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六回合 航向
  法师及时抬高法杖,让众人看到了那股微弱气流的来能阻止他们对赛蒙的怨气——那是一个位于正在逐渐崩裂的峭壁上,离地面足有百十尺高的一个小小洞口。\WWW.qΒ⑤.Com\

  “开玩笑吧!我们要怎么上到那儿?就算水面到达那个位置后我们能在被淹死之前游进去,按照这个速度,通道内很快也会被灌满的,何况那条通道通向哪里都不知道,向上向下都很难说…”水手们因为塞蒙给他们带来了这个马上让人绝望的希望而对他怒目而视,后者马上结结巴巴的辩解起来,一向作为船长的威严与优越现在很难在塞蒙身上找到了。

  “有,有风,说明确实通向海面,不过很微弱,说明,说明通道很长,或者太过曲折,说明,说明…”赛蒙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变成了好像蚊子般的哼哼。

  一片吵吵闹闹中,海水已经逐渐漫到大腿根了,时不时有碎石落进水里,洞壁上也出现了管涌,污浊的水流顺着越来越多的裂隙汇进飞速升高的水面中。

  对这种情况不是特别担心,或者说还在努力想办法的人有摩利尔,她像所有在海上旅行的法师一样记忆了水下呼吸;海精灵罗尔,对长着的他来说这样的环境并不是一定致命的,虽然这种冰冷发黑的浑水已经使他的皮肤受到强烈刺激了;克洛伊,作为一个怎么看都是纯粹战士的她来说,遇到这种个人技艺完全无从发挥情况时地表现未免也太镇定了些。

  至于四十七。他现在根本就是百无聊赖——尽管半边身子被烧得颇为狞怖,连一个眼睛都变成了在黑窟窿里闪烁的针样红火,但是他看起来毫不在乎,甚至还在眼眶那里喀啦喀啦的挠着,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势实在危急,不然他这副样子吓晕两个估计是没什么问题的。

  “要不我们先走吧。”四十七有些厌倦了,一边抬头看着穹顶一边对摩利尔说,估计是在盘算把哪里打破最方便。

  “对了!钢铁武士先生,有您在什么都能轻易解决的!请带我们飞出去吧!怎么早…”赛蒙左顾右盼间。突然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冲四十七喊道,成功的把其他人的目光转移过去,但是还没等他为此得意,接下来地“没想到”三个字就被四十七两道血色闪电般的目光给硬生生逼了回去。

  水手们再次气呼呼的看着赛蒙,开玩笑,就算这个铁怪物肯发好心,又有几个人能经受住他冲击岩层产生的威力?没看连他的法师女主人都没说话么?

  水已经淹到胸部了。

  四十七看向摩利尔,她似乎已经放弃了另寻出路的想法。目光和他对上之后马上把脸扭开不瞧四十七,显然还在因为他的“鲁莽”举动而生气。

  “好吧…其实我本来不想这么干的。”

  没等摩利尔理解四十七这句话地含义,黑色的激流便猛地从四面八方涌来。众人惊惶间,洞窟内的水位开始下降,但是并不是从什么地方流走了,而是以违反重力规律的流向顺着洞壁向上蔓延,黑色的水幕最后汇聚到众人头顶上,渐渐变得洁净透彻。随着海水涟漪的不断变化扩散,一张由透明清水凝成的巨大面孔在包围着他们的水壁中成形,庄严地俯视着他们。

  黑潮女王。水元素公主奥利德拉。

  摩利尔和克洛伊不约而同的看了四十七一眼,惊奇之色溢于言表。

  “干乎乎的铁皮小子,你拿到我要地东西了吗?”奥利德拉水做的长发向四周飘散着,在空中横流的海水怎么看都让人感觉无比诡异,她用墨绿色的眼睛凝视着眼前的四十七。语气不善,但是看上去不像敌人——不过第一次看到她地时候她也不太像是敌人。

  四十七朝水元素公主举起右手,奥利德拉仍然能从掌心的伤口看到四十七幽红的眼睛。

  “那就是没拿到了?”奥利德拉哼了一声。引发地效果就是整个洞窟的水都炸溅了一下,幸好随即恢复平静:“既然如此,你还敢打搅老娘?”

  “送我们出去,这是检查你能否履行约定的好时机。”四十七放下手,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不过可以理解,水元素公主肯定不是因为他长得帅才和他达成某种协议的。

  “别耍老娘!”奥利德拉怒目而视,身为元素亲王的威压好像淤积不散的潮气一样粘上众人心头:“你连这个地方都跑不出去?”

  “没办法…没有全球定位系统,我可不知道这里是哪儿。”四十七抬头看着怒气冲冲的水元素公主,一点也不打算说句软话,奥利德拉更愤怒的样子他早就见识过了。

  沉默了片刻,奥利德拉突然朗声而笑:“哈哈哈…你的胡言乱语还算挺让我开心的。好了,现在滚吧!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说完这句话,水元素公主的脸马上模糊起来,充斥岩洞的海水急速旋转着,变成一个汹涌的漩涡把众人抛的晕头转向…

  赛蒙凭借本能奋力挣扎,朝上方粼粼的光影游去。当他终于把头探出海面,肺里吸进新鲜的空气时,不由得有种劫后余生的强烈幸福感。

  “噗——”他吐出腥咸海水,抹了一把脸,看到幸存的水手也相继在附近浮了上来。夕阳西垂,映得天边

  火,万点波光洒落海面,实在是一幅心旷神怡的美景不约而同的看向天边落日,他们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认真的欣赏过日落了?如果不是刚刚大难不死,他们又会将这景色错过多久?

  克洛伊正得偿所愿的搂着摩利尔,她地水性可比摩利尔好太多了。

  “哈哈!”赛蒙欣赏完日落。环顾海面,兴奋的发现一艘船正漂在不远处的海面上,整个船体在晚霞笼罩下简直可爱极了,虽然上面还有不少激战的痕迹——他的寄居蟹号!

  “放开我——”摩利尔的反抗没什么作用,克洛伊简直就像一条鱼,就算不用手也轻松自如,拉着摩利尔游泳的速度竟然只比手脚长蹼的罗尔慢上那么一点点。

  不过最快的还是赛蒙。他第一个攀上船舷,满脸兴奋地回头招呼大家:“得救了!我们现在…”

  打气的话还没说完,他就被四十七一脚从船上踹了下去。

  等到所有人都上船以后。赛蒙才满脸委屈的爬上来,啥也不敢说了。

  “你和水元素公主做了什么交易?”摩利尔拒绝了克洛伊把湿衣服换掉的“美意”,来到驾驶室沉着脸问已经霸占了舵轮的四十七。

  “没什么。”四十七把舵轮随意的转来转去:“她搞不定我,我也搞不定她…自然就休战了。”

  “我问的不是这个!你就不能正面回答我一次么?”摩利尔每次一看到四十七这种态度,就不由自主的生气。

  “算了,算了。”等了一会儿,摩利尔发现四十七似乎根本没想要回答她地意思,反而正盯着舷窗外一只落在船上啄海带的海鸟看的津津有味。不由得气的一跺脚,转身欲行。

  “啊,对,那女人确实说了什么来着。”四十七好像突然恍然大悟:“她说把你们送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性命危在旦夕…我想了想还是先来找你们吧,于是就答应她了。”

  “你答应了什么?”摩利尔想到四十七出手强行夺取神力种子的情景,表情严肃起来:“古老的传闻说水元素公主自古以来一直就在寻找成为真神的方法…怪不得她甘受希瑞克教徒地驱使!难道…难道你和她之间的协议也是这个?你居然答应这种条件?”

  四十七回头看着摩利尔,看着她依然**的长发和清澈地褐色眼睛。

  “哦。是吗?当时那女人搅起的水声太大。有些话我没听清楚。”

  “你…你呀!”摩利尔被这句近似无赖的话气乐了。

  “不去换衣服么?还是没得换?”

  “当然要换衣服。”摩利尔想了想:“跟我来。”

  克洛伊一脸无奈的和四十七一起站在甲板上看夜景:“嗯…你怎么不去掌舵了?”

  “我已经玩腻了。”四十七扶着栏杆看着寄居蟹号和甲板上忙碌的水手们,好像一个正在检视臣民地暴君。在真正的大海上——赛蒙他们不打算承认可怕的大漩涡是真正地大海——水手们再次表现出了他们杰出的本事,升帆。转舵,修补船体,确定航向,尽管算上赛蒙和罗尔,最后也只剩下了十余个水手逃出生天。但是操纵起寄居蟹号来仍然灵活纯熟井井有条,使人感觉只要有这些人在,有这条船在。就是要一直航行到世界尽头都没有问题。

  “哦…哎呀,嘴里都淡出鸟来了,我去找找看有没有酒!”克洛伊要走,又被四十七非常坚决的一把抓住:“酒喝多了手会不稳定,飞刀扔的就不准了。”

  “我又不用飞刀…”克洛伊抱怨着,但是既然被四十七抓着,基本上也就和被禁锢了没什么区别了。

  “鲨化鱼人!非常多!”在海中探测洋流的罗尔爬上船沿大喊起来,他算是和鲨化鱼人结缘了——不过现在海精灵的敏锐感觉看样子已经完全恢复:“东北方向大约三哩!左满舵避开它们!”

  摩利尔从船舱里钻出来,她终于把自己从里到外拾掇的清清爽爽:“又是这些东西?”

  四十七松开克洛伊。

  “现在找酒去吧。”

  寄居蟹号到底没有躲开鲨化鱼人,因为它们太多了。简直就是一个族群一个族群的出现,连让寄居蟹号从中穿过去的缝隙都没有。但是有点奇怪的是,这些鱼人并没有攻击寄居蟹号,而是不管不顾的从它身边经过,径直游向大海深处。

  “四十七先生,四十七先生…”可怜的二十六又成为出头鸟来劝阻正拿着一柄鱼叉冲在船边游过地那些凶残生物比划的四十七。经历过大漩涡和鱼人岛的激战,他奇迹般的活了下来,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您会惊动这些鲨化鱼人的,如果杀死了其中的一个而让它们闻到血腥味,事情就麻烦了…您看,我知道前方不远的海域里生长着非常丰富的海蓝藻,那可是很多鱼类地美味食物,您一定能在那里抓到又肥又大的蓝藻鱼,说不定还有鬼面蟹。那种螃蟹的壳上有好像鬼脸一样的花纹…”

  “你少骗我,这些家伙刚刚从那边游过来,怎么还会有鱼?”四十七毫不留情的戳穿了二十六的缓兵之计,不过倒是没有非要戳个鲨化鱼人上来的意思,他要是真想这么做,海水早就被染红了。

  所以摩利

  管他,只是站在船边观察鲨化鱼人的反常动向,衣袍地海风中被吹的猎猎作响。

  “不是这样的。四十七先生,实际上,嗯…被鲨化鱼人吓散的鱼会很快回到它们原来的觅食地…”虽然二十六面对这位钢铁客人永远有那么一种迫其心魄的威压感,只要被那双暗红色的双眸一瞥就会不能自止的打寒颤,但是他也非常感激四十七,他清楚地明白,如果不是四十七有意或者无意的救过他几次,现在就连自己的尸体会漂在海洋地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了。出于这种面对救命恩人的心情,加之四十七尽管对他呼来喝去,却并不是因为他奴隶身份才这种态度的。所以二十六反而比其他水手更能和四十七说上那么一两句话。

  “它们好像朝鱼人岛的方向前进。”克洛伊手搭凉棚站在桅杆上观察了一阵鲨化鱼人的动向,跳下来说到:“数量非常多,最少有十几群…看来这一片海域所有地鱼人族群都被惊动了。它们要去干什么?”

  “黑潮女王。”摩利尔手扶船栏:“看来她还没有离开主物质界…既然迷雾女士残存的一点幻影都能欺骗鲨化鱼人这么久,作为古老元素亲王之一的奥利德拉,能得到它们地崇拜自然也就轻而易举了。”

  “摩利尔小姐。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罗尔走过来向摩利尔请示:“是否要返航回珍珠群岛?”

  塞蒙一听就急了:“不能回去!现在我们应该尽快就近找个地方修好船,然后再…我是说…”

  他是怕珍珠群岛的海盗头子们找他算账,毫无疑问。

  “我要去北方。”摩利尔沉吟了一下:“我能感觉到…嗨。你的身体没问题么?”

  她问的是四十七,他脸上的烧伤依然没有愈合。

  “问题?什么问题?”四十七一摊手。

  钢铁之龙载着摩利尔,翱翔在茫茫夜空之中。四十七飞的如此之高,使得群星好像就在身边流过似的,从身下流动的云海缝隙中,可以看到像地毯一样的蓝黑色海洋和偶尔的浮光,无边寰宇,一时间好像只有摩利尔和四十七一人一龙,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摩利尔凝神寻找迷雾神力运行的踪迹。她在鱼人岛针对凯罗幻影释放的法术虽然没有对神力种子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影响,但是神力种子在她的魔力波动时仍然留下一点蛛丝马迹——说起来四十七要强行抓住或者说捏碎神力种子的行为也让迷雾遗留的痕迹变得更明显了些,虽然那也只不过是让摩利尔将将判断出它离去的方向。

  必然是去和迷雾女士汇合了…很有可能凯罗也在那里。

  但是摩利尔的目光始终蒙在无边无际的迷雾里,辨不清方向。四十七飞了很远——但是她反而越来越陷入了困境。

  “回船上去吧。”最后摩利尔虚弱的说,她全身的力量都耗损一空,体内魔力点滴无存。

  摩利尔整整休息了一天才恢复过来点,甚至有点发烧。

  “我听说鱼翅味道不错。”四十七坐在床边双手交错,食指轻轻互击着:“想吃么?”

  “哼,你知道什么?”摩利尔斜躺在床上翻看着法术书:“那东西又腥又膻…你现在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结实了吧?”

  四十七挠了挠眼眶:“好吧,其实我从来没反对过坐船旅行…我钓鱼去了。”

  “你的脸现在还恢复不了么?”摩利尔看着他好像露出骨头,骷髅似的半边脸问。

  “恢复?”四十七先是一愣,随后笑了一下:“不,只是这样子很像终结者罢了。”

  摩利尔为之气结:“我真受够了!要么弄好你的脸,要么别再让我看见你!”

  寄居蟹号向北方驶去,正合塞蒙的心意。

  摩利尔没有更多的线索,只能感觉到模糊的方向,既然如此,也只能沿着海岸线前进,走一步算一步了——寄居蟹号沿途进行了两次补给,都是在夜间进行的,但是没有停下来修船,也没补充水手,离开了珍珠群岛海域,这帮人可不是大陆沿海城镇的荣誉市民。

  随着旅程的继续,海风中开始带了明显的凉意。

  “前方就是深流城了吧?”摩利尔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站在掌舵的塞蒙旁边问道。

  “是啊——啊嚏!”塞蒙吸了一下鼻子,破损的驾驶室舷窗一直没修,这几天已经吹的他有点伤风了:“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北方海域…明天应该就能到达辉煌之城——深流城了——啊嚏!我在那里还算认识一些朋友,可以在夜间抛锚,我去找找他们,应该能弄到一些补给…”

  “不。”摩利尔说道:“我们在深流城靠岸。”

  塞蒙脸色有点难看:“什么?在深流城靠岸?那个…”

  “你有意见么?”四十七手里拿着个罗盘摆弄着,但是塞蒙偷眼一瞧,有种自己再多嘴的话,这个罗盘就会镶嵌在自己脑门上的预感。

  “不…当然,我们就在深流城靠岸。”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