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五回合 日落的黎明

第三十五回合 日落的黎明

  两条龙魔像分别从左右冲上来,被四十七钳住,但是冲击力让他不得不后退,一只脚已经踏在七罪塔的边缘上。\\www。qВ5、c0m\火焰遮天盖地卷来,挡住了他的视线,然后第三条龙魔像突破火云,好像猛兽捕猎一样直接扑到四十七身上——但是四十七没给它张嘴咬下来的机会,一个恶狠狠的头槌撞在它的胸颈相交的位置,碎裂声清晰可闻。

  四十七的双臂发出机械轰鸣的声音,臂肘处高速旋转的涡轮甚至喷出炽烈的蓝白色气流,将手里抓着的两条龙魔像再次远远扔了出去,然后准备一举击溃刚刚被自己用头撞倒的那条。他按住龙魔像的脑袋,以恐怖的巨力将它压倒,不管它疯狂抓挠的爪子和玩命抽击的尾巴,抓住它破烂的铁翅,用力一扯——

  即使是龙魔像毫无痛感的躯体也因为感到身体即将被撕裂而发出巨大的嘶嚎。组成它肌肉骨的那些金属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呻吟着开始变形折断。

  只要再加把劲儿,撕成两半看你怎么修——另外两条龙魔像刚刚在他们身体造成的凹坑里翻滚站起,就算冲过来救援也来不及了。

  突然四十七脚下的塔面塌了。好像挨了一记解离术一样,包裹着钢筋铁条的石板分崩离析,连同里面的金属结构一起碎成流泻的细沙。四十七无法立足,巨大的身体顺着铁塔化成的流沙一起跌落,他咆哮着抓住龙魔像的翅膀不放,要将它一起带离七罪塔,但是龙魔像的那一部分竟然也跟着化成沙状,脱离了四十七的掌控。

  龙焰随后追上坠落的四十七,将他淹没。夜空中。一朵巨大无比的死亡之花冉冉盛开。

  “胡闹!谁让它们使用喷吐攻击地!”辛格勉力重组了刚刚被他为了干扰四十七而分解的塔体,但是有一部分已经永远散逸。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再这么让四十七和龙魔像在七罪塔上战斗下去没分出胜败来塔就已经垮掉了——现在维持七罪塔的能量已经低的不能再低,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

  没人回答,辛格也没追究,因为他也知道龙魔像虽然论力量不输给真龙,而且强壮的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它们极其低下的思考能力和完全按照一点残存本能的作战方式简直就是对它们所模仿地生物极大的侮辱。

  辛格把意志重新传入三条龙魔像的思维,抑制住它们要扑下去追击的**。

  巨大的火团慢慢散去。辛格搜寻着构装巨人的踪迹,他好像没有摔落尘埃,那么去哪里了?

  铺散在七罪塔下方的火云中冲出巨大的身影,解除了辛格的疑惑,但是也加剧了他地惊讶。

  四十七背部和腿部的推进引擎发出战栗的轰鸣,巨大的气流冲散火焰形成的云团,直冲而上——而且在变形。

  无论身体还是四肢,四十七的全身都在进行着精确奇巧的系统重构,伸缩交错。排列组合,大量部件移动到新位置上固定,改变他的体型结构,接连打开的厚重甲冑下,内部的轮轴和零件飞速地运转变化,钢铁骨骼或折叠或伸长,构造出新的形态,然后被重新组装的甲片包裹…

  一边飞一边变化形体的四十七超过了七罪塔,然后转身落下。他展开一对精确对称的巨大翅膀提供缓冲,巨翼上的涡轮型发动机发出地气流和声音使得四十七好像包裹在裹夹着雷霆的风暴之中。它落在七罪塔其中一座塔平坦的顶部。折叠起来的翅膀上那些修长尖锐的棱刺反射着火焰的颜色,一对强劲有力的后肢上也装备着奇异的推进器,而脖颈两侧的翅膀根部则长有用途不明的凸起装置,有着利刃般锯齿尖刺,但是极为柔韧地金属长尾轻轻垂下,和铁塔间产生噼啪的放电现象——他微微弯曲颈子。长着好像头冠装饰一样的螺旋形尖角的钢铁龙头上,一对眼睛依然充斥着血一样的红芒,目光中满是不屑。

  龙。辉光闪耀,惊怖骇人的龙。

  说不清他是什么颜色。刺角和各种几何形的金属晶体交相辉映,无可挑剔的在龙身上诠释着瑰丽的含意,钢铁甲鳞忽明忽暗,好像是反射,但是又好像在发光,如同笼罩在一层闪耀地宝石尘埃中。和人形状态比起来,龙身修长精瘦了一些。但是同样毋庸置疑的强壮,而且清晰地体现出四十七平时相当缺乏的气质——庄严,完美。

  “了不起…这就是神之武装么…”基斯凯因轻轻赞叹了一句。

  四十七扫视着七罪塔,又有点儿发懒。他想转一下脑袋,但是发现自己不能这样做,他的脖子现在虽然长了些,可是也失去了转轴的功能。

  三条龙魔像又朝变成龙的四十七喷火,但是这次他没有硬接,而是轻松的飞起来避开火柱。落到另外一座塔上,甚至连推进器都没有打开。好像没有重量似的。

  四十七在尖塔上盘踞着,睥视着观察对手,好像在检阅他的臣民。一条龙魔像扇动双翼,以相当笨拙的姿势跳飞到塔上,意图

  发动进攻。

  “试探?”四十七哼了一下,像一条真正的龙那样施展了自己的吐息。

  那是一团毁灭的光云。爆炸性的能量从他嘴里喷涌而出,好像沸腾的火焰和闪电。正在往上爬的龙魔像首当其冲,整个儿被包裹了进去。粒子洪流倾泻而下,龙魔像只坚持了几秒钟就彻底崩溃了,粒子光流冲灌进它的身体,爆炸破坏了它每一处结构,就算借助火焰修复也来不及——龙魔像发出几声闷雷般的爆炸声,分崩离析,变成了碎片。

  另外两条龙魔像及时逃出了龙息的波及范围,显然这是控制室内法师们直接操控的结果。

  光云消散后,它曾经覆盖过的一切都面目全非。七罪塔的一大片区域变得坑坑洼洼,龙魔像爬过的塔身上凸起地部分全被削平了,那是光云中不停的爆炸现象产生的结果。高温融化了金属和石块,让它们以完全不同的状态重新纠结在一起,蒸发的物质和被电离的空气混合着,产生出有毒的烟气,低低的弥漫着。

  太惊人了!没等法师们做出什么反应,四十七已经俯冲而下。不光是他,整个塔顶都被他硬生生扯起——它已经被四十七用刀锋一样的尾巴从需要地地方切开了,然后扔向敌人。

  剩下两条龙魔像中比较难缠的那条被砸了个正着,整个儿被压在下面。另一条飞起来伸长脖子咬向四十七。但是四十七轻松让开,回过头反咬一口。他翻转身子用牙齿撕扯龙魔像的同时,身体再次变形,落下来之后已经重新成了抓着它的构装巨人四十七——显然在这个形态下他对近身战斗兴趣更大,脖子已经被反拧到极限的龙魔像还没来的及调整,就在四十七的绞杀下断裂了。

  无头的龙魔像跌跌撞撞,不管不顾的发动攻击,到处乱撞,全身部件都失控了——然后从七罪塔上摔了下去。

  四十七扔掉龙魔像地脑袋。还补了一脚将它彻底踩扁,然后准备去对付最后一个。

  最后一个突然变得很难对付。

  天空已经有了一丝发白的迹象,黎明即将来临。突然之间,仿佛被抽取了最后也是最浓的黑暗,一个巨大的黑色拳头突然在四十七的头上成型,以无法想象的猛力打下。好像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神灵的愤怒一击,连四十七也无法完全抗衡,被这一下打的半跪下去,连七罪塔都猛然一偏。

  暗黑铁拳退回空中,然后发动第二击。四十七以一个后跃空翻躲开。翻身之间就变成了龙,飞到空中。承受巨大暗黑铁拳两击的七罪塔斜斜浮在空中,再也无力恢复平衡。

  “辛格评议长!”助手们惊呼,不仅仅是因为七罪塔地危机,更是因为辛格的异变。

  辛格双手紧紧抓着控制台,茫然盯着前方——在他蓬乱的发际下。皱纹密布的额头上,一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脓溃烂的恶疮正慢慢扩大。

  “别碰他!它应该已经寄身到龙魔像身上了!”基斯凯因制止了老法师们张皇之下冒失地举动,让他们及时反应过来。

  “没有评议长大人的操控,七罪塔要坚持不住了!现在怎么办?基斯凯因大师?”既然辛格不在了,那么基斯凯因自然又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唉。”基斯凯因慢慢走到自己的控制台前,伸出双手。

  “尽最大可能维持一会儿吧。只要七罪塔不坠落,辛格就还有信心,还能撑下去…”

  两条龙对视着。

  “我从来没兴趣和将死之人聊天…不过你是个例外。”四十七平平展着铁翼,仅仅借助上面涡轮的力量就平稳的浮在空中。

  龙魔像从碎裂的塔顶下爬出来,抖落身上的碎块。片刻前还只能凭着别人指挥和低下本能行动的构装造物竟突然有种让人觉得它极为睿智的感觉。

  “呵呵…”铁龙魔像发出苍老地笑声,真不知道辛格是如何利用它那只会嘶嘶嚎叫的喉咙发声的:“我现在非常同意基斯凯因的看法…你是个奇特的构装体。”

  暗黑铁拳从下方猛袭而来,简直让四十七火冒三丈——敢偷袭我!

  他爬升躲开,却正好撞在毕格比粉碎掌的无形巨手上,幸亏四十七早已经不是吴下阿蒙。粒子龙息再一次喷出,直压辛格附身的龙魔像,连正打上来的暗黑铁拳都在极具破坏力的光云下烟消云散——四十七地龙息绝不仅仅是针对物质而已。

  但龙魔像顶住了这样的灭顶之灾。它迎着四十七地龙息使用了自己的喷吐,吐出的不是火焰,而是无形的能量力场。空间似乎都扭曲了一下,咆哮的粒子流在龙魔像头顶肆虐累积。但是无法冲破辛格全力施展的力能防护,无可奈何的向四周扩散。

  控制室内一片电火乱闪,有两个法师甚至被震倒在地。

  “基斯凯因大师!坚持不住了!”

  基斯凯因发布了一个新命令——但不是用来挽救七罪塔——确实是坚持不住了。

  而辛

  毫无知觉的抓住控制台伫立着,只不过耳鼻已经有一淌。

  四十七挣脱无形巨掌的钳制,盘旋着寻找机会。他很罕见的没有扑上去猛攻,因为面前地敌手非同一般——法师这东西。只有在拥有和其相等、甚至凌驾其上的实力之后,才能真正明白他们的可怕。谁知道他们手里有什么花招?

  摩利尔曾经把他扔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异次元迷宫的事情他还没忘呢。

  龙魔像飞起来扑向四十七。但是就算辛格亲自操纵,它的机动性也和此刻的四十七有相当的差距——四十七只是调整了一下双翼上涡轮的方向,便轻易换了一个方向躲开了。

  老家伙…居然急着和我肉搏?有问题。四十七寻思着,更加谨慎了。

  不能接触他就无法使用“禁锢术”…是我过于心急让他觉得不对劲儿了?真应该一开始就使用这个法术…他居然能逃脱“极天怒拳”地攻击!辛格有些焦急,七罪塔已经摇摇欲坠,看来现在只能指望去森林里寻找到另外一具“神之武装”才能修补它,那么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只能尽快处理掉这个构装体——

  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精明!

  辛格的力能巨掌配合龙魔像对四十七展开了围追堵截。但是无论怎样也没法完全控制住他的行动,四十七相当没面子的玩起了拖延战术,看来是铁了心等待能再次使用龙息的时候了。

  身后的七罪塔发出一声巨响。

  出事了?辛格回头看去。一座塔已经向外歪倒了。它仍然带着激战点燃的火焰,无奈的摇晃着,大量铁石碎块撒落,最后整个脱离了七罪塔,屈服于地心引力向地面砸去,给七罪塔留下了一个恐怖地伤口。

  不!怎么可能!应该还能坚持的!辛格目眦欲裂,七罪塔是他后半生的心血所在。他已经为了它能遨游天宇付出了几乎一切——现在七罪塔却要陨落了?

  一直在和辛格周旋的四十七趁着这个机会突袭了。

  辛格把注意力从七罪塔上收回来,只是这瞬间的分神,一道闪光已经打到眼前。

  无形的力能手掌在辛格身前成形,几乎就来不及了。雷电般的闪光在离龙魔像不到五尺的地方遇到阻碍,在它和粉碎掌相撞的时候辛格看清那是一枚包裹在雷电中的梭形金属物体,后半部带着长长地蓝白色尾焰,好像流星一样。

  威力巨大的爆炸像小太阳般明亮,横扫而出的能量波交织着火焰和闪电,让力能手掌都呈现出一个清晰的轮廓。这是什么?辛格还没来得及琢磨,同样的爆炸就发生在他背上——龙魔像被打的猛然一沉。带着浓烟在空中翻滚下坠,紧接着又是两枚,在空中划出两道弧线,从不同地角度击中了龙魔像,把它彻底炸成了两截儿。

  控制室内,辛格猛的往后一仰。狼狈不堪的摔倒在地上。

  “辛格,放弃吧!”基斯凯因过来拉他,辛格却疯了一样打开他的手,爬起来扑到控制台前:“不!还有机会!我们可以让七罪塔到森林去,保住七罪塔,我们就能重新提炼‘神之武装’的力量!人呢!都哪去了!”

  “我让他们离开了,不能跟着七罪塔一起殉葬吧!他们已经为了七罪塔付出一辈子了!”

  “什么!”辛格揪住基斯凯因的衣领:“走了?我没有允许,你竟然下这样的命令?他们是评议会的法师!有责任为此牺牲!”

  “什么法师!”基斯凯因挣脱辛格:“他们算什么法师!他们一辈子都在研究七罪塔,研究‘神之武装’,除此之外他们还会什么?他们只是我们的工具!已经够了!到此为止吧!”

  辛格愣愣的看着基斯凯因。

  “到此为止…绝不。”他嘴角抽动了一下。突然笑了,连粘着斑斑血迹地白胡子都抖动起来。

  七罪塔又一次摇撼起来。从已经闪烁错位的非常厉害的魔法映像上看,四十七仍然在攻击七罪塔——击毁龙魔像的爆裂飞弹是从巨龙颈肩处打开的奇特装置射出的,就好像在他翅膀根部安装了一对重型弩炮一样。

  “你走吧。”辛格很平静的对基斯凯因说,又恢复了那种苍老平静的语调:“评议会不能毁在你我手里…记住,老朋友…有我们这样的**师在,法师评议会才在…走吧…用不着管阿古斯,先去找个接班人…”

  基斯凯因没说什么。他深深看了辛格最后一眼,最后一次遵从了他地意思——百余年来。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黎明来临了。当第一道晨曦照在七罪塔上地时候,倾斜的塔群终于彻底垮掉。塔身内发生剧烈的爆炸。那是塔内失控的能量发出愤怒的宣言。

  七罪塔燃烧着,带着浓烟和闪光,从天而降——好像一颗在黎明中陨落的太阳。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