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五回合 旅途
  话,晚餐相当无味。/Www。QΒ5.coM

  摩利尔对鱼干,咸牛肉和腌鸡爪子兴趣缺缺,如果不是红酒女王号上确实储存着一些还算可以的红酒,她在餐桌上实在没什么可干的。四十七自然是什么也不吃,虽然就算给他一头活牛他也能嚼碎吞下去——然后再吐出来。

  “当然没问题!”赛蒙叉起一片薄薄的牛肉:“我的目的地就是那里,可怜的幻想号应该也是去那里的…说起来这些烦心的生意已经让我有阵子没回到美丽的珍珠群岛了——赞美众神,赞美珍珠群岛!它是自由水手的集散地,连通南北海洋的必经之路!”

  赛蒙放下叉子,于是陪同在餐桌上的大副二副三副也不得不停止用餐,船长说话的时候手下却自顾自的吃可是很失礼的行为。

  “不过,尊敬的法师,可否请您告诉我,阿古斯帝国是不是真的彻底崩溃了?”赛蒙试探着问道:“现在那里局势实在是太混乱了,以前阿古斯又一向对我们这些自由的海上游民限制的比较严,弄得现在连点确切的消息都得不到…”

  摩利尔轻呷了一口红酒。看来赛蒙是把她当成阿古斯的流亡法师了,不过她也无意否认:“据我所知,还没有到完全失控的地步。难道船长阁下有兴趣和现在的阿古斯进行贸易么?”

  “哈哈…”赛蒙笑了,看了看摩利尔身边的四十七:“也谈不上贸易。我从事什么工作也用不着瞒您,只要有利可图,任何东西我都贩卖,哪怕是不大能见光的东西…阿古斯的构装机械在黑市上一直都是罕见的抢手货,谁不希望能拥有一个服从命令,永不背叛。又丝毫不惧怕危险和死亡的保镖和杀手呢?”

  四十七把餐叉放进嘴里,拿出来之后已经是完全变形地螺旋状扭曲铁条,这个动作让赛蒙马上转移了目光。

  “赛蒙船长,我有些疑问。”摩利尔适时转移了话题:“我以前从来没在海上旅行过,关于鲨化鱼人袭击船队的故事虽然听过一些,但实际上我也是初次亲身体验。从那艘幻想号遗留的痕迹还有我使用法术得到的结果来看,幻想号是遭到突袭的,事先一点防备都没有…这种事情很常见么?我是说,鲨化鱼人会如此轻易的突击像幻想号这样不算小的海船。不留下一个活口?”

  “事实上,如果被鲨化鱼人袭击的话,结果一般都是这样。我们完全没法和鲨化鱼人对抗,它们是海上的霸主,领土观念非常强,尤其憎恨进入它们领地地陆地物种,把我们当作食物,更见鬼的是,鲨化鱼人通常把整个海洋都视为它们的领地!它们的危险程度甚至高于任何凶残的陆地猛兽。因为在海里你都没地方跑。除了少数特别强悍的海洋生物外,几乎没有任何东西能与集体狩猎的鲨化鱼人对抗…不过,通常这种最糟糕的情况还是比较少发生的,因为鲨化鱼人地活动范围虽然很不固定,但是还是有规律可循的,我们会尽量避开它们,不去招惹。”说完,赛蒙看向自己的大副,那个男性海精灵。

  和陆地同族相比,海精灵长相上可以说平凡许多。甚至可以说丑陋。除了一双有点精灵样子的尖耳朵以外,大副微微佝偻着,面部狭长,浑身皮肤和稀薄的水草一样的头发都是亮绿色的,而且脸上还布满了暗青色米粒大小的疙瘩,一双湛蓝的眼睛出奇的小。好像一对黄豆镶嵌在扁平地鼻子两旁,从细长的脖颈两侧一直到腮部,有着一条条微微开合的裂口,那是海精灵的腮,呼吸间隐约还有水渍的痕迹,双手湿嗒嗒的放在桌面上,指间地薄膜使得他的手看起来好像青蛙的脚。这种海洋亚精灵种族不要说跟美丽尊贵的暗夜精灵比较,就是以人类的一般审美观来看,也够对不起精灵这个称号的了。

  “呵呵…海精灵中的女性实际上是非常美丽的,就算在男性海精灵里。我这个样子也是劣质品了。”名叫罗尔的海精灵大副明显没有一般精灵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说起话来却显得很随和:“同为海洋种族,我们海精灵一直都是鲨化鱼人地死敌,而且在和它们漫长的争斗生涯中,我们逐渐掌握了在海中探测鲨化鱼人的动向的方法,就算隔着几里远,我们也能嗅到这些邪恶生物身上的那股恶臭…所以虽然我们在海里很难取得和鲨化鱼人正面交锋的胜利,但是鲨化鱼人想抓到我们,也没那么容易。一般来说。只要是你们人类的船只要出海,就算是那种实力雄厚。配备了大量士兵甚至法师护航的大型舰队,也都会尽量带上海精灵,一来我们熟悉海上的水文和天象,二来就是避免冒冒失失地闯进有鲨化鱼人活动的海域中去遇到麻烦。”

  他摸着光溜溜地下巴:“不过这次袭击还真是有点奇怪。据我所知,幻想号是长期重金雇佣着一个海精灵水手的,我还见过他两次。如果像您说的,他们一点防备都没有就遭到了袭击,难道海精灵不在船上?这基本上不可能啊,掌管幻想号的那个老家伙近几年来胆子小的简直是在河沟里都怕翻船…而且这片海水的温度我测过了,我们正顺着一股较冷的洋流航行,这应该不是鲨化鱼人喜欢活动的区域啊…”

  摩利尔静静的听着。这么说来…反常的出航,反常的袭击。事情有点不那么简单了。

  “喀啪”一声,坚实的桌子裂开一道缝儿。四十七用被他变成螺旋锥子的餐叉钻木桌玩,一下子用力过猛了。面对摩利尔恶狠狠的目光,他满不在乎的站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离开船长室的四十七,赛蒙的手指轻轻的抽搐了一下:“尊敬的法师,您地随从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赛蒙船长,我建议你尽量少说‘东西’这类的话。”摩利尔又斟了一杯,今晚她可喝了不少葡萄酒:“否则一旦你在他面前说漏了嘴。怕是就会亲身体验什么才叫做可怕了。”

  红酒女王号的船尾伸出数根粗大的缆绳,缆绳的另一端连接着幻想号的船头,无论是海盗还是商人,这种空无一人的漂流船只要见到了当然会马上占为己有,管他原来的主人是谁,所见即所得,这就是利益驱使下地逻辑,讲道理是

  的。利益…突然四十七想起了那个总把这个词挂商人弗雷斯,还有总把道理当作真理的女圣骑士。他们应该早就回到北方了吧,不知道他们遇到这种情况又会是怎样的乐子呢。

  “为什么干脆不派人过去把那艘船开起来,这样还会快一些。”

  一个半蹲着在船尾费力拖动绳盘的值夜水手朝四周望了望,发现没有别人后才确定这个浑身铠甲的高个子客人是在向自己发问:“哦,尊敬的客人,那可是被鱼人洗劫过的船,说不定上面还有徘徊不散地冤魂…谁敢上去过夜呢!”

  四十七红色的眼睛正式转向水手,那是个干瘦干瘦的年轻人,脑袋上裹着一块脏乎乎的头巾。**的上身伤疤,一根根肋骨在皮肤下支楞着,肚子随着呼吸不停的一鼓一缩,仿佛他不是用胸腔,而是用腹腔来呼吸似的。

  “我叫四十七,你的名字?”

  没预料到客人会这么客气的跟自己说话,年轻人愣了半天后才想起回答:“我,我是船上的奴隶,没有名字,不过您可以叫我二十六。那是我地号码,尊敬的客人…您叫四十七?难道您也是奴隶吗?”

  “奴隶?”四十七俯身看向这个傻乎乎口不择言的小子,奴隶水手二十六这才发现客人的脸庞闪烁着冰冷的金属光泽,一对眼睛血红血红的,内里似乎还在不断沸腾爆炸,好像是一个永恒燃烧地熔岩世界。他被吓得一下子坐倒在甲板上,而后又马上爬起来跪下叩头如捣蒜:“对不起对不起,尊敬的客人,请饶恕我…”

  没有等到鞭打或者更严厉的惩罚,奴隶水手壮着胆子抬头看去的时候,奇怪的客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摩利尔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四十七,后者此时正坐在幻想号的船头一动不动,一副沉思模样,好像是狮鹫船首像旁边的另一个雕塑。

  “你在干什么?”摩利尔站在红酒女王号的船尾和四十七相对而望,虽然现在风平浪静。但摩利尔仍然不能确定四十七是否能够听到她的声音:“喂,听到我说话了吗?”

  四十七看着对面那个女法师,突然冲她勾了勾手指。

  奴隶,真是一个有趣的字眼。其实精确地来讲,自己甚至算不上奴隶,而仅仅是一个工具,在炮火横飞的空间战场上冲锋陷阵,从事杀戮与毁灭的工具。这种看似很令人沮丧的身份一直以来实际上并没有引起四十七的反感,对自身的命运感到愤怒屈辱悲伤乃至痛苦什么的从而大肆报复更是无稽之谈——如果说自己会失控。那么一定是分不清该杀谁,不该杀谁了。事实上因为身份确认码故障被自己人打下来的机械士兵也不在少数。但是今天这个冒失的奴隶水手还是引起了他地一点思绪。

  从水手瘦骨伶仃的体格看,他成为奴隶是没办法地,但是自己不同。就算曾经是奴隶,自己也足以轻松摆脱这个身份…可以肯定,即使是摩利尔,她也不能控制自己。法师塔中的邂逅实际上更算是一个选择,一个很自然很简单的选择,枪需要使用者才能杀人,就像和基地失去联络的时候就搜索全部波段找到一个新的合成电子声音来通知自己接下来要进攻什么目标一样,如果最开始那个白发法师没有死,那么自己选择的就会是他。

  但是这只是个开始。在这个世界上,更多的时候都需要你自己去判断。作什么,不作什么,杀谁,不杀谁…这也是他最后试图和辛格聊聊的原因,可是那个老混蛋居然不给面子。当自己已经不是在观看,而是置身于动画片中。那么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就出现了:面对一个人,一件事的时候,是否能有其它更丰富的选择?就好像超人如果脱掉那件外穿的红内裤,换身打扮偷偷去把莱克斯-卢瑟地脑袋拧掉,岂不是少了很多麻烦?真是奇怪,超人为什么那么死心眼呢?就像…对了,就像一个圣武士。糟糕,好像自己又回到了毁灭与否的简单思维方式。换个思维,换个思维…

  难道我已经在质疑自己被制造出来就植入中枢的行为目标了?

  四十七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活见鬼,这可不是好兆头。据不可靠消息,思考我为什么存在?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宇宙的意义是什么?这种问题曾经彻底弄坏过一台超级智脑,这样的傻念头应该是只有低级的人类才在无聊时发呆用的,自己这样的机械战士,应该行动迅速,目地明确,只开火,不提问。

  摩利尔已经走到连接两条船的粗大缆绳中段了。在飘摇的海面上。船只都在随着波浪摇晃,更别说连接两条船的绳子,但是摩利尔不但气定神闲,而且好像粘在绳子上成了它的一部分一样,顺着势头摇摆身体,相当的轻盈。

  “如果哪天你不干法师了,可以去马戏团找份差使。”一直到摩利尔走上幻想号的船头,踏上坚实的甲板,四十七才开口说话。

  “我就当你是在夸奖我吧扬着,跟她地主人一样表现的比平常温柔了许多:“你在这里呆着干吗?”

  “我在思考。”

  “哦?我宁愿相信你在打瞌睡。”

  “我是否可以理解成你认为我没有脑子?”

  “你本来就没有脑子。这一点不需要认为。”摩利尔干脆在四十七身边坐了下来:“但是我并不认为你没有思想…很早以前就不这样认为了。所以我更希望你在某些时候能选择多想想,而不是像个狂兽人一样砸扁所有你看到的东西。”

  “这很困难,制订作战计划从来不是我的份内工作。”

  “你今天很奇怪…”

  “是么?”

  “夜风很凉啊,我第一次在海上过夜…”摩利尔站起来,缩了缩身子,转身从缆绳上走向红酒女王号:“你自己在这里慢慢思考吧。我得回去准备几个更适合在海上旅行的时使用的魔法。”

  接下来的几天,红酒女王号一直沿着既定路线乘风破浪。摩利尔大多数时间都呆在船舱里,翻阅基斯凯因给他的法术书——现在,阿古斯三**师的魔

  都属于她了,实在是有太多新东西要学。

  “尊、尊贵的客人,请不要这么做,可能会引来很凶残地海洋生物!”水手二十六战战兢兢躲在一旁,劝告一片霭霭薄雾间坐在船边钓鱼的四十七,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钓竿和鱼线,而且居然全是金属的。甚至装着拉线的滑轮,诱饵则是一只倒霉的海鸟,在波浪间浮浮沉沉。

  四十七瞥了他一眼,吓得二十六猛一哆嗦。

  “我们那儿古时候有个叫任公子地家伙,用大鱼钩和粗绳子,放了五十头牛做饵,钓起一条九里长的鱼,钓鱼时震起的波浪像山一样高,声音传到一千里外。让整个国家的人都吃的再也不想吃鱼肉了,你觉得我不如他?快点!往海里倒血!”

  “我…”二十六翻着小眼睛。被噎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这个任公子是神么?肯定是神。他不敢怠慢,抱起铁桶,把鱼的杂碎和血水全撒到海里。

  “不用担心,小子。任公子钓这条鱼钓了一年,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见鬼,雾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大?”

  抛开四十七和二十六不提,赛蒙船长和罗尔大副现在正忧心忡忡的站在摩利尔房间门口。

  “尊敬的法师…”罗尔大副浑身**的,似乎是刚从海里上来:“恐怕我们需要你地帮助。”

  摩利尔跟着他们来到甲板上,发现几天来从无到有,一直弥漫在海上的薄雾已经非常浓烈了——甚至后面不远的幻想号也到了时隐时现的地步。红酒女王号上挂起三盏灯,不过这也只是聊胜于无,起不到多大作用,爬在桅杆上的瞭望手冲着甲板上的赛蒙船长无奈地摆手。示意根本看不到什么。

  “我有点担心。”赛蒙面色沉重:“根据罗尔的推算,这时节的大雾太反常了,居然已经到了影响航行地地步。我们已经快要接近珍珠群岛了,如果不能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很可能不小心就和群岛外围密布的暗礁群来一次结结实实地亲吻,那样的话,可就太糟了,这艘船可是——算了,不说了。”

  “没错。”罗尔紧蹙着眉骨处的皮肤:“我有点怀疑我们是不是已经偏离了熟悉的航线。因为我感觉这里地水域非常陌生…在海里一点熟悉的感觉都找不到。”

  “希望我做什么呢?”摩利尔看着不停变换的雾气问道。

  赛蒙搓了搓手:“虽然说起来真不好意思,我们这些常年在海上讨生活的人居然不认识路了,不过尊敬的法师,我不得不请求您帮助我们确认一下航线,或者判断一下我们的位置,这该死的雾,连罗盘都好像被弄的失灵了!”

  摩利尔没说什么,开始准备施法。四十七继续钓鱼,不过已经把目光投向这边。赛蒙和罗尔谨慎的退开。避免打搅到法师,也避免被这个构装体误认为有什么不怀好意地企图。

  摩利尔没用多久就恢复常态,转头看着罗尔。

  “罗尔大副,你说海精灵可以预测到鲨化鱼人的动向?”

  “没错,我们可以判断鲨化鱼人在什么地——怎么了?”

  摩利尔示意四十七过来。

  “赛蒙船长,我想应该准备战斗了,我的预感中看见了鲨化鱼人!”

  罗尔大惊失色:“这不可能!我在海里的时候完全没有感觉到它们的踪迹!”

  “您看到了什么?它们进攻我们?”赛蒙没有像罗尔一样质疑摩利尔话中的可能性,他的哲学永远是做最好的打算,做最坏的准备。

  “不知道,预感永远只能是一点支离破碎的画面。并不能推断太多——”

  红酒女王号猛地一震,倾斜起来,让除了四十七之外所有人都站立不稳,还没等回复正常状态,紧接着又是一下碰撞,是幻想号碰上了红酒女王地屁股。

  触礁了?

  “妈的!”赛蒙骂了一句脏话。终于表现出更像一个船长的特质:“猪猡们,愣着干什么!快去舱底检查受损情况!准备好你们的武器!”

  “我日!这是什么东西?”片刻后,赛蒙船长从船沿边探出身子,举着火把看向下面一大片隐藏在浓雾中影影绰绰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这玩意弄坏了我的红酒女王号?真是活见鬼了!”

  那好像是一大片由不同船只残骸拼起来地漂浮垃圾,规模相当大。海带和水藻什么的把这些莫名其妙的玩意儿牢牢编织在一起,不仅顶的红酒女王号微微倾斜,而且上面支楞着的木刺给船身造成了相当严重的损坏,甚至撞了好几个洞出来。

  水手们也趴在船边,胆战心惊的琢磨这究竟是什么,难道真的只是海洋里的漂流物?以前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突然一声大叫。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最近地水手紧张的一蹦,穿在耳朵鼻子嘴巴等处的众多铁环叮哩当啷的作响。反应过来后,他反手给了奴隶二十六一记耳光:“***,鬼叫什么!看见海妖了?”

  二十六被打了一个趔趄,但是依然用手指着下面,面色惊恐:“人…”

  摩利尔面色凝重的伸出手,一股猛烈的狂风向下吹去。“造风术”形成的强气流暂时驱散了雾气,让人们看得清楚一点。

  确实是人。至少有两条手臂和三只脚露在浮游垃圾的表面,其余部分则牢牢困在深处——那些肢体已经被浸泡地相当肿胀了。

  “不好!”罗尔突然也大叫起来:“这是鲨化鱼人的一个巢穴!”

  尖锐地破空声划过雾气。紧接着头顶上就传来第三声叫喊——死亡来临时的绝望惨叫。

  瞭望手被一柄长叉牢牢钉死在岗位上,鲜血顺着桅杆往下流。

  更多投射而来的矛叉接踵而至。噗啦噗啦的击水声也从四面八方传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密,就好像成千上万条青蛙一起游泳一样。

  “投猛火油!”赛蒙想也没想。往腰间一摸,双手便各擎着一瓶棕黄色的液体扔了出去:“放火箭!”

  水手地素质让摩利尔小小吃惊了一下,他们虽然衣着不整武器各异,怎么看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是实际上相当的训练有素。

  几乎是火油瓶砸在水上巢穴上碎裂开的同时,

  着油布的火箭也射中了那里,顿时燃起熊熊大火,把狞恶无比的身影显露出来。

  它们大多数通体绿色,算上尾巴的话最小的都有十几尺。混乱不堪的斑点和条纹点缀在上面,头背上的骨刺一直延伸到尾部,两只黑眼珠足有摩利尔地拳头那么大,几乎把它们鱼脑袋分成两半的大嘴里长着刺刀一样的牙齿,和流线型的身体比起来,带蹼的四肢不成比例的结实粗长,践踏着巢穴上的积水,无视蔓延的大火,气势汹汹的扑来。

  临阵不过三箭。何况这些鱼人简直就是变异了地巨大青蛙,三蹦两跳就冲到船边,而且除非射中眼睛,否则根本不能对他们的行动造成多少影响,甚至有的射偏了一点的箭矢居然从它们湿乎乎滑碌碌的皮肤上擦开。

  一直攀上船沿的鲨化鱼人双手用力,要撑着船边栏杆一跃而上,给面前让它恶心的海精灵迎头痛击——罗尔一脚踢在弩机上,结果这个正好对着弩炮的鲨化鱼人马上被激射而出的巨型矛箭带的远远飞了出去。

  不过这只是少数而已。更多鲨化鱼人迅速登上红酒女王号,挥舞着矛叉和捕网,甚至干脆就用锋利地爪子和牙齿向水手们发动进攻。

  赛蒙的细剑从一个鲨化鱼人左眼刺进。右眼穿出,这种“对眼穿”的剑技马上让三百磅的凶残鱼人一命呜呼,一个走私船长有这种本事,还真是深藏不露。

  不过其他人就没这么好的武艺了,在鲨化鱼人的猛烈进攻下,水手们很快出现了伤亡——无论力量还是速度。他们都无法与这种海洋掠食者相比,而且更多地鲨化鱼人正蜂拥而至,单论数量都比水手多得多。

  现在只能靠那个法师了。赛蒙从两个鱼人的夹击中脱身,和罗尔背靠背守在一起时想。

  摩利尔没有袖手旁观。

  在鲨化鱼人发动进攻之后,摩利尔便举起双手凝聚力量。噼啪作响的闪电很快在她纤细的双手间成型,两两相对的十指间跃动着灵蛇一样舞动的电火。

  摩利尔等了等,随后一扬手,耀眼的电光马上从她掌间跳出,扫过甲板,打在一个刚刚跳上船的鲨化鱼人身上。可怕的电击马上让它抽搐着冒出焦糊味,转眼变得焦黑——这还不算完,闪电好像有生命似的跃动传导出去,分成两股打中另外两个鱼人,然后又变成四束更细些地闪电四散射出。

  时机把握的堪称完美,极效连环闪电几乎席卷了船上被鲨化鱼人占领的部分,而且完全没有波及到水手,这对敌我不分的连环闪电来说,简直就是个奇迹。

  刹那间士气大振。

  四十七站在摩利尔旁边袖手旁观。鱼竿也不知道哪里去了:“看不出来,你也满辣的!”

  摩利尔白了四十七一眼。没有理会这句粗俗的夸奖,烟花般的魔法飞弹阵列紧接着扑向伤而未死的鲨化鱼人们,仅凭这两下,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会以为她是个塑能系法师呢。

  “把这些恶心地带鱼杀回去!”赛蒙高喊一声,趁着这个机会带领水手展开反扑,一时间竟然占据了上风——直到一只庞大的有如海怪地鲨化鱼人跃上甲板。

  它的皮肤是不同于普通鱼人的灰黑色,身上也没有那些坚硬的骨刺,几乎和鲨鱼无异的脑袋上一对黑眼睛呆滞无神,透着漠然冰冷的死亡气息,最特别的是,这支鱼人长着两对又粗又长的胳膊,拿着四支巨大的武器,风车一般挥舞着,扫开面前一切阻碍,势不可挡的冲向给鱼人造成严重伤亡的摩利尔。

  鲨化鱼人酋长!

  五发飞弹击中鱼人酋长,它毫无反应。

  “交给你了。”摩利尔扬了扬眉毛。

  锈迹斑斑的利斧带着腥风斩下,然后被四十七轻松抓住手腕挡下来。没等另外三只手发动攻击,鱼人酋长便仰天惨嚎,声音就像被剥了皮的青蛙。四十七松开手之后,它的一条胳膊已经软软垂下,断掉的骨头刺破皮肤露了出来。

  鱼人酋长脖子上的猛烈张合着,似乎要掠夺空气中每一点水分来积聚力量。两支巨剑和一把钉头锤同时砍向四十七,试图挡住敌人的脚步,但是四十七坚不可摧的身体使得他根本不需要躲避这些被海水锈蚀了的废铁。三把武器全折断了,而四十七已经抬手扣住鱼人的巨口,猛地下拉,同时抬膝猛撞上去——观战的摩利尔可以确定,那一瞬间四十七的膝盖护甲上长出了可怕的尖刺。

  鱼人酋长的整个下颚都被这一下撞烂了。没有崩飞的尖齿全都嵌进肉里,黏糊糊的血液从烂肉的缝隙间咕咕嘟嘟的往外冒,好像被十几个壮汉论着大槌猛砸了一顿似的。

  但是鲨化鱼人酋长居然还没死。它强悍的生命力支撑着它仍然在地上抽搐不停,胡乱的挥动爪子,试图反击,直到四十七一拳把它的尖脑袋也打得四分五裂。

  失去首领后,剩下的鲨化鱼人虽然还有不少,但是纷纷逃跑,要么钻进巢穴要么跃入海中,片刻后就全都消失了,颇有点兵败如山倒的意思——击退鲨化鱼人群,这样的战绩在海上可是不多见的。

  随着鲨化鱼人离开,垃圾堆一样的巢穴开始瓦解,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在海里捣的鬼,赛蒙可没兴趣去确认,因为红酒女王号已经开始进水了,并且发出裂响。

  “快!把货物运到幻想号上去!能拿多少是多少!”赛蒙大喊着:“***蠢蛋!别去管那些武器了,去搬绸缎和香料!”

  现在没人在乎什么鱼人的袭击和船上的冤魂了。赛蒙站在逐渐离开鱼人巢穴的幻想号上看着逐渐下沉的红酒女王号,脸色非常难看,但还是在摩利尔走近的时候冲她挤出一个感激的笑容:“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这次真的要成为那些臭鱼的腹中食了。罗尔竟然出了这么严重的失误…船员们相当不满,见鬼,我不得不考虑他是否依然适合大副的职位了。”

  真的是罗尔的失误么?摩利尔看着依然雾霭沉沉的海面思忖着。四十七又开始钓鱼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