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三回合 交流

第三十三回合 交流

  最后一段路程需要步行。WWw、QΒ⑤.cOm\\

  圣武士不可能将摩利尔等人带往滨海区的辉煌神殿,毕竟不管怎么说,辉煌教会和晨光骑士团也不是深流城官方的执法机构。

  摩利尔看着眼前街道一样宽敞的石制阶梯。坚固高大的建筑错落林立,笼罩在夜色中好像和黑漆漆的深流城山脉融成一体。与深流城别的区域相比,这里少了一些繁华喧闹,多了几分庄重威严——这里就是深流城的中心,城堡区。

  大部分骑士已经中途离队返回骑士团,现在深流城士兵们也解散队伍,各回兵营。他们向三个圣武士施礼之后便以五六人的小队为单位离开,很快隐入建筑的阴影中。

  现在只剩下三个女圣武士,两个红袍法师,以及一个毫无构装体自觉的构装体。

  自打卡妮从马车上下来,菲欧娜已经忍不住侧目看了女儒好几眼,完全是凭借着良好的自制力才仍然保持着冷厉的表情。

  混蛋!卡妮的两腮火辣辣的疼,她都不敢抬手去摸,一定已经是青紫淤血,肿起老高了——女儒从来没这么丢脸过!

  “请,摩利尔小姐。”珍微微侧头,率先向上面走去。

  一路上除了巡逻的警卫之外几乎没什么人,拾级而上的路途似乎遥远的如同此刻的长夜——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直到住进领主办公厅的侧楼客房,卡妮才急火火地把镜子跟治疗轻伤法杖掏出来。摩利尔则站在房间的落地窗前。静静的审视着外面的夜景。这扇应该是由矮人或儒工艺制成的金属大窗拥有良好的视野,从这里向外望去,偶尔星光流动的夜空和深流城庞大的不可思议的建筑一览无余,相互交错融合着延伸出去,一直到远处那隐约中横峦地城墙。

  赤足踩在地毯上的感觉非常舒服,前半夜的激烈惊魂所积累的疲惫感在这样安逸的环境中逐渐释放出来。摩利尔揉了揉眉心,觉得无论精神还是**都泛着酸痛,去洗个澡应该是很不错的选择。

  “摩利尔,你开什么玩笑?我们现在是在那群混蛋圣武士婊子手里!”卡妮把盈溢着医疗能量的法杖贴近自己的面颊。柔和魔力触摸着她脸上地淤伤,平复了青肿,驱散了疼痛。

  “正因为我们在圣武士手里,所以大可不必担心浴池里的水带有剧毒或者会突然沸腾起来。”摩利尔散开头发,让银色的瀑布披洒在肩头:“还有,如果我是你,我不会把伤痕全部消除,因为说不定他下次会更用力的。”

  “有粉儿么?”

  “粉?…没有。”

  “有小姐么?”

  “小姐?…没有。”

  “什么都没有还敢开旅馆?”

  “…先生。这是领主办公厅的高级客房,是用来招待为深流城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或传奇英雄的,不是什么旅馆。”

  摩利尔从走廊转到大客厅的时候,看到地就是这么一副景象。沉稳的侍者已经朝四十七怒目而视了——他正仰靠在雪兽皮制成的沙发里,双脚肆无忌惮搭在名贵地硬木茶几上,以各种非分要求和莫名其妙的胡说八道消磨时间。

  “不用理他。”摩利尔此刻慵懒的风姿甚至让酒精训练的侍者也轻微失神,但是四十七正把注意力集中在一瓶没开封的红酒上,试图不那么暴力地把这东西打开。

  “浴室在哪里?”虽然还没了解四十七为什么会在港口区闹出那么大动静。不过摩利尔想了想,觉得这件事以后再说也不迟。

  侍者显然也非常高兴能找到一个理由离开这个金属皮肤的奇怪家伙。他微微躬身:“在一楼。请跟我来,摩利尔小姐。”

  四十七终于把软木塞扯出来了。

  “一个去洗澡。两个也去洗澡。”他摇动着钉在食指上的软木塞:“从粪坑里爬出来地人是我,为什么就没人问问我要不要洗澡?”

  摩利尔迈进浴房的第一个感觉是寒冷。冰凉刺骨的地下水溢出浴池,在平滑的理石上四散流溢,一脚踩上去,寒意便顺着足底钻了上来——让摩利尔微皱了一下眉头。

  而好像个小瀑布一样激流汹涌的石雕喷口下。只着单衣跪在浴池中的的女孩感觉到有人进来,也略感惊讶的回望。

  “是你?”摩利尔认出了冰凉的水流下微微颤抖的米利亚。

  “侍从并没有告诉我还有别人在浴房里。”只是稍微顿了一下,摩利尔便若无其事的走了过来。

  反而是米利亚微微有些慌乱:“…我已经结束了。摩利尔小姐。我来帮您调节一下热水…”

  “我来吧。”摩利尔转动池边的精美雕像打开排水管,同时抬手以一个简单的法师之手遥控关闭了冷水喷口,然后开口说出指令,让热气腾腾的温泉灌进来——这对她来说轻车熟路,因为整个浴房的构造及风格几乎和她以前在红袍法师会中常用的一模一样,摩利尔甚至怀疑这个项目根本就是红袍法师承建的。

  “既然在那就一起吧。虽然据说冷水浴有益健康…但是我认为这对解除疲乏是没有任何帮助的。”摩利尔伸足试了一下水温,已经接近适宜了,红袍法师在奢侈享乐上从来都是有独到之处的:“没有适当的休息,明天又怎么会有精力呢?”

  米利亚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摩利尔慢慢浸入烫热的泉水中,连同身上繁复奇异的美丽花纹一起。她微笑着注视米利亚,仿佛她们两个只是一同来泡温泉的贵族小姐。

  这个红袍女法师是四十七的主人?米利亚有些不适应摩利尔地目光,但是仍然褪下衣衫进入池水里。

  米利亚已经不是那个刚刚跟随着弗雷斯商队走出喧嚣沙漠的圣武士了。在沉睡森林里。她失去了一些东西…也得到了一些东西。尤其是来到深流城以后,她有意识的用心灵去面对了一些以前她总是用剑面对

  ,所以同时也不得不面对试练之旅后越来越浓烈的不里亚曾经把她从前二十年的生命中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对秩序与纯善的坚持,但是到最后却未免有些绝望的认识到为了守护正义,却同时必须向黑暗妥协——公正和怜悯很多时候是矛盾的,即便她日夜祈祷,却越来越觉得自己似乎正在从毫无疑虑地奉献中转为寻求一种彼此都能接受的交易。

  她不知道安东是用了多长时间才在这种矛盾中找到平衡的。老圣武士曾经对她说过:“并不仅仅只有邪恶本身会伤害无辜的人。要永远记得,当一个青年受到法令的征召成为民兵为打击只是从城堡边路过的兽人部落而牺牲之后,纪念碑上只是多一个名字。而他的母亲却失去了一个世界…”

  那么秩序和善良是否对立呢?安东没有就此给出答案。

  这需要她自己寻找。

  而那个叫四十七的构装体则用行动很直截了当地给了她另外一种答案:力量才是一切,余者都是荒谬的!

  她怎么能接受这种观点?但是她又根本无法反驳这种观点。如果她有力量,她就可以在喧嚣沙漠消灭四十七而不会茫然;如果她有力量,她就可以在地狱门堡驱逐火焰君主而救下安东…通过重逢后对四十七的暗中观察,她意识到他可能正在坚定不移的贯彻自己的观点,而且成效斐然。

  那么如果辉煌教会不甚详实的情报正确,这个阿古斯来的女法师真的是四十七地主人,她又会以何种方式挥动这柄毁灭之剑?按照安东老师的看法。四十七本身无所谓善恶…所以她必须面对这个叫做摩利尔的女红袍法师。如果她真地和米利亚以前所见的红袍是一丘之貉,那就未免太可怕了——自己又该如何阻止呢?

  摩利尔并不知道米利亚在想什么,她毕竟不可能达到洞彻人心的地步。不过她隐约能感觉到米利亚对她的态度,那是一种不易察觉的尊敬,带着同样不易察觉地敌意。摩利尔认为这和四十七有关。

  “你认识四十七?”摩利尔先发制人,从在据点的短暂交锋可以看出,这个和菲欧娜差不多大的女圣武士并不像菲欧娜那么不堪一击,得不断进逼才行。

  “是地。在沉睡森林的时候。他和我们是伙伴,我们曾一同对抗来自深渊的火焰君主。”米利亚稍微加重了“伙伴”这个词的发音,如果女法师认为四十七只是一般的构装体工具。那么这将是一次提醒:“他并没有和你说过?”

  “哦?”摩利尔惬意的往下沉了一点,柔滑的斜坡池壁很适宜躺靠着,可惜她没有记忆控制水流的法术,否则那被水垫托着的感觉将如在云端:“那时你也在?我没有注意到。或许他认为没有价值的无用信息并不值得汇报?”

  这句话成功的激怒了米利亚:“或许他认为没必要把每一件事都告诉给一个实际上并不关心他的女人。”

  “哈。”摩利尔被逗笑了:“女孩,你听起来像个怨妇。”

  她眼珠儿转了转:“忘记带酒了…洗浴的时候喝一杯会促进血液循环。我应该让四十七拿点红酒进来。女孩,你想喝点什么?果汁?”

  “什么?让四十七送酒来这儿?”米利亚不由自主的畏缩了一下。

  “是啊,”摩利尔稳据上风了:“有必要害羞么?只是一个构装体。”

  “对你而言。”米利亚带着坚定的表情坐直身体:“而我会向他说谢谢——清水就好。”

  摩利尔微笑着。片刻之后她舒适的闭上眼睛。让长发好像银线一样在水中漂浮着:“也许下次吧。我并没有记忆远距通讯的法术。明天看样子会降温…不过应该是个好天气。”

  米利亚觉得自己有些发软。

  “是的,明天会是好天气…也会有一场公正地调查。”

  四十七眼中的红火闪烁明灭。看起来有点诡异。等目光正常了一点之后他左右转了转头,看向计时沙漏——已经是后半夜了。

  “为什么要花那么长时间…又不是鱼。”他很拟人化的伸了个懒腰,自言自语的抱怨道。

  翌日上午。

  气温果然陡降了许多,连人们呼气都带了几许飘散的白雾。如此大规模的提前降温还是深流城多年来的首次——毕竟现在只是秋天而已。

  不过深流城山峰一角上的水晶之塔内,欣布依然穿着她那件破旧的法师袍,莱拉也只是单薄地家居服而已,水晶塔的魔力隔绝了外面的寒流,让室内温暖如春。

  “姐姐…你怎么看?”欣布指的是实验室中间玄武岩大桌上的奇形构装体。

  它有着蜈蚣状的链齿尾巴和四只尖锐可怕的爪子,以及交错遍布全身的锋利獠牙——上面还粘着不少干涸地血块。这个钢铁怪物看上去就好像狗或者狼和深渊恶魔混种生成的妖兽。黯淡的躯干上有一条几乎破开整个身体的烧灼焦痕,有点儿像剑伤。

  “很难说。”莱拉轻轻摇头:“我从没有在任何地方,任何法师身边看到过这样的构装体。据昨夜参加清剿行动的士兵讲,它的威力简直前所未见——如果不是克洛伊小姐也跟去了,都不知道会伤亡多少人。残骸送到这里后,戴尔若和我研究了它整整一夜。这个构装体太复杂了,无论从材料的选用还是法术地附魔上面都过于繁复,按理说这样的堆砌不能得到良好的效果。反而会因为互相干扰而事倍功半…除非…”

  “除非阿古斯地**师们已经找到了如何统一不同层态魔网能量的方法。”欣布伸手抚摩着构装体刀锋一样的爪子,那在魔法***下熠熠生辉的狞怖利爪看起来似乎随时还会暴起将人撕碎似的:“如果真地是这样…我不得不说,阿古斯法师评议会的崩溃实在太可惜了。”

  听到欣布这样说,莱拉并不怎么吃惊,看样子她也有如此

  “但是戴尔若认为,没有任何法术能长期而且稳定的直接抽取魔法本源地力量作为动力。魔法本源是多元宇宙最初的原力之一,任何妄图控制它的想法和行为结果都只能是彻底的毁灭…而且那个来自阿古斯的女红袍法师太年轻了。按照你的说法,她应该只是刚刚才接触到魔网的第九环,她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

  “但是昨夜港口区发生的事情又怎么解释?”欣布摇了摇头:“可惜我把那个奇怪的金属女战士追丢了。不过我可以确定。港口区一瞬间的魔网扭曲绝对和她有关…现在的问题就是,如果金属女战士是在地下战斗,那么是在和谁战斗?是女红袍法师从阿古斯带出来的构装体么?这个可能性非常大。如果是的话,那么我们必须对这个叫摩利尔的女法师重新估计和对待了,因为这样一来她等于掌握了一张牌局里最大的王牌——从战斗的废墟上估计。交战双方的威力足以推平半个深流城!”

  实验室角落的一面椭圆形的大镜子突然闪过一道水样的光华。

  秘银框架上的魔法宝石交错闪亮,同时镜面开始波动模糊,不再反射室内的景物。好像突然间从坚硬平滑的金属变成了一团虚无模糊的云雾。一只脚从镜子里踏了出来,随后是**师戴尔若的整个身体。紧随戴尔若出现的是一名银眸的女圣武士,她的现身伴随着丝丝凉意,似乎把外界的寒气也带进了这间实验室似的。他们身后的镜面仍然晃动着,逐渐变得凝固清晰——起初镜中是某个和实验室完全不同的陌生房间景色,而随着戴尔若的前行,镜面万象流转,最后忠实的反映出戴尔若逐渐远离的背影。

  莱拉冲他温柔的一笑:“您好,珍-芳达圣骑士。亲爱的,对红袍女法师的调查听证进行的怎么样?”

  **师无奈的摇了摇头:“红袍法师很快就要大获全胜了。他们的负责人摩利尔无论是在‘侦测邪恶’还是‘侦测谎言’上都没有可以指摘的地方,连我都看不出异常。她巧舌如簧的否认了所有罪名,而且除了抓获的几个希瑞克教徒和一些无足轻重的目击证人,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红袍法师昨晚和希瑞克教会进行了一场数量巨大的毒品买卖。而且欣布的朋友克洛伊小姐,还有深流城‘宝石盾牌’商会的副会长弗雷斯也出面作证,认为摩利尔的个人品质是无可挑剔的…领主联盟不可能把红袍法师会怎么样的,这一次又只会是雷声大雨点小,只希望通过这次风波和对希瑞克教会的打击,能让他们也收敛一些吧。”

  “克洛伊还真看重她的女朋友。”欣布撇了撇嘴:“那个女法师的构装体呢?您有什么发现么?”

  **师的神情严肃起来。

  “我和珍讨论过了,基本赞同你的看法。”戴尔若回手一招——角落里的大镜子悄无声息的滑过实验室来到四人面前,连一个烧杯都没有碰到。

  随着镜中景物的扭曲变换,一座座奇形怪状的建筑和七扭八歪的道路急速的在镜中一闪而没,仿佛它是在天空中飞翔着扫过深流城似的,最终画面好像之前被投入一颗石子而现在渐渐恢复平整的水面一般,荡漾着变得清晰起来,最后聚焦到了领主办公厅的听证会场上。

  “他没有陪同红袍女法师参加听证?”欣布看着镜中的两人:“怎么会有一个圣武士和他在一起?”

  “他参加听证的话领主们不是被气死就是被杀死。”珍冷淡的开口了,目光不知道在看什么,也许什么也没看:“和他在一起的是米利亚,她在前段时间前往沉睡森林的试炼之旅中曾经和这个构装体结伴。”

  “噢?”欣布抚着下巴:“那么她对他了解应该不少了…您怎么看?珍小姐?”

  “继续观察。我们不能因为一时的好恶或者个人的私欲做出不恰当的选择。”珍说到:“何况我们很有可能要和一个威力空前的怪物打交道。”

  欣布轻触着身边奇形构装体的獠牙,指尖闪烁起一道细碎的银白色火焰在钢铁残骸上游动着:“既然这样,我想我有必要更细致的研究一下这个东西了。”

  戴尔若点了一下头。

  “亲爱的,你来协助欣布吧。珍,这边走,我还有些事情要和你谈。”

  两人离开实验室以后,欣布抬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眼睛。

  “那个珍-芳达…她的眼睛好像有点奇怪。”

  “珍小姐是盲人。”莱拉的回答让欣布有些吃惊:“不过她用极度敏锐的其它感官完全弥补了这一点…珍小姐可是神眷之女哟!和你一样呢!”

  四十七的眼睛里红光闪耀,仿佛感觉到了那几束从不知名的某个虚空之中投注过来的目光似的——不过你有千里眼,我有顺风耳,算是扯平。慢慢研究去吧,傻妞们。貌似某人提到了下水道里的铁处女,这让四十七相当的兴奋。但愿你们能帮我找到她——你是我的,凯丽。

  倒是那个银眼魔女竟然是个瞎子,这确实有些出乎四十七的预料,真没看出来呢。

  他把头转向坐在身边不远处,有些忧郁的米利亚。

  “…你变了很多。”女圣武士正如此说到。

  “是啊,我们每一分钟都在改变。”四十七声音中带着压抑的快乐——冰冷,残忍。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