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三回合 鱼群

第十三回合 鱼群

  发的厚重。/wWW.qΒ5、coМ/夹杂着海水特有的咸味和新加入的血腥好像糨糊一般,吸一口进去几乎都能把肺腻住。而且随着两艘船漫无目的的漂流,像瘴气一般浓烈的发霉味混杂的腐烂和腥臭更是逐渐鲜明起来,也不知道海上是怎么会有这种味道的,简直就像是全世界的死鱼都埋在这片海域里发酵,散发出来的味道让任何一个有正常嗅觉的生物都无法承受。

  这种环境可不是适宜需要大口呼吸的生死拼杀的合适场所,那需要惊人的意志力和精湛超常的技艺。水手们能支撑到现在的原因差不多完全是由于克洛伊一个人——女剑客在甲板上进退自如,闪烁黑光的武器此起彼伏,但是没有一件能击中她高挑的身影。反而克洛伊只要发动攻击,希瑞克的教徒则非伤即退,她跳来跳去,单凭自己就承接了大部分敌人的攻势,而且看她应付自如的样子应该还是未尽全力。渡鸟号的水手们现在基本上是缩在甲板一隅,罗尔等几个身手较好的在外围抵挡,一时间倒也支持的住。

  摩利尔站在舵轮旁边,警惕的和寄居蟹号上那些希瑞克的牧师对峙。她没有贸然出手,也没有冒失的把所有防护都施加到自己身上,只要能抵挡突施的冷箭就足够,毕竟对方人数众多,就算他们施展的解除魔法等级都比较低,很难到干涉摩利尔和魔网之间的联系,但是万一有哪个家伙走运地话真的搅乱了法术的正常运作而导致摩利尔的防御体系崩溃。事情就会很棘手了。

  所以一时间最卖力最拼命向希瑞克教徒进攻的居然是发了疯的影狼——直到他被痨病鬼似的奥兰多拦住。奥兰多的长剑挂在腰间,甚至没有抽出来,而在影狼精神分裂的思维里似乎也意识到这是一个极度危险地敌人,双剑齐出,瞬间已经变成笼罩了奥兰多周身的点点寒光,虚实交加下连他的身影也看不清楚了。

  这一切随着奥兰多的向前一步截然而止。

  奥兰多以毫厘之差避过影狼的突刺,欺进他怀中,匕首已经没入影狼的右肋。影狼大张着嘴和奥兰多贴在一起,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似的。被奥兰多钳制着喉咙往下一压就跪在地上,被迫仰起头看着俯视他地奥兰多,深深扎进肺里的匕首贪婪的吸取他的血液和生命,让他呼吸越来越艰难,血沫顶着空气呛上气管、口鼻,并且固执的堵在那里。濒死的剧痛让克洛伊的精神控制失效了,影狼扳着奥兰多卡在脖子上越来越紧的手,目光中流露出最后地哀求。希望顶头上司放他一马——得到的回答是奥兰多抽出匕首,从耳根刺进他的头颅。

  围着克洛伊地三个敌人同时向后摔倒。一个被劈飞了半边脑袋,另一个胸前裂了个大口子,护胸甲几乎被砍成两半,最走运的那个也仓皇后退,手里的长剑断成两截。女剑客一剑逐退三人,在身边清出一块空地便于寻找奥兰多的踪迹,当然不是为了给影狼报仇。而是这个杀手有能力威胁到她——但是奥兰多只在她视野里出现了那么一瞬,等女剑士清掉周围的垃圾后就找不到他地踪影了,仿佛他完全不存在似的。

  克洛伊挡开一把向她砍来的双刃斧。反手将长剑从黑暗卫士地腰间刺进去,剑刃好像切开豆腐一样没入他的魔化铠甲,但是没来得及抽剑便向后跳开。一条黑色的手臂无声无息的从黑暗卫士腋下穿出,匕首尖端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隐约的残影,如果克洛伊不弃剑的话说不定就被刺中了。黑暗卫士仰面摔倒。身后没有任何人,好像那条手臂只是错觉而已。克洛伊空着手站在船舷上,神情首次严肃起来。

  摩利尔也注意到奥兰多。但是同样找不到他。这不是单靠隐形术就能达到的效果,因为现在已经很难有什么幻术能瞒过摩利尔的眼睛——毫无疑问,奥兰多是一个把阴影躲藏运用的出神入化的顶级杀手!

  随着咒语摩利尔身上闪动起更多魔法防护的光芒,而更可怕的攻击法术也蓄势待发,现在可不能再伺机而动了。果不其然,摩利尔感觉到自己与魔网的联接受到了干扰,在不停震动着,看来是希瑞克的牧师们果然早有准备,此刻同时向她施放了解除魔法,希图能穿透摩利尔的法术抗力,破坏她的防护。

  但是最糟糕的情况没有发生,施法者之间的对战还是不能仅凭运气的。一个希瑞克牧师趁乱冲向摩利尔,加持了诸多法术的他迅捷的有如一只猎豹,没拿武器,但是高扬的双手闪烁着漆黑的光泽——那是能榨干生命的“杀生术”的黑光。

  摩利尔不慌不忙的戴上了一只灰黑色的手套。巨大的魔法手掌瞬间出现在她和扑来的牧师之间,挡住牧师的攻势,无论他怎么移动也没法躲开半透明的巨手接近摩利尔,直到摩利尔念动另一个咒语,清亮的音节脱口而出,变成飞射的闪光银刃刺进牧师胸膛。

  魔手猛的转了位置,挡在摩利尔侧面,一个空荡荡的方向。女法师马上转头看向那里,刚好看见奥兰多从只剩半截的桅杆下的阴影中跳出,试图偷袭摩利尔,但是护身魔掌可不管奥兰多的潜行技术有多好,没有它发现不了的敌人——这还是摩利尔第一次了解呢。克洛伊同时冲了过来,不知道从哪里抢来的细剑上面还燃烧着希瑞克的神符。奥兰多躲闪不及,和克洛伊正面接战,爆发出一连串几乎听不清的剑刃交击声后终于以挨了一下为代价脱离克洛伊的威胁范围,借一个手下挡了挡,

  克教徒移开位置的时候他已经再次不见了。

  “没种地家伙!”克洛伊唾弃的说。

  必须放手施为了么?摩利尔有些犹豫。威力强大而且耀眼的魔法能量开始在她掌中闪烁,能覆盖整条船的致命法术已经准备完毕。只需一个动念即可发出。但是这么做无疑会对两艘船造成更严重的伤害,很有可能就将他们在大海中的立足之地弄沉了——摩利尔不是没有准备飞行术,但是能支持多久?这里又是什么地方?没有四十七在旁边,她可没信心横渡半个风暴洋回到陆地去。而且渡鸟号的水手们怎么办?难免殃及池鱼。虽然她知道自己没义务为这些人考虑,但是…自从和四十七一起离开阿古斯后,她的心肠似乎越来越软了。

  还有,四十七现在怎么样?激战让她一时间竟然忽略了这个问题,留这家伙独自面对邪恶水元素公主…

  突如其来的震动让摩利尔一个踉跄,准备好地法术都险些消散。

  渡鸟号微微倾斜着停滞下来。船身下泛起混浊的恶浪。搁浅了?

  罗尔格开敌人的刀剑,猛的一抽鼻子。他突然像走神了似的张望着,接下来的攻击还是二副帮他挡开的。

  “罗尔!”二副冲他叫到。

  警告声没能唤回罗尔,反而让他脱离水手的防御圈,向船边跑去。

  “罗尔!”海精灵仍旧置若罔闻。

  克洛伊偷袭了意图偷袭罗尔地战士,顺手拉了他一把:“嗨!你干什么?”

  罗尔看向海中——渡鸟号和寄居蟹号好像都搁浅在一大片暗滩上了,带着恶臭的气泡咕嘟咕嘟的在船边泛起炸裂,好像开了锅一样。

  “你到底在看什么?”克洛伊有点不耐烦了。

  罗尔回过头。脸色发青。他冲着交战的双方大喊:“鲨化鱼人!”

  连一直躲在寄居蟹号上没有参战的赛蒙都听到了这声变了调的吼叫。妈的,不会这么巧吧?

  笼罩着迷雾的海面出现越来越多地水线涟漪,一道未消一道又起,最后已经分不出路数。

  摩利尔将穿透幻想和障碍的真实目光投向海中,被吓了一大跳。

  整片海域中全是纠缠交错的墨绿色恶心肢体!她完全没预料到在他们战斗地时候居然已经有这么多鱼人聚集到这里了!

  当任何东西的数量到了一定程度,都将具有压倒性的威慑力。

  摩利尔向四周一看,然后指着一个方向大喊:“往那边撤退!”

  很多人还没明白过味来呢,绝大部分都是希瑞克教徒。他们甚至想去攻击已经飘浮起来的摩利尔。

  摩利尔没管他们,这些蠢货自有克洛伊料理——有意思的是,尽管摩利尔最近总是考虑孤身一人地情况。但是她身边从来没缺少过肉盾。

  随着摩利尔飞临海面,海水陡然沸腾起来。

  数不清个数的绿色水怪从海里冒出头,好像整个海洋都变成了固体活过来一样。鼓噪声震耳欲聋,它们咧着血盆大口,好像挥舞着从遇难的海船里弄来地人类武器。大多数已经严重锈蚀了,更多则空着手,但是仅仅那些森林一样的肢体上锋利的尖爪就足以让大片的雾气都退散了。

  这是地狱般的景象。成千上万鱼人带来的臭气和噪声差不多就能击垮这些脆弱的人类了。赛蒙跑出驾驶室目瞪口呆——这是干什么?鱼人国大会餐么?

  一支投矛掷向摩利尔,被她的防护力场轻易偏转,变向扎在一个鱼人的脑袋上。它爆起黑红的污血,应声栽倒。

  这一下马上引发了蠢蠢欲动的鱼人大军。它们层层叠叠的互相推压着向前扑来,好像一波巨浪。

  摩利尔在半空中张开手,放出一片绮丽辉煌的彩虹——这团光有着无法形容的美丽和闪耀,炫目的七色光华交错着跃动喷涌,一直铺开老远,几个反应慢点傻乎乎直视光辉的水手马上眼前一片白茫茫的极亮,什么都看不见了。

  无以伦比的美丽带着致命的杀机,摩利尔释放的七彩射线可不是仅仅好看和晃人眼睛而已。红色、橙色、黄色的光芒分别蕴含着火焰、强酸和闪电的能量,一种比一种强烈。被红光笼罩地鲨化鱼人痛苦的哀嚎着,浑身散发烧焦的气味;接触到橙色或者黄色光线的鱼人更惨,橙光带着可怕的酸液钻进它们的皮肤,一直烧灼到骨头,就连埋在水里也不能减轻这种腐肉蚀骨的攻击力度;而黄光引发的雷电更是借由海水无情的扩散开来,让许多鱼人抽搐着栽倒,溅起大片地水花。

  另外几种色彩没有这么直接的威力,但是杀伤力或许尤在其上。诡异的绿色能量几乎和鱼人的皮肤颜色相同,被绿光射中的鱼人没有一丝外伤。但是全都扭曲挣扎起来,脖子上的拼命鼓动,好像离了水的鱼一样,又好像吸进了什么致命的毒物要把它喷出来,严重一点地则很快扑倒在浅水里不动了;惨青色的光芒过后,一个鱼人除了因为突然的强光导致它适宜了幽暗海底的眼睛一时间任何东西都看不见之外什么事儿也没有,它挥舞着爪子想继续前进,却碰倒了同伴——它的同伴没有反应。因为它已经变成了沉向淤泥中的石像,而且有这种命运的不仅仅是它一个;而蓝光则让不少鱼人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往哪里走,应该干什么,对头晕目眩地同伴愤怒的推搡毫无反应;深紫色的波动悄无声息,但是它掠过地地方留下了短暂的空隙,或许还有一点迅速消融在海里的

  末,一些鱼人已经永远的消失无踪了;而那些倒霉的更多颜色光芒击中地鱼人。命运更是不言而喻。

  作为一个法师,摩利尔此刻才真正展示了她可怕的实力。虹光喷射给她面前的鱼人以沉重打击,甚至可以说清出了一片暂时较为安全区域。

  “跟我来!”克洛伊纵身下船。和罗尔一起招呼着水手们跟着摩利尔跑。而在另一边,蜂拥而上地鲨化鱼人势不可挡,往往是四五个鲨化鱼人扑倒一名人类撕咬,更多的还扑上去伸爪子进去想分一杯羹…

  混乱中凭空一道黑光闪过,一圈儿鱼人的身体裂开。如雨的乌血喷溅,在空气中勾勒出一个模糊的人形。

  奥兰多手持黑剑接连砍倒好几个向他疯狂扑来的鲨化鱼人,塞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溜烟儿的尾随着罗尔他们去了。也没人管他——现在可不是追究人民内部矛盾的时候。

  摩利尔看着四面八方朝这里聚来的鲨化鱼人,那场面真是一种令人恶心的壮观景象。她紧接着施展了一个恐惧法印,随着她的咒语和手势,一个巨大扭曲,散发着地狱般深黯气息的魔法符号在熙熙攘攘的鲨化鱼人群中毫无阻碍的成形,鱼人们根本没意识到摩利尔在做什么,它们现在已经被涉水突围的水手们吸引了,这些弱小的陆地生物竟敢玷污他们的领地,怎能不把他们撕成碎块吞掉而后快?

  恐惧法印刚刚结成的一瞬间就被触动了——其实也算不上触动,因为摩利尔本来就是将它画在那些狂乱的鱼人们身体上的,自然会在完成的同时被触发。

  鱼人群内以法印为中心数十尺方圆猛的抖动了一下,似乎爆发了一圈无形震波。那是鱼人们的身体再不由自主的战栗,发自灵魂深处的战栗,强烈的魔法能量势不可挡的浸透鱼人们的身体,就像它们把富有咸味的冰冷海水从吸进,让其中的氧分顺着血液流遍全身一样,压倒一切的恐怖直接贯穿了鲨化鱼人的脑子,不管它们呆滞的黑眼睛里看到的幻象是什么,都让它们惊恐莫名——鱼人群一下子騒动起来,被吓坏了的鱼人疯狂拍打着尾鳍四散奔逃,污水四溅,在它们密密麻麻的队伍中造成不小的混乱,其它鲨化鱼人就算要绕开或者打倒这些受了惊吓的恐慌同类也要费些功夫,一时无暇再玩命的攻击,也让拼命往前冲锋的水手们轻松许多,克洛伊挡者披靡,带领他们杀开一条血路向地势较高的地方跑去。至于那是什么地方,是岛还是鲨化鱼人另一座在海上胡乱堆砌起来的废墟巢穴,现在谁又顾得上呢?

  希瑞克的教徒们跟在他们后面,不是为了追击水手,而是也在顺着摩利尔开出的这个压力比较轻的方向突围。奥兰多甚至已经窜到队伍最前端和克洛伊并肩作战,在他们编织出来的死亡剑网面前能通过的只有鲜血和碎肉。

  “别老躲在我后面。”克洛伊突然有意让过一个鱼人刺来的长矛。

  奥兰多右手挥剑砍断长矛,左手将匕首送进它青蛙一样鼓动着的下,然后往下一划,将它开膛破肚。他冷冷的盯了克洛伊一眼,什么也没说。

  脆弱的人类联盟向迷雾笼罩的高处撤退,现在负责断后的是被召唤出来的深渊邪魔——希瑞克牧师们现在也顾不得什么了,现在周围全是鱼人的情况下恶魔会来攻击自己的几率毕竟小的多,让这些臭气薰天的鱼人们去应付同样臭气薰天的恶魔吧,他们可不能奉陪了。

  克洛伊将一个鱼人踢下去,跳上尖利的礁石,看着下面吹了声口哨。

  “几千?一万?它们都不节制一下自己繁衍本能的么?”

  摩利尔仍然警惕着希瑞克教徒,尤其是阴沉的奥兰多,尽管他们现在正在和水手们并肩作战——哦,还有那个塞蒙。

  “我准备的法术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情况不妙。如果是几十或者几百个鱼人,摩利尔仅凭刚刚施展的几个高级法术或许已经足够把它们打垮了,但是现在…茫茫无际的大海,数不清的鲨化鱼人,还不算旁边刚刚还打得你死我活的希瑞克教徒,真是透顶的麻烦。

  “我猜你不会使用‘任意门’之类的法术丢下我不管吧?”克洛伊问的内容很认真,但是语气却很轻挑。

  “如果在陆地上,我肯定会这么做的。”飞行术的效力已经过了,摩利尔现在躲在一边袖手旁观,克洛伊体贴的帮她清掉所有靠的太近的鱼人,但是这帮绿皮海怪没有丝毫撤退的迹象,撤退可不是它们的风格。

  局势越来越紧张。还能使用一个虹光法墙…摩利尔思考着,但是这又能抵挡鱼人们多久呢?突然摩利尔抬起头倾听,脸上不自觉的出现了一丝喜色。迷雾深处传来某个巨大生物振翼飞来的声音,飞速接近——而且裹夹着雷暴一样的轰鸣。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