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二回合 行动
  一大片云长时间的遮盖住了月光,如果抬头看,依稀的还能发现月亮前的云还是快速的流转着的,风也没有减弱的迹象。/wWW。QВ⑤、COМ\萨耶斯用力的把领口拉紧又用力塞了一下围巾,刚刚喝下的两口烈酒让他暖和起来,心情也好了一些,可恨的只是自己还在漫无目的的乱转,浪费体力。

  “伙计,你的酒真不错。”山特悄然无声的走在萨耶斯旁边,有些奇特的步伐好像连野草都不会惊动似的:“喝上一口真是享受…从那里调来的?”

  “第三十二统御军,隶属于四前线团。”萨耶斯撇了撇嘴:“后勤部队,领头的都是些疯颠颠的家伙和手无缚鸡之力的笨蛋,只会藏在帝国开发的古怪机器里不断的呼叫援助。”

  “喔?我听说过。不过那些构装机器其实真的是厉害到棘手呢,有了这些东西以后,森林里的精灵们就节节败退了。”山特说到这个的时候,语气中漏出一丝奇怪的情绪。

  “哼,有什么厉害的,还不是被连窝端掉,连跑都跑不出来。”萨耶斯又灌了一口,满脸都是老子什么没见过的潜台词。

  “你又是从什么地方调过来的?看起来你不大像普通的法师!”萨耶斯抹了抹嘴巴,把酒壶揣起来,还剩一个底儿,实在是不舍得喝了,天知道还要走多久?说不定要到天亮!

  “我不是法师,我是刺客。”山特笑了一下。

  “刺客?”萨耶斯斜眼看了看山特腰间的短柄法杖:“别开玩笑了,你怎么刺杀?用那东西在背后敲别人的脑袋么?”

  “嘿嘿,一看就知道你是那种头脑简单,法师队伍里混日子的家伙。”山特用手比划了一下抹脖子的动作:“刺客可不是光会这样的,你难道没听说过,出身于术士或者法师的刺客是最可怕的,他们能在法术的帮助下不知不觉的杀人么?”

  “噢,你是…”萨耶斯突然好像刚见到山特一样把他再次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你是猎人部队的!”

  山特的目光收缩了一下。

  “真没想到…你竟然也知道猎人部队。”

  “我年轻的时候听说过。”萨耶斯好像个万事通:“你们是帝国为了深入森林里对付暗夜精灵而训练的法师刺客部队!你们从小就刻苦训练各种潜行匿踪的隐蔽技巧,同时研习那些一击致命的杀人法术,混合法师和刺客两者的优点,作为特种部队抵消精灵在森林里的优势…”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山特冷冷的打断了萨耶斯的长篇大论,脸色铁青,好像把赠酒之谊忘得一干二净了:“自从帝国在大型构装兵器的研发上取得突破性进展之后,我们这些法师不像法师刺客不像刺客的半吊子只能跑跑腿,干些杂活了。”

  “别这么说,”萨耶斯试着安慰他:“我小时候很敬佩你们的。再说不管怎么样,也比我强——唉,我一看法术书脑袋有两个大!”

  山特失笑,这是他第一次发出稍微大点的声音:“你那脑袋本来就有别人两个大!再说,你往周围看看,侦察队里哪个不比你强?你该不是给咱们伯爵扛活的吧?”

  “你敢看不起我,小瞧萨耶斯的人都会后悔的!”萨耶斯威胁的挥了挥胳膊,却引起山特的另一阵嘲笑。

  “对了,你要是胡子再密一点,再乱一点,就可以当雅图阁下的替身了,两个雅图大师,敌人一定会不知所措的…”突然山特停下来疑惑的往四周看了看,又盯着萨耶斯看了片刻。

  “怎么了?”萨耶斯摸摸自己的脸。

  “没,没什么。”山特最后耸耸肩:“可能是我神经过敏了…我刚才怎么觉得有人好像看着我们呢?

  旅馆内的摩利尔仍然紧盯着在旷野上漫无目的搜寻着的搜索队,他们的距离拉的越来越远,所搜索的范围也越来越大,摩利尔非常怀疑这种无的放矢的搜查行动到底有何意义,但行动的任何拖延对她,或者说对四十七来说都是有利的。

  显影最为清楚的萨耶斯和他旁边的法师走在北向搜索队伍扇形搜索区域的最西面,两个人慢慢悠悠晃晃荡荡的好像在散步,看来这边的搜索不会有什么成果了,也许该将注意力放在向南方行进的欧沙利文那边…

  突然,地图上的某个地方触动了一下。好像飞虫落在蜘蛛网上,一道转瞬即逝的奇怪波动不和谐的插进这个由摩利尔构建的侦测网络,而且带着一点炽热的气息,就像燃烧殆尽的火柴一样。她马上从东张西望的萨耶斯身上转移注意力,尝试去锁定那股异常的魔波,但是波动移动的速度很快,若有似无,而且此起彼伏,她的精神紧跟着微弱的波动飞快的在平原上穿梭,地图上和视野中没有形成任何实质性的人或物体,摩利尔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为其塑形,这需要更多的魔力和更充裕的时间,现在她只能竭尽全力不让它们消失无踪,光是做到这点就非常困难了。

  波动忽左忽右,愈发难测,但是在摩利尔看来,它们正飞速朝着侦察队的方向冲去。见鬼!摩利尔感到危险的气味越来越浓,难道——

  四十七迎风落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好像一束黑色的火炬。

  魔化精灵们已经遵照他的命令四散开去搜索这一片区域——四十七没有在天上发现什么,可能是因为云层太浓了,也可能是因为他今天有些漫不经心。

  不过再搜索一下也无所谓,反正夜晚是暗夜精灵的天下,魔化后更是如此。

  今天晚上这种近乎磨洋工的行径实在是有些罕见,但是四十七并没有试图去改变——就是金属还有疲劳呢。

  他隐约预见到随着自己的不断深入,和阿古斯的恶战很快就会爆发。阿古斯是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不做的,被人这样欺负还没什么反应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是蓄势待发施以致命还击,要么就是他没这个能力,但是阿古斯显然不是后一种。

  四十七并不惧怕战斗,他从来没有惧怕过战斗——只是有点不大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对付那个红袍纹身,总用法杖敲自己脑袋的女法师。

  生存还是毁灭,这真是个问题。

  突然,四十七眼睛里的红火陡然炽烈起来。

  一道微弱的魔力波动从他身上扫过。

  本来以四十七对魔法的领悟能力,这种程度的魔力波动和一阵微风不会有任何区别——但是这道魔波不同。

  炽热的气息带着令他生恶的熟悉感觉,他曾经被这样的气息焚烧全身,试图将他玩弄于股掌。

  黑色的钢铁魔鬼振翼而起。

  天上的流云都被吹散,四十七在天上好像一片无星的夜空,向西方飞去,魔化精灵同时仰起头,传到脑海中的心灵感应让他们纷纷改变方向,尾随着四十七奔驰,身形在隐约的红光中迅速变淡,最后和黑夜融为一体,难分彼此。

  摩利尔的房间中,魔法地图仍然在缓缓运作,但是每一秒都在发生改变。原本如一潭浑水的塔诺里平原地图在变化中渐渐简单起来,就好像一直在水中翻涌的泥沙开始过滤,沉淀,抽离——大片大片的虚幻景象崩溃破碎,银粉和其它施法材料制成的微尘纷纷洒洒的向地上落去,但是在沾到地板之前就消失不见…最后,整个地图已经变成简单的线条和粗略的纹路,在上面驰骋追逐的只剩下摩利尔的思维和那一点诡秘炽热的魔力波动。

  地图好像水面的波纹一样扰动着,魔力的闪光把整个房间映射的明暗交错,光影浮动。摩利尔清澈的好似了无生气的双眼现在已经好像深渊一样看不到底,其间弥漫着冰冷的雾气,吞噬所有的光线,而且似乎还在不断转动着,速度越来越快,就好像摩利尔的眼睛只是映衬出对面一个巨大的无底漩涡,实在很难想象,这双诡异的眼睛到底会看到些什么景象。

  在摩利尔的注视下,地图震动的愈发剧烈——终于,在一次强烈的震颤下,它整个儿破灭了。摩利尔闭上眼睛,胸膛短暂的快速起伏了几下,睁开眼时,她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神色。

  “差点儿就被你骗过去了…”摩利尔轻轻的呢喃着,嘴角竟然牵出一丝浅笑:“达古拉丝!”

  那道奇异的魔法波动的始作俑者不是正在平原上什么地方溜达的笨蛋。虽然施法者很小心的隐藏着自己,把传达出去的魔法波动和自身的联系只维持在一个最低的水平,但通过不断的确认和反馈,就好似拼图游戏一样,对方在平原上模拟出来的魔波最终还是被摩利尔完全捕捉,并沿着仅有的蛛丝马迹,一直回追到了这里,维尔克镇旅馆三楼最靠近楼梯的位置——达古拉丝的房间。

  摩利尔刚才甚至把达古拉丝念动咒语时吹起的轻微气流都看的一清二楚,虽然很难想象那股远在平原上魔法波动的源头其实就在自己身边,但一旦捉住,却是清晰无比,毕竟距离太近了。

  那么,剩下问题的就是,达古拉丝在自己和雅图眼皮子底下玩这种鱼目混珠的把戏,究竟目的何在呢?

  达古拉丝的魔力波动在维尔克镇南部游窜,维妙维俏的在摩利尔的心灵地图上留下了难以察觉的破绽,摩利尔准确的抓住了它,而且准确的甚至超出了达古拉丝的预期。还有那种蕴藏着幽深黑暗的灼热气息,摩利尔不能算是很熟悉,但也不会认错,那是在沉睡森林中第一次与四十七重逢后所接触过的,虽然微弱但却丝丝不绝的气息,同时也是在沉睡森林的精灵魔化仪式上曾经感受过的,绝对邪恶又绝对强大的气息——那是炼狱的气息。

  是的,刚刚接触它的时候,确实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是四十七出现了,不过虽然相似,却还是有点点的不同…

  等等,如果可以这样假设的话。

  突然摩利尔感觉关于达古拉丝的事情瞬间都明晰起来了——明明应该葬身位面裂缝却又生还;毫无理由的放弃对自己的复仇;坚持参加这次猎杀行动的态度——是的,事情只能这样解释。

  摩利尔站在一片漆黑的房间内,默然片刻,便打开门走了出去,穿过同样漆黑的走廊,登上前去三楼的楼梯。

  楼梯正对的就是达古拉丝的房间,她现在应该仍然在房间里操纵着那股魔法波动吧。摩利尔没有丝毫停留,径直走过紧闭的房门,她都能想象到达古拉丝诧异的向门口看来…摩利尔冷笑了一下,敲响雅图**师的房门。

  “进来!”过了片刻,房间里才传出雅图那暴躁的声音。

  “晚上好,雅图阁下。”摩利尔悄无声息的推门进来,又悄无声息的把房门带上,施礼过后抬头看着身穿睡衣躺在床上的**师雅图:“抱歉,这么晚还要打搅您的休息。”

  雅图合上一本正在看的书,棕色的封面上什么都没有,可能是魔法笔记一类的东西。

  “既然知道会打搅,那还来打搅我干吗?”雅图说话仍然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不知道他是仍然坚持一贯作风,还是真的因为被打搅而心烦意乱:“说吧,嘛事?”

  “因为事态紧急,所以…”摩利尔顿了一下,似乎是希望能够引起雅图的足够注意,但很明显摩利尔的意图并没有顺利实现,雅图竟然躺在床上,打开了那本书继续看起来了:“欧沙利文伯爵带领搜索队出外搜查去了…”

  “我知道,他走之前向我汇报过。”雅图头也没抬的打断了摩利尔。

  “而我晚上用法术侦测了一下搜索区域的情况,我想,我已经发现了近期扰乱塔诺里平原凶徒的动向!”摩利尔没有因为雅图的打断而停顿,反而语气越加急迫:“我认为我们应该马上支援欧沙利文伯爵,并且,这是将凶犯一网打尽的好时机,这次任务…”

  “很好,那么你就去支援吧!”看着雅图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摩利尔甚至有些怀疑向他直接报告的决定是否正确了。

  “那个,我只是预言系法师,对于战斗…”

  “那么授权你可以调配维尔克镇所有兵力,还有霍夫曼,带他去就可以摆平一切了!”雅图仍然低着头,好像他的目光一旦离开,书页上的内容就会自动消失一样:“好了,出去,别再来打搅我!”

  真不知道他是真的如此轻敌,还是有着确实的把握,还是压根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还是…如果雅图一直保持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自己不仅很难打乱达古拉丝的阵脚,而且很可能还会因为不得不白跑一趟看不到任何敌人而导致雅图的不快,如果因此失去发言权,麻烦可就大了。

  摩利尔出来后在走廊上短暂停留了一会儿,达古拉丝应该正隔着房门阴沉怨毒的盯着自己——她感觉事情也许不会像自己计划的那样顺利。

  确实不会顺利,因为摩利尔如果在房间时可以把魔法地图再维持上那么一会儿或者没有过于专注的和达古拉丝捉迷藏,她或许可以发现某些她真正想要寻找的东西。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