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三回合 买卖

第二十三回合 买卖

  “什么?这不行,绝对不行啊,摩利尔小姐!”弗雷斯把胖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脸上的肥肉都在颤动:“我可以用众神的名字打赌!如果您把船给了赛蒙,那么他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再回来的!我敢肯定在我的余生中决不会再见到这个骗子的身影了!”

  摩利尔和四十七一早就离开了红袍法师的商业据点,正好和弗雷斯的马车错开了。wwW.qb⑤.cOM/听说弗雷斯要去处理赛蒙和寄居蟹号的事情之后,摩利尔决定跟着来看看。说起来这些水手确实也是个问题,他们跟随着摩利尔和四十七一同经历了风暴洋的冒险幸存下来,如果让他们在深流城里大摇大摆乱跑的话,水手们不知收敛的吹嘘难免会给摩利尔造成一些不必要麻烦——虽然女法师并没有要隐秘行动的意思。

  说起来弗雷斯为了能从赛蒙身上捞到尽可能大的利益来弥补他从前的损失而把水手们都扣押起来的做法,还真是帮了她一个忙。

  “弗雷斯先生,您就算把船没收了又能怎么样呢?”摩利尔看着抛锚在码头边怪模怪样的寄居蟹号说道:“这艘船看样子不适合运载货物,也不适合做客船…既然如此,为什么您不暂时把船租给赛蒙船长,让他和水手们按照自己的方式出海经营,这样赛蒙欠您的债务不就有可能多收回一些么?”

  “话虽是这么说,但…”弗雷斯气呼呼的搓着胖手:“对于赛蒙这家伙。我是再也不敢相信了!对付他,最稳妥地办法就是卖给红袍法师做奴隶!这样我好歹还能收回点车马钱…”

  “你们在说什么?”四十七在一边不乐意了:“没听见刚才二十六说么?这艘船是我的,要怎么处理你们都不问问我的意见?”

  “嗨,你还当真了?”克洛伊在旁边不可思议的问:“你要这破玩意儿干什么?”

  “这是我的船。”四十七用不容置疑的语气给这件事下了最后定论:“我现在把它的经营权交给弗雷斯代管,赚了算我的,赔了算他的。你没意见吧,弗雷斯?…很好。至于你,小胡子,我姑且让你当这艘船地船长。我不管你每次航行贸易应该分多少红利。都要交给弗雷斯来偿还你欠他的债务,如果你打算开着我的船逃之夭夭…”

  四十七看着赛蒙笑了一下。

  “你可以试试看。也许我找不到你呢。”

  回程的马车上,弗雷斯一脸苦相。赛蒙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溜走了,应该是怕见到更多的债主。水手们商议了一下,也只好跟着他们的前船长一同出航,否则如果让赛蒙和船一起离开自己视线的话,天知道要再等多少年才能再看见他。海精灵罗尔因为不习惯人类城市地环境也跟着离开了,不过二十六留了下来——这个奴隶水手是塞蒙有手续的私人财产。现在自然要易主。不过二十六倒是挺高兴的,给谁干活不是干?而且能回到家乡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别那么沮丧么,商人先生!”看到弗雷斯瘪着嘴沉默寡言,克洛伊可算把昨天晚上受的闷气发泄出来了,她有意无意拉着摩利尔的手一边笑一边说:“这还不好么?有四十七这样强大的构装武士作您的合伙人,我看以后您就用不着担心商队会受到强盗或者兽人地騒扰了!”

  “唉…”弗雷斯靠在软垫上唉声叹气:“我就是看不过塞蒙那个混蛋居然这样轻易的就逃脱了惩罚。就算整整一个城市的半身人小偷加在一起,也没有这个家伙可恶!我真应该考虑下放弃我那笔钱算了,而是直接把他送上火刑架…”

  摩利尔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回来。理了理耳边的头发:“说笑了,弗雷斯先生。您是一个优秀的商人,又不是以虐待子民为乐的残暴领主。做生意只要有利可图。就应该抛却个人不理智的情感因素吧…对了,说起生意,我有件事还想和你谈谈呢。”

  “不行,不行。”摩利尔提出要求后,接下来地一路弗雷斯都在坚决地表示拒绝:“这可不行。摩利尔小姐。非常抱歉,但是我没法帮你这个忙…噢,我不是对您朋友的生意有什么偏见。事实上我认识的贵族和富翁中,就有好些人时常都会服用点魔法毒品提神。但是您要知道,如果把您地朋友引荐给这些人,在商业的角度上就等于是中间人了…晨光骑士团的那些圣武士们知道以后不会饶了我的!我的商队以后就没法在北地行走了,深流城内的所有善良派系也都会远远的避开我…哎呀,到家了,您要下来坐坐?还是现在就回红袍法师的商业据点?…好的,曼恩,你亲自驾车,把摩利尔小姐送到,摩利尔小姐,克洛伊小姐,我先失陪了,再见…”

  “虽然我也不喜欢那帮死脑筋的圣武士,他们就好像在烤炉上呆的太久的煎肉,思想都是发糊的…”克洛伊耸了耸肩:“但是不可否认,只要不是真正十恶不赦的家伙,对圣武士总是心怀敬畏。就算被这些家伙成天盯着脊梁骨而小心翼翼,也总比被无法无天的恶徒闯进家门欺凌劫掠的好。”

  “是啊。”摩利尔有些意兴阑珊:“公正,保护…谁不希望困境中能有一个对自己无偿伸出援手的人呢?咦,你也要去商业据点么?”

  “啊,我搭个顺风车,先到处转转。”克洛伊伸了个懒腰,将马车窗的帘子掀开一点欣赏街上的景色:“晚上再找个有趣的酒馆喝几杯,我可受不了那胖子的唠叨了…”

  突然克洛伊伸手敲了敲马车前厢壁,外面的曼恩马上将马车靠边停下。他地驾车技术相当高超,平稳的连一丝震动都没有。

  “我就在这里下车了,”克洛伊打开车门跳了下去:“明天见!”

  摩利尔看着克洛伊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一下子感到好像有点说不出来的奇怪。这和女剑客没多大关系,而是她的莫名直觉,就好像什么地方突然发出一声超过人类听力范围的声音,空气中淡淡的波动扫过马车,转瞬即逝。

  错觉么?摩利尔揉揉眉头,因为四十七给她揽的该死活计。昨天和卡妮道别后回到房间她很是琢磨了一会儿,可差不多是一无所获,连最后准备法术的时候都失败了一次。要透过魔网接触到浩瀚地魔力本原之海谈何容易?

  自己似乎有点操之过急了。

  但是等摩利尔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四十

  也好像不知道在看什么——通过另一边的窗户。

  “你怎么了?”摩利尔奇怪的问。

  四十七收回目光,眼睛里的红火爆炸似的闪了一下。

  “没什么…可能是错觉。”

  经过昨夜的对峙,红袍法师会商业据点内的气氛更紧张了许多。正门地警卫增加了一倍,哨楼上也是满员执勤,自认为足够强大或者足够聪明,仍然敢于来此和红袍法师交易的冒险者都会被礼貌但是不容置疑的要求不得携带武器。当然作为补偿,据点内的魔法物品价格都下调了少许,一些零级魔法卷轴甚至以原价的一半,也就是成本价出售。

  摩利尔在房间呆了一整天,研究和分析红袍法师制造的魔像。说起来红袍法师的条件还真是没的说,占据了整整一层地法术实验室设施齐全,而这仅仅是一个商业据点中供过路红袍法师工作休息的空置居所而已。

  红袍法师在这具根据阿古斯构装技术制成的魔像上做了大量地改进工作,而摩利尔也正在对这些改变系专精法师的手法进行研究。她暂时放弃了激活魔像的想法。如果她真想那么做的话现在躺在实验台上的就应该是四十七——就算四十七真能这么老实,摩利尔也得有为红袍法师会鞠躬尽瘁地想法才行。

  晚餐的时候贾力又出现了。卡妮没有露面,显然他们的关系已经恶劣到相当地程度。也难怪。从现在的形势上看,卡妮的毒品交易已经给贾力造成了相当的困扰,但是令摩利尔有些诧异的是,贾力压根没过问摩利尔和卡妮之间的事情,甚至对此只字不提——好像完全不知道这回事似的。

  “摩利尔!摩利尔!”第二天一大早卡妮就来敲摩利尔的房门。

  “我已经和希瑞克教会的人谈好了。”她坐在椅子上,因为身材的关系只有一个头露出桌子,连拿杯果汁都不大方便:“今天晚上在码头区的猫爪酒馆。”

  她看着气定神闲正在吃着面前的早餐的摩利尔。小鼻子皱皱着,虽说她比魔利尔大了能有十几岁——儒成年要比人类晚很多,但是现在这样子单从外表上看几乎完全和一个小女孩无异。

  “哦?”摩利尔放下餐刀和叉子:“希瑞克的教徒答应了?比我想象的还要顺利。看样子他们对魔法毒品的需求量还真不小呢。”

  “那个…摩利尔,你究竟打算怎么做?我想肯定不会是真的要和他们做一笔大买卖吧?你关于改变销路的建议我也接受了,我感觉我们没必要再在这件事情上跟希瑞克教会扯上关系…”卡妮顿了一顿,突然感觉面前这个女性红袍法师可能会是个比贾力和希瑞克教徒加起来还要难以对付的家伙:“也许我们应该终止这次交易,我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而我的预感却是这次交易一定会非常顺利,在这一点上你应该相信我这个预言系法师。”摩利尔正视着卡妮的眼睛:“何况这次交易不是跟希瑞克教会早已谈妥的吗,作为商人可不能言而无信。”

  “是啊。”卡妮应道:“说起来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前天被圣武士搅了,希瑞克教会却仍然坚持尽快进行一次大规模的交易,保证他们的需求,而且有消息说最近深流城里希瑞克教会的活动非常猖獗,不少零散的街头帮派和盗贼行会都被他们控制了,似乎有什么大动作…”

  摩利尔知道是什么大动作。这样看来暗日教会也把重点放在了深水城内,自己要加紧行动才行…就算不能赶在希瑞克教徒之前找到凯罗,起码也要给这帮家伙添些乱子,自己虽然算不上力孤,但是毕竟势单,四十七说的对,希瑞克教徒越少,自己找到凯罗的希望就越大。

  “不管做什么…他们的所作所为到最后只能搞得天怒人怨。”摩利尔双手交叉托着下巴:“不过等这次交易结束再和他们彻底撇清关系也不迟。我们是红袍法师,有钱就要赚么。关键是交易的地点…猫爪酒馆靠得住么?如果再被什么晨光骑士团的人盯上,恐怕我们就要人财两空了。”

  “这个倒没什么问题。”卡妮说:“猫爪酒馆那一带可以说是码头区最乱的地方之一,地下水道错综复杂,现在又差不多已经全被希瑞克教徒控制。圣武士和城市警卫只要在那里一露面马上就会遭到围攻,他们就是有天大的本事,等攻到猫爪酒馆的时候,我们的事情也早就办完了。”

  “那么就这样吧。”摩利尔微微一笑:“等到晚上,我们一起去。”

  卡妮看了旁边的四十七一眼。

  “摩利尔…你不会乱来吧?那里可是希瑞克教会的地盘…他也去?”

  四十七咧开嘴,露出满口鲨鱼一样狰狞的牙齿:“当然,我也去。否则怎么算大买卖?”

  克洛伊在人群中左右穿行,好像一条在水里游泳的鱼,灵活的连别人的衣角都没有擦到。她最后拐进一条僻静的小巷,随意抛放的垃圾在街角堆积着,两边是高大的石质建筑,粗糙而且结实,看样子应该是仓库。

  女剑客放缓了脚步。虽然这里一个人影都没有,和外面商业区主街上的喧闹天地之别。但是克洛伊可以肯定,自己在马车上一闪瞥到的身影并不是看花了眼。

  她突然停下,刷的转了个身。

  一个漩涡在小巷两边高墙之间的虚空中成形,从中透出好似夜空般的银黑色,让周围的景物都因此扭曲起来。

  穿着破旧长袍的女人从漩涡中走出,除了漆黑如夜的双眸外,最引人注目的是她一头直竖指向天空的头发,不知是在魔法的效果下还是在微风的拂动下,那袭黑色长发竟如一团燃烧着的火焰般在空中轻微的飘动着,不过如果抛开她英气勃勃的俊美脸庞冷静点思考的话,那似乎更像是疏于梳洗而形成的效果。

  她几乎和克洛伊一样高,因为过长而扎了两圈儿的腰带上斜插着一把银色的短剑,还随随便便的挂着几个金属小瓶,大概是治疗葯水之类的。

  女人挠了挠头发,大步走向克洛伊,高腰皮鞋的后跟在石板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原来是你这家伙。鬼鬼樂樂的,万一哪次我就不小心给你一发闪电可就不好玩了。”

  克洛伊清脆的笑了起来:“我也不大敢相信呢。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深流城来了?风暴女王欣布?”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