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一回合 所谓共识
  外围地带被雅图风暴扫荡出的一大片空场上,断木、塔的碎片杂乱无章的散落着,一片狼藉。/Www。qb5。com/

  四十七伸手把躺在地上的摩利尔给拉了起来,虽然暂时只是能够勉强站立着,但看来并没有什么大碍。

  “欢迎回来!”摩利尔接过四十七递过来的法杖。

  “这话说的有点晚吧。”四十七又转了一下脑袋,似乎这个习惯随着摩利尔的归来同时复苏一般:“顺便说一句,再用这玩意敲我脑袋的话,就给你掰断!”

  说完四十七的脑袋就挨了一下。

  “喂,打情骂俏也要有个限度吧,我还在流血呢!”达古拉丝肩头的雷电长矛已然消失,而达古拉丝则已坐倒在地:“不过真让人忌恨呀,在别的女人面前对另一个女人那么温柔,真是太残酷了!”

  “我们在哪里见过么。”四十七托着下巴看着达古拉丝:“你身上的味道很熟悉。”

  “我不知道在沉睡森林深处的精灵魔化仪式上你们是否打过照面,但味道肯定是熟悉的。”摩利尔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为自己施展什么治疗魔法了,看上去她还能站起来已经是个奇迹。

  达古拉丝似乎也要挣扎着站起来,但很快她就放弃了努力。

  四十七的暗红色目光猛地一缩,突然走上前去蹲坐在达古拉丝面前,用看似冰冷却有些发烫的手捏住达古拉丝的下巴:“你是什么人?”

  “阿古斯帝国最高评语会中级评议法师兼战区指挥官。”达古拉丝倒是没有任何畏惧,反而用近似娇嗔的目光迎上四十七凶巴巴的眼神:“拜托温柔一点!”

  四十七的手指稍加用力,达古拉丝地眼泪就快要流出来了。

  “快点住手!”达古拉丝的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力量,那是因为身体受到威胁时的自然反应。

  四十七的手被烈焰包裹着,他本身是不大在意这样的烘烤,甚至还有意无意的在比较究竟是否自己身体里的地火种更炙烈些。其实这种想法根本就是徒增烦恼罢了。

  但有一件事是勿庸置疑的,这个一边流眼泪一边喷火,伤口也在火焰中逐渐愈合的妖艳女娃满盈四溢的全都是火焰君主令人作呕的魔力。

  “你是地狱里那个玩火家伙的私生女?”这个笨蛋完全忽视了究竟能有什么东西能够承受那种温度的热情拥抱。

  “据我所知,不是。”摩利尔气若游丝,但是心情不错。

  “无所谓。”钢铁手指在不断的加力收紧,对抗火焰君主对于四十七来说无论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都不需要理由。

  “够了!好吧!我告诉你,本来托你的福我是要葬身炼狱地,但火焰君主赋予我返回主物质界的力量,条件是把你送回血战战场。好让他把你变成他的娈童…这都是你咎由自取!可是你却连累我必须受尽炼狱的折磨!凭什么!”周身火焰熄灭的达古拉丝挣脱了四十七的手,她眼泪决堤,神情悲凄,就像个绝望无助的小女孩。

  “那关我什么事,这些话还是留着对你老板抱怨吧,麻烦你回去告诉我的老朋友,我迟早会回去把他的脑袋拧下来,让他洗干净屁股等着吧!而现在…炼狱特快单程列车即将出发了,或者会有些颠簸。祝旅途愉快。”说话间四十七做了一个检票的动作就要把达古拉丝地脑袋给拧下来了,摩利尔很清楚他自说自话和不等人家稍做解释就干掉对方的习惯,从第一次见面开始。

  “等一等,四十七,为了对抗阿古斯帝国,我们现在还不能杀死她!”摩利尔连忙出言阻止:“何况如果没有达古拉丝,我们刚才也很难战胜雅图。”

  “应该是洗干净脖子等着吧…”达古拉丝的情绪刚从回忆里抽离出来就又开始她一如既往的不知死活,真难以想象她这种脾性是如何活到这个年纪的:“你还真是脑袋屁股都分不清楚的实心脑袋呀!”

  “对抗帝国我可没兴趣,我有自己地路要走,谁敢挡在前面我就轰掉谁!”四十七头也不会的回答着摩利尔。并且饶有兴致的看着达古拉丝俏丽脱俗的脸庞:“就这么简单!”

  “那么,你是不想夺回被抢走的核心了?”看来还是只有摩利尔最了解四十七的心思。

  四十七静默了片刻,竟然向达古拉丝作了一个鬼脸,然后转身和达古拉丝并排坐在地上,就好像两个正准备听讲的小学生:“我可不认为这和这个女人的死活有什么直接关系,不过你既然这么说。那么就先来听听。”

  “你做鬼脸的时候好难看!”达古拉丝揉了揉自己的下巴,竟然主动向四十七这边靠过来:“不过我喜欢~而请称我为达古拉丝小姐,或者…爱人。”

  “我说…要不还是杀了她吧…喂!放开我地胳膊!不许把腿搭在我身上!别蹭了!”四十七用手指了指身边的达古拉丝跟摩利尔打着商量,没想到达古拉丝撒娇的缠过来,对于这个不知

  知好歹不知所谓的女法师四十七竟然一时没了办法。

  两个笨蛋,一双变态。

  “虽然雅图号称为最高评议法师当中战斗力最强的一个,但相信我,辛格绝对更加强大!”摩利尔放下按在头上的手,清了清嗓子。看着面前两个睁大眼睛天真烂漫认真听讲却还能保持着怪异姿势的家伙,突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所以战胜雅图不代表我们就可以长驱直入攻进瓦坦城,何况,那里可不只有辛格一个人,雅图也逃走了,卷土重来是迟早的事情…”

  “而且如果不是我,你们早就被雅图干掉了,能够打赢他纯粹是运气。”达古拉丝打着哈欠打断了摩利尔。

  “说完了?可我还是想打死她。”试图甩落胳膊上的达古拉丝。四十七一脸认真地问。达古拉丝却只是咯咯的笑,这家伙根本就不怕死。

  “你们两个闭嘴!”摩利尔闭上了眼睛旋即又睁了开来。似乎是在平复她地怒气:“想要夺回核心需要更多地力量,无论这种力量是属于谁的——阿古斯帝国可不是一两个人就可以撼动——达古拉丝,无论你的目的是什么,首先要保证不会在接下来最高评议会的追杀下丧命吧,所以你最好先跟我们合作!”

  “说的对,说的太好了!”被四十七成功抖落的达古拉丝坐在地上噼里啪啦鼓起掌来。看上去就好像幼儿园里听到要发糖果的消息而兴奋不已地小朋友。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吗?摩利尔你太天真了!”四十七有些不以为然,脑袋好像拨浪鼓似的转个不停:“而且这种面临强大敌人而不得不和之前的敌人组成统一战线的情节实在太老套了,几乎所有动画片都是这样,所以我拒绝!”

  “不许反驳!摩利尔老师说的很对,你实在很不乖呀!”说着达古拉丝就要抬手去敲四十七的脑袋,但马上就被四十七老虎钳子般的手给抓住了:“其实我也是被逼无奈呀,谁会想听从那个浑身冒火的怪兽大叔地话,可为了能够回来我只好答应他——动画片是什么东西?”

  四十七把达古拉丝的手给甩了回去,力气大的好像要把那条手臂甩脱臼似的:“好了。你说的都对,但我现在还是要宰了她!”说完四十七就把手严丝合缝的卡在了达古拉丝的脖子上。

  “你最好还是听从摩利尔小姐的劝告,她说的非常正确!”突然一个声音从一块巨大的构装塔残片后面传出,紧接着走路都带不起一丝尘土地欧沙利文踱了出来,

  “雅图死了…”七罪塔最顶层大厅尽头的“星辰之间”内,在两个坐在椅子上静默了半天的老头子之间那已经有些消滞的空气,仿佛被这句话突然给搅动了一下,甚至四周都传来了些许低微浑浊的回响,基斯凯因睁开深藏在须白眉毛下面的眼睛,好像确认似地又重复了一遍:“嗯。雅图死了。”

  “从刚刚魔网的震颤来看,雅图将自己风暴化了,但即使如此他也没能打赢…”辛格一直低头阅读这一份材料,现在也抬起头来,尽显老态的眼睛里面此刻却精光四射:“我大概已经猜到他的对手是谁了。”

  “那么等到下次会议时,再一起来看看当时的战斗场面吧…”突然基斯凯因的手伸进宽大的法师袍里摸索着什么。最终却又空手抽了出来:“我赌五个金币你猜错了——我没带钱,先记着吧。”

  “老的就剩年纪了还是这样,你真的有些老年痴呆了吗…”辛格摇摇头,继续把目光落在那份资料上面:“我不在乎那些东西,计划进行得很顺利,也许马上就可以完成了…”

  “可是如果你猜对了呢,那样的话,对于计划也是一个不大不小地阻碍吧…”基斯凯因再次闭上了眼睛。

  “阻碍?”辛格头也不抬,继续阅读着手里的资料:“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我了。你不这么认为吗…”

  回答他的,是基斯凯因渐渐响起的轻微鼾声。

  面对欧沙利文的突然出场,三个人不免马上警觉防备起来。

  “你竟然没有死在刚才的雷电风暴之中,真是让人意外呢!”达古拉丝话音中罕有的带些嘲讽的语气,似乎法师向来的优越感在她身上也并不例外——也可能是更强一些。

  “我当然没有法师大人们那种超乎寻常地保命诀窍,但不表示战士全都是炮灰似的牺牲品。”欧沙利文回答地彬彬有礼,但听上去也毫不相让:“嗨,老朋友,又见面了!”

  是那个在沼泽神殿中突然出现捣乱的家伙。四十七看了看摩利尔,后者正在拿仿佛可以洞察一切的目光死盯着欧沙利文。

  “好吧。这个也不能杀,我就知道。”

  “不要那样盯着我吧,摩利尔小姐。”欧沙利文走到相隔摩利尔他们还有一点距离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并从黑色大衣里掏出两瓶治疗葯水抛了过去:“我不是敌人,何况,还有个好消息带给你们。”

  “你成婚了?

  拉丝肩膀上的血已经止住,但看上去还是很虚弱,而魔利尔更需要那些东西。

  “雅图死了,所以你们可以直接回瓦坦城,当然可能的责罚免不了,但生命还是可以保证。”欧沙利文环抱双手,一边看着摩利尔检查后并为自己和达古拉丝使用治疗葯水一边不紧不慢地解释着:“如果你们就这样跑掉。反而会令大评议会起疑。”

  “你不是要说雅图死在了你的手上吧?”摩利尔冷冰冰的回应,对于欧沙利文,她感觉反而不会像达古拉丝那样可以轻易相信——尽管达古拉丝同样不堪信任。

  “确切的说是死在我们手上,我只是在你们的力量之下又轻轻推了一把,不过别指望我会有什么证据,为了隔绝最高评议法师们的窥视,雅图的尸体彻底被清除掉了。”欧沙利文沉吟了一下,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措辞:“不过看到你们在战场上的表现,我认为我们还是拥有共同目标地。正如摩利尔小姐所说,一两个人是不可能撼动阿古斯帝国的!”

  “作为阿古斯帝国最为声名显赫的贵族之一,欧沙利文伯爵为什么会有毁灭帝国的想法呢?”摩利尔的话语仍然冷冰冰的。

  “不是毁灭,而是归还。”欧沙利文的眼底掠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情:“况且我的家族早在百年前就和法师们芥蒂丛生势同水火了。”

  “别扯些私人恩怨,自己地事情自己解决吧。”四十七站了起来,看来他已经厌倦了这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结盟会议:“我不想借助任何人的力量,同样也不会让别人拿我当枪使

  欧沙利文心下有些意外,这个构装体尽管很特别,但毕竟就好像是属于摩列尔的私人财产一样的东西,对于这点在神殿的时候就已经相当明显了。本以为只要把摩利尔拉入自己的阵营,构装体同时也会成为自己的助力,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无所谓,各取所需而已,我并不喜欢你们。但这并不防碍我们之间可能会有的合作…”摩利尔的口气稍微缓和了一点,但仍然紧盯着欧沙利文不放:“问题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说地话,很难说这会不会是雅图的阴谋,何况就算雅图已经死了,最高评议法师也有可能已经知晓了一切,如果是那样,我们回去瓦坦城只能是送死——也包括你,欧沙利文伯爵。”

  “这一点倒是不用担心,亲爱的。你也不会不了解雅图那种风暴化法术对于魔网的汲取和运用会对周遭的时空造成何等的扭曲,所以即使是辛格**师,也不可能在那种环境下对战场释放任何侦测法术。”达古拉丝突然热心地替欧沙利文解释起来:“现在其他**师很可能已经知道雅图死了,但应该还不知道雅图是怎么死的,所以说如果我们还是在这里喋喋不休的讨论,反而会很快暴露。”

  摩利尔当然知道这些,但是…

  那么如果雅图根本没死,如果这根本是个陷阱呢?摩利尔在心里反问。

  “那就不妨豪赌一把,如果摩利尔小姐认为这个赌注是下的有价值的话。”欧沙利文看穿了摩利尔的疑虑。说着走得更近了一些。

  “阿~!”四十七伸直双手,看上去就好像是在伸懒腰——尽管所有人都知道他并不需要。但谁都再有什么动作,四十七的动作就像是在警示。

  “当然,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希望这个能够让我们彼此之间增添一些信任。”欧沙利文转而朝四十七走过去并递给他一件东西。

  “哼。”四十七嗤之以鼻,却伸手接下。

  “希望我的决定是对的。”摩利尔。

  乔尔伊斯看着四十七慢慢向自己走近,更远处是三个越来越小地人影——从刚才她就在森林的边缘一直观察着聚在一起的四十七和那几个阿古斯人,也因为四十七在场的关系,乔尔伊斯始终没有发布进攻的命令。

  四十七经过构装塔的主体残骸的时候多看了一眼,现在那里只剩下了两三条横亘在地上的沙石伪足和构装塔的底座部分,原本已经被自己轰掉一半地构装塔几乎已经完全被雅图风暴给摧毁了。

  “到底怎么回事?”乔尔伊斯直直的向已经走到面前地四十七发问。

  “带我去见乌瑟尔老头…”望着暮色沉沉的森林,四十七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直接与乔尔伊斯擦身而过:“我有话跟他说。”

  进入瓦坦城,看到所有的法师都罕有的穿着镶有金色条纹的黑色法袍时,摩利尔送了一口气。

  实际上在回来的路上和经过维尔克镇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那是最高评议会法师去世时候的装束,这种与皇室成员逝世时所举行的葬礼相同规格的国葬要持续三天,据说为最高评议会法师举行葬礼,普通的阿古斯臣民还是第一次看到。

  雅图真的死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