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回合 三角关系 上

第三十回合 三角关系 上

  受到港口区騒乱的影响,连今夜的商业街都萧条了许多。\\wWW。qΒ5。com/

  城门虽然没有关闭,但是想不惊动严阵以待的守卫悄悄进入还是颇费了一番功夫。

  “摩利尔,别管南希了。还不是她自己不好?欣布那个疯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追来,我们先回去…”

  摩利尔用冷酷的眼神制止了卡妮继续说下去。

  背着昏迷不醒的南希的剑蜘蛛也感受到摩利尔的怒气,不安的用八条刀锋一样锐利的肢爪刨打着地面,钳子一样的口颚中也淋漓着酸性的唾液,身边不远处深流城警卫散发的人肉香气让它有点难以自抑,它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是为了将人切成碎块,然后将他们的残骸溶化吸食,而并非像现在这样很难受的驼着一个昏迷的“食物”小心翼翼。

  但是摩利尔控制着它。女法师的意志超越了它的**和本能,超越了它与生俱来的天性,它必须服从创造它的女主人,这是每个召唤生物不能抗拒的命运。

  卡妮也不敢再说什么,虽然她们两个在欣布面前都处于绝对的劣势,但是仅凭摩利尔用来对抗风暴女王的几个魔法便足以让卡妮进一步了解了摩利尔的实力——她已经是一个有能力施展九级魔法的**师了!

  女儒只有竭尽所能。魔力形成的幻影笼罩着她们,蒙蔽了警卫的视觉、听觉和嗅觉,甚至当摩利尔使用心灵遥控推开拒马路障的时候他们都没有任何察觉。

  两个女法师避开主要街道。那些深夜里仍在营业地商店和酒馆虽然此刻少了一些熙攘,但是却成了警卫们重点把守的地点,而自以为安全的人们也都聚集在那里,从门口和窗户往外看,议论码头区究竟发生了什么,大多数都是毫无根据的流言蜚语,他们就像一群已经失去野性和獠牙的家养犬,只敢窝在温暖明亮的狗窝中对着外面罪恶滋生的黑夜吠叫,却连一步也不敢迈出去。

  接近红袍法师商业据点的时候。大概是因为颠簸或者欣布的法术效果消散,南希醒了过来。她挣扎着从剑蜘蛛背上下来,弄得八爪怪一阵不满地抖动,所有的剑爪都在抽搐。

  卡妮厌恶的一皱眉,为自己因为受其拖累而不能迅速返回安全的据点而感到怨气冲冲——没用的家伙不死留着做什么?

  “等…等一等。”意识到她们正处于隐形状态向据点走去后,南希顾不得卡妮对她的态度和自己不支的体力,急忙出言制止。

  摩利尔停下来,同时用魔杖拦住卡妮。很多时候你不需要听另一个红袍说话。但是纹身武士说话的时候最好还是听听。这一般都代表着他们认为有什么事情地重要性还要超过在红袍法师面前保持沉默的恭卑——往往就是红袍法师的命。

  “据点岗哨已经设置了能侦测隐形的简易秘法眼…”南希喘息着说,也不知道欣布对她施展了什么法术,现在南希看起来极度虚弱,好像连正常行动都很吃力:“它们一旦发现隐形生物接近就会马上报警,然后活化魔法弩会马上攻击的,根本不会分辨敌友…”

  “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我不知道?”卡妮回头恼怒的盯着南希,她可是马上就要走出巷子进入据点岗哨的视野范围了!

  “是贾力阁下地命令…那几天您又忙着…”

  “住口!你应该及时向我报告!你这个下贱的…”

  摩利尔摆摆手制止了卡妮继续借题责骂和南希徒劳的辩解,现在她隐隐已经是三人中地绝对领袖:“我们走前面。”

  火把的光芒。晃动的阴影,警惕的视线,暗中的窥探。这一切组成了一张夜幕下地大网。以红袍法师商业据点为中心延伸出去,任何冒失的搅动都可能惊扰早已经神经紧张的人们。摩利尔带着卡妮,剑蜘蛛不情不愿地跟在后面——南希又在摩利尔的命令下骑在它身上了。

  摩利尔好像细雨中起舞的蜻蜓,悄然无声的从一个躲藏在阴影中的盗贼身边走过。据点岗楼上漂浮的秘法眼来回转动扫视,但是女法师选择的行动路线使得她们总是处于秘法眼侦测隐形视野的死角。这看起来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毕竟她们有三个大活人和一只体长近十尺的大蜘蛛…不过在摩利尔的带领下,“几乎”已经足够了。

  接近的距离已经到了极限。不过在这个距离下,监视据点的人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们了。摩利尔打了个响指。一团魔法火焰刷的燃烧起来,解除了隐形,从而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她甚至能听到好几把长弓同时拉弦。

  不过好在大家都是专业的。

  “摩利尔法师!还有卡妮法师!”岗楼上的守卫高喊着:“打开大门!”

  纹身武士带领着佣兵冲出来,迅速在两侧形成保护线举着盾牌掩护两个红袍法师进入据点,弓箭手并没有放松弓弦,而是调整了角度把蓄势待发的利箭瞄准了对面建筑中的阴影。

  南希也再次跳下剑蜘蛛,虽然落地时踉跄了一下,但是仍然努力挺直身子,从一个战士手中接过盾牌和长剑——虽然在红袍法师面前她毫无地位可言,但是最起码,她可以选择以尽忠职守来维持一点尊严。

  房屋街道的黑暗中騒动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什么明显的反映。看来没能在港口区把红袍法师抓个现行,现在凭他们这些监视者就更做不到了。猎物已经大摇大摆的回巢,除了报讯,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坚守你们的岗位!”进入据点后卡妮明显放松下来,对待“下等人”地态度也不那么神经兮兮了:“如果有紧急情况的话。可以攻击!”

  她所说的紧急情况应该就是欣布追来了。看到南希还要强撑着跟随她们,摩利尔示意她先去休息——看样子应该是某种剥夺受害者力量的法术,不过摩利尔不是牧师,也没有想好合适的反制方法,只能

  说了。

  “虽然很危险,不过今晚真是大收获啊!”卡妮一边走,一边仰头眼巴巴的看着摩利尔,她现在必须要为自己能在这场惊心动魄的黑吃黑中分到多少而打算了:“可真有你的,摩利尔。难道你看准了希瑞克教会已经让深流城的大人物们忍无可忍了?”

  “不。这只是个巧合。”摩利尔一边走一边回答道:“我可没预料到今天晚上会那么危险。不过也好,至少不用太担心希瑞克教会地反击了,风暴女王可不仅仅是和我们过不去而已。”

  “是啊…欣布居然来深流城了!”说到这个名字,卡妮不由自主的畏缩了一下,好象有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流笼罩了她:“疯女人!以她的所作所为,让她被一百只恶魔**而死都是最仁慈的刑罚!”

  摩利尔听着几乎想笑。那我们应该得到什么样的报应才合适?欺诈,背叛,谋杀…刚刚和欣布的战斗中。摩利尔几乎是没有一丝犹疑的便进入了一个红袍法师地角色,风暴女王给予的巨大压力把她深埋于记忆中的某些东西一下子挤榨了出来,不择手段,你死我活,摩利尔几乎可以肯定,如果当时那个储存着任意门的法术戒指是戴在自己手上,她绝对会抛下卡妮和南希两人而独自离开!监狱一样的城堡据点是可以刻意远离的,但是心中那最不易改变的习惯和思维定势却总是在某些时候好象条件反射一样灼伤她的灵魂。摩利尔此时竟然生出了一种恍惚地错觉,仿佛之前离开红袍法师会的那些岁月只不过是一个长久悠然的幻梦,自己其实从未离开过。一直生活在这个幽暗密闭地城堡式据点中…

  “你说我们要不要找贾力老头子商量下?”卡妮的声音打断了摩利尔信马由缰的思绪:“欣布那女人可不是好对付的!”

  是啊,贾力。摩利尔侧目看向据点小广场另一侧的高大方塔。那是仍然暂居深流城据点首席红袍位置地贾力的居所,说起来事情确实有些太过于奇怪——自己刚到深流城他就热情殷勤的接待了自己,并且表示出寻求合作地愿望,但是等到自己真的搞出一些事情来之后却又踪影不见。这种忽冷忽热的态度可不大像绵里藏针的贾力。

  “再说吧。”摩利尔决定等一等,说不定现在她和贾力都在等着对方先咬钩:“难道你不想先查验一下今晚的收获么?”

  “啊…是啊是啊!”一听到摩利尔至少是肯和她分钱,卡妮马上高兴起来了。

  女儒看来是永远摆脱不了繁琐的小家子气作风了——连着经过三道被法术和陷阱保护的秘门。她们才进入卡妮的密室。

  “你把所有的储藏都放在这里?怎么不用法师会的半位面仓库呢?”摩利尔借着魔法明灯环顾四周,有些惊讶的发现卡妮实在是储藏丰富。金属制成的货架和储藏柜几乎把四壁排满了,说不定连巨龙看了卡妮的藏宝后也要心动不已——比起几乎是孑然一身,只有几本法术书的摩利尔,女儒实在是富的流油。

  “哼。”卡妮哼了一声:“咱们那些‘同僚’们能信的过?天知道什么时候那些‘代为保管’的东西就会被一股脑的充公?我可不想死了以后连下葬的钱都没有。”

  摩利尔忍住了说“这些东西放在这儿更可能便宜了外人”的冲动,把毒品和钱放在密室中间的石桌上,打了个手势把它们恢复原来大小。感谢魔网,这些东西不至于出现荒诞的法术错误,从而永远的变成那么点儿。

  卡妮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打开钱袋,满盈而出的光辉马上映亮了她那张兴奋的脸,在女儒看来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了:“瞧瞧,瞧瞧!多么光亮!多么耀眼!”

  她捡出一枚彩虹石,这枚奇异的宝石在充斥了整个密室的辉光中不可思议的变换着颜色,从火红一直到深紫:“希瑞克教会的家伙们为了凑足我的开价还真是下了血本了…哎,事情看来不会那么容易了结的。”

  看着卡妮快乐中又有些担忧,爱不释手又好象捧着一个烫手山芋似的神色,摩利尔不由得也回忆起了自己第一次独立完成一笔生意之后那种难以言喻的心情。她还清楚的记得,那是一根自己亲手灌注了魔力的魔法飞弹法杖…伊莎贝拉制作的。

  如果自己从未离开过红袍法师会,眼前的卡妮会是自己的镜子么?亦或是…伊莎贝拉?黑暗痛苦的巨大气息一瞬间扑面而来,几乎将摩利尔击倒,但是她按住了石桌,顽强的没有在女儒面前表现出来。

  卡妮已经完全沉浸在金币的闪光中了,或许,金子的光芒才是一种最让人不能自拔的幻术,连法师都不能例外。她直到已经开始分门别类的往储藏柜里装的时候才又想起摩利尔,于是有点不好意思的放下小手中那一大把金币,冲摩利尔笑了笑:“哎呀…我真是有点失态了。你说吧,我们应该怎么分这笔利润?哦,喜欢这里的什么别的东西么?你尽管开口!”

  “卡妮,我需要的是…”还没等摩利尔说出她的要求,密室中一个魔法装置就发出了一阵蜂鸣打断了两人。外面有客人来了。

  “深更半夜的,谁这么不开眼!”卡妮恼怒的止住魔法装置的鸣叫,和摩利尔一起向门口走去,想了想又回身冲桌子上那些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财富施放了一个幻术,显得上面好象什么都没有似的,然后才像是觉得更安全了一点,仔细把门锁好,取下触发符石装进口袋里,然后走向下一道门。

  “卡妮法师,如果您能把对财富的一半兴趣转移到法术研究上,您一定会像摩利尔小姐一样出类拔萃的。”

  客厅里等着的来客让两人微微吃了一惊,居然是贾力。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