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回合 漂流
  哦?摩利尔的构装体?你看起来愈发英俊了…而且慨,真是谢谢你。/Www。QВ⑤。cOm\\”

  欧沙利文把手伸了出来,似乎在等着四十七交还阿特拉斯。

  没再说什么,四十七抬腿就向欧沙利文走去。这个小白脸伯爵似乎又恢复了初见时的傲慢狂妄,居然懂得用反讽来对付他,看来有必要改用拳头来讨论了——反正以前也这么干过。

  “等一等。”摩利尔拉住四十七,上前几步,双手交叠着垂放在身前:“你在这里做什么?我倒是听说你在那天夜里弑杀了御驾亲临卢卡斯官邸指挥清理评议会行动的史坦利三世,并且还要害死在场的所有贵族,妄想谋朝篡位,现在阿古斯全境都在通缉你,你还满不在乎的和希瑞克教会的人搅在一起,难道你就这样舍弃了欧沙利文家族的荣耀了么?”

  “是吗…”欧沙利文背着手,脸上看不出一丝异样的表情,声音轻松的很,听起来就好像森林中吹过的微风般舒适恬淡,一如既往的优雅尊贵:“一个试图篡夺阿古斯皇位的疯子,叛徒…官方的说法是这样的么?真是贵族的风格,空洞廉价。”

  虽然摩利尔不清楚欧沙利文在离开瓦坦城之后有什么遭遇,但毫无疑问,他现在和以前大不相同,可能已经彻底沦为暗日的奴仆,欧沙利文家族这个名号完全不能引起他什么反应就足可以说明这一点了。

  “你就是当时那个参加冒险的女法师?被虚伪的谎言骗进这座污秽之殿,你心中一定也充满了对迷雾女士的厌恶和唾弃吧?”欧沙利文旁边的一个面目阴沉的教徒打断了两人假惺惺地叙旧:“红袍法师,我理解你这种想让欺骗者付出代价的追踪行为,永恒暗日会注意到你这种值得赞赏的情绪,不过,如果你还不是暗日的仆人。那么不要插手了,明白么?当然,如果你想像我身边的这位欧沙利文伯爵一样加入…”

  “我无意介入暗日和迷雾女士之间的争端。”摩利尔回答的干脆利落:“但是我有理由认为我的朋友凯罗被无辜的卷入这场纷争中,而且境况非常危险。对此,我无法做到袖手旁观。”

  “我想你有一些误会,摩利尔。”欧沙利文轻轻摇了摇头:“我们也不过是想通过那个小女孩找到芶延残喘地迷雾女士…她才是罪魁祸首,不是么?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不能相互理解,甚至彼此帮助呢?”他好像找到了难友。语气甚至显得轻快。

  “暗日可不是一个宽容的神袛。”摩利尔直言不讳:“你们会考虑凯罗的安危?不久前还是阿古斯帝国伯爵的你,对暗日又究竟了解多少?恐怕你连暗日为什么给你如此宠爱都不知道吧?让我来猜猜——他出现在你某个混乱模糊的梦境中了?对不对?”

  除了仍然负手微笑的欧沙利文之外,另外四个黑衣教徒全都勃然变色。这已经算得上挑衅了,对他们来说。

  “摩利尔,看在我们之前的际遇上面,给你一个忠告,我希望你能认真的听。”虽然情势已经是剑拔弩张,但是欧沙利文说起话来仍然慢条斯理的:“我知道你经历了很多…做为一位如此年轻地高阶法师,你也有值得自傲的理由。但是既然如此,你更应该知道,我们的力量在真正的永恒存在面前是何等渺小吧?既然那个叫凯罗的女孩被迷雾女士选中了,那么她自然就是暗日的敌人,你阻止不了,也别想阻止——忤逆神的代价,我相信你是承受不起的!”

  摩利尔没有答话,反而回头看了看四十七。

  “是你让我等一等的。”四十七好像很无辜似的一摊手。

  “你要气死我么?”

  摩利尔这句话一出口,欧沙利文立退。他几乎像一支箭那样向后倒射出去,飞扬地黑衣下摆竟然带出燃烧着的淡淡残影——

  虽然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四十七。虽然他也获得了某些新力量,但是欧沙利文还是明智的选择了后撤,而不是像另外四个希瑞克教徒一样迎上去硬拼,自从他上次在神殿和四十七硬拼过之后,他就已经认识到这绝不是一个好主意了,何况此时还有一个今非昔比的摩利尔!

  但是其他侍奉希瑞克的黑暗卫士和牧师显然不知道自己面对地是什么。就算知道他们也未必能像欧沙利文一样后退,他们可不是得到暗日特殊垂青的幸运儿。

  摩利尔根本没在意扑上来的敌人,反而第一个瞬发法术就打向了正在逃窜的欧沙利文。这个年轻的前帝国伯爵一向是个危险人物,就算已经不是老虎,也依然算得上响尾蛇,如果不想和雅图一样死的不明不白,那么还是谨慎点好——至于那些没头脑的敌人,还是交给同样没头脑的家伙去处理吧。

  但是她还是稍微晚了一点儿。并不是因为她防备不够或者定序法术激发的太迟,而是因为笼罩在燃烧的黑雾中地欧沙利文动作实在是快的令人难以置信。一连串闪耀的魔法飞弹追上他的时候,他手上不知怎么的已经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菱形晶石。整个昏暗的神殿内也顿时被晶石映出无数细碎的水波状光纹。摩利尔的攻击被欧沙利文照单全收,从他地身体被飞弹序列打的一下子失去平衡就能看得出来,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拿着地晶石迸发出海浪一样澎湃的辉光。

  而这只是短短一刹那,甚至连四十七都没来的及干掉第一个对手。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水陡然涌进大殿,而且马上形成分不清上下的巨大漩涡。

  见鬼!在巨浪中旋转的摩利尔来不及继续攻击欧沙利文,而是马上开始给自己施加魔法防护,裹夹漩涡中的希瑞克教徒脸上的表情也都是惊怒无比,生死关头顾不上欧沙利文的特殊身份了,破口大骂起来:“混蛋!你居然敢——”

  摇曳着水草地沼泽湖泊泛起涟漪。随后爆起浑浊的恶浪。好像被抽掉了底儿似的。短短几秒钟之内偌大一片水泊就漏的干干净净。只留下几条在烂泥里蹦跶的畸形生物和一些不知道谁留下来的破烂武器装

  果碰巧找到这里的冒险者走运的话,能发现几件魔法定。

  欧沙利文从一片乌黑肮脏的泥潭中冒出头,相当吃力地抓住一根不知种类的藤蔓,爬上稍微坚实一点的土地。

  “咳,咳…”他面色灰败的坐下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身上沾满了臭泥。就连被魔法飞弹打出来的伤口也未能幸免,如果不及时处理必然会溃烂恶化,看来就算是始作俑者,要逃出来也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

  “该死…上次也是这样。”欧沙利文苦笑着捋了捋头发,甩掉一团粘糊糊的东西,天知道是什么生物的残骸,或者是它的分泌物…

  “希望能拖延这对煞星一阵子吧…”欧沙利文勉力站起身,抛掉仍然攥在手里地菱形晶石,现在它已经满是碎纹。而且色泽混浊的完全像一块普通石头了。看看天色,好像又要下雨。

  还算不错,至少可以洗一洗。

  这是什么地方?欧沙利文将整个神殿抛到了哪里?

  四周漆黑一片。一阵阵低沉的隆隆声不断冲击着耳鼓,这应该是巨大的水压透过魔法屏障后被减弱而带来的副效果。果然是深海么?分不清方向的摩利尔点燃了魔法明焰,虽然这可能招引来某些危险的海洋生物,但总比待在一片漆黑之中让人觉得安心些。

  随着光亮的闪现,突然一个庞大的鱼群出现在高度戒备的摩利尔面前,或者说她一直置身于这片鱼群之中——成千上万条巴掌大地奇怪小鱼在被魔法火焰造成的亮光惊扰后迅速做出反应,它们按照某种不知名的规律集体行动,就好像一张巨大的网筛过摩利尔的身体。刹那间便跑的一条也不剩了。

  好家伙。居然瞬间连通了沼泽和深海之间地水域…看来投靠希瑞克教会还是得到了不少实惠的。摩利尔向四周看去,黑洞洞的,整个幽深的海底只有她周围的这一点光亮。

  一张诡异可怖的面孔从不远处幽幽滑过,几乎吓了摩利尔一跳。那是一个希瑞克教徒的尸体,已经完全认不出原本的模样。全身都不成样子的扭曲着,变形的脑袋上每个孔洞都飘散出丝丝鲜血。很明显,他死于巨大地水压——没能及时准备好防护法术的结果就是这样,别说信仰希瑞克,就是信仰海神也救不了他。

  凭借防护法术的保护,摩利尔暂时没有被水压压扁的危险,但是深水中另外两个同样致命的麻烦已经迫在眉睫了:极度的寒冷和缺乏空气。

  没有准备水下呼吸术,坚持不了太久的。在这种恶劣环境下,施法也相当困难,还是先想办法游上水面吧。四十七呢?

  摩利尔身边的水流突然再次混乱湍急起来,好像有一群鲸鱼在发疯的搅动。巨大地身影从摩利尔下方升起。在全力开动的推进器作用下,巨龙四十七身周地水好像开锅了一样沸腾,他轻轻抓住摩利尔,尖利的钢铁手指环绕在她的腰身上,好像握住一个洋娃娃。

  四十七向上面指了指,他考虑到了水压突然变化可能造成的影响。

  摩利尔点了点头:没问题。

  一朵巨大的水浪猛然炸散,钢铁之龙冲天飞起。刚刚出水,四十七便发出雷霆般的吼叫:“我一定要那个小白脸好看!”

  这声音甚至一时间盖过了海面上正在肆虐的暴风雨。

  阴霾的天空奏出阵阵雷声,远处偶尔闪现一道如龙的闪电。呼啸的瓢泼大雨好像要淹没整个世界似的不断向下倾泻,而看上去整个世界好似也确实被淹没了。就在钢铁巨龙的脚下,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在狂风骤雨中咆哮着,冲天巨浪好像一排排不断移动着的墙壁般竖在海面上,扑向根本辨别不出的方向。

  “又是该死的空间转移!我讨厌这个!”没来得及大打出手就被从沼泽弄到风暴肆虐地海上,四十七非常不爽。

  紧抓着金属龙鳞的摩利尔显然比恼火的四十七注意到了更多东西:“别抱怨了。找地方降落吧,继续飞下去我们肯定让落雷劈个正着…咦?那边好像有条船!”

  摩利尔的视力还真是没的说,那个远处浪尖上几乎看不见的小黑点的确是一条船,一条在这惊涛骇浪中奇迹般仍然没有被颠覆的船。四十七震动巨翼向船飞去——不过要准确降落并不容易,如果直接用巨龙的身体落到船上,给本来就在风暴中剧烈颠簸地船体造成严重损坏的可能性可以说是百分之百。但幸运的是,猛烈的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四十七盘旋着来到三桅帆船上空的时候,雷电已经不再肆虐于天空。风也几乎停息了,只有乌云中洒落的淅淅沥沥的小雨仍未停止。

  奇怪的是,船上没有任何反应,甲板上空无一人,只有被暴风撕破的帆布在居然没有折断地桅杆上飘荡着,好像水手们全被大风刮跑了一样,而等他们落到船上后也不见一个人出来。

  “虽然进了不少水,依然能看出船舱里有很多血,却一具尸体也没有。”草草搜索过整艘船后的四十七开始把弄甲板上的弩炮。需要用转盘才能绞动拉开的兽筋弓弦被他轻松的抻来抻去,“嘣”的一下拉断了:“甲板上的血应该是被雨洗掉了,但到处都有散落的武器,也许他们碰上了海盗?”

  “不像。”摩利尔注意到甲板和船舷上不同于血迹的污渍,好像巨大的牛爬过留下地粘液,连如此可怕的暴风雨也没能把它冲刷干净:“再猛的暴风雨也不至于让尸体都不见的,船本身几乎没有严重损坏,也没有接舷战的迹象。再说,海盗们不会随便放弃这样一艘好船的…它甚至不用重新刷油,只要挂上骷髅旗就行了!”

  “管它什么东西干地。”四十七走进舱门。伸手比了比舱室内壁上的一个血印,那痕迹明显不是人类或者类人生物留下的,它简直就像是一片巨大的扇形叶子,没洗净的血块混浊发黑,好像还混着别的什么液体,看上去触目惊心。

  “现在应该确定我们在哪里。然后马上飞回沼泽,或许还能找到那个小白脸——我一定要让他也

  在海里的滋味!”

  “我想他不会留在那里等你回去的。”摩利尔闭上眼,过了一会儿睁开:“这里应该是风暴洋和龙颚海峡交界处的海域,已经在阿古斯帝国的南边了…真够远地。”

  “好吧,你决定往哪儿走以后告诉我一声,我先来看看船里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海浪打在半旧的船身上,溅起细碎的白色浪花。三桅帆船在海面上微微摇晃着,慢慢飘流,摩利尔的心也和帆船一样没着没落的。现在自己根本决定不了应该往哪儿走,每个方向都有可能…凯罗。你到底在哪里呢?

  四十七把头探出舱门,一张铁脸绷得紧紧的。

  “摩利尔,你最好来看一下。”

  摩利尔捡起舱室一角已经皱折的不成样子的紫色长裙。虽然经历了暴风雨的蹂躏,但是依然可以看出原主人地精巧用心。花朵形状的结带打地一丝不芶,结尾处吊着两颗小小的蓝色玉石,摩利尔展开连衣长裙摸抚着,柔软而又略带磨砂的质感让她心头一震——她认得这件衣服,凯罗借给她穿过。

  难道凯罗曾经是船上的乘客?现在自己居然无意中也登上了这条船,这是纯粹的巧合。还是…

  四十七扫视整个凌乱的舱室,寻找还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小红帽已经遇到大灰狼了?”

  摩利尔扔下长裙:“走。去船长室查下航海日志,看看这条船要去哪儿!”

  船长室内一片狼藉,幸而航海日志被锁在固定在舷窗边的桌子里,完好无损。

  “珍珠群岛?”摩利尔一边合上航海日志一边沉吟着:“她去珍珠群岛干什么?那里可是海盗天堂。”

  “不管小红帽要去哪儿,她现在已经跟船上其他人一起消失了…”四十七看着墙边被一柄粘着海藻的长矛牢牢钉在木床上的睡衣老头儿说,这也是他们发现的唯一一具尸体:“如果我们不能尽快找到她的话,她很可能就哪儿也不能去了。”

  摩利尔倒是并不显得特别焦急,反而神态有一点轻松:“有线索就好办多了,凯罗暂时不会有事的。既然迷雾女士选择了她。自然也要保护她…至少在女士达到目地之前是如此。”

  “好吧,那我们就去珍珠群岛——或许可以搭那艘船去。”四十七看着舷窗外面。

  舷窗外,一艘样式差不多的三桅帆船乘风破浪,越来越近。

  确认了只有摩利尔和四十七两个人之后,另一艘船的船长带着几个水手登上了被袭的帆船。

  “您好,我是红酒女王号的船长赛蒙-哈瓦利安,叫我赛蒙就可以了。”自称赛蒙的中年男子摘下帽子施了一礼,他留着修剪整齐的黑胡子,衣着整洁得体。看起来更像一位贵族而多过像一位船长:“尊敬的法师,您能否告诉我,在可怜的幻想号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很会说话地人。摩利尔注意到他特意忽视了自己的性别而着重指出了法师的身份,这种做法通常都会让女性法师感到愉快:“赛蒙船长,您的航海经验比我丰富的多。我想,您该不会以为我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吧?”

  “不,不,您说笑了。”赛蒙连忙澄清:“是我冒昧了,但绝没有冒犯的意思…我只是想借助一位法师睿智的目光来确定我的判断罢了。而且既然幻想号遭到了这样地不幸,那么我必须调整计划来避免碰上那些可怕的鲨化鱼人,您应该有所耳闻,这种该死的海上掠食者对于我们这些在海上讨生活的人来说,一向是仅次于风暴的大麻烦…您看,刚刚的风暴让我损失了三个水手…”

  真够会说话的。摩利尔突然觉得这位赛蒙船长或许能有点用。

  “我懂得一点粗浅的法术,”摩利尔的话半真半假:“其实我是因为某些私事来寻找一位搭乘这艘船去珍珠群岛的朋友,结果追上来地时候就发现是这样子了。或许我可以在这艘船上用我的法术来确定一下我朋友的遭遇,同时找寻一下袭击者的踪迹,你不介意吧?”

  赛蒙一脸真诚的扬起手:“当然不介意!能得到您的帮助真令我感到荣幸。噢,希望您地朋友安然无恙!不打搅您了!来,我们下船,不要打搅法师——对了,如果方便的话,希望您能和我一起共进晚餐…”

  划着小船离开的时候。海精灵大副提出了他的疑问:“幻想号肯定是遇到鲨化鱼人的袭击了,这根本不用那个女法师确认。再说,除了海盗、逃犯和拐来的奴隶,什么人会搭乘幻想号这样的船去珍珠群岛?看她神神秘秘的样子,还说不定怎么回事呢…我们有必要和她套近乎么?”

  赛蒙戴上帽子,整了整帽檐:“她的目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地是,她很明显是个不错的法师…甚至很可能是从阿古斯逃出来的高阶法师。你注意到她身边的钢铁武士了么?众神作证,我从来没见过那么精致独特的构装体!说不定,她能帮我们解决我们的大麻烦呢…”

  某种程度上,他猜对了。

  摩利尔的双眼开始变得深不见底。空洞的目光紧紧盯视着前方,船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再次呈现出来…

  无星地黑夜。半人半鱼的怪物从海里冒出它们长着长刺地脑袋,利用有粘性的爪蹼静悄悄的爬上船舷,湿漉漉的身体上覆盖着墨绿色的鳞片,尾鳍拖在甲板上发出沙沙的声音…然后就是惨叫和杀戮。

  鲨化鱼人不仅抓走幸存者,而且连尸体也不放过…摩利尔能猜出它们要活人和尸体用来做什么。但是船上依然笼罩着一层迷雾,让摩利尔完全找不到凯罗的踪影,不知道她是被抓了还是躲起来了,甚至连她是否在这艘船上都不能确定。

  法术结束后。天色已暗,想起那个赛蒙船长的邀约。摩利尔还真的有点饿了。

  用餐,然后让他带我和四十七去珍珠群岛…不错的选择。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