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一回合 三角关系 下

第三十一回合 三角关系 下

  “您说笑了,我怎么能和摩利尔比呢?”卡妮的脸冷了一下,但是马上换成一幅轻松愉快的表情并在贾力对面坐了下来:“从学徒时期开始摩利尔就已经在我们之中鹤立鸡群了呢,当时我们这些学徒可是全认她做大姐头的…”

  摩利尔也坐在一边,接过隐形仆役送上来的红茶轻啜了一口,完全不在意也不关心卡妮这种不显山不露水的向贾力表示她们之间关系非同寻常的做法——红袍法师之间总是这么谈话的,唯一开诚布公的东西只有利益。\WwW.qb⑤.c0m\\

  贾力和蔼的笑容连波动一下的意思都没有,虽然在明面上看在对摩利尔的争取上他棋输一着,但是他完全没有把这种挫败表现出来,比起有点神经质的卡妮,他还是老道许多:“呵呵,怎么会?您在深流城的表现一直以来也都是非常优秀的,我甚至一直考虑向上面推荐你做我离开深流城后的商业据点负责人呢…”

  离开?摩利尔看了贾力一眼,他的秃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好像上面的花纹都在发光。贾力在想什么?他不准备向自己追问阿古斯构装技术的秘密了?

  卡妮也愣了一下,她可没料想到已经在深流城把持多年的贾力居然会说出离开这个词,没等她进一步询问,贾力已经把话挑明了。

  “是这样的,本来出于掌管商业据点红袍法师应该定期调动轮换的考虑,我已经在深流城呆得够久了。但是一来有些事情还没有步上正轨。二来导师们也要考虑谁更适合执掌深流城,能让我们地商业网络健康稳定的持续繁荣下去…”

  说到这里,贾力颇有些自得,看样子对自己这么多年在深流城的经营还是非常满意的:“所以呢,也就这么一直拖下来了。其实说句实在的,我可是早就想回到美丽的塞尔城休息一段时间了。”

  “哦?那么不知是哪位老师将会来深流城接替您的工作呢?”摩利尔实在是听腻了贾力言不由衷的假话,红袍法师肯从自己苦心经营的地盘上滚蛋只有一个原因:权力斗争地结果。

  “哦,没人来。”贾力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向摩利尔行了个标准的红袍法师礼节:“导师们已经决定委任摩利尔小姐您来暂代据点最高领导。负责深流城红袍法师会的所有事务了,从现在开始。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我想卡妮法师会很乐于协助你。”

  我?摩利尔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重新和红袍法师接洽只是为了利用他们的情报网寻找凯罗和打击希瑞克教会,她根本没有回到红袍法师会的意思!但是摩利尔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下去——她转瞬便明白,不管心里怎么想,自从她重新和红袍法师发生联系的那一刻起,自己便已经入网了。

  “恭喜你了。摩利尔!”卡妮也很快站了起来,脸上带着诚挚地笑容向女法师祝贺。

  贾力满意的拍了拍手:“嗯,咱们就不搞什么交接仪式了,劳民伤财的,我现在就准备回塞尔城,我的导师好像还有些要紧的事情找我。摩利尔小姐,您可以直接搬进主楼,也可以吩咐仆人们先收拾收拾。毕竟我这个臭男人在里面住过,哈哈…这是您的权力,我就先告辞了。卡妮,希望你和摩利尔小姐之间合作的更愉快!”

  贾力走后,客厅内出现了短暂的静默。在摩利尔地目光扫视下,连一直在墙角静默着的隐形仆役都有些微微颤抖——女法师心中那种荒诞却有真实的幻觉再次出现了:难道自己真地从未摆脱过身为红袍法师的命运轨迹么?

  “老狐狸。”卡妮不屑的一屁股坐下:“溜的倒真快。觉得局势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就甩手不干了么?那就由我们两人来摆平吧!”

  她又兴奋起来:“摩利尔,现在可是夺取权力的大好时机!控制了深流城几乎就等于控制了半个北地…怎么样。我们很快就能在红袍法师会中再进一个台阶了!尤其是你,摩利尔,年纪轻轻就有了这么强地力量。说不定下一任导师就是你啊!”

  没那么简单。摩利尔心想。虽然自己把希瑞克教会坑的够惨的,可是要说贾力会因此退避三舍就有些过于夸张了,论起实力来,红袍法师会甚至不会逊色于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可他现在却急匆匆地把深流城据点拱手让给自己,没有导师们的直接命令根本就是不可能,那么…

  “不要乱说话。”摩利尔嘴角突然牵出一丝微笑:“导师可是终身制的。”

  当卡妮准备重新回到密室点数或者干脆就是欣赏那些不义之财的时候,房门再次被敲响。四十七?摩利尔随即又否定了这个猜测,那家伙才懒得敲门呢——按理说他现在也该回来了,不过自己这边都遇上了风暴女王这样的人物,他又把港口区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摩利尔不仅开始有些开始担心四十七了。

  进来的是看上去依然十分虚弱的南希。卡妮有

  了,也不知道南希这几天的表现太差还是女儒早就“又干什么?就不能让我消停会么——”

  摩利尔制止了卡妮意图施展法术惩罚南希的举动:“冷静点,卡妮。打搅你的元凶永远都是是坏消息而不是信使。说吧,出了什么事?”

  “晨光骑士团,和深流城的警备军队已经把我们包围了…”南希停下来喘了口气:“他们要求进入据点搜查,说怀疑我们和希瑞克教会的人从事黑市魔法毒品交易…”

  没等南希说完,卡妮便叫嚷起来:“休想!从来,从来没有任何别的势力能这样肆无忌惮地踏上红袍法师立足的土地!从来没有!贾力呢?去找他。他可别想脱身事外,这是对红袍法师会的挑战!想把麻烦甩给我一个人?哪来的那么多又喝汤又不用刷盘子的好事!”

  魔网发生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扰动。自从在欣布手中逃脱之后,摩利尔对魔力流动的感觉愈发的敏锐了,这种变化一时连她自己也没觉察到。那应该是“远程传送”的法术效果。

  “不用去找贾力老师了。”摩利尔摆了摆手:“我想他现在已经离开据点回塞尔城了。”

  摩利尔地断言让卡妮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片刻后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好,好,好得很!”

  贾力走的真够快的,晨光骑士团来的也真够巧的,就算圣骑士们一个个都是手脚快于思想的傻丫头。连深流城的军队也联合行动,以贾力的消息网仍然没有透出一点风声就值得思索了——或许他根本就不想透出风声。

  这算是对自己实力地考验么?

  “召集所有法师和士兵!”卡妮朝南希喊道:“我再也不想忍受那群臭婊子了!既然他们想开战,那就开战吧!”

  “等一等。”摩利尔站起身:“他们怀疑我们和希瑞克教会的人从事毒品交易?”

  南希有点发傻,不明白摩利尔为什么这么问。

  摩利尔看上去气定神闲,毫不慌张。

  “这种怀疑是毫无根据的。走吧,我倒要看看,他们究竟掌握了什么证据,竟然如此公开的指责污蔑我们。”

  “…

  在自己人面前也要如此义正词严的宣称无罪。实在是已经深得红袍法师处事三味了。

  摩利尔轻松的走在前面,既然贾力任由自己把事情弄成一个烂摊子,甚至还要在上面加踹一脚让它更加烂些,那么自己又有什么好顾忌的?虽然脸上有刺青,身体和心灵上很多习惯也不会消失或者说很难改变,可是她不是早就已经认定自己并非红袍法师中的一员了么?在这一点上她还真地应该向四十七那混蛋好好学学——自打摩利尔见到他的第一天起他就没把自己当成过一个普普通通的构装造物,什么猛兽王、惊破天、铁甲万能侠这些莫名其妙地词儿一直是他的口头禅,结果还真别说。这个构装混蛋的精神力量居然强到连“神之武装”也被他压制吸收了,天知道他接下来会变成什么?

  很多时候,傻瓜比聪明人难对付的多。尤其是四十七这种很有力量的傻瓜。

  红袍据点地大门紧闭着,但是还没到近前便能感觉到外面军队隐隐的威势直透进来,大门两旁严阵以待的佣兵和纹身武士全都神情严肃,从岗楼上地哨兵身上盔甲被门外火把映得光影闪烁,甚至连头顶上整个一小片天空都似乎被染上了一层霭红来看。对方的人数相当多。

  看到摩利尔和卡妮走过来,所有人马上把目光投向了两个阶级最高的女红袍法师。贾力不在,自然是以最高级的红袍为主心骨。这是很简单也很明了的规则。

  “什么情况?”察觉到摩利尔没有先开口的意思,卡妮代她询问道。站在四周比她高许多也魁梧许多的人中间,女儒就好象一个在人群中迷了路的小姑娘,可是看她的气势更像是周围这群人说一不二的家长。

  “卡妮法师…贾力老师呢?”一个不识趣的问题,一个不识趣的人。

  女儒怒视着声音的来源,那也是一个红袍法师,深流城据点中贾力一系的重要人物。

  “我问现在是什么情况!”卡妮提高了声音,她可不打算在这条已经被主人抛弃的狗面前丧失威严。

  “恕我直言,我认为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应该请贾力老师来主持大局,他和深流城的高层关系…”红袍法师有些犹豫,但还是坚持着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不过他没能把话说完。红袍法师突然止声,眼睛凸了出来,半张着嘴,好像离了水的鱼一样抽搐挣扎着,双手也去抓自己的颈子,似乎要将什么东西掰开似的,但是他那点可怜的力量根本不足以让他摆脱锁喉地无形魔手,因为说不出话也没法施展法术来反制或者摆脱。只能是脸越来越青紫,脖子上的印痕也越来越明显…四十七看到的话又要大惊小怪了。

  “我不是一个**的人。”摩利尔的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扫过,她知道这些人里大部分都是和贾力走的比较近的,也未免不会对卡妮因为毒品交易而惹出的这些麻烦有所怨言,要想让他们服服帖帖的仅凭前红袍法师地身份和贾力私下里一句空口白话可不成:“我不敢说我的每一个决定都是正确的,我不会因为合理质疑而恼火,同时也很希望各位能向我提出你们的意见,这样我们彼此之间的友谊和信任才能充分的建立起来,同时也才能让红袍法师在深流城的事业蒸蒸日上…”

  摩利尔松开隐形的魔法手。那个法师一下子瘫在地上拼命地咳嗽,鼻涕眼泪全出来了:“但是,我更希望你们能迅速、有效的执行我的命令,回答我的询问…还有卡妮法师的。现在,什么情况?”

  “晨光骑士团和深流城的正规军包围了整个据点,数量很多,还有魔法师。”一个看上去非常精壮的秃头纹身武士看了看岗楼上哨兵打的手势后,迅速报告说。

  “阵仗不小啊。要求进来搜查是吧?”卡妮冷笑一声:“哪有那么容易?还有别地么?”

  “这个…”武士嗫喏了一下,被卡妮瞪了一眼马上说话就流畅了:“他们还要求您和摩利尔法师跟他们走,接受骑士团的审判…”

  “放屁!”卡妮气呼呼的骂了一句,抬头看着身边地摩利尔,现在女法师已经因为迅速适度的镇压而竖立了明显的权威,不过她此时正平静的注视着包铁的镶钉大门,看上去并没有要拿个主意出来地意思。

  “怎么办,摩利尔?我们要出去么?”卡妮问道。既然这次和希瑞克教会的交易完全是由摩利尔掌控的,自己甚至可以说是被胁迫着参与,那么摩利尔自然要拿个主意。她没事女儒自然也就没事——现在也只能依靠这个高深莫测地前红袍法师了。

  摩利尔沉默了片刻。

  “当然要出去。”

  女法师举起双手,强有力的单词从她口中吐出。大多数人都不明白怎么回事,还以为摩利尔已经决定翻脸攻击了——随后他们发现商业据点的大门正在变化。

  魔法扯碎了钢铁、石块和木料原有的结构,并且赋予它们本来并不具有的强劲活力。整个门楼摇撼着,发出呼隆呼隆的响声。好像一只沉睡中的怪兽刚刚苏醒。哨兵们慌忙从上面退开,为这种超自然的神奇威力而震惧。

  连卡妮和其他法师都惊讶的看着整个据点大门在摩利尔的魔力操控下活化。现在他们算是真正了解到女法师的实力了,这种效果。连专精于变化系法术的贾力都做不到!厚厚的门板裂开形成参差不齐却又狰狞可怖的牙齿,吱呀吱呀的张开,砖石也都活动起来了,拉扯着围墙和地面,形成数条一看就健壮有力的石臂。

  外面的马嘶声陡然高亢起来,看来摩利尔的这个下马威效果非常不错。

  摩利尔脚下的土地蠕动起来。连带着卡妮,整整一片地面都在移动——好像怪兽口中伸出的舌头,活动的地面托着两人,相当有视觉效果的出现在外面街道上的联军面前。

  外面的军队已经控制住了少数惊马,连队形都没有什么散乱,看来他们相当训练有素。在火把的照耀下闪亮的铠甲和锋刃更增添了他们的腾腾杀气,感觉不是在城里捉贼,而是马上就要上战场冲锋陷阵一般。每条街口都被封锁了,连屋顶上都站了不少弓箭手,但是摩利尔能从这些士兵投向活化门楼的目光中看出,大多数人不可避免的带了一丝畏惧。

  效果不错。实力是保证平等谈判的基础,刀剑很多时候收在鞘中要比砍在对方身体上更有威慑力——那个铁皮脑袋从来就不明白这一点。摩利尔甩开这些胡思乱想,控制着脚下重归平静坚实,身后的活化门楼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时刻准备着嚼碎任何不经允许而擅入其中的家伙们。

  骑兵队中也打马走出两人。稍微靠前一点的那匹马是火红色的,全身上下如同一团着了火的彤云,而后面那匹则纯白似雪,比起红马来也安静许多。两个骑士全都银盔银甲,通身闪耀着洁白神圣的辉光。

  “邪恶的红袍法师,这次你还有什么可说的?”红马上的骑士推起面罩,露出菲欧娜那双宝石般的蓝眼睛,饱含怒气,面容冰冷。

  摩利尔看着自己法杖尖端的红宝石,似乎很着迷于上面映射的流光异彩。在菲欧娜有限的耐心彻底消磨之前的一刹那,她才清脆的笑出了声:“我有什么好说的?你们包围我们这些无辜的商人,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我要说的是深流城领主联盟必须为此事负全责,从精神和物质两方面赔偿我方的损失…怎么,你可以就此事做主么?”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