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四回合 死斗

第十四回合 死斗

  凶暴的呼喊仿佛笼罩了整个诺塔里平原,而挥舞的石臂也绝不是精灵弯刀能阻挡的。/Www。qb5、com//

  两个魔化精灵被霍夫曼巨臂一震,好像撞在飞机上的燕子一样弹飞出去,显然是受了重伤,黑红色的鲜血洒落,溅在草叶上竟然发出滋啦滋啦的烧灼腐蚀声。

  霍夫曼疾扑的身躯带起一股被污水浸泡了很久的砂石味道,熏人欲呕。很难想象他竟然有如此迅捷如豹的动作,一跃之下竟然追上了一个刚被他打飞的魔化精灵。

  面对霍夫曼山一样遮蔽了天空的身子,有着蛇一样双瞳的魔化精灵尖嘶起来。他扔下扭曲的不成样子的破烂弯刀,身躯陡然一长,覆盖着鳞片,纤细有力的躯干和四肢在挨到霍夫曼巨拳的那一刻变形伸长,真的好像蟒蛇一样缠卷在他的手臂上,张大嘴——不仅是嘴,魔化精灵的整个下颚都从中裂开,变成一张好似三角形的狰狞大口,内藏的毒牙全数翻出,分叉的舌头嘶嘶作响,魔化精灵伸长着脖子,瞬间的寻觅过后,猛的咬在霍夫曼手臂不多的一点儿皮肉上,那块死人一样苍白浮肿的皮肉马上黑了,而且在飞速的蔓延。

  但是此时的霍夫曼和魔化精灵一样,对毒素这种杀人于无形的阴险玩意儿已经置若罔闻。他那巨大头颅上不成比例的小眼珠盯着缠在手臂上的蛇形魔化精灵,好像只是在看咬住巨龙脚趾的一只土狗。他挥动手臂甩了一下,没有效果。环绕在他手臂上的魔化精灵死死缠着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咬住不放,把毒腺中储存的所有毒液都注射到敌人体内。

  霍夫曼弯了一下胳膊。就好像常人用力时那样绷紧,覆盖着石甲的手臂一下子涨大了一圈儿,石头组成的肌肉之间相互错动发出沙沙的摩擦声,缠在他手臂上,其力量能轻易勒死一头水牛的魔化精灵好像**不堪的草绳,轻易被绷断成好几节儿。

  分散在草原各处追杀侦察队成员的魔化精灵同时转头看向霍夫曼所在的位置。魔化精灵之间的心灵感应能力让他们在一定距离内完全不需要语言沟通就能清楚彼此的行动和思想,所以同伴死亡时那一瞬间的强烈情绪同时刺入内心——就连作为他们首脑的四十七也感同身受。

  愤怒,惊愕,茫然,无穷无尽的空虚。

  菲尔加斯弯弓搭箭。她盯着远处那个巨大的石头怪物,眼睛里红光暴涨,突然高昂的不能自已的杀意吞没全身,那是已经泯灭于脑海深处的记忆,魔化之前的记忆,面对阿古斯肆虐而来的兵锋无能为力的记忆,眼睁睁看着同伴被杀爱莫能助的记忆。

  一弓搭三箭,三箭连发。尖锥形的利矢发出凄厉的破空声,分别带着火、电、酸的能量划开空间,钉在铁石巨人身上。

  蕴含着元素威能的箭簇在霍夫曼身上引发了小小的爆炸,唯一的成果只是崩落了几片他的石屑头皮。

  霍夫曼躬身发力,浑身的石甲缝隙都喷出剧烈的气流,折断的杂草,浸透鲜血的泥土,残破的尸体碎块,全被推挤排开。

  一双双火红的眼睛迅速接近——以菲尔加斯为首的魔化精灵们好像狼群一样围了过来,他们没有立即攻击,而是围着霍夫曼迅速游走,伺机将他撕成碎片。

  无懈可击,但曾身为精灵的高傲绝不允许她们退缩,她们扑杀,接着乱纷纷的被巨力掀的四处翻飞,完全不是对手。

  “全都退下!”和怒吼一起打进脑海的是四十七不可抗拒的意志——随后而来的则是连风都点燃了的火焰彗星。

  纵马急奔的摩利尔一拉缰绳,构装战马人立而起。前方传来惊天动地的爆炸,瞬间好像太阳般耀眼的巨大火球过后,一朵小型蘑菇云冉冉升起。

  四十七的豪腕构装炮!

  身后那些第一次看到这个的法师们更是目瞪口呆,如果不是因为构装战马不像活物那样容易受惊,恐怕现在他们中的不少人已经滚到地上了。

  左臂上的巨炮热的烫手。如果换到右手上,自己或许会更像那位狂派传说中的领袖,四十七始终都很喜欢的角色——当然,要想完美的话,还必须想办法让自己能够变手枪或者飞机才行。

  四十七暂时放弃了如何恢复变形能力的念头,因为挨了自己一炮的霍夫曼仍然屹立在已经被融化了的土地上。

  “竟敢不死。”四十七眼睛里的红火收缩起来。

  “我要杀了你——”霍夫曼长声怒嚎,他的体表已经融化了,但是这丝毫没对他的行动产生什么影响,虽然不能说毫发无损,但是半魔像免疫魔法能量的特质也让他没有伤及根本,反而当霍夫曼扑来的时候,模糊的面堂上甩溅着的岩浆更给他增添了几分凶相。

  四十七从霍夫曼的声音中辨认出了这个曾经给他送礼物的白胡子盗贼团长。

  “这是你第二次从我的炮口下生还,真让人恼火。”四十七嘟囔着,大炮接连又吐出两发小型火球飞向霍夫曼,他仿佛无视一般,速度非但没有因此而减弱反而加速趋前,手臂像强棒一样准确的挥动,两颗火球在天空中滑下两条南辕北辙的火焰轨迹。

  转眼浑身冒着火和烟的霍夫曼好像山崩一样撞在四十七身上,两人一起滚倒,土石飞扬,尘烟滚滚。

  四十七随着力道灵活的一个后手翻,紧接着跳站起,面前扑来的巨拳上尖刺根根竖起,霍夫曼手臂上的钢铁咒文似乎也活动起来,那种力量完全能把城墙轰塌——四十七被霍夫曼的疯劲感染,他不闪不避,半蹲身体双脚发力,不偏不倚的挨上了霍夫曼的全力一击。

  钢拳对铁甲,两股力量的碰撞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强大的气流被四十七的胸膛折射向四周,风沙骤起,铺天盖地——霍夫曼疯狂的发力,他推着有如扎根地面的四十七又行进了几十米,终于停下来。

  而双脚犁出一对深深沟槽的四十七还保持着最开始的姿态,他悍然接下了霍夫曼引以为傲的最强攻势。

  “不过如此。”四十七说罢举起右臂用力的朝胸前的怪异巨拳砸下去,霍夫曼的半条手臂都被砸陷在地里。

  黑色的巨剑铮的一声从右臂里弹出来。四十七踩住霍夫曼的拳头,左手锋利如剑的五指抓进他的肩膀,霍夫曼吃痛惨叫举起左臂试图掀翻右臂上的四十七。

  四十七左手为轴右脚踢飞了霍夫曼的左拳,接着左脚猛的登在霍夫曼的脸上,巨大的身体随着强力的踢击剧烈的晃动,转身落地的四十七挥动巨剑对准霍夫曼的右肩反撩劈上,把霍夫曼的右胳膊齐着肩卸了下来。

  霍夫曼大吼,似乎要借此发泄他心中长久以来一直蕴藏的愤恨与恐惧,他举起仅剩的左臂去抓身在右侧的四十七。

  断掉的石头胳膊却狠狠砸在自己的下巴上,把它的庞大身躯打得彻底后仰,几乎腾空。四十七扔开刚刚发动了豪迈攻击的石头断臂,他张开黑翼呼的腾跃,借助下落的重力一脚踢在霍夫曼的胸膛上,把霍夫曼失去重心的身体踏向地面,而刚刚冷却凝固的石甲也被这一下震的马上出现蜘蛛网般蔓延的裂纹。

  霍夫曼扭动身体,勉强倾斜双腿的角度硬是以一个C形的姿势屹立不倒,他的腿部肌肉瞬间固化,随后试图站直身体再扳回局面,他不能接受这个比自己小整整两圈儿的铁皮人竟然能在力量上压倒自己——借力弹起的四十七此刻从天而降,手上链枷雷霆一击。

  霍夫曼的胸口狠狠的凹陷下去,他双腿再无法强行支撑自身的重量和四十七的冲力,硬是齐齐折断了。

  他扬起仅剩的一只胳膊,试图反击或者防御,黑色巨剑毫不留情的穿身而过,将他的胳膊和身体钉在一起,四十七右手持剑柄左手攀住剑刃用力的拧了拧,对视时却发现霍夫曼的小眼睛始终凶蛮的盯着自己。

  “你看什么?”四十七干脆站到霍夫曼凹陷的胸口上用力踩他的脑袋,一下,两下,三下,狼藉的草地也被这打桩机似的踩踏弄出深坑,霍夫曼的头,甚至整个上半身都不断的往里陷,直到霍夫曼仅剩的身体完全陷入到地面里。

  四十七拔出剑收起,顺便拍了拍满身的石屑:“你该试试采乐,下辈子。”

  紧接着四十七高高的飞起来,构装炮再次组合出现在他的手腕上,爆炸产生的巨大推力把他变成一颗急速坠落的陨石,携带着炙热的温度和可怕的冲击破坏力,他双脚并拢狠狠的踩下去。终于喀吧一声,曾经被称为霍夫曼的石堆和他周围的地面狠狠的下陷,他被四十七猛跺成了碎石子,现在他什么也不是了。

  四十七弯曲膝盖做了几个蹲起,就像运动员在赛前热身,随后抬起头,看到摩利尔仍旧端坐在稍远处伫立的钢铁战马上,目光清冷的盯着他。

  “…动、动手!”一众被方才的战斗场面震惊了的法师现在才想起来施放魔法。他们纷纷拿出施法材料,高举法杖念念有词,五颜六色的魔力光芒编织出一圈眩目的死亡之环。

  跟我动手?

  四十七从霍夫曼碎石坑里跳出来,全身似乎燃烧着暗红色的火焰,夜晚潮湿的空气甚至因为被蒸腾的关系而形成一道雾气,紧紧包裹着中间的四十七,风吹不散。他的两只眼睛闪烁着,嘴里喷吐着灼热的气息,半张着翼翅走向摩利尔一行人,丝毫不在意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般的魔法攻击。

  “败事有余!”摩利尔暗骂一声,很明显对面那个铁皮疙瘩因为这些蠢货不自量力的举动抓狂了!

  摩利尔无暇管那些白痴怎么干。要是像倒霉的卡斯特一样被四十七不分青红皂白一剑劈了那才叫倒霉透顶呢,虽然她相当有自信四十七不会这么做,可是,谁知道呢?毕竟你不能指望一个满脑袋铁锈的构装体任何时候都像你期望的一样行动——何况他已经给摩利尔太多惊奇了。

  欧提立克弹力护罩随着摩利尔的呢喃声形成。一个散发着淡金色光华的完美球体出现在摩利尔和她的构装战马周围。任何攻击都对这个静止的魔法障蔽无效,无论是从外至内还是从内向外的。杂鱼们死光了也好,省得碍事。摩利尔看着外面纷飞四射的魔法能量和很快淹没一切的火焰风暴,有些歹毒的想。

  “你,我。”在法师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也曾这样对视。

  四十七看着金色防御罩中的摩利尔,像个西部牛仔一样将手臂上的构装炮摆弄的反转自如,来回旋转间不断发生细小的变化,发射后的硝烟甚至随着炮口的轨迹形成了若有若无的烟圈儿,他对这东西的操控倒是愈发的得心应手了。

  摩利尔瞪着四十七。后者开始用他的锋利爪子在护罩上划来划去,呲牙咧嘴的感受着那种好像触摸到最光华的水晶一般的冰凉感觉。

  “笨蛋。”摩利尔稍微前倾身子,冲着正在朝她做蹩脚鬼脸的四十七无声的说。

  四十七双手重重拍在护罩上,为自己嘴部结构太简单,不能像摩利尔一样以口型回击而恼火无比。他调转炮口,顶在护罩上,黑洞洞的指着摩利尔。

  还能坚持一会儿。摩利尔估算了一下法术的持续时间,她原本带来的人已经被四十七消灭的一个不剩了,或许是时候让这个笨蛋略微了解目前的情况了…

  一颗来路不明的烈火飞弹压着护罩的外壁喷出,随即便因为遇到了不可逾越的障碍而不得不四散肆虐——就算知道欧提立克弹力护罩能防御一切攻击,无论是物理还是魔法的,摩利尔也不由得为那一瞬间巨大无比的轰鸣和层叠积压的火云心惊不已。

  四十七退了几步,灰头土脸。

  “这乌龟壳庇护不了你多久!走着瞧!”他愤怒的吼叫着,摩利尔在里面被震得嗡嗡作响。说起来倒也奇怪,防护罩并不阻挡光线和声波,只是滤掉了一切有杀伤力的因素。

  似乎是为了证实四十七所说的话一样,金色的护罩闪动了几下,好像烟雾一样散逸消失了。

  “哈哈哈哈!”四十七为这个恰到好处的预言开心不已。构装炮伸缩了一下,炮身内侧的螺旋膛线喀的转动了几圈儿:“来呀!再试一次怎么样?”

  摩利尔举起魔杖在四十七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笨蛋!你是真的想杀死我呀!”

  四十七摸着脑袋,不知道是因为这一杖打得太重,还是面前这个本来冰冷冷的红袍法师突然变得凶神恶煞似的——跟他记忆中的摩利尔倒是十分吻合起来了——竟然愣住了

  果然是笨蛋。摩利尔正寻思着如何让四十七能听他的,远方的天空中陡然亮了一下,压抑的雷声滚滚而至。

  摩利尔悚然扭头,发现黎明前的夜空中乱云翻卷,维尔克镇方向,一道极亮的轨迹好像雷电一样将天空划开,飞速而来——

  雅图!四十七同时也将目光转向那边,感到了风暴来临之前的巨大威势。

  现在不能让他们碰面!摩利尔不敢确定现在的四十七已经成了什么样子,但是她不认为他能对付雅图,至少不能轻松的对付雅图——何况还有虎视眈眈的达古拉丝和居心叵测的欧沙利文!

  “**师雅图阁下马上就要到了!你逃不掉的!”摩利尔高喊着,实际上这句话直白的意思仅次于说“你快走”了。

  西雅图?那不是地名么?四十七瞥了一眼摩利尔,决定稍后再和她算帐。

  他刚刚振翼飞起,体内便传来一阵震动。好像有一千个太阳在身体里爆发,汹涌的力量仿佛熔岩形成的海啸般冲向全身,那个神秘卷轴力量凝成的新火种呼的涨大起来——这种感觉就好像——好像在地狱门堡对抗火焰君主时突然出现的力量一样。

  四十七回头盯着摩利尔。女法师正用手指着四十七,魔法能量火花般在指尖跳动,似乎准备什么强力攻击法术。但是随着摩利尔口中吐出的一个个古怪粗旷的音节,四十七体内的火种好像共鸣般不断壮大澎湃…

  “你完蛋了!快滚吧!”摩利尔声色俱厉。

  哪有那么容易。四十七赌气的想。

  左臂连同构装炮一起开始变形——不仅仅是左臂,右臂也在重组。四十七双臂一合,随着金属咬合撞击的声音,双臂变成的一门聚合大炮已经成型。

  混蛋!摩利尔狼狈退开,凭直觉感到四十七又要闯祸。

  “Comeon,Baby!”四十七校正了一下目标,对准那道裹夹着黑色雷云杀至的光柱。

  一道闪电劈落,打在四十七身旁不远处。

  黑暗的天空中金蛇乱舞。

  “Fire——”强大的后座力把四十七震的退了一步。

  炽烈的光柱火山喷发般从炮口吐出,转瞬就迎头撞上天空中的那道。

  撕天排云。

  整个天都被炸亮了,似乎日出提前了,一瞬间草原上纤毫毕现。冲击波把空气压缩成不自然的巨大密度,使得夜空在扭曲的折射下显得抖动不止,好像要融化塌陷下来一样。

  天空中隐隐传来一声闷雷般的怒吼。

  四十七现在心情非常好。他展翅飞起,在摩利尔头上炫耀似的盘旋了一圈儿,喊出那句同样经典的台词:“霸天虎,撤退!”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