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九回合 追逐
  渡鸟号是一艘很棒的船,比红酒女王号和幻想号都要强。\Www、Qb5、COМ/它被保养的很好,装有撞角的船头很尖,有两面横帆和一面纵帆,帆布和缆绳都是新的,配备着结实的护甲,威力惊人的弩炮和投石器,只要人员充足,在经验丰富的水手操纵下它就像一头敏捷危险的海上猛兽——单对单的话很少有哪艘船是渡鸟号的对手。

  但是此刻渡鸟号的大副罗尔脸上的神色却好像他正摇着一条漏水的板横渡风暴洋一样。

  “这…我真不敢相信。”罗尔举起手,又无力的垂下:“这和我在岛上听大人物们说的情况不一样。鱼人岛?天哪,如果是这样,我们根本没必要去找塞蒙船长了,幸运的话,或许能在将来的某一天,在某一条鱼人的胃里找到他的戒指。”

  他颓然看着坐在对面的摩利尔和克洛伊:“船员们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炸窝的。不可否认,他们之所以会登上这条船参加追捕行动,除了塞蒙船长欠他们每个人的钱之外,您和您的武士在对付鲨化鱼人时那令人敬畏的力量给他们带来了坚定的信心…但是鱼人岛可不一样。”

  “那里是鲨化鱼人传说中的圣地,”罗尔继续说道:“隐藏在风暴洋山一样的波涛下,成千上万比普通同类大得多的鲨鱼在周围游弋,天哪,塞蒙怎么想要去那儿?”

  “我还以为海精灵和鲨化鱼人是死敌呢。”克洛伊把腿搭到桌子上悠闲的晃动凳子:“但是现在听你地论调就好像你们是鱼人含在嘴里随时会咽下去的一块肉一样。”

  “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罗尔被这个毫不掩饰的嘲讽激怒了:“你根本不理解鱼人岛在水手们心中的恐怖地位…”

  “所以我只告诉了你,罗尔。”摩利尔平静的注视着罗尔因为愤怒而发青的脸:“我不知道我要追踪的那些人为什么要让塞蒙带他们去鱼人岛。或者他们干脆就是一伙儿的,这我并不关心。现在地问题是,我需要找到和塞蒙同行的人,如果他们要去鱼人岛,那么我也要去。所以我需要一个向导,罗尔。你是个经验丰富的海精灵水手,所以我认为你是最佳选择,就像他们认为塞蒙是最佳选择一样。”

  听到海精灵这个词,罗尔被打败了似的低下头。

  “好吧。我尽量隐瞒这个消息…争取在遇见那个受诅咒的地方之前带您找到塞蒙船长和寄居蟹号。”

  罗尔离开后。克洛伊变魔术似的拿出一瓶酒和一套牌,摩利尔完全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做到的。

  摩利尔险些就要激发防御法术了,如果她毫无防范的话,女剑士可能用不了一秒钟就能割开她地喉咙,用剑,匕首,或者指甲——她居然还留着涂成绿色的长指甲,她真的是个用剑的战士么?

  “我们可能要在海上漂一阵子呢。”克洛伊没有第三只手。但是两个酒杯继放在桌子上的酒瓶后也神奇的出现了:“不如继续玩牌吧?”

  摩利尔粗暴的拒绝了女剑士,她仍然对上船之前的那个吻耿耿于怀:“我有很多事情要做。如果无聊地话,你或许可以继续去调教那个暗日刺客。”

  克洛伊轻轻摇晃着杯子,看着摩利尔消失在船长室门外的背影。不,我有更好的选择。

  正坐在船舷地栏杆上钓鱼的四十七转过头。以他现在这副非常接近人类的容貌身形来说,把脑袋整整转过一百八十度实在是相当骇人的一幅景象。

  克洛伊双手各拿着一把剑站在甲板上看着四十七,完全没被吓住,叫做影狼的暗日刺客跟在她身后亦步亦趋。茫然地表情和白痴看起来完全没什么两样——如果这是某种魅惑能力的话,那么效果未免也有些太强了。

  “嗯…四十七?”克洛伊把两柄剑同时舞了个漂亮的剑花,看上去她地表情开朗又自信:“我们都不大适合这种枯燥的海上生活。对么?既然如此,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四十七看着克洛伊手中的剑,阳光很足,剑锋上闪烁着耀眼的反光:“你确定?看起来你想和我较量一下。”

  克洛伊把一柄剑抛到半空中,在它落到甲板上之前用另一柄剑挑住。风车一样转动着:“不,不是较量…是游戏。”

  “你的巨大力量和坚不可摧令我印象深刻…”克洛伊以难以置信的灵巧在高速飞舞的剑锋之间把两柄剑再次分开,并把其中一柄向四十七抛去。精确的插到他身边的栏杆上:“我可不想刚刚出海就因为船底破了一个大洞而不得不折返回去。为什么我们不用纯粹的技巧来切磋一下呢?在我的冒险生涯中,我有时候会遇到一些非常强悍的敌手…”

  女剑士有一瞬间似乎陷入回忆,但是马上恢复过来了:“进行一场在我们控制下的友谊赛,你有没有兴趣呢?”

  四十七把鱼竿扔给二十六,他勉强借住这根长长的铁棍子,几乎被压得坐到船上。

  “控制,”四十七重复了一遍这个词,“包括在砍断你脖子之前住手么?”

  “当然不,”克洛伊微

  “不要弄坏船…而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喊停的。”

  四十七从栏杆上下来,拔起精制长剑,面对着克洛伊。

  “好吧,那么我说开始。”这句话揭开了战斗的序幕。所有水手都忙不迭的躲开了,给移动的金属风暴让开位置——还有围着他跳动的火红。

  摩利尔并没有冥想或者研读法术书,事实上她有点心烦意乱。此刻她正站在舵轮边观看家班上的可怕剑斗,而掌舵地罗尔同样也忽略了本职工作而目瞪口呆。

  四十七拿剑的手臂毫无章法的胡乱挥舞着。就好像一个拿着木棍瞎比划的小孩,但是他可以随意扭曲折转的关节和撕裂空气的高速使得克洛伊面对的简直就是一台绞肉机。不过女剑士丝毫没有应付不来的迹象,她步履轻盈,在四十七步步紧逼的猛攻下游刃有余,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主导着战局。每当四十七有可能损害到桅杆或者缆绳地时候,她就变换方向,不可思议的从剑刃的残影中穿过,引领着四十七改变攻击方向——金属撞击的声音几乎连成一片,在激烈挥动的长剑之间。观战者甚至看不清他们的动作。

  摩利尔从没见过谁能在四十七的攻击下如此轻松。虽然“游戏规则”的确限制了他地发挥,但是克洛伊的出神入化的技艺也是她生平仅见的。如果在监牢外突然袭击的是她,自己能不能支撑的住还真是个问题。

  我是不是已经有点开始依赖四十七了?这个想法让摩利尔心中一凛。自从七罪塔陨落后,四十七就一直跟着她,除了那些她已经渐渐习惯的可恶言论之外,很多时候的确表现地好像一个真正的构装体了,保护她和消灭敌人,而且干的如此出色。以至于当他站在摩利尔身边地时候,女法师完全无须为自身安全担心,那种感觉就好象呆在一座塞满卫兵的钢铁城堡里一样安全——如果他不在呢?

  四十七往后一仰,避开克洛伊反撩上来的剑锋。他完全可以不必躲避这一击,因为它除了在胸甲上制造一道很快消失的划痕之外不会有任何效果,但是四十七还是躲开了,因为他要遵守游戏规则,像一般人那样去战斗——虽然把上身猛的向后弯折和腰部成一个直角应该不是一般人能做到地事。

  克洛伊趁机转动手腕。举剑刺下,而四十七再度把腰一转,以非常扭曲怪异的姿势滑到克洛伊身后。举起已经满是裂口的长剑猛砍下去。克洛伊回身挡住了这一击,却因为剧烈地冲力而不得不单膝跪倒,长剑也被四十七挑开而无法作出防御,只能顺势在甲板上滚动着躲避暴雨般的戳刺,但是就在旁观者以为女剑士已经大势已去的时候。她精确无比的踢中四十七持剑的手腕,在转瞬即逝的停顿中抓住机会翻身站起,重新抢回主动。

  或许四十七跟着我。其实只不过是和他在船上无意义的钓鱼活动类似——纯粹因为没有其它事情好做。这个想法让摩利尔有点不舒服,但是她似乎又没什么有力的理由来反驳这个结论。摩利尔清楚的知道,对于寻找凯罗这件事四十七绝对不像自己这么上心,这也是他一路上基本都不发表什么意见的原因之一。否则的话,按照他的风格,他会摧毁能找到的每一座希瑞克神庙,就像他在阿古斯时做的一样…

  四十七会离开么?摩利尔第一次这么问自己。

  甲板上的战斗结束了。断剑飞上桅杆,切断了好几根缆绳,让一面帆呼啦一声落了下来。

  四十七扔掉剑柄,看着克洛伊手中虽然同样缺口累累却不可思议的保持大体完整的长剑。

  “小技巧而已。”克洛伊也把剑扔到甲板上,它马上碎成了好几截儿。

  四十七回到船长室的时候,先他一步的摩利尔已经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翻动法术书了。

  “你似乎玩得很开心。”

  摩利尔的话中带着一丝怨气,不过四十七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于是他很自然的回答:“是的。”然后在摩利尔发火之前走了出去。

  摩利尔继续看书。

  莫名其妙的鱼人岛,莫名其妙的女剑士,莫名其妙的…我在想什么?摩利尔盯着法术书,上面的符号和图形艰深晦涩——但是自从打开后就没动过。

  奥兰多猛的从微微摇晃的吊床上跳下来,浑身都是冷汗。

  他不自觉的摸了摸腰间镶着宝石的魔法匕首,同时把目光投向挂在一边伸手可及的黑色长剑,仿佛能从这两样东西上得到力量似的。

  舱壁上的镜子模糊地照出奥兰多微微有些扭曲的容貌。他大约三十多岁,削瘦的脸颊。带着胡茬的乌青下巴,因为小憩的关系,头发有些乱,双眼几乎没有眼白,一眼看去那双眸子里面全是满溢的黑,散发着难以言喻的妖异感觉。

  奥兰多定了定神,从刚才荒诞扭曲的梦境中清醒过来,但是一股透骨的寒意却更深地印进他心底——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什么能让这个顶尖的杀手恐惧,那么希瑞克在他梦中歇斯底里的尖叫绝对排在第一。而且是他永远无法摆脱

  的。

  很少有在睡眠中接受了希瑞克神谕的信徒能在清醒后准确的描述那种情景,就算是夸耀,他们的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带着发自灵魂深处地颤抖。一千次噩梦混合起来同时塞进脑海也不足以形容其万一,一个神选择将意志直接打入凡人的思维,而且这个神还是被公认的疯子,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折磨?怪不得很多哪怕只是接受过希瑞克一点点最轻微“神眷”的“幸运儿”都变成了永远不能恢复的疯子。

  而且这一次奥兰多接到的神谕还不仅仅如此。奥兰多从夹杂在呼啸尖利的无意义噪音之间透露出来地只言片语感觉到了这位谋杀之神的愤怒,不满,以及他已经快要失去耐心的征兆。这让奥兰多再次战栗起来。如果希瑞克突然认为他无法完成任务或者不再有用了,这对喜怒无常地谋杀之神来说是家常便饭——那么同僚的匕首将会马上刺进他的后背,甚至不必在乎他一直以来都让他们震怖的可怕身手,因为那几乎全是由暗日赐予的。

  一艘追踪他们地船…奥兰多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哪怕只是做给希瑞克看看也好。

  他捡起本来当作被子,现在已经掉在地上的斗篷,仅用一个动作就打开附有陷阱并且上了锁的房门,悄无声息地走出船舱。

  “哦。奥兰多先生,现在一切正常…”正在掌舵的塞蒙从眼角看到裹在黑斗篷里走进来的奥兰多,连忙报告。

  “我听说寄居蟹号是你的船?”奥兰多透过水晶舷窗看着天边渐渐凝聚起来的乌云。要起风暴了。

  塞蒙很好的掩饰了自己的惊讶情绪,他没想到奥兰多竟会知道这个:“您真是消息灵通。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什么时候能到达鱼人岛?”奥兰多话里的冷气让塞蒙把本来想说的话咽下去半截。

  “我只能说不一定…而且应该说找到,奥兰多先生。”塞蒙在这件事情上可不打算犯含糊,船上除了他之外,全是一群航海新手。摆弄寄居蟹号的动作简直称得上粗鲁,让他很是心疼:“现在我们正向珍珠群岛深处驶去,还没有脱离公认的航线。只有到了…”

  “改变航线。”奥兰多再次打断他的话。

  “什么?”塞蒙吓了一跳:“这可不行,我们现在可不是在近海郊游!而且马上就要起风暴了…”

  “改变航线,有人在追踪我们。”杀手冷酷的说。

  赛蒙干脆把放在舵盘上的手抬起来,通过几天的相处,他已经非常清楚了这群莫名其妙的家伙那种说一不二的作风,但如果这次一定要让他偏离航道,赛蒙是做不到的——这是彻底的自杀行为。

  “那么奥兰多先生,请您告诉我要选择去哪边吧,左边,还是右边?”奥兰多似乎没料到这个一直言听计从的海盗竟然敢在这时候用这种方式来顶撞自己,只是有些发愣的看着赛蒙:“这是不可能的,奥兰多先生,我不知道您对海洋了解多少,但如果这时候改变航道,我们唯一的下场就是葬身鱼腹!”

  赛蒙满以为对方能够看在自己还算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船长份上听从他的劝告,否则他们也不会请自己来驾驶寄居蟹号了,但奥兰多抬手向左边指了指,便径直离开了驾驶室,很明显他完全没有把赛蒙的话放在心上,更糟糕的是,他给出的方向也极像是随便指出来的。

  甲板上的暗日教徒瞬间开始忙乱起来,他们按照船长赛蒙传达下来的命令解开缆绳,升起船帆,忙活着跟他们平日里的刺杀工作完全不同的活计,一个个看上去笨拙非常,但终于寄居蟹号开始转向,面对一片陌生的海域缓缓驶去。

  摩利尔好不容易才摆脱自己的胡思乱想而集中精神,幸运的是这次的法术效果相当好,以至于就算寄居蟹号改变航向都没能逃出摩利尔的思维追踪——好的有些幸运。她找来罗尔,向他通报了这一情况,要求仍然按照既定航线行驶的渡鸟号做出相应改变。

  “赛蒙船长疯了吗,他开始偏离了航道,这可是远洋航海的大忌,何况是在朝向珍珠群岛的深处航行…”罗尔从震惊转为忧虑,转头看向一边的摩利尔:“您确定寄居蟹号是向这个方向走了吗?我们再这样追下去也会很危险的,起码很快其他水手就会发现不对头,如果闹起事来可要怎么收拾?”

  “我想赛蒙船长没疯,或许是船上其他人要求他改变航向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发现了鱼人岛,还是发现了尾随在后面的我们。”摩利尔盯着渡鸟号的行进方向,那里除了海天相交而成的一条直线外一无所有:“继续航行吧罗尔,无论是去鱼人岛还是驶入未知海洋都一样是冒险行为,现在只能希求我们能早日追上目标,或许还有安全返航的希望。”

  不过如果确定凯罗,或者关于凯罗的线索就在鱼人岛上,那么无论如何都要走一趟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