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八回合 雷动九天 上

第十八回合 雷动九天 上

  欧沙利文右手细剑往下一锁,压住精灵斜砍过来的弯刀,他反手一绞,荡开对手的防御,让他中门洞开,随即抢前一步,左手袖口中滑出的短刀抹过精灵战士的脖子,电光石火。\\WwW.qΒ5.c0M/

  还是不大顺手。欧沙利文看着精美的构装半身锁子甲肩头上被锋刃挑过的划痕,皱了皱眉。

  虽然明知道雅图居然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派他出来和精灵展开缠斗没安什么好心,但是当他终于如愿回到自己最熟悉也最擅长的战场上之后仍然感到一丝愉快和满足。

  如果阿特拉斯在手,那就更完美了。欧沙利文优雅的躲过一支冷箭,出发前法师给他的传送石能让随时回到构装塔内,只要他想——但是欧沙利文还没玩够呢。

  精灵德鲁伊们已经熄灭了死光造成的熊熊大火。帕古愤怒的向那座直冲云端的铁塔投掷石块,但是桌子那么大的飞石撞在构装塔外围的无形屏障上被轻轻松松的弹开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乔尔伊斯踢开一个钢铁构装武士挥打过来的拳头,将长剑刺进它肩胛之间的缝隙,施加了“锐锋术”的锋利剑刃切断构装体内部的机括关节,破坏了他半个身子的行动能力。她有些奇怪,那座高塔在短暂的展示了它近乎势不可挡的威力之后,似乎无所作为¬,仅仅是派出一些士兵和构装武士来和精灵们战斗,甚至连法师都一个不见。

  但是谨慎起见,乔尔伊斯制止了树人加入战团的举动,同时命令精灵们不得接近那片以高塔为圆心扩散的金属刺林——谁知道阿古斯的高塔还有没有余力继续那种毁灭性的攻击?

  欧沙利文在战场中好似闲庭漫步,他也小心的远离那些古怪的构装尖柱,从之前的攻击来看,白色光网可不会分辨敌友,要是不小心挨上一下,一定够受的。

  构装武士迈着沉重的身躯,谁攻击他他就攻击谁。这些铁玩艺儿连坐浮空碟沿着支撑塔身的管子从上面下来的步骤都省了,而是直接从塔上跳下来,把地面砸出一个个坑——也不怕震坏了。

  它们毫不畏惧精灵的冷箭,跟精灵德鲁伊召唤出来的土元素和动物盟友肉搏也并不逊色,只有“化石为泥”和“锈蚀之手”等少数法术才能给他们造成一些麻烦。

  那个女精灵很不错。他看到乔尔伊斯精准利落的击倒一个构装武士,剥夺了它的行动能力,不由得暗自赞叹——去和她玩玩?

  一发爆裂箭打断了他的脚步。并不像普通的魔法箭,反而有些类似构装武器,旋转的箭矢径直钻进离他不远的一个构装武士的脑袋,把整个钢铁头颅炸的四分五裂。

  无头的武士仍然没有倒下,但是已经好像没头苍蝇般乱撞。他胡乱挥舞着胳膊,竟然向欧沙利文冲来——没办法,欧沙利文一矮身,寒光过处,构装体的双腿已经像脑袋一样,和身体永别了。

  他抬起头,寻找箭的来处。

  一个黑色的精灵从虚空中步出,红瞳如炬。她拿着一把形状奇特的钢铁长弓,弓脊上是参差不齐的锯齿形锋刃,弓弦上也闪烁着微微的寒光,看上去完全就是一根极细的钢线,实在无法想象如何拉开它。

  一个构装武士冲向她,挥拳猛击。黑精灵完全没有闪避的意思,只用单手就接下了它的铁拳,这样的行为甚至连一头棕熊都未必做的到。身形交错间,精灵已经鬼魅般绕到构装武士身后。欧沙利文看到,线一样的弓弦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构装武士缠了个结实,而且不断绞紧——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起,就在欧沙利文担心弓弦会不会因此绷断的时候,钢铁的武士四分五裂。

  下一个瞬间,长弓已经背在黑精灵背上。她向欧沙利文走来,带着浓郁如墨的死亡气息。

  “你好啊,美女。”欧沙利文刀剑交错,严阵以待。

  “他们来了!”达古拉丝拍着手喊道。

  他真的来了?摩利尔看着那些鬼魂般的黑色身影,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一下。

  “不用管他们!让欧沙利文家的小鬼处理!”雅图看样子已经准备妥当,严阵以待了:“搜索那个奇怪的构装体!”

  说曹操曹操就到。

  “正西!”摩利尔首先喊道。她就是想隐瞒也隐瞒不了,因为四十七振动巨翼,好像一只钢铁巨鹰般直冲过来的样子简直就是不管不顾。

  而四十七之所以没有以例行构装炮开路的原因是:他鼓捣了半天,发现自己居然弄不出来前天“发明”的聚合重炮——郁闷之余,他于是连小型的也懒得用了。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四十七重重撞在构装塔的强化力场护盾上,好像一百个法师同时施展了咆哮术。他倒飞出去,反冲力让他失去平衡,掉向地面,但是只是片刻工夫,他已经重新飞到和构装塔平行的位置,气势汹汹。

  雅图等人面前的控制台全是一阵电火乱闪。

  “只是一撞就几乎让构装塔的护盾过载…好!好!”雅图连说了两个好字,双眼中竟然隐隐有霹雳般的闪光:“就让你见识一下阿古斯的真正实力吧!”

  铿锵有力的音节从雅图口中吐出,好似雷电交鸣。音波甚至让控制室内的其他人都不得不捂住耳朵或者施展防护咒语,抵挡这难以忍受的声浪。

  构装塔上的众多孔洞同时喷出大量银白色的小球。四十七伸手抓住了一个,用力捏了捏,发现这些银球非常坚硬,但是却轻的似乎没有重量。他随手扔掉,于是它也跟着别的银球一起飘飘荡荡的升入高空。

  这算什么?节日礼花么?四十七围着构装塔绕了半圈儿,正盘算着用什么办法击破这玩意儿的防护——

  风云变色。

  四十七感到周围的气流狂乱起来。骤然而起的风暴围绕着构装塔生成,顷刻间就将四十七卷入天空的惊涛骇浪之中。

  一道通天彻地的雷光。从虚空而降的天雷打在构装塔的尖顶上,让整个构装塔都好似融化了般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巨大的电光顺着塔身直贯而下,一直引入大地,使得高塔外围的金属尖柱同时亮了起来。

  精灵德鲁伊们召唤出来的土元素或者风元素在这一瞬间全都消失了——不是被消灭,而是这里已经没有了能维持他们存在的元素力量。

  抬头望去,天空中刹那间竟然雷云密布。翻滚的气团和风暴中蜿蜒着白色的电火,在撞击中引发阵阵震耳欲聋的雷鸣。

  天地之间又出现了一道光柱,那是高空云层中的银球和地上的尖柱之间产生的放电现象。天地为极,雅图的法术作用范围之内,主物质界的元素平衡已经被极度扭曲了,天,地,风,云,一切都带上了雷电的力量。

  “看看你怎么应付,铁皮小子——”雅图狞笑着:“雅图的浮雷光阵!”

  天色已深,但是亮如白昼的时刻却越来越频繁。被构装塔聚集起来的雷云不时的和地面发生反应,雷电引燃了大地,映亮了天空,甚至把空气都灼烤出微微的臭味。

  四十七保持住平衡,第一次因为阿古斯人的力量而感到惊叹。

  就算曾经被阿古斯的混蛋老头儿轻而易举的干掉过一次,但是四十七也从来没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见过歼星级战列舰上发射的高能粒子阵列,也见过让整个星球都覆盖在蘑菇云中的热核轰炸,在他参加最后一场战斗的前夕,他甚至从内部网络上听说联合政府已经着手进行能把一颗大型恒星迅速熄灭成中子星的超级引力武器的实战开发了!

  姑且不论人类已经无法自控的毁灭和自我毁灭倾向,四十七从一个近乎发展到极致的机械文明莫名其妙的流落到这里,除了一如既往的欣赏和赞叹自然的神奇之外,实际上还是有些优越感的——他不止一次的认为,自己要是全副武装的实体,扫平整个世界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当然如果有足够能源和弹葯的话。

  但是此刻的魔法雷阵彻底改变了四十七的想法。四十七可以确定,没有特殊的消磁装备的话,任何一个强攻型作战机甲都会在这种强度的电场中受到不可逆的损害——这帮原始人竟然能聚拢起如此极致的自然之威!

  浑身噼啪作响,电火在身上流窜,四十七再一次为自己这具身体没什么精密元件和集成电路而感到满意。他逼近了一些,亮出黑色的巨剑,打量着因为力场护罩的屏蔽而有些扭曲的构装塔。

  这混蛋竟然还不跑?摩利尔看着构装塔外面有如天灾般的景象——就算和地狱的火焰君主降临之时相比,也毫不逊色!

  达古拉丝也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

  雅图没去看其他人的神色。他傲立在控制室内,四面八方全是他引来的滚滚雷霆,此刻他仿佛就是一个屹立在云端的雷神:“来吧!铁皮小子!”

  好像一个塞得超量的大炸葯桶,在四十七巨剑砍上护盾的瞬间被点爆了。

  在地上的尖柱和高空的银球所覆盖的方圆哩许内的区域内开始电闪雷鸣,成百上千条同时闪烁的雷电形成了一个圆柱形的巨大雷区,爆发出来的强烈光芒仿佛将刚刚入夜的森林边缘地带重新带回了白天,每一个银球,或者每根尖柱针对着对面的另一极不断放出一条两条三条甚至更多条闪电,这种在法师的实验室内可以轻易制造出来的雷阵巨型化放在了大自然之中,一时间真的可以给人带来一种天毁地灭的感觉。

  欧沙利文和菲尔加斯短暂的交手被铺天盖地的雷击打断了,为此欧沙利文在诅咒那些不顾自己死活的法师同时也暗自庆幸——菲尔加斯近乎无影无踪的进攻已经撕裂了他的半身锁子甲,他不敢保证再打一会儿的话她会不会割断自己的脖子。如果阿特拉斯还属于自己…欧沙利文头也不回的跑向开阔地带,他可不想和那些雷电笼罩下的树木离的太近而被殃及池鱼。

  实际上森林里交战的人和精灵都被这种毁灭性的奇观震惊的中断了厮杀。“召雷术”算的上是每个德鲁伊都会的基础自然法术了,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人力竟然能将雷霆之威发挥到这种地步——暗夜精灵们还不知道构装塔内的人就是被公认为阿古斯法师评议会中战斗力最强的雅图,但是这种无匹的威势足以让他们目瞪口呆。没有被暴雨般雷电吓住的只有那些傻头傻脑的构装武士,它们的任务是攻击所有活着的精灵,那么它们就去攻击所有活着的精灵,除此之外无论是火山爆发还是洪水滔天都不关它们的事,也正因为如此,雷电特别青睐它们无法奔跑,行动机械的钢铁之躯,一片仿佛是有意而来的闪电之网过后,已经没有一个构装武士能够站着,不是被爆炸性的电光炸散成一堆废铁就是冒着青烟栽在地上胡乱扒拉四肢却无法站起,真不知道这片雷电之中到底隐藏着多少惊人的能量。

  既然只是被余威波及的都是这样糟糕…那么身处闪电风暴中心的四十七呢?摩利尔根本找不到他的踪影,外面的闪电不再是一条条闪现,而是直接联成了一面银色的雷幕,将那个混蛋的身形完全淹没其中,看起来绝对的凶多吉少。

  “不必担心,在塔中是绝对安全的。”达古拉丝似乎误会了摩利尔阴沉压抑表情,但她自己的眼底也掠过一丝隐忧:“不过在外面,就算是…可就很难说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