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三十回合 终结之夜 一

第三十回合 终结之夜 一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

  卢卡斯从几位贵客相继离开自己的府邸之后就开始感觉惶惶不安,等他试图出外到皇宫或者评议会探听消息的时候,赫然发现自家大门外的守卫要比平时多了三倍,而且全部都是生面孔,不必多说也不必试探,一定是出事了。/WWW、qΒ5。Com\

  几乎一刹那间卢卡斯便认定,皇室终于要对评议会动手了,皇帝陛下有这种倾向或者说有这个心思卢卡斯是非常清楚的,但他却决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竟然如此之快。

  可不是么,在雅图**师死后不久,在这个为了对精灵作战取得重大胜利而举行的全国欢庆之夜,可不是个绝好的时机么,为什么自己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一点呢!

  返回大厅后,看着酒宴上觥筹交错纸醉金迷的一众人等,卢卡斯突然感觉这就好像是一个并不真实的梦,很快就要到醒来的一刻了。

  “嘿嘿嘿,喝,喝酒啊,怎么,卢卡斯大人,嘿嘿嘿…”一个贵族官员醉醺醺的向卢卡斯这边靠了过来,卢卡斯嫌恶的皱了皱眉头,这哪里像是一个贵族大臣的样子,看上去跟贫民区的酒鬼醉汉又有什么两样。

  放眼望去,这里充斥着的可不都是那种表面上高高在上实际上一肚子男盗女娼的所谓贵族,卢卡斯终于意识到,自己多年费尽心机苦心经营的结果,便是在身边聚集了这群到了关键时刻便不堪一用的东西,当你不名一文时他们对你鄙夷耻笑颐气横使,当你飞黄腾达时他们跟着你前呼后拥吃吃喝喝,而当你落难后不是弃你而去就是落井下石,往日自己所看重的这种所谓的人脉,所谓的政治基础。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笑话。

  “呃一杯,卢,卢,卢卡斯大人…”

  卢卡斯忍无可忍的抢过银质酒杯,用力摔在了地上,随着泼洒出的酒液和酒杯砸在地上发出的“咣啷”声,音乐停了下来,搂着贵妇翩翩起舞的贵族勋爵停了下来。口若悬河高谈阔乱的政府官员也停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脸色有些发紫的卢卡斯**官身上。

  静默之中,门外一个高昂嘹亮的声音突然响起:“阿古斯帝国史坦利三世皇帝陛下驾到——”

  拖曳地尾声还没有结束,大门好像被人踢开似的猛然向两边敞开,史坦利三世皇帝旁若无人的率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是外务大臣斯宾塞司,和整整一队武装到了牙齿的禁宫皇家卫队。

  所有人迅速退了下去,为皇帝陛下闪出一条直通主人座席的道路出来,而皇帝经过卢卡斯身边时。看都没看**官一眼。

  而所有的宾客对于皇帝的突然到访显然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他们男的低着头女地弓着腰,看着立在大厅两侧和环绕在皇帝陛下周围的众多装甲士兵,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继续啊,不要因为我败坏了大家的兴致!”史坦利三世坐在卢卡斯的座位上,随手拿起桌子上一个金质酒杯,一边轻轻的将杯中酒摇晃起来,一边看着场内几乎囊括了所有阿古斯达官贵族的人群:“我已经下令接管最高评议会的所有职权,这次来只是想和大家一起看一场好戏,各位不必拘礼。”

  最后一句话好像在人群中投下了一个不小的魔法飞弹。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騒动。

  “你有什么权力这样做,自阿古斯帝国立国以来…”是之前那个向卢卡斯敬酒的家伙,不知是因为被这突如其来地变故惊吓还是因为皇帝最后一句话的刺激,他突然清醒了许多似的,但很快他就没办法继续清醒了,立在他身边的一个银甲战士冷不防抽出宝剑。一道闪光过后,这位不知名的官员便人头落地,身首异处了。

  喷溅的鲜血染满卢卡斯全身地同时,一阵尖叫也适时爆发,几个贵族夫人马上晕了过去。

  皇帝身边一个侍从走到乐池旁边,拍了两下手,示意乐手们继续弹奏音乐,已经被吓的半死的乐手们颤抖着操起手中乐器,一阵因为稍微走调而显得怪异非常的音乐马上飘奏起来。

  “我说过,不必拘礼。大家继续。”一直以来都显得非常和善,甚至有些懦弱的皇帝陛下现在看上去仍然笑吟吟的,眉宇间却渐渐露出一股残忍和狰狞:“卢卡斯**官,请到前边来。”

  没有人真的去继续跳舞饮酒,甚至惊吓的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而本该欢快轻松的舞会乐曲现在听上去却显得异常凄厉,简直好像哀乐一样。

  卢卡斯缓慢的走上前去,也开始理解了皇帝地做法,即使能够成功击溃评议会。法师的反扑和最后一击也可能是非常可怕的,皇帝来到自己府邸的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惩治叛徒。却也未必没有躲避法师的攻击的意图,相比较起来,与评议会走关系密切的自己的府邸,可要比他地皇宫安全多了——也就是说,即使是皇帝陛下本人,也并无必胜把握!

  “皇帝陛下要对付最高评议会?我看没有那么容易吧!”卢卡斯法官说话明显底气不足,但是口气却仍然有几分强硬,当下这种情况,求不求饶都是死路一条,而只有揭穿皇帝的隐忧,才是暂时保命地唯一方法。

  帝抬了抬眉毛,看来刚才杀了一个人还是没有震慑住官。

  在阿古斯帝国,上至皇室贵族下至平民百姓,任何人都没办法在失去法师失去评议会的情况下仍然认同自己,所以评议会是无法彻底消灭而只能接管控制的,但与此同时,毁灭评议会,也就是毁灭辛格在阿古斯人中间近乎神话般的权威而建立自己的权威也是重中之重,特别是在这里聚集的所有阿古斯贵族面前!

  “好啊,我留着你。让我们一块看看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吧!”看着吧,你们视若神明地评议会及其代表,很快就会被我彻底毁灭!

  欧沙利文进入瓦坦城的时候,城门北侧的七罪塔已经被层层叠叠的阿古斯帝国卫队所包围,无论南区北区,都有几处冒出浓烈的烟火,虽然城门附近只有纪律严明一丝不乱的帝**人,但远处却似乎传来一阵阵几不可闻的哀号和惨嚎声。

  等在城门的仍然是自家的车架,车上等着自己地仍然是老管家那夫。

  “什么情况?”欧沙利文刚一上车还没坐定。就一边隔着车窗向外张望一边发问了。

  “康德法师和达尔纳大人率队包围了评议会,库里特大人则率队在城中大肆搜捕评议会法师…”那夫恭敬而又快速的回答着,欧沙利文向外看了看几处被火光照亮的天空,怪不得,原来在城中生活的评议会法师也遭到了围捕:“皇帝陛下现在在卢卡斯**官的官邸。”

  卢卡斯官邸?

  欧沙利文用询问的眼光看着那夫,而对方显然没有再做回答的打算。

  “少爷,您在流血,要不要…”

  “不要紧,我自己包扎过了。现在去找康德法师…不,还是先到皇帝陛下那里吧,我有要紧的事情需要汇报。”

  欧沙利文越过三道帝国卫队组成的防线才进入到卢卡斯府邸,直到进入大厅欧沙利文才明白这不仅仅是为了保卫皇帝陛下地安全——除却法师,几乎阿古斯的统治阶层全部集中在这里了。

  “欧沙利文伯爵,这边!”靠近大门的斯宾塞司发现了欧沙利文,招呼着欧沙利文向一间内室走去——那正是康德杀死弗利基纳的房间,不过现在似乎还没有人发现那实际上是一处凶案现场。

  欧沙利文穿过人群,接受着周围或疑惑或不解或平淡或奉迎的目光,当时人们已经从刚刚的巨变中逐渐恢复过来。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用极低微的声音交谈着,乐手等下人也都不知道被赶到哪里去了,欧沙利文的出现使得大厅内再次陷入一片沉默,静的掉根针在地上都会听地一清二楚。

  欧沙利文发觉了周围严阵以待的帝国卫兵和地上一处已然模糊的血迹,看来皇帝陛下已经牢牢的控制住了局势。

  进入内室,欧沙利文看到几位位高权重的贵族勋爵和内阁大臣坐在一处。包括卢卡斯在内一个个脸色发青,看到欧沙利文进来也没一个吭声的,而皇帝陛下站在一面巨大地落地窗前,窗外夜色中,高耸的七罪之塔如一副剪影般耸立在不远处,在黑夜之中描出了一重更加黑暗的轮廓。

  “皇帝陛下!”欧沙利文赶了两步,屈膝半跪在史坦利三世皇帝身后:“我赶到约定地点后发现红袍法师会的人已经全数被**师昆丁所杀,当时昆丁也身负重伤,我很幸运的杀死了他,但森林那边的法师部队…”

  欧沙利文稍微说了一些谎。尽管他能够杀死昆丁确实有很大一部分是靠运气,但这个消息仍然让卢卡斯倒吸一口冷气,而皇帝陛下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你做的很好!”皇帝摆摆手示意欧沙利文平身:“现在你马上前往七罪塔,康德法师和达尔纳大人都在那边,只要我们能够快速拿下七罪塔接管评议会,法师部队也就不必担心了。”

  然而欧沙利文却并没有抬起头来:“我的父亲当时在昆丁手上,他已经为帝国,殉难了!”

  “是吗。”皇帝的口气平淡,好似一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似的:“那太遗憾了。现在正是你向评议会复仇地机会,去吧!”

  “皇帝陛下早就知道我的父亲当时已经落在评议会的手上了吗?”欧沙利文非常清楚。从帝国监狱将父亲这样重要的犯人提走,即使是评议会的秘密行动,皇帝也不可能一点也不知道的。

  皇帝略微迟疑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欧沙利文会有此一问。

  “我接到过典狱长的报告,知道昆丁从监狱提走了老伯爵…”突然皇帝的声音提高了一些,甚至变得有些严厉起来:“老伯爵为国殉难,这是他,也是欧沙利文家族无上的荣耀。我自然会追加封赏,你不必过问这种事情了,去执行你应该执行地任务吧!”

  欧沙利文默默的站起身来,行礼后转身离去,当他走出房间将房门关上地刹那,还能听到皇帝不无得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卢卡斯,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胜利,看看违逆我的人都会是什么下场的!”

  这就是皇帝,这就是一切人类统治者的样貌。他们对敌人当然冷酷无情,对功臣却也认为理所当然,父亲的前半生功绩卓著,后半生却在监狱中度过,他一直认为自己无愧于阿古斯帝国,是的,他确

  于帝国,是帝国有愧于他。

  房门在欧沙利文身后发出轻微的扣合声,却在再次静默下来地大厅内显得异常刺耳。久久都能听到余音之声回荡其间。

  评议会的七大最高法师之一的康德正站在恢宏的群星下,踌躇满志又不无怨恨的看着“星辰之间”尽头那五把椅子。

  忠于皇室的军队在控制七座高塔的过程中出乎意料的没有遇到多少强硬的抵抗——除了少数心腹法师之外,康德还几乎控制着七罪塔外所有构装兵器地分配处置工作,和阿古斯皇室暗通款曲的这些年里,他私自储存了不少构装兵器,有归于报废的,有宣布不适合实际使用的,还有因为各种莫名其妙原因损耗的,甚至有几起归罪于暗夜精灵的对运输部队的袭击事件也是康德翻手为云的杰作,正因如此。攻打评议会的皇室部队几乎全部配备了由评议会法师研制的构装兵甲。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不过没人敢和康德**师说这句话。他是今夜负责“清理”评议会行动地最高指挥,地位甚至比达尔纳还要高,只要行动顺利——到目前为止还是相当顺利的,明天他就是新的最高评议长了。

  康德知道自己现在来这里其实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就算塔诺兰蒂已经对他表示暗中支持。说起来他现在还不见人影,所谓的支持估计也只是屁话,无妨,不捣乱就好;阿瑞莎虽然肯定不会帮助自己,但是应该也不会扯后腿,毕竟她也被辛格压了几十年,肯定一肚子怨气;至于昆丁,手下报告说他已经出城,应该是去收拾那些和欧沙利文勾结的红袍法师了,他就像条一心想得到辛格夸奖地看家狗。到处乱咬——他应该很难及时赶回来,就算能回来,凭他的本事,自己也毫不畏惧;关键是辛格和基斯凯因两**师还没有露面,仅仅他们两人,就能代表阿古斯法师的一半实力!

  一个轻甲剑士急匆匆地跑到康德身后,单膝跪地:“评议会**师昆丁已经被尤里-欧沙利文伯爵诛杀,现在他已经赶来七罪塔!”

  康德听到这个消息,脸上浮现出惊讶的表情。尤里竟然能杀掉光头昆丁?虽然昆丁是他们中最年轻实力也最差的一个。但是也绝不是浪得虚名——看来有必要警惕这个欧沙利文家的小子了。

  康德最后看了五把椅子一眼,转身向外走去。同时给身边两个沉默的黑色重装魔像下令:“毁掉那些椅子!”

  四十七一手捏住一个构装体的脖子,另一手抄起它的胯下——如果它有蛋蛋的话,这一下就能捏碎它地气门——用力一扯,奇形怪状的零件儿就稀里哗啦的洒了一身,然后四十七将构装体的两截儿分不同方向撇出去,好像扔保龄球一样又打倒了好几个。

  后背上挨了一记重击,让四十七往前踉跄了几步,他把头扭转了一百八十度去寻找袭击者,发现一个好像两个人背靠背连在一起的构装体正冲着他张牙舞爪,下面的四条腿踏在管线和残骸上吱嘎作响,上面那个则手脚末端全是高速旋转的巨大铁球,两个脑袋已经组合在一起,上下两张不断开合发出无意义噪音的嘴之间是七八只闪烁着漠然光芒的眼睛。

  随后一道惨烈地电弧在它头上爆炸,把这个连体怪物变成更多不规则的小块。

  还真是和沙鲁布欧一样烦人。四十七接着一记上钩拳把趁机扑上来撕咬地构装体打上天花板,还没有接触到金属穹顶之前就被封锁着此地的强大魔力给彻底分解了——只剩下那一嘴锋利无比的獠牙叮叮当当的掉了下来。

  最先的那些昆虫状的构装体已经全都完蛋了,现在出现的都是由它们零散的肢骸重新组合构装起来的或类似人形或不知所谓的东西,不知疲倦不知恐惧的向四十七发动一波一波徒劳的进攻,而那个在管线深处的钢铁巨灵,则和自从四十七得到欧沙利文的构装兵器阿特拉斯之后就许多次隐约出现在他思维系统中的幻相一样——依然沉默,一动不动。

  那老头子把我关在这里就是为了给他表演角斗么?一个长着七八条手臂的构装体深一脚浅一脚的扑过来,胸口处的焦黑大洞是上一次四十七给它留下的纪念,而那张没有五官的饼子脸四十七似乎已经看到过五次了。

  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四十七很仔细的举起手,把炽烈的光火好像静脉注射一样打在那张丑脸上。

  反正我有时间。四十七将死亡和毁灭挥洒在这些不自量力的傀儡中,并且坚信自己来到这里是正确的——即使当情况突变,所有管线都好像大蛇般活了起来包裹住他的时候依然这样想。

  埋葬着金属巨像和四十七的地下大厅扭曲翻滚起来。随着控制室内一群老法师开始施法操控,整个七罪塔甚至都开始在微微震动,如蛛网般密密麻麻交布在地下的钢铁脉络全都被吸引了似的活动着,像一条条巨大的金属蚯蚓般穿行,甚至撼动了七罪塔的地基,目标全是一个——直至把地下大厅卷裹起来并缠绕的越来越大,就好像一个巨茧那样。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