面正在解除陷阱的盗贼一脚,红发女剑圣对又笨又蠢地男人可是从来都没什么耐心的——她这样一个刚来深流城的流浪剑客居然能在听证会上被任命为观察员。让摩利尔颇为诧异。

  出剑,收剑,快得好像一抹流光。

  “行了!”暗巷的墙壁和地面上瞬间出现了交错着的七八道剑痕。暗藏其中地机关陷阱被破坏殆尽——克洛伊回头看着两位美女:“通过这里就应该到了吧?”

  摩利尔点了点头。不过她没抱什么希望,金币的周围除了某种若

  ,好似疯人嗤语般让人感觉非常不舒服的力量之外并命地气息,而在她思维的触须扩展开来探伸进这个庞大的秘密巢窟各个角落进行的搜寻过程中,也没发现太多有价值的东西。

  混乱。邪恶。米利亚皱了一下眉,在摩利尔将笼罩在希瑞克教堂中的防护屏障打开一个缺口后,她敏锐的感觉到了暗日神坛那满溢的黑暗气息。

  “那就快点通过这里吧。”四十七从有点不知所措的探路盗贼身边经过。大踏步向前走去:“成天在地底下钻来钻去…我们又不是在拍摄鼠的故事!”

  他没走出多远,一发黑色的能量束好像激射的箭矢般从暗巷深处飞出,正中四十七胸前。身后的人们可以看到,水纹一样晦暗的能量波从他身上迸发出来,冰冷致命的负能量从内到外撕裂震荡,甚至让摩利尔她们都感觉到好像迎面吹来了一股足以扯碎灵魂的地狱寒风。

  直接承接了死亡射线的受害者转了转脑袋,回头以很凶恶的目光盯着克洛伊:“你不是说‘行了’么?”

  不过等到看见圆水池中燃烧着紫焰的神符和倒毙其中的帕克曼的时候,四十七已经不怎么介意被当成扫雷车使用了。

  他绕着水池走了半圈儿,看起来很好奇紫色的火焰是以什么燃料和机理在水中如此生机勃勃的。

  “魔镜,魔镜,请你告诉我,是谁刺杀了肯尼迪?”他转了个身,迈着杰克船长的海盗步走向双目开始变得空茫的摩利尔。

  “别干扰她施法。”克洛伊现在倒成护花使者了。

  摩利尔心无旁骛。她的精神经由魔网,以某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进入了扭曲的时空。已经消逝的过去在她眼前并不是那么清晰但依然可以辨认的显现出来,帕克曼,黑角,戴面具的人,其他高级教徒…以及欧沙利文。

  “至少可以确认一点,深流城希瑞克教会的高层早上的时候还在这里聚会,包括欧沙利文。”她结束法术,环顾四周:“想不到欧沙利文竟然能发现金币上的魔法…我们来晚了一步,这里已经被他们放弃了。”

  米利亚眉头深锁:“这里应该建立很久了…想不到希瑞克的教徒竟然已经发展到如此规模。谢谢您能带我来,摩利尔小姐。我想…我想我应该请教会的牧师来净化这里。”

  “哼。”四十七呲了呲牙:“等我抓住他以后,我倒要看看他的尿是不是也跟这池水一样是夜光的。”

  离开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几名看起来不过十几岁的小姑娘围着一个晨光骑士团的战士又哭又咬,又打又骂——旁边围观的港口区居民都围在那里煽风点火,哈哈大笑。

  “怎么回事?”摩利尔对这种扰乱整个警戒线的行为有些不快。

  “雏妓。”南希的气色好了很多,移除欣布注入她体内的魔法力量后,其它伤患对于强悍的纹身武士来说就微不足道了。于是这一次打击行动摩利尔就把她也带来,作为红袍法师一方军事力量的指挥官。

  南希冷眼看着那边,看来她也很沉浸于看圣武士笑话的乐趣中:“那群铁壳子里的傻瓜搜查时赶走了她们的顾客,这些小鬼自然也就没得到钱——她们怎么会罢休?”

  “去把她们赶走。”摩利尔冷淡的说:“我们还需要在附近搜查一下。”

  “等一等,我去…”米利亚正欲阻止,有一个雏妓发现了她,于是拣起一块石头狠狠扔过来。她打的很准,石头径直向米丽亚的额头奔来,米丽亚条件反射的一偏头,躲开了女孩的攻击,却并没有停止向她走去的步伐。

  南希摘下手弩啪的就是一箭,射穿了扔完石子正要钻进人群逃跑的女孩的脚踝。

  剩下的雏妓和围观者在女孩惨叫的嚎哭中迅速跑散——纹身武士可不是圣武士,他们可没有什么行为准则,杀起人来就像杀鸡一样简单。

  “你干什么!”米利亚回头怒喝了一句,急忙跑向那个抱着腿在地上哭叫打滚儿的女孩。

  女剑客叹了口气,对南希说:“如果你是男人我会揍扁你。”

  南希不屑的盯着她:“摩利尔小姐吩咐我把她们赶走。”

  “人生是否永远如此痛苦,还是只在童年时是这样?”

  阴沉着脸的摩利尔诧异的看着四十七,没想到他居然会问出这么…这种话。

  “永远。”摩利尔答道。

  四十七其实也没想到摩利尔会这么配合的回答,他只是在背台词而已。于是构装体摸了摸下巴,看那个女孩被米利亚抱起来,一边哭着一边搂住她,把自己的血抹在圣武士的衣服上——于是又想起一句:“他毁了我的西装。”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