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二回合 终结之夜 三
  “欧沙利文伯爵说的很对,我们的当务之急是马上找到辛格,只有除掉他,今夜的行动才算是真正的胜利!”达尔纳也开口了:“如果不能消灭辛格和忠于他的法师,那么我们的努力几乎就是徒劳的,这是皇帝陛下的命令,我们应该全力以赴!”

  消灭辛格?康德突然从心灵深处感到一丝战栗——虽然身处战斗法师和皇家卫队重重护卫之下,这种战栗感仍然让他觉得,自己只是孤身一人。

  “康德**师——”看到康德突然有些发愣,连捋胡子的手也停下来了,达尔纳不由得上前一步,想要催促他一下。

  地底深处突然传来的震感让他脚下一滑,几乎在台阶上失足。

  怎么回事?达尔纳按剑四顾,发现其他人脸上也是一副惊讶迷茫的神色——康德脸色也是一变,抬头望去。

  号称坚不可摧,是阿古斯永恒象征的七罪塔正在摇撼。虽然并不剧烈,但是七罪塔毫无疑问的正在轻微晃动着,并因为其高度和规模而产生了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甚至到最后,一些看起来细小的碎片从塔身上开始崩落,落到地上却是一块块能把人砸成肉酱的石板,尘土飞扬中,巨大的不安与惶恐马上笼罩在刚才还信心满满的皇家军人们头上,隐约的可怕念头甚至浮上心头:或许辛格评议长的反击,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达尔纳真的有些急了:“康德**师!这是怎么回事?是辛格做的么?我们必须马上采取对策!”

  当然是那老头儿做的。除了他,谁还能有这么大的手笔?康德举手示意大家不必惊慌,脑子里却在紧张地盘算着。

  辛格从来对阿古斯都不感兴趣,或许对评议会实际上也不感兴趣,其实这才是康德敢于和辛格对抗,夺取评议会最高权力的真正原因。能消灭辛格当然是最好。但是从实力对比上来说,这近乎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么,另外一个选择就是拥有让辛格感到忌惮的力量,让他明白,阿古斯和评议会已经不是他能随意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傀儡玩具了,现在他们将在自己的带领下拥有意志和力量,而辛格要对抗压制这种力量,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大的足够影响他的计划。让他得不偿失,那么他就会选择退让…而掌握了阿古斯和评议会地自己,也将拥有足够的力量来和辛格对峙,而身为远远比辛格年轻的**师,时间就是康德的优势,十几年或者几十年后,自己不仅将拥有能对付辛格的力量,阿古斯也将不再是评议会的阿古斯了——它将是康德的阿古斯。

  “我有理由认为辛格在七罪塔的地下实验中心正在做一些危险的动作,现在留在这里是不大合适地。”康德总算开口了。虽然语气有些怪怪的:“我命令,部队暂时撤出法师区,静观其变。”

  达尔纳急忙制止:“这怎么行!辛格仍然在七罪塔内?那么我们必须马上发动进攻!皇帝陛下命令——”

  “我知道皇帝陛下的命令。”康德面色一冷,看来达尔纳三番五次用皇帝来压他使得康德有点恼怒了:“但是现在七罪塔看起来随时有坍塌的可能,难道让我的士兵进去送死么?我对辛格没那么大的仇恨,我只是认为他已经过于痴迷他的研究,不再适合担任最高评议长职务了而已——等一切风平浪静之后,再来收拾残局不是更好么?还是——”

  他看向冷眼旁观的欧沙利文:“辛格可不同于昆丁,就算我出手也完全没有把握,不过你们如果有信心的话。那么这个大功劳我是绝对不会抢的。”

  你地士兵?达尔纳半张着嘴,被震惊和愤怒弄得一时间哑口无言。

  看着满眼狡诈的康德和一脸气恼的达尔纳,欧沙利文突然觉得一阵不可言说的愤怒充斥胸扉——这就是骑在欧沙利文家族头上的东西?康德看重的是评议会地权力,任何以身涉险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做,死人是不可能得到任何权力的;达尔纳看中的是皇室的权力,他肯定力主除掉辛格。甚至巴不得阿古斯所有的法师全死光了才好,被人压一头当然是不可能得到

  真正权力的…

  那么欧沙利文家族呢?自己的父亲呢?有真正谁在乎过呢?

  三人之间暗潮涌动的局面被地面上的巨大裂缝打破了。所有人都东倒西歪,连广场周围那些修剪地整整齐齐的装饰树木也是一样,震感甚至蔓延了整个瓦坦城北区,天空中传来阵阵奇异的巨大声响,巨大的碎石好像下雨一样从七罪塔上崩落,什么桌椅床铺门窗书柜都夹杂在落石中间从塔上抛下来。康德目瞪口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七罪塔剥掉了它们的石头外壳,露出里面筋骨脉络般的钢铁结构,运动。旋转,聚集…

  还是太小看辛格了。康德有些绝望的想。

  “马上离开这里,快,七罪塔要塌啦!”康德身旁的心腹法师

  叫着一边奔下阶梯,但他起码还知道招呼着其他人一于康德自己,已经随着一片白色的光芒消失在传送门后了。

  达尔纳和欧沙利文以及亲随也迅速地从七罪塔下撤离到了广场上面,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没可能转身再冲入塔内,因为即使加上康德。他们自度也决无希望可以制止这种天灾般的巨变——何况康德他已经跑了。

  七罪塔地撼动似乎稍微停歇了下来,但任谁都明白那只是更加剧烈的灾难到来之前的片刻安宁。广场上的阿古斯士兵忘记了队形忘记了警戒甚至忘记了逃跑,一个个只是张大了嘴看着那座昔日引以为豪的巨大建筑静静的耸立在一片尘烟之中。

  达尔纳看上去即紧张又愤怒,更多的则是一种无奈,当他看到身边的欧沙利文平静的注视着自己地时候,才突然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大声喊叫起来:“各队马上整肃队伍,全部聚集到广场上来。包围七罪塔!”

  无论如何,只有拚了!

  摩利尔和达古拉丝好像顺着瀑布冲下的小鱼一样往下掉,摩利尔努力在奔腾的砂石和铁管之间找出一个安全的路线,达古拉丝则负责破坏那些她们无法避开的障碍,最后,她们落在一个被无数金属管线纠结缠绕的巨大钢铁之茧上。

  “我好像扭到脚了…这是什么?”达古拉丝扶着一根管道站起来,那根管道几乎和沉睡森林里的古树差不多粗。

  摩利尔向四周看去。这里非常平静,一块落到这里的土石也没有——它们全都被某种强大地魔力阻挡了,只有大量管线一个接一个的接驳上这个巨茧。将它固定在深幽的虚空中,虽然摩利尔知道这不可能是虚空,但是看上去的确就是这样。

  看来很幸运,她们没有在铁茧成形最激烈的时候呆在这里,否则,她们必然已经被碾成肉泥了。

  一道澎湃的蓝色弧电猛的顺着达古拉丝手扶的管道延伸出去,吓了她一大跳。达古拉丝以扭到脚的人绝不可能有地迅捷动作跳开,检视自己的手有没有受到伤害。

  又是一道。蕴藏无限威能的闪电沿着管道脱离铁茧,消失在黑暗中。

  摩利尔俯下身。伸出手触摸铁茧。

  喷涌而出的电光越来越频繁,到最后整个巨茧都在放电——就像雅图当初召唤的电火云团,蓝色的闪电在巨茧上游动交错,但是没有给两人带来任何伤害。

  “四十七在里面!”摩利尔猛然站起身。

  “什么?”达古拉丝也吃了一惊:“辛格把他关在这里面了?他要干什么?”

  蓝光越来越盛。它们脱离了巨茧的表面,偏移了管线的轨道,已经开始逐渐充斥整个空间——摩利尔和达古拉丝周围全是肆虐呼啸的闪电风暴,一切的一切都是由奔流地电火编织而成的。摩利尔恍然大悟。

  “辛格一直在使用核心的能量制造构装兵器!”她冲着闪电中近在咫尺却影影绰绰的达古拉丝叫道:“怪不得短短三四年内阿古斯的构装兵器技术就突飞猛进!雅图启动‘八号塔’利用的也是这种能量!”

  她开始凝聚魔力:“得想个法子!看起来现在辛格要把核心能量全部抽走了!四十七也会被他吸干地!必须阻止他——”

  摩利尔突然往旁边一闪,准备的法术也因为分神移动而中断。

  “达古拉丝!你偷袭我?”

  达古拉丝冲她甜甜的微笑,手中舞动的火焰长鞭在闪电之潮中留下一片诡异的虚影。

  “反应倒是挺快的——别那么气愤,亲爱的。你也偷袭过我。不是吗?”

  摩利尔亮出蛇信形的匕首:“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让四十七被辛格毁掉,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怎么对炼狱里的主子交待?”

  “住口!都是因为你!”达古拉丝猛挥了一记鞭子,火光好像烟火一样炸开:“你根本不明白我的感觉,我地痛苦!我本来还以为你是值得信任的人!”

  “信任?”摩利尔移动脚步,寻找达古拉丝身上的破绽:“你居然认识这个词…真让我惊讶。好吧,就算我没想到你对炼狱生物的爱其实只是臆想中的。但是现在我们最好不要自相残杀,先破坏掉辛格的计划才是最重要的吧?如果被他得手,你就永远不能完成任务了!”

  “嘿嘿…亲爱的,你真是巧舌如簧。”达古拉丝又恢复了常态:“不过人们不是常说么…彼一时,此一时。说真的,我还真有些喜欢你地钢铁男朋友…把他从你身边抢走也蛮有成就感的,但是可惜地是他的脾气似乎过于暴躁了,不是个好丈夫。你知道吗?其实那个炼狱里的火焰君主对他本身从来都不感兴趣,火焰君主需要的是他体内蕴含的另外一种力量,叫什么…法…之血。那名字真难记。”

  “既然如此,我想让辛格把你的男朋友关起来炮制一下或许不是什么.

  出一鞭。逼得摩利尔再度闪避:“别打算念那种古怪的咒语!虽然对我做了那么过分地事,我仍然并不真的想杀你,虽然开始时确实想过…老实点,结束这些麻烦吧!别太固执了!”

  原来是那个卷轴惹的麻烦么…那种沼泽里的东西竟然这么有来头?

  “你能保证辛格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四十七体内还能剩下火焰君主所需的力量么?”摩利尔试图说服达古拉丝:“如果你失算了,我想火焰君主可不是一个宽容的上司吧?”

  “那也没办法!你现在又能做什么?你以为你现在可以阻止辛格?别傻了!要怨就怨你男朋友鲁莽的自投罗网吧!本来你我的选择都有很多的!这是他咎由自取!”

  闪电之海开始了空前猛烈地爆发——摩利尔和达古拉丝同时趁着这个机会向对方出手。

  “充能正常,一切顺利。”控制室内也充满了蓝色的光辉。已经分辨不出之前那些飞舞的魔法符号了,老法师们也几乎和蓝光融在一起。

  “加快速度。清掉捣乱的虫子。”辛格冷酷的说。

  在他面前的魔法投影上。整个法师区已经是天崩地裂。

  随着七罪塔的巨变,作为地基的小山都开始出现坍塌的迹象,不知道从哪里来地灼热蒸汽尖啸着冲出地缝,就连邻近法师区的皇家园林池塘里的水都被加热,名贵的观赏鱼疯狂的跳出水面,笼子里的鸟拍打着翅膀扑腾着,没命的叫,贵族宅院间幽雅的林荫道上甚至出现了逃窜的老鼠…这些动物似乎已经预感到灾变的来临,瓦坦城地末日。

  片刻前还严明有序的士兵们也四散躲避。达尔纳根本没机会和康德争论了,他在亲兵卫士的保护下徒劳的呼喊着,试图重组队伍挽回局面,但是每个人都知道这根本不可能——什么东西能与这种惊天动地的威力抗衡?

  七罪塔内接连滚落的大铁球粉碎了达尔纳最后地幻想。这些直径二十尺,通体冰冷光滑的钢铁之球接二连三的落在地上四散滚开,在彼此撞击中改变方向,碾过全副武装的士兵时就好像骏马踩上青蛙一样发出**爆裂的声音,然后沾染鲜血的外壳分裂展开,从中伸出许多章鱼一样的肢脚,托着铁球好像蜘蛛一样到处乱爬。被它们盯上的阿古斯士兵要么被那些肢脚末端变化出来的尖爪刀锯无情撕碎,要么就被钢铁怪物翻露的口腭中吐出地火焰、闪电或者酸液淹没…

  完全无还手之力。

  当最后一个卫士为了保护他而被连人带甲化成一堆谁也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的燃烧垃圾之后,再也没人顾得上达尔纳了。

  如果康德和他的法师们能留在这里,或许还能…

  达尔纳苦笑了一下,摇摇头,把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赶出脑海。康德怎么会全力帮助皇室?他们这些该死的法师。没有一个人是为了阿古斯着想。

  史坦利陛下还是太年轻,太心急了。或许欧沙利文家的那个小鬼才是真正认清了形势的人,没有完全的准备就和评议会翻脸无异于拿鸡蛋碰石头…有**师合作又能怎么样?评议会里人心不齐各怀鬼胎又能怎么样?达尔纳眼前好像浮起辛格那张老脸,那种洞察一切,不屑一切的眼神,他对皇室所有小动作地放任并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而是他根本没放在心上而已,现在的局面也完全证明了这一点。

  尤里-欧沙利文也不见了。他也放弃了吗?放弃了也好。这些年来,皇室对不起他们家地地方实在太多了。不过…我不能放弃。我是谁?我是史坦利陛下的姑父!堂堂的军务大臣达尔纳!既然已经拒绝选择在法师评议会的阴影下芶活,实力又不允许我们选择胜利。那么,至少还可以选择…有尊严的死去。

  达尔纳站定身子。一个铁球魔像顶部燃烧的红色小眼睛转过来,注意到了他。达尔纳抽出配剑,在剑身上纹饰的家徽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摆好姿势面对已经开始转变方向朝他爬来的铁球魔像——准备迎接他成为军务大臣以来的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战斗。

  辛格没有注意达尔纳,也不会去注意他。就算是统率皇家卫队的军务大臣,在此时此地又有什么不同呢?

  他高举双手,好像在向一个冥冥中的神灵祈祷,基斯凯因和其他法师则停止动作肃立着——满室蓝光陡然被吸进辛格面前的控制台内。一丝不剩。

  尘烟冲天,几乎遮蔽了整个塔群。从囚禁着四十七和神之武装的地方迸发出巨大的动力。推动着七罪塔开始脱离地面,七座巨塔彼此勾连着,交错的钢梁和地基带着呼啸的蒸汽从土里拔出来,隆隆上升。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