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一回合 漩涡之底
  在怒涛暴雨中颠簸起伏,似乎真的是一只滑翔的在海它乘着风势,被巨浪追赶着飞速前进,船首高高昂起的时候竟然好像整艘船都被一**接连不断的海浪顶起脱离了海面——如同一个巨人在抖动他黑蓝色的大毯子,震起粘在上面的杂物一样。//www.QΒ⑤。com\\

  主桅杆发出吱呀吱呀的摇撼声,但是没等人反应过来这声音的含义,它就好像挨了一记猛砍似的,轰然折断。从桅杆舞动的姿态上可以看出突然袭击了渡鸟号的风是多么诡异和凶顽,粗大的实木桅杆没有向后倒,也没有向前倒,而是打着旋儿横扫过甲板,撞断同样已经在风中脆弱不堪的前桅杆,两根笨重的圆木在风力的作用下居然好像车轮一样舞动着从船上飞了出去,如果不是克洛伊砍断了大部分缆绳,这一下就能把渡鸟号带个底儿朝天。即使如此,两个倒霉的水手也跟着做了陪葬,他们两人一个傻乎乎的抱着前桅杆,结果当场在撞击中充当了被夹在中间的缓冲品,整个上半身都被打爆;另一个则不幸的被桅杆上带着的缆绳抽中,也不知怎么的,那缆绳鬼使神差的卷住他的腰,嘎巴一声就将他带的飞上半空,当然,从那声音判断,在飞起来之前他的腰椎就已经断掉了。

  不过这可怕的景象没有多少人欣赏,因为还活着的水手们差不多全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胆战心惊——风暴洋展示着它惊天动地地咆哮,把整个大海晃得好像醉鬼手里的酒杯。交加的风雨中他们只能头晕脑胀的看到一片模糊,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抱着的和抓着的究竟是什么,气势汹汹的白浪裹夹在他们周围,劈头盖脸的一次又一次迸溅到他们身上,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前进还是后退,朝上还是朝下,仿佛整个世界都成了疯狂蹦跳翻滚的色子,每一面都通向毁灭地深渊。

  松开舵轮!摩利尔朝四十七无声的呼喊,魔力将她和四十七的思维直接联系起来。忽略了狂风暴雨的影响,四十七随即放开手,那舵轮马上像疯了似的来回旋转起来,由此可见船身下那一片茫茫的海水此刻是多么的疯狂,交错的海流是在怎样地震荡起伏,渡鸟号马上被推得旋转着打了横儿,在一道悬崖般的波峰中几乎整个翻了过来——幸亏如此,它才险险避过湍急呼啸的大海中突然露出来的一道黑漆漆的峰脊。仅让最后一根摇摇欲坠的桅杆和那刀锋一样的礁岩擦上撞的粉碎,断桅形成地木片儿好像被大风吹起的沙石一样乱飞,紧接着又一浪将渡鸟号托过这把暗藏在海中的巨大尖刀,等四十七重新把住舵回头看地时候,它已经消失在波涛中埋没无踪了,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这艘船撑不了多久!”刚刚被浪峰甩开的罗尔艰难的抓着任何可以借力的的东西重新走过来,步履维艰,贴在鼻子两边地小眼睛怒睁着。稀疏的乱发也在横扫一切的暴风雨中胡乱飞舞:“过不了几分钟,渡鸟号就会在风暴中彻底散架地!”

  话音刚落,船身就发出一声很大的裂响。给罗尔这句预言作了一个坚实有力的证明。

  “吃水线上方被撕了一个口子!”克洛伊以漂亮的空翻动作跃上来,一头火红的长发飞扬着,好像风雨中不肯熄灭的燃烧火炬。

  摩利尔一手抓着舵盘旁的栏杆,一手被四十七拉着,面色苍白。刚才如果不是四十七手疾眼快的话。因为窥视未来而暂时虚脱的她说不定已经被风浪卷走了。

  克洛伊往四周看了看,满天昏黑,已经分不清豆大的雨点是从什么方向打过来的了。有时候大浪简直就好像在他们头顶上卷过,残破的渡鸟号上没固定好的东西都被吹飞的无影无踪,依然残余在船上大难不死的水手也只能凭借着求生的本能芶延残喘——他们中就算出海次数最多的也没经历过这个,如果他们中有谁真的能活着双脚踏上陆地,仅凭这次遭遇就能一直吹嘘到他老的再也不能去酒馆为止。

  “而且我们正在逼近大漩涡!”罗尔指着已经像山一样耸立在他们前方的漩涡风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主动冲到那里去!”

  “什么?”摩利尔和克洛伊同时对这个主意表示吃惊。

  “必须这么做!如果我们是被硬扯进去的,那么只消一秒钟,风暴和海浪形成的拉力就会把这艘船和我们所有人都撕成碎片!”罗尔扯着嗓子大喊,但即使如此,他的声音也在呼啸的浪涛中模糊不清:“我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逃过这个大漩涡了!现在只有主动顺着风暴的缝隙进去,还有一线生机!”

  摩利尔看向大风暴:“你确定?就算能冲进大漩涡,我们又怎么出来?”

  罗尔跌跌撞撞的走开:“博一博吧!防护好你自己,法师!我得让水手们也准备一下!”

  “决定了?那好——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四十七猛的逆转舵轮,这一下

  船的龙骨大声呻吟起来,挺住几乎致命的扭曲之后,子漂进它之前一直避免进入的漩涡状海流,冲入正在形成的一个黑黝黝的宏大深渊的胚胎。

  “当心点!”摩利尔险些撞到四十七怀里,现在渡鸟号上差不多是伸手不见五指,就算有黑暗视觉肯定也看不到什么:“你会害死我们的!”

  “别担心,我已经掌握到窍门了!”四十七似乎从当舵手中找到了一些新乐趣,接触风暴的感觉和在云端飞翔差不多:“再说就算这船完蛋了我也不会害死你的!”

  是啊。摩利尔叹了口气,并让四十七感受到她在叹气。

  在改变方向后的短短片刻。海浪似乎平缓了一些,但是这只是一种错觉。因为这里地浪已经不能称为一波一波的了,而是成为整个一片的激流托着船,将它无休止似的抬起来,飞速送向风暴——渡鸟号一下子加快了速度,简直可以称得上风驰电掣,在彼此撞击得粉碎的浪涛上行驶的飞快,好像一只在冰上一溜烟儿滑丢了的木鞋。

  好像只是眨眼的功夫,渡鸟号就转进围着风暴打滚儿的涡流。然后不见了踪影。那情景简直就是你地嘴上粘了一粒芝麻,然后你只用舌头那么一舔——就把它吞了进去。

  但是闯进这个穷凶极恶的大漩涡中的渡鸟号船员看到的又是另一番景象。

  在幸运的穿过风暴外围后,风暴好像一下子小了很多,把人淋个精透的雨点儿和浪花也不见了。已经多处破损的渡鸟号现在不必担心船舱里继续进水,因为它完全就是在一面尖啸着旋转的水墙上跟着跑,轻得跟气泡没什么区别,倾斜地几乎倾倒过来,上面是山峦一样起伏的高大浪峰。下面则是黑漆漆不见底的深渊——这是一个多么大又多么快的漩涡啊。

  水手们被这大漩涡里的景象惊呆了。片刻前在惊涛骇浪中的极度恐惧已经被油然而生的敬畏和震撼取代,这个世界上可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在风暴和漩涡里看头顶上那一片晴朗天空的。四十七现在完全不需要掌舵,因为在大漩涡地浪壁上根本没有允许人力发挥的余地,在真正的自然面前,任何所谓强大地力量都只能独善其身,所有妄图改变的行为只能是徒劳和自取灭亡,除了等待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我***早说过不能偏离航道!这下好了,任天由命吧!”漩涡的另一边。赛蒙终于可以松开舵轮喘口气了:“要是足够幸运的话——如果乞丐娶到公主所需要地幸运是这么一撮儿,那么现在我们需要的幸运就是整整一船!等到风暴散去,漩涡也会消失的。到时候我们会被重新送回海面,继续找那个什么该死地鱼人岛!”

  “我们会回到海面的。”奥兰多似乎毫不关心塞蒙这种在航海菜鸟看来完全和自杀无异的行为是不是想谋害伟大的暗日教徒:“而我们的敌人将会葬身深海”

  敌人?塞蒙还没来得及盘算敌人在什么地方,希瑞克教徒已经像一群猴子似的迅速行动起来。

  在这种航海技术已经不能发挥作用的情况下,双方的素质差距就体现出来了。刚刚经历了如此风暴的寄居蟹号并没有减员,这固然和它的特殊结构有关。另外这帮半路出家的船员论个人技艺确实也比塞蒙原来的手下强太多了。

  他们像灵巧的猴子一样各就各位,齐声吟诵希瑞克的神名——赛蒙恨恨的腹诽,在这种时候还不改信海洋女神。等着去鱼肚子里侍奉谋杀之神么?

  “那边有艘船!”站在船头撞角上看风景的克洛伊回头冲摩利尔喊道。

  四十七也看到了粘在漩涡稍下方一点儿像片叶子似的寄居蟹号:“把他们打沉?”

  等等,我需要活的——

  看到四十七已经有作势跃出的意思,摩利尔急忙反抓住了他。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对方也有抓俘虏的意思。已经在漩涡壁滑转的很平稳的渡鸟号被什么顶的猛然往前一倾,本来就打着横儿的船体几乎翻了个个儿。

  那是什么?

  滑亮闪光的激流水壁隆起了一个大包,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拱出来似的。但是没有,只是水越升越高,最后在不可思议的魔力控制下塑成了一个巨大的生物。

  它有着海浪凝成庞然身躯,同样呈漩涡状流动的体内好像有团墨汁似的不停搅动——深黯的液体在这个水做的怪物中间翻滚流动但是决不溶合,冲到它模糊不清的头面上沸腾着,好像带了一圈儿黑色的王冠。它同样顺着漩涡前进,但是比渡鸟号还要快,往海里一沉,再起来的时候就迫近到船边,扬起黝黑的巨臂猛打下来,被它扫过的地方马上就像挨了一记大浪似的清洗一空,它再举起手臂地时候。末端好像是拳头的巨大水团里已经困住了一个可怜的水手,然后一抖手就把它扔进漩涡中心的深渊。

  “黑色的水元素?”克洛伊从船首跳回来:“你确定对面船上搭载的真是谋杀之神的信徒么?”

  飞射的火球撞在水元素头上,炸起一圈儿边缘分明的灼热水汽。这一击把它打得往后倒进墙一样地海水中,但是随后又在气势湍急的漩涡里冒出来拦住渡鸟号,似乎又大了一些。

  但是这次迎接他的是摩利尔制造的冷冽寒风。一团好像凝固冰雪的物质在摩利尔手中形成,随即飞向水元素的身体。冰封法球没入水元素,让它迅速凝固起来,法球迸射出的严寒转瞬间就将它从里到外冻结了,水元素柔韧却又充满力量的身躯变成僵硬地冰块。在漩涡中随波浮沉。它似乎还想尽最后的努力来撞沉渡鸟号,但是在接下来的猛击中炸的四分五裂,再也不能构成什么威胁——那是四十七投出沉重的船锚造成的效果。

  “我有点失去耐心了。”他低声嘀咕了一句。

  奥兰多看着召唤出来的巨型水元素被毁灭,双眼更加深黯。

  “还不够!”

  寄居蟹号上的希瑞克牧师现在开始划破手腕动脉往大漩涡里洒落他们黑红色地血,同时仍在疯了似的念叨着混杂了大量对希瑞克溢美之词的咒文。奥兰多加入了他们,但是没有采取和他们一样地自残行动,而是掏出一个和欧沙利文在沼泽神殿中使用的晶体看上去差不多的东西——希瑞克牧师祈祷的声浪陡然高亢起来。

  他们的祈祷声没能召唤出更多地水元素,但是大漩涡中心的深渊里渐渐激起弥漫的水雾——不过那大概也可能是因为深渊底部紊乱地海流来回旋转交击造成的效果。风暴眼中心漏下来的阳光在上面映射出瑰丽的彩虹样光圈。给人造成一种不知身在天堂还是地狱的感觉,也许这两者除了视觉效果不同之外,压根没什么区别。

  “不大对劲!”罗尔抹了把船上的海水舔了一下,马上吐了出来,异乎寻常的苦涩把他的舌头都麻的没有知觉了:“他们似乎在搞什么鬼!”

  “我就说把他们击沉算了,总会有几个活下来的!”

  但是摩利尔仍然固执的抓着四十七不放,好像纯粹只是为了赌气似的不让他一逞所快:“我们就快追上他们了!要争取把那艘船夺过来!”

  确实,因为船型的关系。渡鸟号在大漩涡中的速度比寄居蟹号快的多,经过一段时间的疯狂旋转后,现在两者之间的距离已经拉近了不少。如果再等一会儿,四十七和克洛伊应该就可以跳上寄居蟹号了——

  漩涡中的海水已经变成了一种诡异的深乌色,细碎的浪花也混浊异常。如果不是仍然反射着密密麻麻的鳞光,简直就和一个满是铁锈的大漏勺没什么两样了。

  希瑞克教徒中出现了伤亡。因为失血过多,一个牧师摇晃了几下摔下海中。马上就不见了,没人关心他,这只能证明这个家伙已经失去了暗日的眷顾而已。奥兰多奋力把手中的晶体向漩涡中心抛去。它在沸腾着升扬的雾气中划出一个抛物线,飞了一段对于大漩涡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距离就落进水里。

  但是随着这东西的入水,整个漩涡都摇撼了一下。

  “糟糕!”克洛伊话刚出口,渡鸟号就发了疯似的旋转起来。

  从那血盆大口似的深渊深处迸发出一阵强烈的震动,让呼啸的怒涛听上去变成了可怕的尖叫——不知从何而来的庞大水流一下子冲进漩涡范围,突然加入的生力军造成了更大的混乱,漩涡里的海水开了锅似的咆哮着,在把新来者纳入自身体系的过程中先是以高涨的巨浪把渡鸟号吹起,然后猛地往下一收,让它顺着激浪翻滚着摔下来——寄居蟹号也是如此命运。

  这群疯子!赛蒙一个跟头摔到舱角,好容易才控制住自己没有破口大骂。早知道这样,打死赛蒙他也不会出海的。

  奥兰多面不改色的站在甲板上,看向下面沸腾翻滚的深渊。

  “我以荣耀的希瑞克之名呼唤你,借他的神威打开水元素界的通道指引你出现!”他放声呼喊着:“粉碎我们的敌人,深黯的水元素公主,黑潮女王,奥利德拉!”

  “以希瑞克之名?”

  哗然的海浪回荡着,组成隆隆的水声振耳欲聋的讥笑,声波如有实质,好像水压般大力冲击着听者的耳膜,让他们觉得自己好像正处在无底的深海里,马上就要因为内外压力不均而被震破了一样。

  “以希瑞克之名?”

  滚滚黑潮从漩涡中心涌出,止住这两艘可怜小船的去势,把它们从深渊里又重新推了上来,滔滔不绝的黑水加入漩涡滚卷翻腾,好像一幅铺散开来的极大裙褶:“不知死活的东西,你好大胆子——借希瑞克之名吓唬老娘么!”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