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四回合 水晶塔
  叫做欣布的女人果然发出一阵暴风似的大笑。Www.qВ⑤、CoМ\\

  “风暴女王?”她重复了一遍这个词,蓬乱的头发现在平顺了些,但是仍然好像在烈风中飘扬似的飞舞着:“不要随便用这种称呼。我可不是什么女王,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法师罢了。说起来,你这个拥有天界强大神圣生物血统的女人,更适合被叫做女王吧——最近又找到什么猎物了?”

  “别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是在欣赏这些美丽的花朵而已…男人却只知道粗暴的把她们从枝头上折下来糟蹋”克洛伊和欣布并排走出小巷,正好一群豆蔻年华的少女嬉笑着从她俩身前经过,应该是什么地方又有吸引女孩的稀奇玩意儿出售——留下一阵清新百合花一样的香气。这个养眼的场面过去后,摩利尔乘坐的马车早已不知去向,街上的行人一如既往的拥挤和嘈杂。

  “哼,深流城还是这么让人讨厌。”欣布可没有和克洛伊一样的特殊癖好,她皱着眉头,似乎很不喜欢这种人流熙攘的大城市,也不适应这里:“我讨厌人群,讨厌噪声,讨厌被挤来挤去的,而这一切却组成了深流城。为什么人们都喜欢扎堆呢…说起来我们上次见面是在哪里来着?”

  “至高山脉的风暴顶,你不是在那里建了一座法师塔么。”走出巷子后,欣布挑选了一个方向,克洛伊也就跟了上去。反正看欣布大大咧咧的样子也并不像有什么明确地目的地:“还没完工吧?你竟然舍得抛开它来深流城,就不怕山岭巨人和兽人毁了你的心血?”

  “你以为我想么?”虽然城市里的空气是凝滞而浑浊的,但是在风暴女王周围却有着轻风拂面一样的清新感觉,而且柔韧且不容侵犯的风墙不着痕迹的挡住了每一个靠的太近地行人,让他们不知不觉地就从欣布身边让开:“还不是因为在这里有亲戚?”

  “亲戚?”欣布的回答明显让克洛伊有些意外。

  “我的姐姐一直生活在深流城。嗯,也难怪你不知道,我们一般很少联系的。”面临又一个十字路口,欣布停下了她的脚步:“当然还有一些别的事情…那个,克洛伊。你知道水晶塔在什么地方吗?”

  “…

  “怎么了?”欣布在车水马龙的路口满不在乎的伸了个懒腰,胸部地曲线马上从法袍中凸现出来,很明显在那层法师袍下欣布什么都没穿,因为两朵花蕾都若隐若现的在应该出现的地方印了出来,不过还好她在克罗伊发现之前很快把手放下了:“没关系,不过是走亲戚罢了,反正也很长时间没见了,我们刚好可以好好聊聊。”

  克洛伊早就意识到。无论是作为情侣还是作为旅行伙伴,欣布都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女剑客朝另一个方向指去:“虽然我对深流城也不熟…但是起码你可以抬头看看找找吧。”

  在她手指的方向,一座璀璨夺目反射着日光的高塔正屹立在深水城山峰的一角,别说是商业区,怕是就算在城外的港口区也能很轻易地在群塔中找到这座极为显眼的建筑。

  水晶之塔其实不是水晶的,但是整座高塔从塔身到塔尖成百上千个光滑地镜子一样的切面无时无刻不在反射着光线,就连无星无月的夜里都在辉映着***,也正因如此。水晶之塔才因此得名——深流城的居民们有时候也叫它光耀之塔,但是这个称呼可能会引起晨光骑士团的反感而不是那么流行。这些克洛伊昨天晚上就知道了,她还知道这座塔有多高。为什么要坐落在山峰地一角而不是中心位置,它的主人是多么的有名气和受深流城居民敬畏…忍受胖商人弗雷斯一晚上地唠叨也不是白费的——尤其是听到了深流城领主联盟的首席顾问,也可能是北地最强**师的水晶塔主人凡登-戴尔若的不少八卦,不过——

  “你去水晶塔干什么?你姐姐是水晶塔的法师?”

  “不,她已经不做法师很久了…真是浪费。不过我姐夫戴尔若是个法师。”

  “戴尔若是你姐夫!?”

  弗雷斯可没提到过这个。克洛伊一边打量欣布一边不敢相信的问:“你姐姐是莱拉女士?”

  “是啊。怎么了?”欣布一边走一边很不以为然的反问,但是光看她那身破袍子和邋遢样十有**会以为她姐姐是个厨娘。

  水晶之塔已经近在眼前了。

  如同所有美女都需要化妆,所有的传说都会被夸大一样。站在水晶塔近前,那种光耀照人的感觉就减轻了不少,不过由整块整块的光洁理石构建,有着大量平滑切面的塔身仍然让人叹为观止。

  没看见守卫,欣布也不打算敲门通报,她只是随意的做了一个手势来施展“敲击术”,自顾自的就把铁门打开了,好像跟进自己家一样随便。欣布和克罗伊进入由爬满藤蔓的铁制围栏围成的僻静山间院落后,沿着七弯八扭的鹅卵石小道走到塔下时,水晶之塔的女主人,莱拉夫人已经等候在水晶塔正门旁冲她们微笑了。

  无论从哪一个方面看上去,莱拉现在都更像一个雍容华贵养尊处优的贵族夫人,曾经作为法师的痕迹几乎已经不见了,层层叠叠的裙罗衬托着她高贵的气质,一颦一笑都透漏出一个出身贵族的妇女应有的礼仪和教养,除了稍微上翘的眼角和薄薄的嘴唇,克洛伊还真是无法把面前的莱拉和整天邋里邋遢大大咧咧的欣布联系起来。

  “克洛伊,算是我的朋友吧。”在塔内二楼地客厅落座后,克洛伊随着欣布简单的介绍欠了欠身。而对方则报以贵族式的礼貌亲切却又保持着一定距离的微笑,女剑客突然后悔起来——自己应该继续在街上转转,她并不习惯这种规规矩矩的家庭会面。

  “果然跟我预料的一样,角落到处都是希瑞克教会的走狗在蠢蠢欲动,看来这一次要耽搁挺长一段时间了。”欣布斜靠在长沙发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也不知道她是冲谁在说话:“戴尔若不在家吗?”

  “他去市政议事厅和领主们见面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你既然来就应该早些通知我们。如果不是克洛伊小姐带路,你恐怕又会在深流城里迷路了。

  一边微笑着克洛伊点头示意,一边吩咐着仆人端上饮祥的预感袭上克洛伊地心头,感觉自己马上又会陷入那种别扭又冗长的闲聊之中。

  “哦。是吗…一个法师总参扯进这种乱七八糟的俗务中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欣布懒懒的端起面前的茶,似乎因为感觉把茶杯放在嘴边是件很麻烦的事情,马上又把茶杯放在了面前的矮几上:“对了,克洛伊。你最近一直在做什么,还是到处漫无目的地旅行吗?”

  “是啊,不然还能怎样。”女剑客也端起面前的茶杯,马上一份幽远深沉的香气扑面而来:“不过最近在旅行途中遇到几个有趣的人,总算日子过的还不是那么无聊。”

  “那么说来听听?”

  “你有这份闲情倒是很让人吃惊。”等到克洛伊注意到的时候,发现女主人莱拉迅速而又得体的向自己笑了一下,起身离开了客厅:“不过你不会喜欢她的,是一个红袍法师和她地构装体…喂。你到底是来干吗的,也许我该离开了,这可是你们家庭的私人聚会。”

  “噢?你交到了新地女朋友吗?哈哈…”似乎是因为在自己姐姐家心情放松的缘故。欣布现在笑起来都好像是在睡觉时候做到好梦后的样子:“我确实不喜欢红袍法师,他们跟希瑞克教徒比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么我接下来的话可能会让你感觉不快了…”

  突然客厅门外的走廊上传过一阵嘈杂,欣布打住了话头,克罗伊也不禁向门口看去。

  “该死——噢。对不起,夫人,可是会长你明明答应过我地。敢毁约的话我就把你扔到北极冰川里去喂雪狼!”首先是一个大嗓门的家伙地声音,听上去不但底气十足,而且性格也应该属于比较暴烈的那种。

  “因为今年的冰期来的特别早,而且风暴频频,商会的船队实在没有办法把你需要的物资按时送到世界之脊山脉附近的港口,这不能怪到商会联盟头上,你自己也很清楚这件事情吧!”据理力争的是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甚至略带着一种少年嗓音特有的甜润感觉。

  “两位这边请。”莱拉很快带领另外两位客人进入了客厅。

  介绍完欣布和克罗伊,莱拉转向另外两人:“这位是和晨光骑士团齐名的冰风骑士团的副团长泰格,这位是北方商会联盟会长马克…”

  “噢,你们好,两位漂亮的女士!”泰格大大咧咧的,嗓门大的好像快要把屋顶的魔法水晶吊灯都要震下来了,但跟摩利尔的想象有所区别的是,面前这个野蛮人身材并不甚高大粗壮,甚至还没有自己高,一身兽皮做成的皮甲虽然不甚整洁,但看得出算是极品装备了,而更让人侧目的是插在他皮带背后的两把巨大的板斧,寒光闪闪的斧刃在他身边似乎构成了一道防线似的,这个样子实在不知道他要如何坐到屁股下面那张名贵沙发上面。

  另外一个穿着华丽贵族服装的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向两位女士点了点头,他应该就是那个说话细声细气的人了,但他的形象跟声音的区别就更大了,这个满面络腮胡子,身材魁梧的好像一个货真价实野蛮人的商会会长用那种略带稚嫩的声音说话的样子,还真是很难想象。

  “那么各位请跟我来吧,戴尔若很快就会回来,我们到会议室去等他。”说完莱拉首先从另一侧的门走出了不算太大地客厅,紧跟着泰格和马克也走了出去。

  “啊。好麻烦…”欣布不大情愿的从长沙发上站起来:“来吧,克罗伊,让我们去听听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在见过不像野蛮人的野蛮人战士团长和像野蛮人的商人之后的第二天,克洛伊没精打采的扒拉着盘子里的牛排,和莱拉夫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她现在相当后悔为什么要答应欣布,要等她和戴尔若**师地联合施法结束后一起离开,可是谁能想到他们竟然花了快一天一夜了?摩利尔使用法术预测的时候可一向都是很快的。

  “北方冰川的问题真的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看着典雅恬静的贵妇人,克洛伊想来想去也只能说点“正经事”了,有夫之妇倒也无所谓。只是她可不想对欣布的姐姐伸出魔手——谁知道她们姐妹是不是有相同的遗传基因?

  “是啊。”莱拉换了一身普通地家居服,手腕和脚踝上的秘银首饰散发着柔和的魔力光芒:“今年世界之脊和破碎冰川上的怪物们的活动实在是有些过于异常了…无论数量还是种类,都远远超出以前任何时期。现在雪精灵又给冰风骑士团送来侦察报告说,他们在破碎冰川深处发现了三五成群的白龙…这真是太难以想象了。”

  克洛伊已经把小小的牛排用餐刀切成了几十块,差不多都是同样大小:“等得空了要去北方溜达溜达看看才好…欣布也太慢了吧?”

  门外传来脚步声。

  **师凡登-戴尔若走了进来——和雍容华贵风韵正盛的莱拉相比,他显得非常苍老。鬓角已经花白,消瘦地脸上带着施法者因为长期驾驭不属于自己的伟力而特有的衰弱神情,一袭灰色地法师袍长垂及地。眉头紧锁着,轻抚着下巴上修剪整齐,同样花白的胡子走了进来。

  “亲爱的。”莱拉站起身,克洛伊也随之站起——但是她没有在戴尔若身后看到欣布的影子。

  莱拉让戴尔若坐到自己身边,将卷曲的长发撩到肩后,用她经过精心保养地纤细双手握住戴尔若的手:“怎么样?”

  “混乱,黑暗,巨大的波动…”深流城第一**师轻轻抓着妻子地手。显得相当疲惫,甚至没跟克洛伊打招呼:“远方就像笼罩在重重迷雾中一样令人目不能视。”

  克洛伊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了。

  “那个…”她摸了摸鼻子:“我想我该告辞了。戴尔若大师,您能告诉我。欣布去哪儿了吗?”

  “欣布?”戴尔若抬起头,用他深邃的好像两口井一样的眼睛看着女剑客:“欣布女士去码头区了。她和晨光骑士团有约定,来深流城的目的之一就是对付红袍法师和希瑞克教徒越来越猖獗的毒品交易活动…怎么,克洛伊小姐,

  道么?”

  克洛伊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

  “该死!”她低声说道。

  摩利尔仔细挑选了为晚上的交易而准备的法术。力图能让它们发挥最大和最合理的效用。艰涩的咒语被一行行刻进脑海,直到趋于饱和的极限,这是一个法师最强大最可怕的时刻。就好像一把装满了子弹的枪要比十把开山刀更令人恐惧一样——而且因为摩利尔无疑是个枪法精准的好射手,所以也更致命。

  结束冥想后天色已近黄昏。四十七没在书房等着,摩利尔认为应该出去找找他,也许自己应该继续研究如何将心灵连线的法术固化在他身上,这样想着的摩利尔刚刚走进客厅,猛然发现对面竟然站着一个全身**的男人,背对着她正对着镜子不知道在脸上鼓捣什么,全身肌肉賁起,几乎和兽人一样魁梧的可怕,但是皮肤又是惨白惨白的,吓了摩利尔一跳。

  “你是谁?”摩利尔冷声问道。

  那人回过头来——面容是无法形容的恐怖。他的五官好像是一团揉的乱七八糟的抹布,绞裹着拧在一起,光凭这个样子就能吓的绝大部分人落荒而逃。

  摩利尔也不由得倒退了一步,几乎就想先下手为强了。

  那人用手抓着脸皮,使劲儿的扯。突然好像裂帛似地一声。他的面目舒展开了。他揉了揉额角,把脸扶正。两点幽红从淋漓着鲜血的眼睛里透出来,好像深渊中的光。左边嘴角裂了一个大口子,涂了半脸的血污中漏出一丝金属的寒光。

  “你…这是…”摩利尔认出熟悉的目光,眯缝着眼睛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这是变形怪的皮?卡妮给你的?”

  “嗯,她认为我应该伪装一下。管它是什么。”四十七得意洋洋地抬起手活动了一下手指:“生体皮肤包裹的金属支架,平均寿命一百二十年…Ill

  “你在说什么?这么说来你岂不是快要报废了?”摩利尔一拍额头:“天哪,你这样子真难看。快去洗洗吧,把身上那些破洞缝上。再找件衣服!我们要出发了!”

  “当然。”四十七扭了扭脖子:“等等,还有一件东西。”

  卡妮来找摩利尔和四十七的时候,两人已经准备好等着出发了。摩利尔穿着红袍法师标志性的袍子,通身的颜色像血一样,连束腰的皮带都是红的,法杖尖端也是一颗硕大的红色宝石——带着红袍法师标志性地邪异。四十七则简单的套了一身战士行头,无非是为了掩饰他那身粗暴穿在身上的皮肤,令人惊异的是。他嘴角的创口已经基本愈合了,只留下一道微微外翻的伤疤,似乎这件拟态皮肤本身就拥有生命似的。

  不过最吸引卡妮注意力的,还是四十七旁边地那件黑色的大箱子。它好像通体是由钢铁制成的,反射着幽幽地寒光,棱角处粗糙的接合着,锐利非常,很容易刮伤人。

  “这是什么?”卡妮问道。

  四十七拍了拍箱子:“这个?当然是准备交易的东西了。”

  卡妮没再说什么。事到如今,她也没法再说什么了。既然摩利尔决定要利用她和希瑞克的教徒做笔“大买卖”,那么现在她就只能跟着。

  三人没有出据点。而是来到了卡妮住所的地下室中,那是一间非常宽敝地类似魔法试验室的地方,周围的工作台上到处摆放着试皿瓶盘和盛在里面地各色魔法葯剂,墙上则挂着各种兽头兽皮和不知道什么玩意的骨头,还有各种半锈的武器和说不上什么名堂来的古怪玩意。在几盏幽暗的魔法火炬下一切都显得影影绰绰鬼鬼樂樂的,四十七回想起沼泽法师塔内的试验室,发现原来法师的试验室也并不都是一个模样的。

  地下室的中央明显被临时清理出了一块空地。地板上刻画着大量艰涩的魔法符咒,跟一些被按照某种顺序摆放的魔法物品构成了一个魔法阵。等在魔法阵旁的南希看到四十七的时候起初也是吓了一跳,作为纹身武士的领导者之一,她可不记得据点内有这么怪模怪样的武士。

  四十七把铁箱子放在地上,砸出咣的一声大响。

  卡妮回头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又赶紧检查了一下刻在地板上的阵列有什么损伤没有,按照特定次序排列的水晶和宝石是否松动。

  “你轻点儿,这个可是很精密的。”摩利尔也批评了四十七,她说的同样也是魔法阵而不是箱子里的东西:“只要传送阵出一点错误,片刻之后你的脑袋很有可能就和屁股分家了。”

  “脑袋和屁股本来就是分家的好不好。”四十七嘟囓了一句,抬手扯了扯脸皮:“又是空间转移。我讨厌空间转移…摩利尔,你考虑过没有?”

  “什么?”摩利尔反问。

  “当你进行空间转移的时候,一只苍蝇也飞到你身边一起被转移。这样传送过程中你们全部微粒化,而传送结束后你和苍蝇就会混在一起,导致身体组织发生变异,然后你就会成为一只好像人的大苍蝇…或者说是一个很像一只大苍蝇的人…”

  “住嘴!快过来!这种事情不会发生的!”摩利尔怒叱道,但是眼神迅速的在传送阵上扫视检查了一遍。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