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三回合 遭遇战

第十三回合 遭遇战

  侦查队伍已经走进一片生长着茂盛而且高大杂草的草原地带。//Www、qb⑤、c0M//

  “我们还要瞎逛到什么时候?再不往回走天就要亮了!”萨耶斯打着哈欠发着抱怨,看来美酒的提神效果也是有限的。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迷人也危险的。”山特顺手拔下一根草叶,看着一片憧憧的原野,自言自语似的说:“以前在森林里那些精灵互相猎杀的日子里,我们从来没在这种时候占过便宜,黑暗中的冷箭,防不胜防的陷阱,突然活化过来把人勒死的树藤,他们是森林之子,黑夜之子…”

  他突然从回忆中惊醒过来:“在还没有接到欧沙利文伯爵的命令之前,就要一直搜索下去。向东面靠近一些吧,我们现在距离其他人好像太远了点。”

  话音刚落,远远的东面就传来一声尖锐高亢的惨叫。

  与可怜的萨耶斯一样,负责北向搜索队的猎人部队前中队长科莱恩对这种几乎是抓瞎般的搜索行动也已经厌烦透顶。

  他披着和山特身上披风款式类似的阴影斗篷,但是没有戴兜帽,任凭一头花白的乱发被晚风吹得更加不成体统。

  在科莱恩眼中,原野是深绿色的。他站在一处稍高的土坡上,看着近人高的曼德拉草随风而动,好像一层层起伏的波浪。当然并不是因为科莱恩正处于草原中才看到这样的景色,实际上曼德拉草的叶子偏向深红,边缘更是微微发紫——那种绿蒙蒙的景象不过是科莱恩戴的微光视觉眼镜带来的一种副作用罢了。

  科莱恩把眼镜推到额头,两个椭圆形的镜筒好像断了的犄角一样可笑。

  “妈的…就不能做的再认真点么?”他小心翼翼的用右手揉了揉眼睛,缓解一下因此而导致的视觉疲劳。淬了毒的臂弩上两支小矢幽幽的闪着寒光,要是碰破一点儿的话,他都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来得及喊人帮忙。

  科莱恩并不像山特那样介意被一堆散发着金属臭味的机械玩意儿取代。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反而对自己终于能能远离地狱般的的森林,干点报酬丰厚的私活而庆幸不已,大半辈子出生入死,换来的不过是满身伤痛和残疾,然后被一脚踢开,得到的还没有帮贵族解决不开眼纠缠不放的妓女私生子得到的报酬多。所以当欧沙利文伯爵将他从瓦坦城港口区温暖舒适的家中用“评议会授权”这个该死的理由把他强行征召进这个更该死的侦察队中时,他实在是对这个有洁癖的年轻贵族没有任何好印象。

  众神在上,他实在不想和那些该死的精灵打交道了。

  不过这真是个好东西。科莱恩曲起左臂,欣赏着自己崭新的构装义肢。虽然上面无论如何都驱之不散的寒气让科莱恩半个身子都不大灵便,可是这和能每天施放一次的“死亡一指”法术比起来实在是不算什么。

  最好快点搞定…科莱恩暗自思忖,然后他一定要想办法离开阿古斯这个鬼地方,凭着自己的身手和这些玩意儿,在哪里还不能混口饭吃,过上舒适体面的晚年?

  锐风突至。

  风吹草断。

  仿佛有什么东西划破虚无,张开无形的利齿向科莱恩咬来,曼德拉草手掌宽的叶子像被剪刀裁过一般断掉,在混杂着细细锐啸的夜风中飞扬,其中几片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上,被推的猛然一卷,凸出了好像人头大小的曲面。

  科莱恩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身上的伤疤好像要重新裂开一样绷紧刺痛,如同回到了幽暗难测的森林中,暗夜精灵的利箭正四面八方的射来。

  铮铮两声几乎连在一起的弓弦弹动声,科莱恩的身子突然没有骨头似的扭曲,但是同时又迅捷异常的跳开,在无行巨口利齿咬合的前一瞬死里逃生。

  与此同时,激飞的弩箭凭空撞出一声轻响,一支斜斜飞开,不知落到哪里去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飞舞的乱草中吐出,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另一支弩箭正插在他的肩膀上,能瞬间杀死一头大象的毒素好像对他全无影响似的,黑色的精灵抬起头,用暗红的好像燃烧着一般的眼睛看着科莱恩,就像看着一只蛇口下的青蛙。

  敌袭!科莱恩对视着这双眼睛,罕见的犹豫了一下。他不认为在暗夜精灵包围下自己会有胜算,这种时候最正确的选择就是马上告警和其他人会合——但是左臂冰冷的义肢又给了他一种虚假的安全感,或许可以试试这个新东西,死亡一指可以说是他最渴望学习到的法术了,那种能无声无息轻易夺去生命的杀戮境界——

  犹豫要了科莱恩的命。他刚刚凭借多年的经验和混迹生死之中的反应抓住魔化精灵偷袭网中唯一的破绽脱身,却因为这一瞬间的迟疑重新落网。

  弯刀划过科莱恩脖子的时候他几乎没有感觉到痛。甚至当他的大好头颅迎风飞起的时候,科莱恩也只是异常清明的翻滚着看着下方一掠而过的黑色影子,虽然被割断了气管和声带,但是大张的嘴里还是非常奇怪的发出一声长长的类似叹息般的咏叹:“老了——”

  这声咏叹听在萨耶寺和山特的耳朵里就成了惨叫。

  一道火光斜刺里飞向科莱恩遇袭的地方,轰然炸开。魔化精灵们不善于或者说不屑进行埋伏,所以除了最靠近东边的几个不走运的家伙一照面就被解决之外,其余的人还来得及做出反应。

  又是几发火球炸开,从生的杂草被点燃起来,因为其蕴含的丰富水分而冒出滚滚黑烟。

  “这***是哪个蠢货干的!”被大风一吹,浓烟滚滚而来,山特破口骂道,好像变戏法似的抽出四五个卷轴打开,一层接一层的魔法能量充注到他和身边的萨耶斯身上,“加速”,“侦测隐形”,“防护远程武器”,还有萨耶斯分辨不出来的法术,让他好像吃了春葯的色狼一样信心十足的好像能干掉一切敌人——幸好萨耶斯知道这只是好像。

  “便宜你小子了。”山特气哼哼的尾音和他的身形一起钻进草丛,眨眼之间就看不见了。

  “干!真***倒霉!”萨耶斯可没有山特那样的潜行本领,他只能像没头苍蝇似的左顾右看,最后猫腰躲在草丛里,企图找到敌人的踪迹。

  “蠢货!发动水晶,向伯爵报告我们的情况,快!”山特的声音突然从萨耶斯右方传来,低如耳语般的话藏在风声里几乎听不到。

  “水晶…哦,水晶!”萨耶斯伸手向怀里摸去,但是一时间竟然只能摸到酒壶,魔法水晶却不知道被他塞到哪里去了。

  山特从浓烟里跌出来,萨耶斯第一次从他身上嗅到了气味,血腥味。

  几条黑色的身影紧接着从浓烟中飞窜而出,在“侦测隐形”法术的效力下他们无所遁形,也不需要遁形。夜幕下红色的眼睛分外注目,其次就是白森森的牙齿,飘散的烟雾中,一张张因狰狞而扭曲的俊秀面孔若隐若现,萨耶斯看得清楚,更是清晰无比的嗅到了对方身上淡淡的硫磺体味,自己终究交了霉运,他刚巧摸到魔法晶石,但是还没来得及回忆这鬼东西的用法,就在情急之下朝一个举刀向山特砍去的黑精灵丢过去,然后转身就跑——就算呼叫支援也得有命撑到援军抵达,对此他得干得比那个藏在构装塔里的前指挥官更加出色才行。

  萨耶斯别看人高马大,跑起来的速度一点也不慢,尤其是被加速了以后。

  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草木折断声音,好像一只巨大无比的蚂蚱正三窜两蹦的追杀过来。

  萨耶斯没空管山特怎么样了,这种时候只能自求多福,他撒丫子跑,连回忆自己所知的那寥寥无几的低级法术都顾不上,现在只能期望身后的捕猎者改变方向,如果他一直这么执著的话,加速失效之后自己只能回头拼命了——希望他能接受比试摔跤的建议。

  “日!”萨耶斯一个踉跄,被一具倒在草丛里的身躯绊倒,准确地说是被他的肠子。回头看去,什么也没有,但萨耶斯知道那不过是因为“侦测隐形”已经失效了,扑面而来的硫磺味清晰的描画出袭击者飞纵而来的身影,尽管他早就领教过这些魔鬼精灵的高速,但以这样的方式感受还是初次,格外的带入感更让他们的速度被萨耶斯异常的夸大,就好像眼睁睁的看着死神杀到眼前了一样。

  萨耶斯连滚带爬的胡乱的在地上摸索,希望抓到什么东西抵挡,最好是那种拿出来就能随手杀死一大片敌人的神器——可是落到手里的只是一柄刺剑,还是半截的。

  不管刺剑上曾经有什么魔法,现在都只能用来自杀了。

  “来吧!”萨耶斯捏着断剑,情急之下竟然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这对他来说实在是个难得的漂亮动作,隐形的敌人高高跃起,凌空扑下,准备为萨耶斯先生光辉灿烂的一生划下句号。

  焦灼的热风烤焦了萨耶斯先生头发的同时,也救了他一命。

  四十七从上空俯冲而过,好像一颗着了火的流星般砸在地上。袭击萨耶斯的暗夜精灵被风压掀开,在空中灵巧的翻了个身,落在地上显出身形。

  莫名其妙出现又莫名其妙消失的炼狱波动让四十七异常恼火,但是又无可奈何——追踪从来就不是他的强项。他扫视着战场,没有注意到任何值得注意的东西,侦察队的抵抗在他眼里完全不值得操心,反而发觉黑暗中的诺塔里平原看起来和沼泽的夜晚有些相似,不过在沼泽里四**多数时候只能蹲在法师塔的顶端俯瞰,效果自然不能和现在相比。他自从回到地面上以后就难得会想起沼泽,此刻这种不合时宜的类似怅然若失的感觉对他来说非常陌生。

  “杀了他们。”四十七转了转头,把这种感觉暂时驱离,随手一指,旁边那个一直蓄势待发的魔化精灵马上扑了过去——非常幸运,那不是萨耶斯所在的方向。

  摩利尔看到远处的滚滚浓烟和火光的时候,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

  那个笨蛋!摩利尔无暇分析为什么会巧的这么倒霉了,因为头上一大片黑影掠过,重重砸在草地上,大地震动了一下,泥土翻飞。

  一直跟在队伍最后的霍夫曼狂暴的举起双臂,仰天长嚎——在他残存的意识中,前方有一个他注定要消灭的敌人,这个念头凌驾一切,超越了他半石半人身体的痛苦,超越了他对正常生灵的憎恨,这让他甚至等不及摩利尔的命令,便像只巨大的猩猩一般发狂的向前冲去。

  摩利尔驾驭着构装战马跳越霍夫曼造成的大坑,望着那个一骑绝尘的巨影叹了口气:“跟上,把那些混蛋干掉。”

  说真的,此时她确实有点想这么做了。

  山特可没有萨耶斯那么幸运。他已经用完了身上的所有家当,能用的法术也都消耗殆尽。他无暇思考为什么这些黑色的精灵对剧毒的射线和吹箭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只是拔出藏在法杖中的匕首大口喘息,看着那个旁若无人向他走来的钢铁怪物。

  其实四十七没打算对付山特。失去魔波的踪迹,他只好没什么目的的溜达,等着魔化精灵们把负隅顽抗的家伙们清理干净后再考虑下一步行动,浓烟之中,四十七甚至又有点儿懒洋洋的了,实在是懈怠的不像样子——所以他甚至没留意自己打飞的是什么。

  “该死!”萨耶斯看着断线风筝一样的山特摔在自己面前不远处。

  他扑过去将山特拉进草丛,非常幸运的,没有人注意他们。

  “轻点,你弄疼我了!”山特的声音清晰有力。

  “你怎么样?该不是要死了吧!”萨耶斯的玩笑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他把山特翻过来的时候发现,山特的半个身子几乎都被撕开了。

  “别胡说了!我不过是不小心滑倒了而已…”山特咳嗽了几声,精神状态竟然出奇的好。

  “别废话,我…”萨耶斯比一般人大上一号的巴掌也没办法捂住伤口,因为那简直就是像巨龙抓过的一样,鲜血像小河似的喷涌而出,很难想象山特这种瘦子竟然有这么多血:“你有治疗葯水么!”

  “萨耶斯,你知道特拉雷镇么,就坐落在帝国的南部。”山特没接萨耶斯的话茬。

  “住嘴!我问你有没有治疗葯水!”萨耶斯满脸的不耐烦,眼睛里却有点湿润。

  “蠢货,哭什么,我们才刚刚认识。我有些话希望你带给一个叫做…”

  “喂!你不是说我们才刚刚认识么!是男人的话就自己去说!当初趴在人家身上快活的是你可不是我!”

  “…我想说的人是我妈。”

  “对不起…总之!我是不会替你传话的!”萨耶斯眼下只能喷出粗气表达自己的焦躁和不满。

  “我们也算一起喝过酒的朋友了,你就帮我这个忙…”山特的呼吸有些急促:“告诉他,我去北方发财了,可能很长时间不会回来,记住,我去北方发财了…”

  “我们还没一起嫖过娼呢。”萨耶斯盯着山特最后打嗝似的喘了口气,寂然不动。

  “你们这些精灵混蛋们!”萨耶斯从草丛里站起来怒吼,这吸引了附近两个魔化精灵的注意,他们改变方向,向萨耶斯扑来——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萨耶斯仍然没有死在精灵手下。

  霍夫曼柱子一样裹着铁甲的小腿撞在萨耶斯身上,将他撞飞了老远。

  “***。”这是萨耶斯昏倒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黑色的精灵和同样黑色的弯刀在空中一扭,毫不犹豫的向霍夫曼砍去。

  铁石的巨人发出震彻天地的一声怒吼。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