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二十回合 斩首
  人形的雷电风暴旋转着向摩利尔和达古拉丝逼近——灰烬、残渣和碎片混在一起,打在两人的魔法防护上迸溅四射,随时有击穿的可能。/wWw.QВ5。cOm/

  “撑不了多久的,怎么办?”达古拉丝的魔力护罩散发出灼人的热量和微微的暗红色光芒,碰到或者进入护罩的东西都会被迅速熔掉,看来她为某人效忠的报酬还是相当丰厚的。

  “我以为你偷袭的时候已经想好了对策。”摩利尔的回答有些冰冷。

  “嗨,别这么不近人情好不好,我们现在在同一条船上!你的男朋友呢?”达古拉丝有些气恼的四下张望着:“我们帮了他那么大忙,现在怎么连人影都不见了,该不是害怕逃跑了吧!”

  “第一,他不是我男朋友;第二,别指望他能有什么感恩图报的想法;第三,他要是知道逃跑我还庆幸些…”无论摩利尔有没有需要说明的第四点,她们现在真真正正要考虑逃跑或者战斗的问题了,因为风暴化的雅图正在朝她们稳步走来,或者说,那个如龙卷风一般的雷电风暴已经快将她们包裹进去了。

  达古拉丝白了摩利尔一眼,没有回嘴,开始施法——两个高大的幽魂武士从焦土的尘埃中凝聚成形,挡在两人身前,半透明的骨骸中间同样透出缕缕暗红色的火气,很明显要比普通的“操纵死灵”所唤起的不死生物强大的多。

  但是这在雅图的风暴化身面前也只是聊胜于无而已。

  雷电从雅图的身体里迸射出来,首先在幽魂武士身上反复跳跃宣泄威力,然后被摩利尔施展的“虹光法墙”挡住——名为雅图的风暴呼啸着,试图跨越这道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稍高地门槛一般的阻碍,被法墙顽强的拒绝之后发出炸雷似的怒吼,不同形态的雷电交错着打在虹光法墙上。让那彩虹般璀璨的七色光华一种接一种的迅速消亡。

  “你估计他还能坚持多久?”达古拉丝没有继续召唤幽魂武士徒劳的展开攻击,趁这个机会她已经跨坐在一匹四蹄生烟口鼻喷火的黑色梦魇身上。

  “足够坚持到他把我们撕碎!”摩利尔被达古拉丝地举动气的哭笑不得:“大小姐,你这就准备跑了?”

  达古拉丝一点难为情的意思都没有:“这也是从长计议嘛——我们不如先离开这儿吧!”

  离开?摩利尔抬头看着已经击破虹光法墙的雅图,他正酝酿着巨大的雷光电网准备发动攻击…没有胜算,摩利尔的“预知术”向她揭示了不计其数的瞬间残片,全是关于片刻后的未来,但是只有极少数的选择或许能让她逃离即将降临地雷电之网,能反击到雅图的,则一个也没有。

  只有先逃离这里。离开阿古斯了么…摩利尔往后退了一步,雷电呼啸着从她身边闪过,非常凑巧,没有一束落到她身上。

  雅图双目如炬,满头乱发已经变成了根根树枝一样直接天空的雷电,炯炯盯着下方蝼蚁般的摩利尔。

  “红袍丫头!真是不自量力!”他轰鸣着说道:“我本来很看好你的!如果你安心为阿古斯服务,我们不只会帮助你彻底摆脱红袍法师会的威胁,甚至考虑在不久的将来,将你吸收进最高评议会!可是你愚蠢的放弃了这一切!是什么让你居然斗胆和阿古斯对抗?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要葬身在我雅图的雷霆风暴中了!至于你——达古拉丝!”

  雅图降下雷幕挡住达古拉丝的去路:“你体内那污秽地炼狱力量从何而来?选择隐瞒而非坦白是你最大的错误!你藏匿的够好的,竟然连七位最高评议法师也瞒过了!不过没关系,我想你的老师阿瑞莎一定对此很感兴趣!”

  “我们都有一个严厉的老师——不是么?”达古拉丝无奈地扶了扶眼镜,拨马回转,跟摩利尔并肩站在一起:“你能预测一下在雅图面前施展传送术有几分把握么?”

  摩利尔还没来得及出言讥讽她,雅图的胸前位置便迸发出激烈的闪光——那并不是雅图的本意。

  一个什么东西从雅图胸前飞出,撕裂了他风暴的身体,甚至穿透了黑压压的雷云层冲霄而上,留下一个隐约可见星光的空洞。

  那是什么?

  雅图庞大的身躯震动了一下,似乎是因为痛楚。闪电尾随而去。但是除了爆出阵阵雷鸣之外什么也没击中。

  “铁皮小子!我还真小看你了!”雅图冲着天空高喊,与此同时一种有别于雷声的轰鸣声从天而降,越来越大。

  摩利尔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它有着黑色的刀锋一样地双翼,外端是与其垂直的巨大奇形钩爪,三叉戟形的前部棱角分明又彼此勾结镶嵌,覆盖着节肢昆虫般的甲冑。中间伸出修长笔直的巨大矛刺,整个后半部则全是炽烈的尾焰,好像一颗陨落的星星般从天而降。

  “惊奇的事情还多着呢!老家伙!”

  那个似鸟非鸟的奇形怪物一边飞坠而下,一边反转重组——砸落到地面地时候,又变成了气势汹汹的铁皮四十七。

  又大了许多么…这混蛋。摩利尔挥去四十七带来地热浪和硝烟,看着他的背影——现在摩利尔堪堪只及他的腰腹

  四十七铮铮的活动了几下手指,转动手腕儿,吸收到身体里的大量构装塔残片迅速找到了它们的位置,身上有成百上千的关节在同时进行新的构装。

  “也许我该换个名字了,威震天?还是惊破天。这是一个问题!”他抬起喷射着红光的眼睛看向雅图——这感觉真好!

  摩利尔从后面丢过来打在头上的法杖打醒了四十七的美梦:“当心点!雅图可不是好应付的!笨蛋!”

  “哼!”四十七扭头看了看摩利尔,目光扫过达古拉丝的时候停了一下,她正笑的像个无害地邻家小妹妹,但是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雅图祭起的雷电帮了达古拉丝一次,要是被四十七嗅出她身上火焰君主的味道,就算强敌当前。他也非先把她生吃了不可。

  四十七的背翼下喷出长长的烈火和蒸汽,让摩利尔匆忙闪避的同时也推着他冲向雅图,他再次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从人形到异种喷气机之间的转变。在雅图反应过来之前再次撕裂了他的暴风躯体——把他穿了个透心儿凉。

  “你这不知死活地小子——”

  风暴翻滚着愈合了雅图身体上的破损,随之而来的是密集如雨的电闪雷鸣。一个接一个的霹雳从天而降,划过四十七前一个瞬间飞过的位置,打在地面上留下巨大的圆形焦坑。

  而四十七则绕着雅图盘旋飞行,喷射引擎的强劲动力让他的速度甚至比劈落地雷电也不逊色。一次次凶狠的穿击则不断损耗蒸发雅图的力量,使得风暴都有了一些紊乱的迹象。

  “坚持住!雅图不可能永远保持这种风暴状态的!”摩利尔大喊,也不知道四十七能不能听得到。

  两道雷电同时打落,四十七灵活的侧身,从电柱之间的缝隙穿了过去,好像架起长矛的骑士或者安装有撞角的战船径直冲向雅图,这一次他瞄准的是风暴巨人地头部。

  一个小型风暴瞬间在他和雅图之间成形,随即变化成一只紧攥的拳头——

  “找死!”风暴之拳迎头打上喷气战机,两者之间撞击出巨大的闪光和爆炸。四十七被震得偏离航线,好像被导弹击中了一样带着浓烟落向地面。

  “见鬼!”摩利尔一把将达古拉丝从梦魇上拽下来:“你要是不准备干点什么,这个先借我了!”

  梦魇刨动冒烟的蹄子,并不愿意服从这个不是召唤它出来的人的操纵,摩利尔没有废话,抽出石化长剑顶住梦魇着火地后颈,马上让它鬃毛般的火焰熄灭了不少,同时也让梦魇明白,如果不想在主物质界受到什么严重损伤的话,还是乖乖听话的好。

  梦魇飞速向四十七坠落的方向奔去。达古拉丝欲行又止,他们小两口看样子对自己可不怎么友好。

  雅图化身而成的风暴现在明显小了一些,边缘也出现了一些消散的迹象。差不多还能发出一击——他裂开可怕的巨嘴,又一记雷拳迅速凝聚,好像一个小小的太阳:“我要把你打成稀巴烂!”

  四十七掀飞身上的大树,从自己造成地长长沟渠尽头站起。

  阿古斯的老混球果然不同凡响!他全身都在冒烟。刚才这一击至少把他体内的零件打坏了小一半儿,现在火种正加速燃烧着,驱动身体结构发生改变进行代偿,以免陷入动弹不得的窘境,现在看来,如果不是构装塔的能量能和自己产生共鸣,之前的雷阵攻击就足以让自己喝一壶的。

  还来?四十七抬头望向头顶凝成的风暴拳头,聚合炮不能再用,虽然到目前为止,驱动身体行动的动力似乎都取之不竭。但是那种能量级别地攻击一天一次已经是极限了,既然如此,那么就再拼一次——看谁先倒!

  真正笨蛋!摩利尔纵马赶来的时候,正看见四十七作势欲飞。

  她没有丝毫减速,举起手中长剑指向四十七,这个法术本来是准备在万不得已地时候对付雅图或者达古拉丝的,或许能争取到一些时间,但是现在看来把这个鲁莽的混蛋关起来冷静一会儿或许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四十七身周的空间一瞬间扭曲折叠起来。他的眼角余光看到了摩利尔飞驰过来的身影,你来凑什么热闹!这一下怕是连我都扛不住!

  天旋地转。打落的雷拳和摩利尔都不见了,出现在四十七眼前的是一条长长的封闭形甬道。而如果把视角一直拉远的话,则可以看到,四十七身处的地方,是一座似乎无边无际,繁复至极的位面迷宫。

  风暴消散了。

  一道闪电打在蜷缩在焦黑大坑边缘的摩利尔身边,化成喘着粗气,眼中满是血丝的雅图,看样子,和四十七的战斗也几乎耗费了他的全部精力。

  “还活着?”雅图瞪着眼睛走过去踢了摩利尔一脚:“嗯。还活着。”

  “不过也快死了——”他捡起摩利尔丢在一边地石化长剑,虽然雷霆之拳的威力范围没有直接笼罩摩利尔,但是她在雷拳边缘举着长剑骑马的行为也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了,仅仅是因为施加的防护闪电或者单单只是运气好,摩利尔才没有和梦魇一样落得个灰飞烟灭的结局。

  摩利尔被雅

  从侧卧变成仰面躺着,双眼失去了焦距,已经陷入昏

  “真可惜。不过既然我曾经从那个红袍伊莎贝拉手里把你救出来,那么现在我杀了你也是理所应该的…”雅图双手握剑,对准摩利尔的颈子:“做好事果然不是老子擅长的!”

  长剑作势刺下——只是作势。一道冰冷地负能量击中雅图的后背。把刺骨的冰冷和反胃感带到他全身。雅图摇晃了一下,感到五脏六腑都因为这股能量抽搐起来,大量组织死去,甚至冲击到心脏,好像一只无形的大手猛力捏着它,阻止它继续跳动…

  但是雅图抗住了这一击。他的身躯好像野蛮人一样结实有力,抵挡住了体内的破坏,近在咫尺的死神虽然已经伸出手触摸到了雅图的灵魂,但是没能抓住。最终在和雅图以生命为赌注的拔河较量中退缩了。

  阴霾远去。

  雅图好像从冰冷地雾气中脱身出来,重新看到了眼前的景色。他丢下剑,转过头,嘴角渗着黑血,怒视着又一次偷袭了他的达古拉丝。

  达古拉丝的微笑凝固了。

  “你这下贱的南方婊子!和你的老师一样卑鄙!”雅图竟然仅凭狰狞的表情和目光就震住了达古拉丝,让她正在准备的下一个法术出了少许差错,烟消云散。

  “以为可以趁我病要我命?”雅图好像恶魔一样朝达古拉丝掷出火球——不仅仅是火球,拳头大的飞行球体不断转化着形态,短短的距离里,它已经从裹夹着岩浆地火焰变成墨绿色的酸球再变成寒气刺骨的冰块。最后迸裂的时候竟然是火酸冰三重能量扩散的光环,仅仅这一下就让达古拉丝狼狈不堪。

  “怎么了?让我看看你从阿瑞莎那里学到了多少!”雅图大吼着,双掌紧握,从两手间透射出来的是道道明亮地雷电,随着他双手拉开,一根雷电凝成的长矛已经塑形。雅图挥舞着长矛刺向达古拉丝,被她召唤出来的幽灵挡了一下,幽灵在电火中惨叫着灰飞烟灭,达古拉丝仓皇后退,掌心吐出一团黑红色的火焰击中雅图,但是雅图毫不在乎的冲过火焰,尽管衣服,头发还有胡子已经被点燃了,他扬起雷电的长矛,却因为背后的打击而偏离目标。雅图回头寻找攻击的来源,发现是躺在地上的摩利尔勉力使用了魔法飞弹。

  “我杀了你们!”雷电的长矛被雅图一掰为二,左手一送,便刺穿了还在试图捡便宜地达古拉丝的肩头,将她钉在一截断树上,右手扬起,长矛化成一道流星般的电光,朝动弹不得的摩利尔飞去。

  摩利尔从地上飞起,躲过雅图的致命一击。

  并不是因为她突然生龙活虎了。而是某个突然出现的钢铁战士掀起了剧烈的狂风。

  “***鬼地方!”四十七狂吼,挥舞着巨剑猛砍猛打:“我就不信——”

  嗯?他突然冷静下来。发现周围已经不再是一层接一层的诡异楼梯和甬道,而是他熟悉地焦土和硝烟景观。

  “我四十七回来了!”四十七把剑往地上一插。

  滚在一旁的摩利尔全身都在痛——但是她笑了。“迷宫术”地失效时间比她预计的还短,看来这铁皮脑袋也不是全然的死不开窍。

  “嗯?老头儿,你是谁?”四十七从坑里一跃而起,落到雅图身前。显然他没指望得到回答,因为随着他的质问巨剑已经砍下——这老混蛋的样子和那个满脸胡子的风暴巨人有点像!

  雅图没说话,整个人都骤然变成一道雷电飞速远去。巨剑划过雷电,让雷电发出一声压抑的怒吼。

  四十七将头转了一圈儿,发现摩利尔虽然遍体鳞伤,但是还能笑得出来之后就把目光转向了树上的达古拉丝:“女人,你又是谁?挺面熟呀!”

  雅图用尽最后的力量飞的尽可能远,落到森林外的一处山丘下重新化成人形——随后就踉跄着摔倒了。他的背上开了一道大口子,血如泉涌,如果不是在雷电状态下挨的这么一下,现在他已经变成两截儿,内脏洒落一地了。

  等我回到评议会——不,哪怕是回到维尔克镇——他跪在地上,浑身焦黑浴血,双手深深抓进泥土,因为伤痛和屈辱而感到极度的愤怒。

  一定要你们好看!

  这是雅图最后一个完整的念头。

  一把闪亮的短刀在夜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到雅图粗壮的后颈上。刀锋切进皮肉,在颈骨上受到了一点阻碍,但是由阿古斯构装技术铸造的刀刃上大量细小的尖齿高速错动起来,锯断颈骨,然后顺势往下一抹,将七位最高评议法师之一的雅图阁下的动脉气管声带喉结什么的全部斩开,让他的脑袋掉到地上,骨碌骨碌的滚开。

  暗杀者看着刀锋上一点滴落的血迹,再看看雅图喷泉一样飚血的无头尸身,最后把目光落到雅图那双几乎要凸出眼眶,极度充血的眼珠子上。

  “真是一把好刀…不过比我的阿特拉斯还差了些。”欧沙利文勾起嘴角,俊逸出尘。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