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八回合 狂城丽影 上

第二十八回合 狂城丽影 上

  摩利尔顺原路走出猫爪酒馆后面肮脏的小巷,突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扭头看去。wWW.qВ5。coM\可是那里除了污秽的墙壁和堆积的垃圾之外,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他们追上来了?”卡妮的高等隐形术已经失效了,她现在跟在摩利尔旁边兴奋异常又有些忐忑不安的环顾四周,竟然黑了希瑞克教会这么大一票——利益和麻烦总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孪生子,她对此可是深有体会的。

  摩利尔打了个手势,示意卡妮不要作声。她的目光失去焦距,或者说已经聚焦在超越了现实障碍的远方。墙面的污渍急速放大,连一只匆匆爬过的蟑螂也纤毫毕现,随后这一切再度扩散,直至分解成无意义的视觉乱流,好像高速通过一个杂乱缤纷的隧道似的,最后重新组合的情景已经是跟这里隔着不少港口区建筑的另一条街道上了。

  首先冲进法术鹰眼视野的是身披铠甲的高头大马。戴着全罩头盔的银甲骑士在深流城警卫的掩护下沿街杀来,沿途的每一家酒馆或者妓院都在忙着关门大吉,而这些前来清剿的士兵目的和分工也非常明确,随着摩利尔将目光扫视过片片街区,发现他们已经扼守了每一条大街小巷,对敢于阻挠其行动的打手、私兵甚至冒险者毫不留情,而那些杂牌军也很难和训练有素的骑士团抗衡…

  摩利尔眨了一下眼睛,结束鹰眼术的效果。

  “快点离开这里吧。”她皱了皱眉:“看来深流城地统治者已经不想再忍耐希瑞克教会把城市秩序搅得乱七八糟了…我们也连带着被个抓现行就不好了。”

  三个女人很快返回那所无人居住的破败民宅。有摩利尔领着,她们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和麻烦,一路上也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地下暗室和他们离开的时候一样,幽幽的***在壁上燃烧着,照得整个刻在地上的魔法阵明暗不定,乍眼看去还以为是一群扭曲的蛇。

  卡妮照旧锁好门,重新启动幻术和陷阱,掏出一张卷轴率先走进传送法阵的范围——南希随后,只有摩利尔正欲迈步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像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就似一阵突如其来的阴霾遮蔽了本来晴朗地天空。这种不祥的感觉让摩利尔再度向魔法阵看去,虽然表面上看去法阵没有任何改变,所有的线条和符石都纹丝未动,但是感觉就是说不出来的异常。

  摩利尔作了个手势,阻止了卡妮准备启动传送法阵的意图,同时开始试着辨识附加于其上的法术,用她掌握的学识来分析法阵中可能存在的问题…摩利尔很快得出了结论,虽然她无法识别出传送法阵到底被什么人用什么方法附加了什么东西。不过她可以确定,魔法阵已经变成了一个陷阱,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贸然传送,最好地结果也将是她们会莫名其妙的来到一个以前从没见过的地方,如果要更坏一些,那么要么她们永远漂浮在介于精神和物质的浑沌缝隙内尖叫流浪,要么在卡妮实验室内出现她们支离破碎或者融在一起的尸体——或许也可能暂时还没死。

  “传送阵被动过手脚了!”摩利尔冷冰冰的说道,吓得卡妮出了一身的冷汗。她当然也知道这将带来什么后果。

  女儒马上跳离魔法阵的范围,仿佛那里已经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地怪兽巨口似的:“什么?有人伏击我们?妈的!那群该死地圣武士婊…”

  卡妮的最后一个音节没人听到,她虽然从动作的口形到喷出的气流都表示她已经完整的把这句话说完了。但是突然一下子就哑了下去,好像一只打鸣地公鸡被人突然卡住脖子。女儒脸色一变,又嚷了句什么,同样寂静无声。

  沉默结界!不用听摩利尔也知道卡妮说的是什么。

  她身上的魔法灵光猛地一闪,某个无形地屏障已经环绕着女法师展开。同时驱散了隐藏在暗处的敌人施加在她身上的沉默效果。

  摩利尔将手杖指向房门。随着她一声清叱,硬木门板好像被什么怪兽猛撞了一下似的,瞬间挣脱束缚着它的门框和闩轴。翻滚着向外倒去,而被引发的法术陷阱也将五颜六色的七彩喷射顺着破碎的房门木片一起朝外涌去,淹没了通向外面的楼梯。

  南希虽然也受到了沉默结界的影响,但是俗话说咬人的狗不叫,一个靠肌肉发言的战士能不能说话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改为双手持剑的姿势,弓起身子猛的蹿了出去,迅捷的好像一只扑食的母豹,而丝毫不在乎等在幽暗门外的是不是一头巨龙——作为纹身武士只有一个行动准则,那就是在红袍法师的安全面前,她们的生命一钱不值。

  卡妮的反应也很快,她两只小短手飞速舞动起来,在空中虚画出一个个相互套嵌的符号图形,她可没奢侈到能靠默发法术应战的地步,所以同样也必须先施展“发声术”来抵消不能念诵咒语施法的沉默状态,只不过她没法像摩利尔一样将发声术和魔法护盾装在小型法术定序里瞬发罢了。

  摩利尔手杖上的红宝石蓬的扩散出一团眩目欲盲的光云,璀璨无比的金色粉尘将整个斗室辉映的亮如白昼,而且在摩利尔的控制下几乎形成一条光河追着南希涌出,让女武士的全身都沐浴在强烈的光辉里。

  这样既可以掩护南希杀出去的身形,而且也能干扰到外面的敌人,如果对手是隐形的还有很大几率能让他在这片闪耀之粉中现身。

  摩利尔放完这个法术,马上紧随南希冲出地下室,并且趁机思索接下来可能遇到的局面和应该如何利用手里地牌随机应变。能近乎不留痕迹的改动传送法阵的对手绝对非同小可。大意不得。首先必须扳回地形上的劣势,前面的南希就是一个挡箭牌的作用,就算万一被扩散的闪光尘搞到目盲也只能怪她运气不好了,摩利尔现在可顾不上这种战斗方式是不是太过冷酷——这就是红袍法师的战斗方式。

  未知的敌人并没有使用致命地火球或者闪电攻击她们,反而外面的景象让摩利尔吃了一惊。绚丽的金粉飞扬飘散,弥漫了整整一小片空地,把碎石残木都蒙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尘埃,而建筑在地下暗室上作为掩护的民居已经不见了,大块的房屋残骸漂浮在半空围着一个坐在一截悬空木梁上的女人缓缓转动。她披头散发,法袍也像穷苦人家的旧衣服一般褴褛,黑色地眼睛里好像着了火一样。

  乖乖的走进魔法阵然后传送到深流城监狱里去不就好女人打了个哈欠,好像摩利尔没有上当是一件很不应该的事情似的:“这样我还会省去不少麻烦,而你们的生命也会更有保障些。”

  摩利尔制止了震恐的南希从腰间摘下手弩射击的想法,短暂的惊诧过后,她想起这个不修边幅地漂亮女人是谁了。当初摩利尔还在红袍法师会的时候不止一次的听说过她,每一次都伴随着诸如据点被摧毁、奴隶被释放、同僚被击毙这样地负面消息和红袍法师们歇斯底里的诅咒和辱骂——但是摩利尔那时就敏锐的感觉到。这个女法师单凭自己一个人就让整个红袍法师会为之战栗,甚至连导师们提到她的名字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从心灵深处发出一丝颤抖。

  最好地朋友,最可怕的敌人,魔法女神的宠儿,北地地风暴女王——欣布。

  “卡妮。”摩利尔突然开口说道:“没用的。如果你打算偷偷溜走,那么我敢肯定你会先于我被这个女叫化子抓住。”

  半空中的欣布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是啊,我可是很擅长捉迷藏的。而且抛弃朋友可是非常不好的行为…虽然这是你们这种人一贯的品性。”她扬了扬手,一阵小型风暴凭空从她宽大卷边的袖口中涌出。卷起地上大片的灰尘。一个矮小的人形在这阵沙尘旋风中现身,灰头土脸——是躲在角落里伺机逃跑的卡妮。

  欣布居高临下俯视两人,好像看着一对待宰的羔羊:“那么。你们是认清形势束手就擒呢?还是一定要和我来一场法术秀表演?那可是很危险的噢!”

  “把你的头挂在卧室墙上,每天早晨起床时看见它就会非常清爽——”摩利尔说道:“红袍法师中都是这么说的,我想可以由我来证实一下。”

  说完这句话,摩利尔马上出手。没有冗长的咒语,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姿势。她只是抬手指向欣布。

  一团燃烧着的能量球向半空中的欣布飞去,没有看上去的高热灼人,但是飞行中同样发出咝咝的声音。好像在灼蚀空气似的——摩利尔对高度和距离判断的都非常准确,角度也选择的很好,速度更是没的挑剔,火球就像一枚锁定了目标的导弹,在下一刻便准确的击中了欣布所处的位置,让那里的一切都炸裂开来,沐浴在并非火焰而是由更可怕的强酸所统治的环形毁灭区域中。

  到处迸溅扩散的酸焰打在空中漂浮的房屋残骸上,腐灼出大片大片的凹痕,而散落的酸滴很多就从摩利尔身边划过,在地上激起缕缕青烟。女法师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事实上在酸液火球出手的一瞬间她便开始准备下一个法术,铭刻于记忆中的咒语随着她的吟诵而一个单词接一个单词的不断消失,最后速度甚至快到摩利尔都听不见自己在说什么,完全凭借反射和经验在施法,因为那些咒语没等反馈到她的耳朵里就已经归于魔网,而这些对于无穷无尽的魔法本源来说微不足道的精神力量就像一只扑翼的蝴蝶,掀起的些微乱流沿着千头万绪的魔网有目的的扩散出去,最后终将引发一场威力惊人的风暴。

  一个强酸化的火球不会造成什么效果地,最多只是争取下时间。摩利尔必须全力以赴。没有哪个红袍法师敢在欣布面前不全力以赴——虽然大多数的下场依然不好,但是起码比那些狂妄自大的要有希望些。

  卡妮在认识到自己决不可能抛掉摩利尔独自脱身后,马上全力配合起她来。虽然没有摩利尔瞬发火球那般迅猛快捷,但是响亮的音节也同样以极快的速度从她口中吐出,一团模糊深暗的幽影随着她的手势在掌中出现,好像开启了一道阴影之门。随着幽影的扭曲扩展,两只怕是只能在最深的噩梦中才得一见地怪物从中塑形出现,从虚幻到清晰只用了极短的一段时间。它们比人头稍大,眼睛鼻子和獠牙外露的狰狞大口中全是漫溢的绿色雾气。取代头发和胡须的是一条条彼此纠结舞动的触角,而在这个脑袋两侧取代耳朵的则是一对不停扑扇的好像蝙蝠翅膀般地破烂肉翼。

  两只会飞的人头分别在女儒平伸的左右手上驻留了一下,随后几乎同时飞向半空中的欣布,一边飞一边还发出令人闻之色变,手足酸软的惊怖嘶鸣——风暴女王刚刚从摩利尔造成的强酸火云中显身出来,除了袍子似乎更加破烂一点之外连坐姿都没有变化,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似乎这两个红袍法师能带来的只不过是一场最多需要侧身掩面地风沙罢了。

  “元素掌控?”她甚至没有施咒。而是在用语言来表达她小小的惊奇之情:“真了不起。看来我要对你重新评价了,年轻的红袍。你多大了?让我猜猜——二十**岁?嗯,或许还要小些…”

  她一边说,一边随便地又挥了下袖子,两只幽影塑成的飞头蛮便在又一阵凭空生成的风暴中失去了平衡。不仅如此,接踵而来的火焰、闪电和冰屑夹杂在这阵风暴中无情的打击在飞头蛮身上,瞬息间便让它们支离破碎,化为消散在明亮夜空中地破碎影子。甚至连最起码的扰敌作用都没起到。

  “用幽影幻术来模仿真实生物,以为这种骗小孩子的伎俩会很奏效么?”相比之下,欣布对卡妮地评价就差了很多。

  旋转的风暴云围绕着她。其间不时流过一道闪电,间或往外喷溅着细碎的火焰和冰晶。

  应该就是这个奇妙的飓风护甲保护她在爆炸的酸球中毫发无损的。卡妮开始着手试着解除欣布的魔法防御,仅靠一个简单的动作,她就触发了手上宝石戒指中蕴含的“高等解除魔法”,将其凝聚成一束射向欣布。虽然这是几乎无望的尝试,但是她必须要为旁边的摩利尔争取些时间才行——她完全分辨不出摩利尔所施展的法术,那些急促的咒语她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果不其然。解除魔法射线甚至都没能让欣布的风暴盾牌晃动一下。

  欣布挥了挥手,空中的残砖断木便纷纷向卡妮砸去,逼得她不得不中断了下一个法术的准备工作,转而狼狈的躲避这些杂物,南希则冲过去掩护着她,甚至不惜以身体来抵挡飞坠的沉重石块。

  风暴女王的主要注意力显然不在卡妮身上。她实际上除了施展了一个沉默结界之外还没有正式进攻过——而现在她颇有兴致的注视着摩利尔,等待

  她究竟会施展出一个什么样的法术出来。

  摩利尔的法术完成了。没有毁灭性的塑能攻击,也没有召唤出强壮骇人的异界生物,更没有坚不可摧的魔法防御。超自然的魔法力场从她周身爆发出来,横扫整片区域,驱散了一切在此地持续着的魔法效果,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欣布利用旋风操纵的浮石悬木纷纷从失重状态下解脱出来,重新受到自然引力的作用而坠落。

  摩利尔径直向卡妮冲去。她几步便跃到卡妮身边,抓住她的手大喊:“快!离开这里!空间锁已经失效了!”

  半空中欣布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严肃的神色。虽然她自身没受到任何影响,但是之前布在这里的所有法术封锁都已经被解除了。而且因为摩利尔一门心思的想着逃走,设定条件与此不符的触发术也无用武之地。她举起手,魔法灵光像个微型太阳似的燃烧起来——

  但是卡妮同时也启用了另一枚戒指上储存地任意门。

  整个世界再次变得混乱,摩利尔和卡妮忍受着这种被瞬间拉伸的感觉。好像她们已经扩展开来,占据了她们正在的全部距离——随后她们一头栽倒在满是尘土的街道上。

  一个战士模样的家伙把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吃惊的看着两个突然从虚空中跌出来的红袍法师。

  他要是趁此时攻击的话,说不定就可以靠以一个菜鸟战士地身份干掉两个高级红袍法师而威震深流城,但是正因为他是菜鸟,所以没胆子也压根没想起来动手,而且更糟的是,他居然也没马上静悄悄的转身离开,而是选择在那里傻站着看——要知道。无论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看热闹都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

  所以当卡妮从空间传送的震荡中恢复过来的时候马上向他释放了一个咒语,把从欣布那里得到的挫败感全部发泄在他身上。

  幻术作用下,战士惊恐欲绝的看着自己地手,然后又摸自己的脸,似乎自己的皮肤已经变成了一种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恐怖样子,他踉跄后退,两只眼睛瞪得几乎从眼眶里凸出来。继而扒开自己的衣服检视全身,最后因为实在无法承受卡妮施加给他的幻相而仰面朝天的倒下,昏过去了。

  “贱人!”卡妮咒骂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说倒霉的战士还是说可怕地欣布。

  “不要浪费法术了,我们必须马上返回据点躲开欣布…”摩利尔看了一下周围,她们现在应该在深流城西南城墙边缘,但是仍然处在港口区范围内——这与她预想的差不少,看来卡妮匆忙之下启动的任意门法术定位出现了不少偏差。没能将她们送回据点附近。不过这情况算是不错地了,至少她们没有卡在城墙里。

  南希没能跟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卡妮马上以行动赞同了摩利尔的建议。看样子她完全没考虑过南希的问题。

  但是没等摩利尔和卡妮走多远,一阵平地骤起的旋风便拦住了她们地去路。房屋和城墙的阴影在风中舞动汇聚起来,形成一双明亮如火的眼睛,让两人地心沉了下去。

  “抛弃同伴…真让我恶心。”

  南希被实质化的阴影抛出来丢在地上,不过看样子只是晕过去了。

  欣布居然这么快就追上了她们!

  “年纪轻轻就能在魔法造诣上达到这种程度。你确实让我惊讶了,年轻的红袍。”欣布从旋转的乌云中走出,空着的两手中有不断变幻颜色的光点来回流动:“如果你不是一个红袍。而是一个心底良善的法师,我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但是现在…你已经有点让我恼火了。”

  两个红袍法师脸上的刺青似乎都活了起来。她们不约而同的选择顽抗到底,卡妮是没有办法,摩利尔或许就是因为她那种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作的坚持和固执——她绝不会向这个疯女人低头的!

  欣布仍然垂着手,眼睛变得越来越亮。同时她凌乱的头发也舞动起来,变得好像一团熊熊燃起的黑色火焰。

  摩利尔和卡妮同时施放了魔法,但是出乎意料,居然什么效果也没有——而且更让她们吃惊的是,当她们第一天成为法师起就能触摸到的,无处不在的魔网竟然消失了!感觉所及之处只有一片紊乱的虚空,任何咒语和手势都没法激起魔法源泉的反应,难道欣布竟然有如此巨力,乃至于在她们周围暂时造出一片魔网破碎的漏洞?

  不,不是欣布做的。风暴女王的脸色也变了一下,手上的光辉一瞬间黯淡了,虽然马上重归明亮,但是这种异常的现象显然引起了欣布的注意,乃至于比消灭或者囚禁眼前两个唾手可得的红袍法师更加重要。

  她扭头向远处看去——两个红袍法师也若有所感,同时把目光投向那边。

  港口区深处升起的烟尘几乎遮蔽了半个夜空。猛烈的震动随之而来,房屋摇撼着,像是突然发生了一场地震。

  欣布的双眼闪烁了一下,感觉到魔网已经恢复正常,好像刚才的奇特扰动只是一个错觉似的。但那不是错觉,欣布知道。这一带的魔网的的确确异常了一瞬间,导致她们的魔力全都出现了暂时的失控——必须去看一看,那里一定有比红袍法师更值得关注的东西…风暴女王瞪了摩利尔一眼,小型魔法旋风再次笼罩了她,等到风暴平息的时候,欣布已经离开了。

  摩利尔看着那片烟尘,不用动脑就能大致估计出是谁干的。脚下的大地再次震动了一下,好像被突然猛力擂了一下的鼓面。

  “我们快回去吧!”卡妮催促道。

  摩利尔转向昏迷的南希——突然觉得不舒服。抛弃同伴?

  “现在我们可以带上南希了,不能把她扔在这儿。”摩利尔淡淡的说。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