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回合 希瑞克的阴影
  晶项坠果然有问题!

  摩利尔无视四十七询问的目光,按在桌子上的手指节已经因为用力而有点发白。wwW、qВ⑤、Com为什么自己就忽视了呢…连它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脖子上的原因都没多想,还把它送给了凯罗!一种被欺骗蒙蔽了的怒意勃然而发,而且关于凯罗的那个糟的不能再糟的预兆更让她心神不宁,对于这个总是冲她笑,喜欢粘她的小女孩,摩利尔从警惕到无奈再到喜欢,直到最后和她成为朋友…现在因为自己的疏忽或者说被利用,她的命运会怎么样?她难道真的会被迷雾吞噬,彻底泯灭归无么?

  “小红帽有麻烦?”看起来四十七也是很会察颜观色的。

  “没错,恐怕有大麻烦了。”摩利尔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四十七那张金属脸,心头的压抑突然减轻了许多。

  四十七显得很惊讶:“不要危言耸听,小红帽的麻烦只有狼而已!”

  他伸出食指,拇指也张开和食指垂直,比划了一个开枪的姿势:“猎人叔叔来了以后就会没事的!”

  “什么小红帽!不要胡言乱语!”摩利尔拨开四十七的手,因为他瞄准的就是她:“要去寻找凯罗的话…你知道我们要对付的可能是什么人吗?”

  “那又怎么样?”四十七隔着桌子看着摩利尔:“我是谁?我是四十七!”

  有人在敲门。

  摩利尔伸手把桌子上涂着粉末的碎裂圆盘拂到地上——在落地之前,碎片就变成了尘埃。

  “愣着干什么?去开门!”

  门外的女人很面熟。四十七很快从她健美腰身上缠着的魔法鞭匕上认出她来:“噢?玛丽?”

  “哈…没想到你真的回来了。”

  玛丽有些落寞的坐在摩利尔对面,时光在她地眼角划下了几道隐约的细小褶皱,虽然这无损她那种狂野的美丽,但几年不见就有如此变化也说明她似乎经历了不少事情。

  “看起来你过得还不错。”摩利尔端详着她身上的魔法紧身皮甲。

  “不错,当然不错。”玛丽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怨恨。也不知道是针对三岛还是针对摩利尔:“三岛凭借阿古斯的支持把战士工会和其它团体都打垮收编了,把雨城这个自由城镇变成了他的后花园,冒险者被苛刻的限制,甚至从沼泽里弄回来的战利品还要经他过目,再加上大部分危险不大而有有利可图地区域都被三岛商会把持着,来的人越来越少,走的人越来越多,剩下的基本都是附庸于三岛的走狗…”

  玛丽突然笑了一下,抬手理了理鬓角:“托你的福。我也是其中一个。”

  “没办法。那时候我也是逼不得已。”摩利尔对视着玛丽的褐色眼睛:“那么…你来找我不仅仅是为了叙旧吧?三岛让你来的?”

  “是啊…”玛丽猫一样慵懒的伸展了一下腰身:“阿古斯彻底完蛋了,对吧?”

  “也谈不上完蛋吧。”

  “都一样,反正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给三岛撑腰了。”压低了声音,把硕大地胸脯放在桌子上俯身靠了过来:“虽然三岛在城里严密的封锁消息,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哪里压的住?不过呢,因为雨城以前就是个三不管的地方,这几年他确实也把自己的势力经营的不错,到目前为止这个城镇仍然牢牢在他的控制中…”

  “但是现在你回来了。”玛丽似笑非笑的看着摩利尔:“他又怎么能不心焦如焚?自然要派我来探探你的口风了——他还要请你赴晚宴呢,说要给你开一个盛大地欢迎宴会!”

  摩利尔沉吟了一下。

  “你可以回去告诉三岛。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无意再追究什么。我也不想去他那里参加什么宴会了,如果他有空,那么就过来找我,我有点事情想问他。”

  玛丽在走出房门前回头深深看了送客的四十七一眼。

  “真想不到。你就是当初那个破破烂烂的构装体…我真的挺羡慕摩利尔的。”

  四十七耸了耸肩,他终于可以耸肩了:“只不过是几次系统升级而已。”

  “现在怎么办?”四十七关上房门:“你确定那家伙会来见你?要不要我去把他带来?”

  “你?算了吧…我很怀疑你带来活口的几率究竟有多大。”摩利尔调侃道,同时把桌子上那几个装魔法材料地小瓶收入怀中,四十七很好奇她是怎么把这些瓶瓶罐罐收藏的一点也看不出来的,她会不会好像机器猫一样有个空间口袋。

  “三岛会来的。就算他不在乎我曾经是阿古斯帝国法师部队指挥官,应该也会想向我打听一下阿古斯的具体消息…说到底。它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而已,如果不是他或许知道凯罗最后的行踪,我还真没有见他的兴趣。”

  “嗯,好吧。”四十七表示无所谓:“反正辛格也已经…我同样没兴趣和他翻旧帐。”

  三岛很快就来了。

  他的排场相当大——四十七开门后,发现这个明显胖了不少的法师带来地随从把走廊塞得满满当当,连楼梯口都有人把守着。

  三岛看到四十七的时候稍微有些惊讶。但

  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而他身后的玛丽则冲着四十七作察觉的眼色,看来她并没有把四十七跟着摩利尔一同回来的消息告诉三岛。

  摩利尔也吃了一惊,因为三岛身上竟然穿着绣有金色符纹的白法师袍,这可是只有最高评议会少数高级法师才有资格穿的衣着,不过很快摩利尔便释然了,作为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土霸王,他这么干也没人在乎——再说**师地身份证明也绝不是这样一件不伦不类的袍子。

  “真没想到,您竟然成了帝国战斗法师部队地指挥官…”注意到摩利尔正打量着他地衣着,三岛的脸色似乎些难堪:“而我到头来却只能守着这个小地方惨淡经营而已…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祸福难测吧?”

  “哦?这么说我反而应该感谢你当初的告密了?”摩利尔没给三岛留面子:“另外我也不是什么指挥官了,评议会解散了,我已经离开了阿古斯——你该不会对阿古斯的事情没有一点耳闻吧?”

  “是阿,阿古斯已经乱成一团糟。”有点奇怪,三岛似乎并没有对阿古斯的变故表现出应有的反应,或许是他把自己的情感掩饰的比较好,或许是他自信已经把雨城牢牢捏在手心里了,反正他地语气好像在说一件毫不相关的事情似的:“真没想到,帝国皇帝竟然有胆量向最高评议会发起进攻。更没想到,评议会竟然会因为超级构装武器的突然失控而从占尽优势转为一败涂地。甚至连辛格评议长都意外丧生…”

  摩利尔并没有去纠正他的错误,反正除了真正参加战斗的几个人和少数暗夜精灵之外,就连阿古斯的人也都认为七罪塔是意外坠毁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么…看起来你已经可以胸有成足地应付没有阿古斯支持的局面了?”

  “不敢当。”三岛摆了摆手:“如果摩利尔小姐您准备回来雨城长住的话,我是必然要退避三舍的——虽然情感上还是有点难以接受,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您已经远远超过我了。”

  “这点你可以放心。”摩利尔决定不再继续这种无意义的叙旧了:“我只是回来看看而已,说起来我在雨城始终只是一个过客…其实我主要是想朝你打听一个人。凯罗,就是南街卖魔法物品和葯剂的小女孩,你知道她去哪里了么?”

  三岛的反应再一次出乎摩利尔的预料。

  “哦,你说凯罗——”他胸有成足的微笑起来:“我恰巧认识几个朋友,他们或许会告诉你一些消息。”

  门开了,三个人走进来。他们都穿着普通的黑衣服,模样也很普通,是典型地那种看过了就会忘记的类型,但是表情都带着一种诡异的狂热。

  一直靠在墙角没吭声的四十七瞳孔收缩起来,眼中的红火好像针一般锐利。

  三岛让开位置。退到一边和玛丽站到一起。玛丽有些发傻的看着这三个人,有点不大明白他们是从哪冒出来地,自己跟着三岛来白刃酒馆的一路上为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

  “三岛的朋友?”摩利尔轻轻敲打着桌子:“我以前从没见过你们。”

  “呵呵…您已经离开雨城有一阵子了不是么…”中间的黑衣人发出一阵不阴不阳的笑声:“我们对您也有所耳闻,美丽的预言法师摩利尔小姐。”

  “我最不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不了解了解我的人。说吧,关于凯罗。你们有什么消息要告诉我?”

  黑衣人摊开手,表情好像是摩利尔最值得信任的朋友一样:“不要那么敏感,女法师。关于那个小女孩,我们所知道的并不比您更多。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向可能地朋友提供一个忠告:别管那个小女孩了。作为一位前途无量的年轻法师,您有更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不是么?”

  摩利尔的目光变得冰冷。

  “你们是谁?”

  黑衣人没有马上答话,而是伸出手指在桌子上虚划——随着他的动作,一个隐约的头骨图案一闪而没。

  “暗日?你们是希瑞克教会的人?”摩利尔认识这个标志。所有的线索都串起来了。

  黑衣人听到这个名字,马上挺直了身躯。好像这个名字拥有某种奇特的魔力:“没错!一切荣耀归于希瑞克!”

  “那你们想怎么样?”摩利尔语气不善地问。

  “摩利尔小姐,这就不关你的事了。”黑衣教徒前倾身子,带着一点威胁意味说到:“您可以去旅行,也可以留在雨城,只要别插手我们地——”

  摩利尔猛的一偏头。刚刚还夸夸其谈的希瑞克教徒的脑袋好像被猛犸象踩了一脚的西瓜般爆开,烂地不能再烂,鲜血和脑浆喷的到处都是——幸好摩利尔身上用来防雨的法术依然没有失效。

  四十七扔出去的战槌豪爽的轰飞教徒的脑袋,打塌一面墙飞进隔壁——幸好那边没有住人。

  “今天怎么尽是些找死的笨蛋。”

  “你就不能等别人把话说完再动手么:有准备战斗的意思。

  “大胆!”另外两个教徒马上抽出武器——上面燃烧着希瑞克的神符。那是一个位于紫

  正中地白色无下腭头骨,散发着邪恶的灵光。同时没露面的第四个教徒也冲进来,对着摩利尔举起弩弓,箭头上闪烁着致命的黑色光泽。

  他们的准备不可谓不充分了,但是土狗要对付巨龙,爪子磨得再尖也不行。还没等扣动弩机,毒矢就被一个箭步上前的四十七抽掉。紧接着捅进弩手的眼睛里,猛烈的毒素毫无用武之地,因为箭头已经从后脑露了出来;然后他抓住另一个教徒刺来的骷髅剑,只一拧就让它变成了麻花,抬脚把他也踢进隔壁,撞在镶着战槌地墙壁上——这下隔壁的墙也塌了。

  剩下的那个教徒看样子是牧师,他正高举钉头锤呼唤希瑞克的圣名,祈求他给自己力量,不过还没得到暗日的回应就被四十七一拳打中嘴巴。结果就是他猛的往后一仰,满嘴的牙齿都飞出来迸到天花板上,连一个眼珠都被可怕的冲击力震了出来。

  三岛被这场电光石火间干净利落的血腥屠杀震惊得目瞪口呆,甚至在被四十七拎着脖子举起来的时候都没什么反应,直到被仰面摔在混合着污血和脑浆地桌子上的时候才露出难以置信的惊骇神色。

  “三岛先生。”摩利尔示意四十七把手放松一点,因为三岛的脸色已经发紫了:“你一向是个很聪明的人…可是我觉得你有时候实在是有点聪明过头了。你是什么时候和希瑞克的教会勾搭上地?”

  “摩利尔,你听我解释…”

  “说啊,我正在听。”

  从三岛有点变调的叙述中,摩利尔得知希瑞克的教徒也是在凯罗离开了之后才追踪到这里的,他们发现自己来晚了一步之后就和统治雨城的三岛秘密接洽。打听消息和要求三岛的支持,起初三岛还和这个臭名卓著的教会保持距离,但是自从得知阿古斯帝国崩溃的消息后他马上转了一百八十度大弯,和希瑞克的教会套近乎,希望能借此得到一个新靠山,来维持他在雨城危机四伏的统治。不过似乎因为觉得雨城已经没有多少可利用地线索,高级教徒前些日子已经离开了,只剩下几个人隐藏在三岛商会,今天摩利尔寻找凯罗的举动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虽然认为摩利尔并不知道什么,但出于他们教派那种狂妄混乱的傲慢,还是决定给这个前任阿古斯指挥官一个警告,如果不行就用谋杀来了结——我更习惯屠杀,四十七一边听一边想。

  “我已经全告诉你了…摩利尔小姐,”三岛喘息着说:“真的和我无关。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找凯罗,今天的事情也不是我的主意…”

  “我知道。放开他。”摩利尔摆了摆手。现在三岛已经没用了,也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由得他在雨城折腾吧,自己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四十七把他拉起来,但仍然拎着他的领子:“算你走运。你最好祈祷,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了——你知道吗?我以前就挺讨厌你地,现在你的傻样更让我讨厌了。”

  “嗯?”三岛有点没反应过来,他虽然注意到四十七地金属皮肤。但仍然没有认出他,还在把他当成摩利尔从阿古斯帝国带来的类人构装体:“是…”

  三岛没机会认出四十七了。因为他已经死了。玛丽趁三岛听四十七说话的机会走到法师背后,然后抽出短剑从后面扎进他的心脏,还在里面搅动了一下。

  “你就不能等别人把话说完再动手么?”四十七扔下死不瞑目的三岛,把摩利尔教训他的话原封不动的用在玛丽身上。

  “现在不动手,等你们离开雨城以后继续由着他作威作福么?”玛丽抬起一只脚,把短剑在靴底上擦拭了两下之后插回腰间:“全雨城的人都巴不得他赶紧死掉,错过今天这个机会又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她向两人施了一礼,转身走出房门,然后就听见她对还等在外面胆战心惊的前三岛手下发号施令:“三岛已经死了!从现在起,雨城战士行会从三岛商会脱离出来,重新独立!我已经受够三岛商会哪些愚蠢苛刻的规定了!”

  “其实你以前说的没错,”四十七听着短暂的混乱后一帮人离开的声音:“她终于要成为女王了。”

  “喜欢的话你可以留下来给她打下手。”摩利尔站起身,小心的避开尸体和血污。

  “哦?我可以把这理解成一个命令么?”

  “闭嘴,我们走吧!看你把这个地方弄的!”

  入夜的雨城仍然下着零星的小雨,街上一个人也没有,营垒高墙阴影下的房屋在黑暗中愈发寂寥,不过这样的情况很快就要被打破了——身后的白刃酒店已经拉起吊桥,不想趟浑水参加今晚混战的冒险者们都躲在里面。

  “居然走夜路…你不用休息么,现在我们又要去哪儿?”

  “既然凯罗戴着那个颈坠失踪,现在希瑞克的教徒又在寻找她…那么我想应该回迷雾女士的神殿看看了,说不定有什么线索。”不是吧,又要去沼泽。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