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一回合 终结之夜 二

第三十一回合 终结之夜 二

  宽敞的地下甬道中三个女人的战斗仍然在继续。//wWW、QВ5.CoМ\\

  抵挡阿瑞莎的主力是摩利尔,一方面是因为她天才的预言系法术勉强能对阿瑞莎层出不穷的幻术造成一些克制,另一方面也因为达古拉丝在毁灭阿瑞莎的拟像时付出的实在不少——作为一个完美拟像,她也拥有和阿瑞莎相差不远的魔力,否则,也未必能瞒过作为她学生的达古拉丝。

  “你还没有找到她的真身么?”达古拉丝冲摩利尔喊到,同时释放出一波火浪溶掉好像利箭般乱飞的冰针,很不幸的漏掉了一些,很幸运的没被打中。这些冰针可不是仅仅能造成寒冷伤害而已,事实上阿瑞莎的严冬风暴仅凭刀锋一样的雪片和冰晶就能轻易撕碎敌人的身体,将他们搅成一块块红色的冰雪。

  “找到我?”从半坍塌的走廊中吹出的寒风打着旋儿,混合雪花和灰尘隐约形成阿瑞莎的脸:“再过三十年或许有这个可能!”

  “达古拉丝!”摩利尔伸手指向斜上方,比阿瑞莎的冰雪还要寒冷的能量喷薄而出。

  三个白影以极快的速度从摩利尔指尖飞出,隐约能看出是骷髅的形状,它们相互重合,叠加,撕扯,尖叫,比这个世界上所有怨怒的鬼魂亡灵还要狰狞可怖——

  达古拉丝在摩利尔喊她的时候就开始向后飞退,同时挥出一条好像火焰凝成的多头长鞭卷住摩列尔的腰身,将她一起往后拉。

  发出尖利哭嚎的头骨没入墙壁与天棚的交角,随即一圈细碎的白雾猛地爆发出来。就算及时逃离了骷髅陷阱地威力波及范围,一点余波也让摩列尔飞扬的发梢出现了枯黄的迹象。

  “你就不能教教我这个么…”达古拉丝看着前方肆虐的死亡风暴,不无羡慕的说。

  “认真点,阿瑞莎应该还没受到致命的伤害!”

  似乎是作为这句话的注脚。五颜六色的光芒好像油面上的色彩一样跃动着从灰尘中跳出,冲向摩利尔和达古拉丝——摩利尔惨叫一声,捂住眼睛跌倒在地,阿瑞沙地虹彩闪光让她双目剧痛,什么也看不见,达古拉丝则因为摩利尔已经承担了闪光的大部分威力反而没什么事儿:“摩利尔?见鬼!”

  “咳,咳…真危险…连基斯凯因的法术定序也会?”好像是幻觉,一大片墙壁和顶棚都消失不见了,阿瑞沙捂着嘴。一边咳嗽一边走出来。

  她冷酷的盯着两人:“没想到我竟然被你们这两个毛丫头弄伤…你们成功的激怒我了!”

  阿瑞莎放下手,嘴角还带着一丝血迹,连串的音节从她口中吐出,虚幻模糊,好像和她的幻术一样神秘莫测,但是随着她的手势,大片阴影从地上涌起,几乎遮蔽了阿瑞莎的身形,而一个模糊怪异地影子已经在她的掌控下成形——

  达古拉丝知道自己必须阻止阿瑞莎的施法。但是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跟着阿瑞莎手臂的运行轨迹移动,根本无法集中精神,任凭想象力信马由缰,勾勒出自己心灵深处最恐惧的影像,从儿时强暴她的法师继父一直变化成给了她前所未有的巨大痛苦的火焰君主…

  她竟然一动也不能动了。

  摩利尔摸索着抓住了达古拉丝。虽然她的眼睛仍然在流泪,视线也依然模糊,连头脑都被虹彩闪光极尽变化地狂乱色彩弄的有些意识不清,但是阿瑞莎的致命攻击却比这些更加可怕,那是从内心深处抽出的魅影,阿瑞莎挖掘出摩利尔以为已经遗忘掩埋的恐惧记忆。告诉摩利尔这是她永远不能抗拒的本能,绝不应该存在于任何正常世界地狞怖怪影越来越清晰,最后竟然摇曳生姿,款款向她走来…

  阿瑞莎凝聚的怪影已经快要彻底诞生了。老妇人已经被激怒,她要给这两个不尊敬**师的小女孩带去彻底的恐怖,她吸取她们潜意识中的恐惧。将其凝造成只有在最疯狂的梦魇中才能见到的幻觉野兽,抓住她们,将她们扯进永恒的死亡。

  背心传来尖锐的刺痛,几乎打断阿瑞莎的法术,让她功亏一篑。

  阿瑞莎能感觉到冰冷地锋刃已经刺破心脏,让它的每一次收缩膨胀都把大量鲜血喷离原有的轨道,沁润在内脏和骨骼的缝隙之间,而随着那锋刃的用力一搅一抽,阿瑞莎仅存的生命力也从伤口离开了身体。

  谁!竟然能偷袭我!她鼓起最后的余力,这与**无关。仅仅是一个评议会**师在深厚的魔力支撑下才勉力把即将消散的灵魂凝聚在已经死亡地身体里——转身看去,一只纤白修长的手臂正有些突兀地飘浮在微微扭曲的空气中,戴着名贵手镯和戒指的手紧握蛇信形的匕首,尖锋上还残留着阿瑞莎的鲜血。

  “伊莎贝拉——”阿瑞莎向后倒去。但是在此之前,她将怪影杀手释放了,那个模糊的暗影轮廓顿了一下,嗖的变细,冲进那只手臂周围的空间缝隙。漂浮在半空中的手臂颤抖了一下,飞速缩回。连蛇信匕首都掉落了。

  口区私人宅邸中的伊莎贝拉猛的向后退了一步,身上饰品同时碎裂。她闭上眼睛。右手微微颤抖。当空气中的魔力波动最终平静下来的时候,她才重新睁开眼睛,端庄高贵的面庞上一丝表情也没有。

  在她旁边不远,作为助手协助她施法的红袍的秃头和少年倒在同样猩红的地毯上,扭曲的面容呈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惊骇和恐惧,四只死死瞪着的眼睛里,似乎还残留着他们刚才看到的可怕影像。

  伊莎贝拉好像丢弃垃圾一样丢掉身上破碎的首饰,丝毫不在意它们曾经拥有的魔力和昂贵价值。

  “摩利尔…我的孩子。”她嘴角泛起一丝冰冷甜腻的微笑:“发现你,培养你的是我…毁灭你地,也只能是我!”

  摩利尔拾起伊莎贝拉掉落的蛇信匕首。冷冽的锋刃映照出她依然有些红肿的眼睛,里面蕴藏着的东西之中没有一丝感激,而全部都是愤怒、厌恶和仇恨。

  一直在以某种手段跟踪和窥探我么…摩利尔的瞳孔好像涡轮般飞速旋转。身体中某些一直以来躲藏在角落中的隐秘法力在她冰冷无情的注视下开始瓦解溃散,但是这并没有熄灭摩利尔的怒火,因为她竟然懵懂无知地在伊莎贝拉的监视下过了这么久!什么时候开始的?评议会把她交到伊莎贝拉手里的时候?还是把她又从伊莎贝拉手里抢回来的时候?

  不过摩利尔很快把这种怒火变成不屑。伊莎贝拉,你的疯狂和偏执给了我苦难,但是也给了我机会——现在,我又接近了你一步。下一次,我必然能发现你的恶毒把戏,你的阴影不会覆盖我很久了…

  摩利尔这样想着,转头却发现身边的达古拉丝正咬牙切齿地用随身匕首切割已经死掉的阿瑞莎的头。

  “你在干什么?你就这么恨她?”

  达古拉丝头也不抬。凝聚着仅存的炼狱火焰力量在匕首上,切割烧灼阿瑞莎的尸身:“要是有人把她复活了怎么办?到时候又是大麻烦!”

  “复活?”摩利尔伸手去拽达古拉丝,不知道为什么,伊莎贝拉给她的不愉快回忆在看到同样对老师大逆不道的达古拉丝之后消散了许多:“我还没听说过大陆上有谁会死者复活这种近乎凌驾众神的法术呢!起来,我们还有事情——”

  突然她们所处的走廊摇晃了一下。地震?摩利尔和达古拉丝马上又打消了这个虽然合理却不大可能的念头。随后,四面八方传来隆隆地震动声,似乎有无数巨蛇在地下穿行碰撞,让她们悚然变色。

  “不好!”

  摩利尔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话,大走廊就好像折断了似的那么往上一挺。把她们抛向因为震动而露出来的黑暗洞窟,身后则是互相挤压着坍塌崩落的岩石。

  巨变发生的时候,塔诺兰蒂已经沿着巨大的圆柱形隧道往下爬了。居然很幸运,他没有遇到任何阻碍,连实验法师都没碰见,本来这可能让塔诺兰蒂化身地钢铁魔像手上沾染更多鲜血的。

  就在下面!从那一片深幽中透出来的强大魔法气息简直让塔诺兰蒂如痴如醉。那简直就是被精心裁剪下来的一小块魔网!其中汇聚的魔力和知识让他简直如同塔诺里河里的游鱼看见了浩瀚无边的风暴洋!

  塔诺兰蒂心中的兴奋无以复加。

  这次真是收获丰富!就算进不了辛格那老头子严密把守的最后房间,仅仅是对这个应该是由评议会历代**师不断丰富完善的魔法屏蔽阵地研究,就能让自己的魔法水平得到一个质的飞跃,那么,现在应该是解除钢铁魔像身体的时候了…

  塔诺兰蒂调整身形。让魔像巨大的脚掌站在悬梯上,准备恢复人身——突如其来的震动弄断了他脚下脆弱的立脚点,让塔诺兰蒂笨重的身体向下掉落,幸亏他反应得快,将一只手及时插入石壁,避免了继续向下滑入那片魔法防护的厄运。

  怎么回事?塔诺兰蒂发现垂直空中地圆柱形石壁上出现一道道裂痕的时候还只是惊讶。发现自己竟然被某种奇特地力量束缚在这具钢铁躯壳里不能转变时就是惊恐了,他胡乱的转着尖锥型的铁脑袋,但是想不出任何应变的办法——按理说他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解除钢铁魔像的变身,但是现在竟然失效,不仅如此,那力量虽然无形无相,但是庞大阴沉的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操控了所有的金属,让塔诺兰蒂仿佛沉在水里。和所有正常的铁疙瘩一样坠入深渊。

  压力快使塔诺兰蒂窒息了。他现在甚至连启动传送石都做不到,因为他的思想已经失灵,而铁魔像的身体又让他不能施展任何法术,哪怕是一个句子,一个动作来将其激活。

  墙壁开始一片一片的坍塌,突然一声闷雷般的巨震,无数粗细不一的钢铁之蛇冲破墙壁,以灭顶之势压了下来。塔诺兰蒂无可奈何的卷入这片活动地金属之潮中。被挤压。被撕扯,冲向下方那片魔

  的无限幽暗——

  在被彻底毁灭之前。塔诺兰蒂的头脑突然变得一片空明。

  八号塔…八号塔。他想笑一下,但是铁魔像不允许他做这样一个动作。他当初还有点奇怪为什么要起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代号呢,叫做八号塔自然是因为前面还有七个。辛格这老家伙,居然一直在进行这么庞大的计划…突然所有的压力都消失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吞没了他。

  控制室完全没有受到外面变化的影响,好像龙卷风平静的中心。大厅内。魔力凝聚地几如实质,成千上万的魔法符文沿着各自的轨迹飞舞,互不相撞,形成许多光带围绕着辛格、基斯凯因还有其他老法师们。他们面色凝重,有的已经出现了少许疲态。

  “评议长大人,第一阶段的工作已经完成,一切准备就绪。”一个老法师喘了口气,看着符文的运作,向辛格报告。

  “很好。准备下一步。”辛格清澈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狂热。

  基斯凯因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了。

  “我还是建议你再考虑一下…现在停止,局面仍然可以被我们控制,我们可以继续一边探索沉睡森林,寻找另一具‘神之武装’,一边研究我们拥有的这个,反正他现在已经完整了…这样我认为才是最稳妥地办法…”

  “老糊涂!”辛格转头瞪着从青年时代起就和他在一起的老法师:“稳妥,稳妥,我们稳妥几百年了!如果我们能冒险一点,说不定现在埋藏在沉睡森林中的‘神之武装’已经被精确定位了!可是现在呢?漫长的冲突和战争过后。我们依然只能确定它的大概位置!你我已经多少岁了?你认为我们还有多长时间来稳妥行事?难道我要和评议会之前的两位评议长一样,为‘神之武装’耗尽精力,最后一无所得?我绝不允许!”

  他的口气缓和了一点儿:“我们不是讨论过么?你也知道,‘神之武装’被卢姆的魔法提取了最精华的核心,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发生了改变,我们甚至可以怀疑。它已经被破坏了…何况后来核心又被卢姆使用在那个奇特的构装体身上,我取回核心地时候又不慎将其分成两部分,所以,研究我们手上这具‘神之武装’已经没有多大意义,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参照卢姆的法子,把它的能量全部抽取出来,供给七罪塔呢?通过笔记,我们已经彻底研究了卢姆使用的魔法,并且将其改造变化成能抽取‘神之武装’能量注入钢铁机械将其活化成构装兵器的方法。那么今天我们就要将它的全部能量都注入七罪塔,把它们变成完全属于我们地巨型构装武器!我相信以我们两个人的智慧,一定能成功!到时候七罪塔将拥有绝不逊色于‘神之武装’的巨大威力!而且,它甚至能成为一座属于法师的天空之城!”

  “然后我们就去沉睡森林。”辛格突然兴奋得像个孩子:“拥有活化的七罪塔,我们再也不需要顾忌什么!就算把森林夷为平地也要得到当初**师们预言的另一具‘神之武装’!我们那时候才真的要慢慢研究它…不再需要遮遮掩掩的隐藏‘神之武装’的秘密,因为没有人可以阻挠和干扰我们!”

  基斯凯因没有反驳,只是叹了口气,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控制台和魔法符文上。卢姆…你要是还在就好了。

  当康德离开“星辰之间”,走出宽大的塔门时。刚好迎上了和军务大臣达尔纳一起从长长地阶梯一路走上来的欧沙利文。

  “尤里,对于令尊的不幸…”达尔纳穿着一身淡金色的甲冑。看起来威风凛凛,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有点古怪,和他现在这个扬眉吐气的时刻不大相称。

  “为了阿古斯皇室,为了欧沙利文家族,我父亲没有遗憾。”欧沙利文一身轻装,大步流星,显然并不关心达尔纳是怎么知道的,淡淡的语气好像只是在说一个不相干的小兵,这让达尔纳身上无端地有些发冷。

  康德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睨视着欧沙利文,并没有主动下去跟他们会合,身边则是忠于他的评议会法师和精英卫队——这种君临一切地感觉真是不错。

  “您好,康德**师。”欧沙利文微微鞠了一个躬,问出一连串达尔纳同样想问的问题:“对七罪塔的清理工作进行的如何了?您已经控制了评议会吗?还是已经完全消灭叛逆的法师了?前评议长辛格呢?他有什么动作么?”

  康德捋着自己的山羊胡子扫了欧沙利文一眼,没有立即说话,代替他回答的是他身边的一个心腹法师:“行动非常顺利!不要心急,欧沙利文伯爵,你难道不懂得欲速则不达么?”

  看来,虽然康德还没有正式接任最高评议会评议长的职务,但派头却明显已经不小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