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七回合 潜入

第二十七回合 潜入

  摩利尔跟同萨耶斯和亨特两人特别挑选着偏僻安静的小路走,但仍然遇到不少散落街头到处都是的阿古斯人,还好他们大都已经喝的醉醺醺或者忙着狂欢,根本没有人在意这三个白袍法师。\\Www。qВ5、COm\\

  “达古拉丝指挥官现在在哪里?”摩利尔一边急行一边低声询问。

  “不知道,她说把人接到驿站就没有我们的事了。”萨耶斯心里仍然在不断打鼓,毕竟自己现在做的事情无异于叛国死罪:“不过很显然,您的目的地不会是驿站。”

  “我直接去七罪塔!”摩利尔的眉毛紧了一紧,似乎是在坚定自己的决心:“快到北区了,你们直接去避难吧,不用跟来。”

  突然萨耶斯停下了脚步,他们已经快要靠近划分南区北区的光荣大道了,远处两列散发着魔法光芒的华灯立在道路两旁,向两边铺列出去几乎看不到边际,向左走是皇宫,向右走则是七罪塔。

  “你们离开吧,这边人很少,不用为我做掩护了。”摩利尔说完就要转向右边,却发现面前的萨耶斯并没有让开,而是用熊一样的身躯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避难?你什么意思?”萨耶斯的口气很重,亨特也不置可否的站在一边,并没有因为萨耶斯的举动而大惊小怪,反而同样疑惑的看着摩利尔。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你们好,最好听我的话滚远一点!”摩利尔也声色俱厉起来,她可没有多少时间浪费在这两个人身上。

  “决不!你不说清楚,我决不让开!”萨耶斯不退反进,张开双臂好像一堵墙般立在摩利尔面前:“我们不知道你潜入瓦坦城是为了什么,我们只当是报答你之前的恩惠,但你要为祸瓦坦城。为祸阿古斯,我决不允许!”

  摩利尔愣了一愣,看样子实在没想到萨耶斯还有这番说辞。

  “没错!我们去避难,我们的家人朋友怎么办。”亨特这时候也加入进来了:“摩利尔指挥官,到底会有什么灾难发生,请告诉我们实话吧。”

  摩利尔反而冷静了下来,看着面前两个情绪紧张斗志高昂的低级法师,突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听着,萨耶斯。亨特,我回来只是想救出我的朋友,不想伤害其他人!”摩利尔清了清嗓子,想让自己说话显得尽量平和一些:“你们不必紧张,我只是有不好地预感,这个夜晚不会平静度过,只是让你们多加小心而已…”

  “你说谎!你一定知道什么!”萨耶斯突然愤怒起来:“我知道了,你是来救那个构装体!我见过他三次了,每次都是疯狂的杀戮和遍地的阿古斯人的尸体。山特也是被他杀的…你救他出来,他当然不会对把它抓起来的阿古斯手软,凭那家伙的力量,要让瓦坦陷入一片火海也是有可能的,没想到你竟然…”

  “够了!”摩利尔的声音没有熊法师地高,然而挟裹其中的威严和冷峻却突然打断了激愤的萨耶斯:“你以为呢,这是战争,在战场上只想杀死敌人保留自己本来就无可厚非,你见过成堆的阿古斯人的尸体,就没见过成堆的精灵的尸体吗!”

  “这么说。你承认你不但背叛了阿古斯,也承认你成为精灵的一伙了?”萨耶斯声音低沉下来,似乎一言不合就要跳起来拼命了。

  摩利尔又是一愣,平常看上去油嘴滑舌精头精脑的家伙,这个时候却如此固执起来。

  “我没有跟谁一伙,我只是来救人。让开!”

  不但萨耶斯没有让开,就连一向替摩利尔说好话地亨特也走上来,与萨耶斯并排站在了一起。

  摩利尔施展了麻痹术,两个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已经委顿在地挣扎不能了。

  “我猜的没错的话,今晚瓦坦会爆发皇室和评议会间的争斗,逃命也好,救人也罢,你们随便吧。”已经走出去好几步的摩利尔侧身冷冷的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向七罪塔的方向走去了。

  不知道真的是因为庆典。还是因为争斗在即的原因,不单光荣大道上行人稀少,就连七罪塔前地广场,在贵族举行完欢迎康德法师的仪式后也变得空空荡荡,然而本来无时无刻不在广场周围巡行的法师卫队也不见一个人影,确实太不寻常了。

  摩利尔很轻易的来到七罪塔前,同时也在为这份轻易而感到不安时,她找到了之所以广场上空空荡荡的原因所在。

  尸体,在广场中央喷泉的水底。在广场与高高地塔阶间的花池中,在塔阶之上粗大圆柱的阴影里。到处都是评议会法师卫队队员的尸体。

  难道是皇室军队已经展开了对最高评议会的围攻?

  摩利尔很清楚皇室与评议会之间表面上虽然风平浪静,但背后却已经势同水火,阿古斯上下已经彻底厌倦了与暗夜精灵的战争,而评议会却一直坚持着对精灵的讨伐,之前欧沙利文的说辞虽然

  详,却让摩利尔足以认定这场争斗在所难免,对阿古说,今夜确实是一个好时机,但是,真的发生了吗?

  不对,皇室如果真的下定决心和评议会翻脸,决不会是这样小偷小摸地搞些暗杀一类的活动,何况单凭几个刺客是无法威胁到评议会**师的,皇室一旦发难,必定会明火执仗真当真枪的与评议会对着干,因为有着“法师之国”美名的阿古斯,评议会是无法消灭而只能接管的,这样背地里搞的小动作于事何补呢,那么,看来除了自己和皇室,还有人在今夜盯上了最高评议会,盯上了七罪之塔…

  “很吃惊么?”一个声音从摩利尔背后传来,摩利尔没有任何动作,面前的一幕让她一直警觉着,一个小小的预测法术就可以让她知道来人是谁。

  “是你做地?为什么?”摩利尔转过身,面对着仍然藏身在阴影处的人。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哦。我刚刚到,而且来地时候已经是这样了!”达古拉丝从阴影中走出,脸上带着已经预知一切似地笑容:“而且无论是谁做的,总算给我们提供了方便,不是么?”

  摩利尔转身面向七罪塔深处,四十七就在那里的某一处。

  “你没必要跟来,**师们的力量你不是不清楚!”

  “我可没说,我已经把铁皮人让给了你…”达古拉丝走了过来,近得几乎让摩利尔的后颈感觉到了她呼出的气息:“我一定会得到他!你要记住!”

  欧沙利文赶到维尔克镇的时候。那里已经变成了一个***通明的屠宰场,到处是尸体,到处是鲜血,到处是硝烟,到处是烈火,同时到处也布满了彩旗和花朵,似乎人们是在狂欢中突然遭到了入侵者的屠杀,不过阿古斯民众可以得到安慰地是,杀人者也已经变成了一具具尸体。被堆在了广场的中央。

  那是一群红袍法师,正是欧沙利文要来联络的人,而坐在这红袍法师尸体堆成的小山顶端的是,一身白色法袍也已经被鲜血染为鲜红,让人一眼之下还以为是个红袍法师的最高评议会**师——昆丁!

  “你也是赶来处死这群胆敢以武力威胁阿古斯民众的红袍法师的吗?”昆丁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瓶酒,咬开塞子便咕隆隆干下大半瓶。

  欧沙利文感觉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因为他拿不准昆丁已经在多大程度上识破了自己。

  他确实与红袍法师相约在维尔克镇见面,而且也约定要将维尔克镇上无论军人还是平民全部铲除,维尔克镇是连通瓦坦城与沉睡森林的必经之路,如果城内冲突骤起而且一时争执不下地话。这里可以作为阻挡仍然驻扎在沉睡森林的评议会主力法师部队回城的屏障,因为本来红袍法师的人数就不多,在行动时就不可能控制得了维尔克镇上所有的俘虏,所以,还是杀了干净——任何战争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他们做的很利索,但同时也被别人很利索的收拾掉了。收拾掉这些红袍法师的人是最高评议会**师,那么,要如何回答他的提问呢。

  当然不能说自己是来跟红袍法师密谋围攻评议会地,欧沙利文沉吟了一下,还是先稳住这个**师再说。

  “还是,来跟他们商量如何袭击最高评议会的?”但昆丁没有给欧沙利文任何辩解的机会,他再次仰头之后,酒瓶里的酒已经是一滴不剩了。

  欧沙利文的双瞳缩了一缩。

  “时间,人物,计划。我需要你把一切都说出来。”昆丁把酒瓶仍了下来,砸在欧沙利文面前不远的地方,接着便咕碌碌滚了开去。

  欧沙利文暗暗凝聚着力量,对方是评议会**师,无论如何都要放手一搏了。

  “还是,要我杀了这个人你才肯说?”昆丁突然从尸堆中提起一个人来,那人浑身是血,但自身似乎并没有受什么太严重地伤,只是从他气若游丝的状况看来。那人也已经筋疲力尽再也没有反抗的力量了。

  欧沙利文的所有行动几乎都被昆丁封的死死的,因为现在命悬昆丁手下的不是别人。正是欧沙利文伯爵的父亲,非埃特.欧沙利文。

  欧沙利文嘴唇嗫喏了一下,什么也没说出来。

  父亲已经被鲜血遮掩的双眼这时突然打开,看着站在尸堆下的欧沙利文,却也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不要这么肉麻吧,父子是…”昆丁没能把话说完,也就没人知道他要说什么,而等他可以说话地时候,自己也已经忘记了刚才想要说的是什么。

  昆丁眼中的欧沙利文突然化身成为一道闪电,直直的向昆丁面前刺来,骤变之下昆丁甚至不知道这是真正的攻击抑或仅仅是自己的幻觉,他唯有本能的闪开这道死亡之光,等他从尸堆上面滚落再抬头看时,欧沙利文已经取代了他之前的位置,而躺在欧沙利文身边的非埃

  ,则插上了一支不知道哪里来地利剑。

  “你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昆丁站起身来。眯缝着眼睛有点不相信似地看着欧沙利文。

  “我无法保证在保护父亲的同时打败你,我只是在两个人一起死和只死一个的选择中挑了最明智的一个。”欧沙利文的声调平静,看不出他是在装腔作势还是胸有成竹。

  “打败我?哈哈哈哈,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你实在狂妄的让人发笑啊,啊哈哈哈哈…”突然昆丁发现自己的笑声越来越干瘪,最终不得不停了下来,刚刚杀死自己父亲的人还能用那种平静到惊人地眼睛看着你时,轻敌只会让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

  欧沙利文稍稍低下头。父亲平静的躺在自己的脚下,回想起来,这个体弱多病但意志坚强的父亲在自己的童年时光几乎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慈祥温存的印象,要有也是给了自己的哥哥朱里安,然而欧沙利文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曾经怨恨过这个男人,甚至能为生在欧沙利文家族而感到无比自豪,无论生命还是这种自豪感,都拜父亲所赐,所以欧沙利文相信。能为家族事业而死,父亲也不会有任何怨言了…

  “你刚刚做了什么,你竟然懂得使用这种程度的雷电术,不过不要高兴太早,我可不像雅图那样轻敌…这样说来,雅图也是死在你地手里吧?”昆丁慢慢拉开与欧沙利文的距离,虽然表面上这个光头法师显得野蛮而又粗鲁,但与他承认自己在法术造诣上不如雅图一样,对于自己的优点也是非常清楚的。

  “如果懂的一些魔法法术就可以被称为法师,那么你们也实在太低级太无能了!”欧沙利文傲然走下尸堆。不过现在昆丁已经顾不得欧沙利文的衣服上为什么一滴血也没有溅到这种小问题了:“我是战士,驰聘沙场只为追求胜利,不问手段,**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吗?”

  昆丁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这个小兔崽子,只是因为他可以这样满不在乎波澜不惊的杀死自己的父亲而让自己有些吃惊罢了。当真怕了你不成。

  “就凭你这一点小小的把戏也想糊弄身为最高评议会**师的我,实在太不自量力了,对于魔网地理解和运用是很难自我修习的,我看你也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我没有说过魔法方面我没有师承,原最高评议会**师卢姆就是我的老师,我的家族从我曾祖父时起就跟卢姆法师就有非常亲近的交往…”欧沙利文缓慢而又沉稳的一步一步向昆丁逼近,而昆丁则下意识地继续和这个摸不清底细的年轻人保持着距离,这样看来,似乎反而昆丁落了下风一般:“卢姆法师你应该知道的吧,你就是顶替他的位置在六年前成为评议会**师之一的。话说回来,最高评议会**师的素质是越来越低了…”

  不知是因为欧沙利文的话最终激怒了昆丁,还是昆丁感觉自己已经退无可退,就在欧沙利文说话的当儿,昆丁单手一扬,一枚魔法飞弹呼啸着向欧沙利文射去。

  魔法飞弹并不是什么高级的法术,看来也只是昆丁的一种试探,但它毕竟出自最高评议会**师之手,看来只要欧沙利文没能躲开。必定非死即伤。

  一阵硝烟散去,欧沙利文既没死也没受伤。一块绯红色地冰墙立在了欧沙利文面前,阻挡了昆丁的进攻,而构成那堵冰墙的材料来源,竟然是附近一处凹洼所蓄积的血水。

  “连阿瑞莎擅长的冰系魔法你也会用…”

  “那么这个呢?”说着欧沙利文突然蹲下身体,把双手放在了地上,昆丁见此大吃一惊,马上也蹲下身体把手放在地上,两人同时念动咒语,欧沙利文所在的地方突然从地面伸出五六根石刺,有两根直接贯穿了欧沙利文的胸腹,甚至还在不断伸长的石刺已经把欧沙利文的身体带离了地面,看来胜败已分。

  “哈哈哈哈,奶还没断地臭小子居然会想用我最擅长的石化法术来对付我,你怎么可能比我快啊,白痴啊,哈哈哈哈哈…”昆丁突然发现自己再一次发不出声音来了,仰天长笑地他低下头来,只看见半截带血的剑尖从他的胸部刺突出来,再抬起头时,面前本该挂在石刺上的欧沙利文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两根被砍断的染血石刺还在残余魔法能量的催动下缓慢增长着。

  “我说过,我是战士,而你却老是忘记这一点!”站在昆丁背后的欧沙利文抽出细细的腰剑,昆丁随即翻倒在地,至死也不明白身为**师的自己,为什么会死在这个本来只是纨绔贵族青年的手上。

  欧沙利文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尘土和血污弄脏了他的衣服,或许这是他所经过的最为凶险的一战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