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五回合 构装塔

第十五回合 构装塔

  目睹着四十七一溜烟儿似的跑掉,摩利尔开始琢磨善后的问题。//WwW、QΒ⑤.c0m\\

  天色已经隐隐有些发白,支离破碎的云层流动着,试图在毁灭性的大爆炸过后重新聚合在一起。随着闪电光芒一起袭来的雷云风暴已经消散了,但是摩利尔仰望天空,并不真的认为雅图会在这样强力的一击下完蛋。

  毫无征兆的,摩利尔身边不远处燃起一团大火。

  赤红色的火柱扭转升腾,在遍布硝烟的战场上越烧越旺。

  摩利尔退了几步,微微躬身。

  火焰中逐渐凝出一个魁梧的人形。他走出火焰,越来越清晰,与此同时冲天的火柱也随着他的行动而更加灿烂,最后猛的像烟花一样炸开——七位最高评议**师之一的雅图阁下便有些滑稽的出现在摩利尔面前。

  远在维尔克镇旅馆舒适大床上的雅图从没做多久的美梦中醒过来,两只眼睛圆睁着,脑袋清醒的好似刚刚一边响雷般打呼噜一边敲鼓般磨牙的人不是他似的。

  安装在霍夫曼身上可供感知的魔法徽记居然消散了?这种情况只有在半魔像被彻底摧毁的情况下才会发生。雅图不大相信,但是随后他又确认了一下,不得不接受这一点。不会有错,半魔像身上的魔法徽记是他亲手设置的。虽然雅图最为人称道的是对各种元素能量的掌控和运用以及那些独创的霸道无比的攻击性魔法,但实际上他也亲自主持和参与了大量构装兵器的研发工作,霍夫曼就是他的成果之一。

  遮掩着床铺的帷幔之中突然一亮——就像里面打了一个闪电似的。光亮暗淡下去的瞬间,那张大的有点离谱的床中间从丝被到床板全被烧糊了,而头顶的天花板出现了一个大洞,雅图化身成的闪电光柱直接从旅馆屋顶飞了出去,直奔战场,好像维尔克镇上突然出现一颗逆飞的流星一般。

  然后他就被打下来了。

  雅图气势凌人的出场意境被他身上的打扮弄的像个舞台上的小丑般不伦不类。睡衣因为四十七的炮轰而破破烂烂,尖尖的睡帽也好像被炮仗炸过似的烧没了半拉儿,露出一蓬烧焦的头发。这老头儿居然在四十七的全力一击下毫发无伤,如果不算那身老土样式睡衣的话——虽然摩利尔很清楚雅图是不可能被如此轻易打败的,但是还是稍微有些吃惊。

  “哼!想笑就笑吧!”雅图瞪着表情肃穆的魔力尔,其实她还真没有这种念头,如果不是被雅图这么一说的话。

  摩利尔低下头,好像在表示对雅图的尊敬似的。

  “我带领支援分队和霍夫曼尽可能快的赶到战场,但是敌人实在太强大了,如果不是您及时赶到…”基本上摩利尔没怎么说谎。

  “嗯。这个不用你说。欧沙利文家的小鬼呢?”看得出雅图非常愤怒——但是现在反而不像他平常那样表现的暴躁和不耐烦。

  摩利尔向四周看了看,很显然侦察队中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搜查队应该是分两个方向进行搜索的,这里只有搜索队大概一半的人数,欧沙利文伯爵可能是在另一队中。”摩利尔仍然没有说谎。

  雅图也环顾着战场。他死死盯着四十七重炮造成的破坏痕迹,良久不发一言。

  “我先走了,你来负责善后吧!找找看还有没有活的!”

  最后雅图移开目光,恶狠狠的说。

  仿佛被一阵晨风吹醒,双日之一终于整个跃上了地平线,将晨曦毫无保留的辉映在这片染满鲜血和残尸的焦土上。

  回到维尔科镇之后,雅图整整一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直到黄昏时分,他才召集摩利尔、欧沙利文和达古拉丝来到他的房间。

  雅图身前的书桌上凌乱的摆放着地图、书籍、尺子、放大镜,还有一盘没有吃完的午餐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看来这一整天雅图都非常的忙碌,虽然看不出他到底在忙碌些什么。

  “非常抱歉,雅图阁下!”欧沙利文首先向前一步,今天他三次申请面见雅图,却都被拒绝了:“这次搜索队的事件我应该负全部责任,任何责罚我都会毫无怨言的承担!”

  “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吧,最好赶紧把凶手抓住,我已经在这个无聊的地方待够了…”虽然已近黄昏,但达古拉丝仍然一幅睡眼惺忪的样子,雅图的盯视让这个被评议会宠坏的丫头难得的闭上了嘴,却还是一脸小孩子般赌气不耐烦的模样。

  摩利尔静静地站在一旁,心下有些偷笑,这是她这几天来第一次不那么腻味看到达古拉丝。

  “用不着假惺惺的大包大揽!我必须承认,是我自己有些轻敌了,你们作为下属当然也有过失,但主要责任还是在我!”雅图发话了,一脸胡子随着话语而轻微的抖动着,好像一个大号的鸡毛掸子。

  欧沙利文抬起头,虽然他料定不会因为侦察队的惨重损失而给自己任何实质性的惩罚,但雅图这么轻易的把责任扛起来,确实让他有些出乎意料——在这点上,雅图比那些瓦坦城里叽叽喳喳空口白话却什么也不干的贵族官员们真是强多了。

  “摩利尔做得很好!及时的通知了我搜索队可能面临的危机,如果当时我能亲自前往,可能这次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虽然平常雅图的态度总是给人非常暴烈的印象,但真正面临危机的时候,这个以“阿古斯上空的雷霆”为名的**师却表现出一种罕有的从容与镇定:“欧沙利文你也不用太过自责——姑且当你是真的。不过,我确实有点奇怪你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疏忽…”

  欧沙利文的心跳稍微加快了一些,难道这个老家伙已经发现了什么,应该不会…

  “但正如达古拉丝所说,现在最要紧的是抓住并彻底消灭我们的敌人!”补充完这句,雅图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口向外望去。窗户正对的方向,就是从雅图他们进入维尔克镇之后就开始在镇旁河边建造的准备作为指挥所的大型构装法师塔,看来今天一天的进度非常快,在快要降临的夜晚前夕,已经基本成形的法师塔上到处都是摇曳着的魔法光束,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座准备参加嘉年华的游行灯车。

  “散了吧,明早进驻指挥塔!”雅图背对着他们一挥手。

  从雅图的房间里出来,三个人站在走廊上,竟然一时都没有离开。

  “明天我们就会登上那座法师塔了,我保证你们会大吃一惊的!”达古拉丝说着走向自己的房间:“明天见,两位!”

  下到二楼,两人各自向自己的房间走去。首先到达欧沙利文房间门口的时候,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似的,欧沙利文用几乎听不清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我们的老朋友,还是那么精龙活虎呀。”

  摩利尔倏然转身,看到的却是欧沙利文关闭上了的房门。

  “我不管你是用魔法还是用肩扛,马上把这些构装材料给我运到塔顶去!”一个低阶白袍法师神气活现的冲亨特发号施令之后,又灰头土脸的到他的上司那里接受人家的发号施令去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座法师塔要赶在天亮前完成而需要人手的话,亨特一定已经因为私自离队去看望仍然昏迷不醒的萨耶斯而遭受更加严重的惩罚了。

  萨耶斯没有死,据说他那一队人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虽然没死,但伤的也确实很严重。不过最重的伤不是魔化精灵所为,而是霍夫曼的那一撞让萨耶斯断了四根肋骨,而且至今还在昏迷之中——无论怎么样,这并不妨碍他在别人眼中的地位高了那么一截儿,因为就连前猎人部队的好几名厉害法师都没能活着回来,所有人都开始认为,这个高大的好像一头狗熊的法师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

  看来只有亨特一个人知道,这家伙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亨特把从大**买回来的酒放在了萨耶斯枕边,大夫说他没有大碍,那么等他醒来后,第一个要找的东西一定是这玩意。

  “喂,小心点,掉下去会砸死人的!”一个负责在构装塔外壁镶嵌具有魔法增幅效果的水晶球阵列的法师提醒着亨特。

  亨特招了招手,继续扛着那一堆构装材料在还没有最终完成的外壁阶梯上攀爬着。

  这座构装塔其实已经并不是他们原先想构建的那座了,从清晨开始,一批一批的构装材料被紧急传送到工地上,瓦坦城里新来的法师们马不停蹄的进行改装和搭建,速度快的惊人,原有的结构被改造重组,甚至拆毁废弃,维尔克镇所有人员全部被抽调,投入到新塔的建造工作上来。

  说实在的,之前作为后勤部队的一员,多数构装武器,包括构装塔材料他都有所了解,但这一次的明显和以往不同,不要说猜测用途,很多材料亨特见都没有见过,而逐渐成形的构装塔的样子也很奇怪,它跟普通构装塔差不多一般高,却粗了近乎一倍,多棱形外壁上悬挂的阶梯和塔壁上众多尖刺和孔洞让这座构装塔看上去就好像一座战斗堡垒,远没有之前作为据点使用的构装塔来的平整和漂亮,暗青色的颜色也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除了塔身上部一个个能改变角度的银色大型碟状圆盘和标枪一样耸立在塔顶的巨大针形装饰之外,更为奇怪的是塔基部分,不仅来得更为宽厚,而且完全没有向地下伸展的迹象——即使是构装塔,也还应该是有一定深度的地基,真不知道这个直接摆放在地面上的高大建筑会不会被一阵风给吹倒。

  构装法师塔最终在黎明之前完成了,亨特还以为外围壁垒部分仍然要继续赶工,在接到停工并撤出法师塔的命令之后,亨特长长舒了一口气,倒不仅仅是因为终于可以结束这种繁重的体力劳动,而是他已经彻底厌烦了另外那些法师对他搬运构装材料时窘态的嘲笑。

  完成工作的法师们一进入维尔克镇便一哄而散,一部分赶回营地睡觉,一部分人赶去大**喝酒,还有一部分人消失在了街头巷尾,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一瞬间似乎刚要热闹起来的维尔克镇马上又陷入黎明前最沉静的黑夜当中。

  亨特急急的向低阶法师营房那边赶去,也许萨耶斯已经醒过来了。

  “亨特!”

  亨特乍然回头,黑夜让他有些视物不明,只有一个轮廓模糊的出现在稍远一点的旅馆门前。

  “摩利尔指挥官?”虽然看不清楚,但亨特还认得出这个声音,如果他没记错,这是指挥官第一次直接喊他的名字。

  走过来的确实是摩利尔,她几乎一整夜都没睡,但现在在她的脸上去看不到丝毫倦意。

  “这么晚还在这里做什么?”摩利尔问的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她仍然在考虑其他的事情。

  “您不知道吗,我们一直在赶着建造法师塔。”亨特倒是感觉困倦极了,现在给他一个枕头,他就能当街睡着,不过因为摩利尔在身边他还是强打着精神:“萨耶斯没有生命危险了,我听说是您救他回来的,实在不知道怎么感谢您才好!”

  那个熊法师?

  不知道当时的情形他看到多少,又了解多少,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

  “摩利尔指挥官…”突然亨特的鼻子感觉有些发酸,看着萨耶斯和之前那么多同伴一直挣扎在死亡线上,这个年轻的见习法师似乎已经有些撑不下去了:“战争,到底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啊?”

  摩利尔抬头看着亨特,对方眼中点点的泪光若隐若现,突然摩利尔想起了很久之前,在红袍法师会的那些日子。

  “…”

  看着静默的摩利尔,亨特也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他重重的吸了吸鼻子:“对不起!我回营地了,摩利尔指挥官!”

  “很快!”转身准备离去的亨特再次回头,却发现摩利尔也已经转身离开了。

  “我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实物呢,哇,好壮观!”达古拉丝站在塔顶上的护栏旁边,一边感叹一边把身旁一个距离她太近的白袍法师一脚给踢下了构装塔。

  “为什么?”站在一旁的欧沙利文明显被吓了一跳。

  “嗯?”达古拉丝疑惑的看着欧沙利文:“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踢他下去?”欧沙利文看了看不远处无动于衷的摩利尔,又把身子探出护栏向下看了看,那个白袍法师正一声不吭的趴在下方一处外壁阶梯上,看来摔得不轻。

  “不要在我的塔上胡来,达古拉丝!”雅图出现在塔顶尖针旁的一个拱型门里,那是通往塔身内部的入口。

  “人家腿抽筋了嘛!”达古拉丝推了推眼镜,很无辜的样子:“谁让他站得那么近!”

  看来后者才是唯一的理由。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