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九回合 红袍法师的提议
  不是我的家,贾力老师。wWW、qb⑤。coМ\”摩利尔掀开兜帽,向阴师微微鞠了一躬,但是并没有使用红袍法师见面时惯用的独特礼节。

  贾力轻轻挥了下手:“呵呵,在你面前,我已经当不起这个称呼了。请进,进来谈…”

  他的目光在四十七脸上驻留了片刻,并且聪明的在四十七对此找茬前转移。

  虽然没有窗户,但是大厅内亮如白昼。在明亮的魔法***照耀下走过猩红地毯,在古香古色的大桌旁落座,精致名贵的雕像和装饰毫不掩饰的透出奢华的气息,同时始终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神秘压抑。摩利尔突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样的地方已经离开她很久了,久的以至于现在看到都有些觉得陌生,但是它们很快以一种近乎本能的记忆唤醒了她的心灵,魔法纹身似乎也在隐隐作痛,仿佛回到了它刚刚被刺在摩利尔肌肤上的时候。

  贾力轻轻拍了拍手,马上有人端着一个银盘走过来,把盛着翡翠色酒液的杯子小心的放在他和摩利尔面前。摩利尔抬头看了他一眼,年轻法师脸上的神情是一种谦恭的温顺,微微有些紧张和拘束——是一个学徒。

  “请,摩利尔小姐,你最喜欢的。”贾力举起杯,身上的袍子红的像血一样。

  摩利尔没有碰那个杯子。绿色的魔法烈酒晶莹透澈,在透明的琉璃杯里安静地等待着,如同一块美丽的宝石。又好像一个活生生的灵魂。

  是的。她曾经非常着迷于这个,甚至到了上瘾的程度。这种酒喝下去就像吞了火一样,不可思议的热流顺着食道奔涌而下,然后扩散到全身,在酒力持续的时间内都会让她像脱力似的绵软而不愿意动,但是头脑却病态的清晰,脑海中每一个咒语都被放大了,更准确,更有效。带给她一种似乎无所不能地快感。那时伊莎贝拉从来不阻止她,甚至笑着说,她喜欢看摩利尔慵懒的靠在床上翻看法术书的样子…直到摩利尔最后知道这种酒是怎么制成的。

  小妖精之泪。摩利尔感到恶心。她按抑着自己打破杯子的冲动,贾力或许不是故意的,毕竟他离开红袍法师会总部的时候,摩利尔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丫头呢。

  “我已经戒掉了,贾力老师。”摩利尔尽量平静地说:“普通的酒就好。”

  “哦?”贾力也把唇边的酒杯放下了:“是么…其实偶尔消遣一下也没什么的。”

  摩利尔决定尽快切入正题,在这里呆得越久。她受到的影响似乎就越大:“贾力老师,我想您找我来并不是只请我喝一杯这么简单吧?我是一个红袍法师的叛徒…说真的,当我发现得到的是您地请柬而不是追杀时,实在是相当意外。”

  贾力微微一笑,眼角的鱼尾纹和刺青一起眯缝起来:“你多虑了,摩利尔小姐。”

  “红袍法师中没有叛徒,也不可能有叛徒。当我们刺上这个以后…”贾力轻轻抚摩着额头的刺青:“一天是红袍,一生都是红袍。其实自从你离开以后。红袍法师会一直都没有发出过正式地追杀令,我甚至是很久以后才听说你出走的消息的,而你近几年来出色的表现也让导师们对你青睐有加——我们甚至为你感到骄傲。真的,摩利尔。”

  这个消息让摩利尔感到有些惊讶。不是没有别人离开红袍法师会,实际上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不堪导师地压榨,在权力斗争中失败。或者其它什么原因…但是最后这些人都会湮灭无踪,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红袍法师会就像一个等级森严的巨大蜂巢,离开巢穴的蜜蜂最终只能无声无息地死去。一个红袍法师甚至不会在没有据点的城市里驻留,只有进入他们戒备森严的高墙内,在纹身的奴隶武士保卫下才能睡个安稳觉。

  摩利尔逃离红袍法师会的时候,其实也是预想过自己最终会孤零零死在某个地洞里的结局的。但是她挺过来了,而且现在生活的还不错——这等于是公然挑战红袍法师会的权威,她的存在将成为一个嘲笑他们的标志,蔑视他们传统的象征…红袍导师们会容忍这种情况发生?何况…何况还有伊莎贝拉。

  摩利尔的沉默不语并没有让贾力无话可说,看起来他早已经准备好如何应对这种局面:“摩利尔,我可以向你保证,红袍法师会仍然承认你是我们中的一员,这是导师们的意思,而且关于你和伊莎贝拉导师之间的纠纷…你已经不是学徒了,其他导师不会插手这件事。”

  摩利尔抬头看着贾力,心中盘算着贾力的真正想法:“这么说导师们原谅我?但是我想我现在不能回红袍法师会。我现在已经习惯了孤身一人…”

  她停顿了一下,借助面前酒杯的反光看了在旁边闭目养神的四十七一眼:“还有和朋友一同旅行的生活。如果我因为自己的事情而无法履行对红袍法师会的义务,或者由于私人原因不能听从命令,也没有关系么?”

  摩利尔的这种要求可以说是任何一个组织都不会容忍的了。但是贾力居然

  有成竹似的微笑:“这就与我无关了,摩利尔小姐。向你传达这个消息…和在你停留于深流城的这段时间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是红袍法师,摩利尔。不管两个红袍法师之间怎么样,但是在对付外人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同心协力的,否则,我们怎么能面对这个险恶的世界呢?”

  真是冠冕堂皇的漂亮话。不过既然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那么接下来就应该谈条件。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份免费餐点会只是让人尝尝味道的。它一定会要求金钱之外地报酬——红袍法师送上来的更是如此。

  “恕我直言,贾力老师。”摩利尔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如果今天您请我来仅仅是为了告诉我这个消息的话我会非常高兴…但是请您还是告诉我吧,红袍法师会想让我做什么?如果蒙在鼓里,我会很不安的。”

  贾力哈哈大笑。

  “摩利尔,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聪明机警!”他也站起身:“请跟我来,摩利尔小姐。我有些东西想给你看。”

  地下工作室内同样***通明。

  四十七一眼就看到了守在地下实验室四角的惊悚卫士。这些活化铠甲在外人踏入工作室的一瞬间同时转头向门口看来,空洞的头盔内闪烁着魔法的光芒,好像眼睛一样。当它们感觉到进入者是工作室的主人贾力,他也并没有被身后那两个人挟持之后便又转回头去。重新变成毫无反应地雕像。

  这里更像一个加工厂。满是齿轮杠杆的机器,分门别类的金属零件,还没组装完毕的复杂构装体——一切都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摩利尔隐约猜到贾力的意思了。

  “这边请…当心脚下,摩利尔小姐。”

  贾力带着摩利尔和四十七来到工作室正中的巨大铁柜前,低声念了一句咒语,铁柜便慢慢展开,变成一个长台。

  平整的金属台面上放着一个奇怪地构装生物。它整体上近似一个削瘦的人形骨架,但在双腿位置长的也是纤长锋利的手爪。全身结构异乎寻常的复杂,每一个部件都精雕细琢,成千上万头发丝一样的金属线缠绕编织着组成了它蓝黑色黯淡秘银外壳下的肌肉纤维,经过仔细切割的宝石眼睛居然在吸收而不是反射光线,闪着幽蓝光芒地有刃身体看上去就像一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

  但是它的行动可就不敢恭维了。它抽动了一下,用四只手支撑着自己从铁台上爬起来,刀锋般地爪子和铁台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抬到一半又“啪”的一声摔在台子上。肢体无规律的滑动着,颅骨状的头部也在茫然转动,身上地零件不稳定的来回交错变化。好像找不到它们应在的位置。构装体胡乱舞动了一会儿之后猛然飘浮起来,好像没有重量似地冲向摩利尔他们,没等众人做出什么反应就在台边的无形魔法屏障上撞出一道闪光后掉落,仰面朝天,竟然没办法翻身。手爪绞在一起,只能拿脑袋胡乱的拱着,连长长的弧形脖颈也移到后背。用一种非常诡异的姿态挣扎——它自己把自己缠住了。

  “唉。”贾力苦笑了一下,做了个手势加强魔法防御的强度:“你看到了吧,摩利尔小姐。导师们希望能用阿古斯的构装技术制造出更聪明更强力的魔像,这就是第一个实验品…完全失败。”

  “根据伊莎贝拉导师带回来的资料…在这具魔像上投入的经验、材料和法术都远远超过一般的魔像。”红袍法师看着好像犯了癫一样抽搐的机械魔像:“但是得到的却是这个结果。找不到原因,制造上也没有任何错误。”

  他扭头对摩利尔说道:“你以前是阿古斯帝国法师部队的指挥官…我们想,你应该能接触到他们关于构装技术的更核心机密。这不是命令,但是摩利尔,导师们希望你能帮助红袍法师会研究解决这个问题。正如我所说,你也是一个红袍法师。”

  贾力停顿了一下,又以加重的语气说:“我们了解到你和希瑞克教会之间有些摩擦。摩利尔,暗日教徒在深流城内势力很大…不管你要做什么,我想得到红袍法师会的帮助对你来说是很有必要的。”

  摩利尔当然明白红袍法师们为什么失败。驱动阿古斯构装机械的动力根本不是源于魔网的法术,而是抽取“神之武装”身上来自魔法本源的纯粹能量——但是这个秘密就连在阿古斯法师评议会内部也只有辛格和基斯凯因两个人真正知道。就算她同意和红袍法师合作,又该怎么告诉贾力?难道把四十七交出去让他们研究么?

  “对不起,贾力老师。”摩利尔只能拒绝:“关于阿古斯的构装技术…我根本没资格接触。我想它已经永远随着七罪塔地陨落一起埋葬了。”

  再次被拒绝。贾力脸色有点难看:“摩利尔,你要知道…”

  “这家伙蛮有趣的,送给我吧。”四十七突然开口了,他微微俯身,盯着通体幽暗的构装魔像,而魔像仍然在胡乱转动脑袋,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贾力显然没预料到四十七

  提出这种要求。就算他为这次对话准备了种种可能还是太意外了。红袍法师会已经了解到摩利尔从阿古斯带出来了一个构装体,强大而且拥有非同寻常的智力。在和摩利尔会面的过程中,贾力也一直在暗中观察四十七,但是除了觉得他总有些心不在焉的小动作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看来他还是和四十七接触的太少了。

  “摩利尔,你…”贾力凭经验还以为这是摩利尔授意地。

  “送给我。”四十七重复了一句,摩利尔认为这是明抢的前兆。

  “贾力老师…”她刚想说点什么,贾力突然又笑了起来。

  “哈哈,当然没问题,反正这也是个废品。但是你要小心。它并不受控制。”

  四十七走上前去。沿着铁台边缘闪过一道白光,防护魔法被贾力解除了。魔像好像受惊了似的一扬头,打结的秘银手臂一下子解开了,闪电般抓向四十七——四十七的拳头穿过魔像的尖爪,带着两者相撞的火花重重砸在它的头上,让魔像哗啦一声瘫在铁台上。

  这再一次出乎了贾力地预料。四十七像捡起一堆破烂一样拎起魔像随随便便的搭在肩上:“谢谢。”

  “摩利尔小姐,我为你准备了住所…”贾力实在是没办法和四十七沟通,只好转而和摩利尔说话:“红袍法师不应该住在据点外面。请跟我来。”

  “你要拿这个破玩意儿做什么?”摩利尔本来不打算留在红袍法师据点过夜的,但是现在也顾不得了。确定了没有人和魔法暗中窥视之后,她气恼的看着四十七把魔像扔在桌子上摆弄来摆弄去:“贾力现在一定以为我有办法让这堆破烂活化过来!或者你可以?是的。也许其实你喜欢关在铁笼子里,浑身插满管子!”

  “他们说可以帮助你对付希瑞克教徒。你应该答应他们,这有助于你寻找小红帽。”四十七捧起魔像的脑袋端详着,它的头颅一侧微微有些凹陷:“这不好么?”

  摩利尔坐到床上。

  “不…我们当然需要帮助,如果凯罗真的在深流城地话。”她抚摩着天鹅绒的床垫。感受那细致柔软的手感:“但不是红袍法师。你不了解他们,他们每一个都是贪婪地吸血鬼,会榨干任何跟他们打交道的人。就连同伴都不例外。其实,我可以想别的办法…”

  “既然希瑞克的走狗总和我们过不去,他们又和红袍法师们合伙贩卖毒品,我们为什么不趁此机会把他们的合作毁掉呢?”四十七开始摆弄魔像地爪子:“毒品是很赚钱的买卖,可不能让敌人控制。没有钱,就没有武器,没有士兵,没有支持者…而这些都会成为我们的资源。要对希瑞克教徒发动一场战争,消灭他们地**,摧毁他们的经济,每一个希瑞克教徒的死去,都会让我们离小红帽更近一步。你觉得怎么样?”

  摩利尔看着四十七,为他这番冷冰冰的战争宣言感到惊讶。

  “想不到你居然能想到打垮对方经济这种迂回一点儿的办法。”她撇了撇嘴:“我还以为你只知道牙齿和拳头呢。但是我该怎么应付红袍法师?他们可不会白白帮忙的…如果我不能告诉他们阿古斯构装技术的秘密,恐怕今天贾力所做的那些许诺全都不会实现。难道你要我把你交出去?”

  构装魔像猛的从桌子上弹起来——吓了摩利尔一跳。魔像轻飘飘的浮在空中,乌暗的金属躯体上有一层幽蓝的光在流动,四只修长的手臂微微抬起,末端尖利的爪子像刀锋一样开合,发出“铮铮”的金属磨擦声。

  “你怎么做到的?”摩利尔看着魔像现在明显拥有了灵魂的阴沉双眼问道。

  “很简单,当一个机器人组装好所有的零件,想活动起来还必须要通电才行。”四十七满意的看着魔像在房间里飘来荡去,寂静无声,连一丝尘埃都没有惊起。

  “通电,什么通电,这和闪电有什么关系?等等,你是说…”摩利尔突然恍然大悟。

  她一拍额头:“你用自己的能量激活了这个魔像?噢,这可行不通,红袍法师可不会就此满足,他们贪得无厌,会刨根问底的,到时候会更麻烦…”

  魔像在空中一滞,然后摔在地上,又恢复了那种每一部分都不知道干什么的状态到处乱爬——直到被四十七狠狠踩了一脚之后再次安静下来。

  “我没有提供能量。我又不是它妈妈。”四十七用脚把魔像扫到角落里:“如果一种武器能投入实战,那它要么确实威力惊人,要么简单廉价,总要物有所值才行。如果做不到其中的任何一点,那就得不偿失了…嗨,你是法师,这应该由你来想办法,再说那个秃头也没要求你明天就出成果吧?”

  摩利尔眼珠转了转。

  “是啊,反正最后你闯的祸总是由我来解决。”她的语气轻松了许多:“走吧,现在我想去喝一杯。”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