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七回合 深流城

第十七回合 深流城

  寄居蟹号在朝阳下平稳的行驶着,双日之一放射出的晨辉相当柔和,空气中隐隐透出寒意——确实是已经来到北方了。\wWw.QΒ⑤。com\

  四十七真的抓到了一只鬼面蟹,还是幼生体。它很不满意自己被突然从美味的海蓝藻间抓出来的待遇,正在死命的用自己已经很坚硬锋利的有刺蟄钳攻击正在戳它的钢铁手指。

  “你傻笑什么?”四十七突然扭头看着二十六,吓得他一哆嗦。

  “很好笑么?把手指头伸出来,快点。”四十七拿着张牙舞爪的鬼面蟹威吓道,别看这巴掌大的怪螃蟹奈何不了四十七,但是一般人的手如果被它死命钳住,断掉都有可能。

  “四十七先生,我不是在笑您…”二十六结结巴巴的解释,但是却没有照四十七的意思伸手,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个可怕的构装体客人有时候并不是那么言出必践的:“我只是想到了深流城,因为我出生在那里,所以,所以…”

  “深流城?这么说来你也算故地重游了,说来听听吧。”四十七看起来对这个他们要去的地方颇感兴趣,回手把鬼脸蟹扔进海里,它在波浪中闪现了一下诡异的背壳便逃之夭夭了。

  二十六仰起头,努力回忆了一下:“嗯…那是一座很大的城市…说起来我现在也记不大清楚了,我生下来就是奴隶,从小就在深流城的码头上给主人干活跑腿,只记得那里永远有很多人。各种各样地人,法师、剑客、战士、游侠、盗贼、野蛮人,当然还有精灵和矮人等其他种族,甚至还有半兽人…”

  说到半兽人,二十六顿了一顿,似乎想起了点什么:“不过我已经离开那里差不多快十年了,换了很多船,很多主人,一直也没机会回去。现在深流城变成了什么样我也不知道…不过,尊敬的四十七先生,那是个好地方,您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二十六干瘦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是啊,但愿你能喜欢深流城,别在那里制造废墟。”摩利尔穿着一件新法袍,上面没附加什么魔力。其优良的保暖功能在于有着细致柔密绒毛的内衬而不是袖口那些明眼人一看便知是骗子绣上去的奇怪符文:“我们要收敛一点,深流城可不是雨城那样地穷乡僻壤。它是北方最大的港口,或许也是整个大陆最大的港口…”

  四十七注意到,无论是二十六还是摩利尔,在提起深流城的时候都有些入神,好像“深流城”这个词语拥有某种魔力,能让他们不自觉的想到、向往、或者说逃避着什么东西一样。

  “是啊,我也听说过深流城的不少传闻呢。优良的港口。开明的制度,强大地商业城邦,重要的贸易中心——海外的奇珍。北地的矿石,南方的特产,一切应有尽有…”克洛伊走过来,看样子也准备停当了,一头火红的长发在海风中吹拂着。虽然飘扬却不怎么凌乱,她在腰带上系了一把新剑,连包钢的剑柄都闪闪发亮。不过和摩利尔的法袍一样都是吓唬庄稼汉地大路货,无论材料还是做工都只能算马马虎虎:“中午我们就能上岸了,准备好参观辉煌之城了吗,朋友们?”

  “怎么,你还能做向导么?”四十七活动了一下胳膊,全身铠甲随着他的动作完美起伏着,运动间毫无阻碍,简直就像皮肤一样舒展自如:“难道我们不是上岸之后就各走各路,分道扬鏣吗?”

  女剑客很帅气的一挥手:“别那么小气么。我们也算是共同患难过地冒险伙伴了!既然我现在也没什么活要做,一起旅行难道不是很好的选择么?”

  摩利尔翻了个白眼,对此表示怀疑。就算一起经历过大漩涡又怎么样?克洛伊仍然是一个来路不明,目的可疑的陌生人。

  四十七没再说什么,心中突然对深流城有了几分好奇。一个大城市?说真的,他还没真正见识过所谓地大都市生活呢。于是他放弃了捕鱼等娱乐活动站到船头,和寄居蟹号一起乘风破浪,向目的地前进。

  很快,他就看到了海岸线——还有北地的奇迹,深流城那许许多多地尖塔。

  越接近深流城,海似乎就越小。这是因为来往的各色船只在深流城附近迅速增多的缘故,从小型的纵帆快船到有好几层甲板的多桅大帆船,你能想到的所有船型几乎都在这里了——当然也包括扁平古怪的寄居蟹号。

  深流城傍依着的丘陵山坡向海中延伸出一个分支,形成了一个风平浪静的深水海湾,作为港口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寄居蟹号驶进这片宽敝平静的水域,因为密密麻麻,好像要连在一起的船帆的遮掩而很难看清港口的全貌,唯有那些层层叠叠,在帆顶之上耸立出半截的高大建筑在向来访者无声诉说着深流城的庞大与繁荣。

  寄居蟹号等待了不少时间才获得可以停靠的船位,在引水员信号指引下抛锚。码头上负责给船只登记的人端详了一会儿,最后认出这艘造型相

  的船而主动走了过来:“这不是寄居蟹号么?真是稀样子——该不是被海军教训了所以跑到深流城来避难吧?船长呢?船长是谁?”

  塞蒙小心翼翼的下船走上码头,把帽沿压低了少许,看四周没人太过注意他才举起手打招呼:“嗨,卡卡罗特,您还在码头工作么?真是越来越康健了…不认识老朋友了么?我是塞蒙啊!”

  “赛蒙?”名叫卡卡罗特的船舶登记员嚼着烟草,看着塞蒙和跟在他身后不大像船员的几个人,不禁皱了皱眉。侧头向海里吐出一道长长地唾沫,然后抹掉胡子上的残留:“…赛蒙?呵,原来是赛蒙。你终于把寄居蟹号骗到手了?有几年没见了,你好像还是没摆脱海上流浪汉的境况啊。”

  卡卡罗特的语气中带着一种城里人的优越,虽然赛蒙是个经验丰富的船长,或许还是个技艺高超的战士,但是他仍然态度高傲:“听说你不是在这里呆不下去,所以跑到珍珠群岛混饭吃了么?来,把你和你的船员们都在这个本子上登记。深流城可不是能让海盗随便乱走的地方…嗯,或许我应该考虑把你们隔离半个月,看看有没有什么传染病…”

  “哈哈哈,别开玩笑啦,谁说去了珍珠群岛就是海盗地,我可从来都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再说,你原来不也是南方人么?”赛蒙笑着伸出手接过鹅毛笔。随便在本上写了几个字,把笔递回去的时候一枚花纹精美的金币已经同时塞到卡卡罗特手心:“他们是我的客人,搭船来深流城玩的,绝对都是高贵的正派人…晚上找你喝一杯,可不要推辞啊!”

  卡卡罗特哼了一声,不再坚持要隔离检疫的说法。他地目光在明艳的高个子红发女剑士胸前停留了片刻,然后被全套重铠的武士吸引,那身精美的铠甲一看就知道是好货色。一点儿也没有通常全身甲给人的那种笨重感觉,反而好像长在身体上一样合身,这种菜鸟。估计不出三天就会被人敲闷棍扒掉铠甲扔进阴沟里吧?

  他的这种恶意揣测在看到重甲武士身后的女法师时终止了,摩利尔脸上奇异的魔法刺青让他表情有点不自然,是…是红袍法师么?城里又来了一个红袍法师?

  “好了,卡卡罗特,我先去城里转转。晚点再来找你!”塞蒙拍了拍登记员地肩膀,但是卡卡罗特甚至没应付一声,只是看着摩利尔。似乎在想对她说什么好。

  “好了,卡卡罗特,我也去城里,代我向贝吉塔问好!”四十七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像被铁锤敲了一下的力道让登记员差点没叫出声来,他恼怒地抬头怒视,这时才惊讶的发现四十七的脸是如此的质地均匀致密且带着奇异的金属光泽,以至于忘记了问一问这个贝吉塔到底是哪位——他是铁地?

  众人走进深流城的码头区,繁华的嘈杂马上扑面而来。虽然和瓦坦城地码头区相比似乎没什么两样,海风,鱼腥,水手和码头工人的独特气息充斥着新上岸的人的所有感官,但是摩利尔能感觉到这里更多了一些自由繁荣的气质——同时也就更杂乱无章了一点儿。街边的酒馆和摊铺差不多一样多,提供寻欢作乐的场所和一些小来小去的买卖;要么就是高大的仓库,搬运工从这里背着沉重的货物上船或者从船上把货物卸到这里,负责守卫的保镖拎着武器警惕的随时准备对付那些小贼;拥挤的人群中到处都是商人、水手和各种各样的佣兵跟冒险者,但是码头街道上的人们看到摩利尔一行人时几乎都投入了更多的注视,不仅仅是因为四十七和他的铠甲,或许他们对女法师的注意反而更多。

  “唉,好了,虽然很不舍得,”赛蒙言不由衷的对摩利尔他们说到:“与各位的旅行会成为我今后的美好回忆,不过我现在要去商业区采买一些物资,然后离开这里,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此分别吧…”

  “啪!”一只戴着三四个宝石戒指的胖手拍在赛蒙的肩膀上,发出清脆的一声。

  赛蒙一缩肩膀,疼得“哎呦”一声:“谁呀!你要干吗——”

  但是当他回头看到对方时,脸色突然变得有点白,好像回忆起了某些难堪的过往经历,嘴唇翕动了两下,但是因为不知如何措辞而陷入一种很尴尬的境地。

  “塞蒙!你是塞蒙!曼恩来向我报信的时候我还有点不信!你这个骗子竟然还活着,居然还敢回到深流城来?为什么风暴洋的所有灾难没有发生在你身上,好让你充满恶臭的尸体被鲨鱼撕扯的粉碎,那样你还算为它们一家老小填饱肚子做了一件好事!不,不会那么便宜的。鲨鱼吃了你发黑发臭地心肝会拉肚子!我要把你的肠子扯出来然后摆在地上组成‘赔偿’这个词!这样你那毫无信誉的脑袋或许会学的聪明一点!几年前你带着我的货跑的无影无踪,那可是整整一船有价无市的高级香料!知道吗,那一次你差点害得我倾家荡产!本钱,利润,加上

  上涨的行市,混蛋,如果不是你,那批货出手以后我然后再用这笔钱投资当时我早就看好了的一笔生意,那样又能赚上一大笔!我甚至就能在深流城地商业区买一个大店铺!你跑不了了。一定要赔给我!对了,还有利息,和因为欺骗我而必须对我付出的精神补偿,让我算算…等等,你要去哪里,站住!曼恩,拦住他!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待的话我就把你拆碎了卖给兽人,一根骨头也不会剩下!”

  “哈。塞蒙船长,你的欠债能力看来比你的航海技术还要出色,我现在怀疑是不是无底深渊里都有你的债主!”克洛伊在一旁兴灾乐祸,摩利尔则看着刚才还颇有绅士风度的赛蒙现在的一脸苦相有些失笑,不过那个胖乎乎地商人实在也算是相当出奇了,他穿着一身考究但还算朴素的长服,然而脖子上手腕上甚至腰上都挂着俗气却又价值不菲的名贵饰物,两片厚厚的嘴唇翻动着连珠炮似的职责和咒骂着赛蒙。听上去甚至比克罗伊的身法或者摩利尔的瞬发魔法都要快。

  “哎呀,这是怎么说的,我当时也是逼不得已不是。而且,那只是普通地香料,也不是一满船…”

  赛蒙无力的辩解了几句,但是马上被淹没在胖商人怒气冲冲的滔滔不绝中:“别跟我找理由和狡辩,你这个奸猾地家伙。我不会再上你第二次当了!你不要打什么歪主意,赛蒙,你是一个商人。做生意就要讲道德,讲诚信,照规矩办事,以抵赖欺诈为耻,你亲手写的契约还在我家保险柜中放着呢,要不要我拿来给你看看?还是说,你在珍珠群岛已经混得完全成了一个海盗?哦,如果是这样的话,塞蒙,我现在就把你送到城市警卫队去,明天你就会被吊死在码头上,让海鸟啄掉眼睛和舌头…别到处张望,就算加上你身后那几个同伴,我弗雷斯也不会害怕,人类是讲道理的,深流城是**律的!”

  “哦,我们可和这家伙无关。”克洛伊摊了摊手,撇清她们和赛蒙地关系:“再见了,赛蒙先生,你不是要采买一些物资么?”

  “哈!你还要买东西?告诉你,在你没还清我的欠账之前,你身上的每一块铜板都是我地,你怎么来的?你有船?我要向商会联盟申请,没收你的船…”

  摩利尔迈步欲行,发现四十七正饶有兴致的看着目不斜视揪住赛蒙的胖商人弗雷斯:“嗨,有什么好看?你怎么了?”

  “商人先生,你更胖,废话也更多了!”弗雷斯抬眼搜寻着跟他说话的人,当他发现四十七正盯着自己的时候,眼睛眯缝的更细了,塞蒙也惊讶的看着四十七,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凶暴可怕的钢铁武士称呼别人为先生。

  “四十七,你认识他吗?”摩利尔的问话传到费雷斯耳朵里,他脸上的肥肉似乎微微抖动了一下,马上便撇下塞蒙迎了上来。

  “四十七先生?四十七先生!无论是哪位神灵,我都要感谢他!我非常想念您啊,四十七先生!哈哈哈哈,刚刚没有认出来,您的变化很大呢,如此英俊!太好了,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您!”弗雷斯的脸笑得好象一朵大号向日葵,甚至伸出肥厚的双手拍了拍四十七的肩膀,这个动作让无论是赛蒙还是另外两位女士都大感惊讶,对于一个商人能从凶神恶煞如此迅速的转变为笑脸相迎倒是能够理解,不过对象竟然是四十七,竟然还敢这么热情的拍他,而且竟然什么事都没有,实在稀罕。

  “这才多久没见…你说,你是不是把从沉睡森林带回来的精灵饼干全都自己吃了?”四十七揪住弗雷斯镶着大块红宝石的金项链:“我看你现在都比我重了!”

  “哎呦呦,您别拽,我自己摘…”弗雷斯从脖子上把项链拿下来:“上等的红宝石,可以做腰带上的装饰!一定气派极了!还没介绍,这两位美丽的女士是…”

  他看到脸上纹着红袍法师特有刺青的摩利尔时,目光不易察觉的收缩了一下。

  “好了,别抢人东西。”当弗雷斯听到摩利尔这句话而且四十七居然真就把项链还给他之后,眯缝成一条缝的眼睛里精光四射——察言观色可是商人赖以生存的基本技能。

  “哦,来吧,四十七先生,两位美丽的女士,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到我家坐坐,说起来我也算半个深流城人…你们还没吃饭吧?哎呀,这都下午了,务必请让我款待诸位,曼恩,你先回去,快,准备最好的…”

  既然四十七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摩利尔和克洛伊当然也不介意吃一顿免费午餐。

  “喂!还有你,别打算溜!”弗雷斯没有放过想找机会溜走的赛蒙,对着他,弗雷斯的脸马上从向日葵变成了冰川雪:“一起来,这次我决不会放过你的!你们两个给我看住他!”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