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十回合 维尔克镇

第十回合 维尔克镇

  黄昏,维尔克镇。wWW.QВ5、com\

  虽然维尔克的居民中起码有一半人是隶属阿古斯军队的,流动人口则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士兵——但是从今天早上开始,从瓦坦城方向源源不绝而来的构装部队还是引起了整个镇子的瞩目。

  镇子外的一大片河滩已经被法师们使用“化泥为石”等加固或者改变地貌的法术重新塑造的的面目全非,大腿粗细的方形铁条被竖在坚实的岩地上,而负责督造的法师将手放在上面做了几个手势,铁条便细微但是高速的震荡起来,所处的地面也发出好像钻头穿透岩石土层的噪音,等重新平静下来的时候,铁条已经深深扎入地里,变成这个大工地上众多金属框架的一部分。

  “你,负责给这十个构装照明石注入‘昼明术’,明天日落之前一定要弄好!什么?你不会‘昼明术’?那你去那边参加外围防御壁垒的构造——什么?你也没学过构装材料的激活法术?那你会什么!只有魔法飞弹么?”

  亨特可怜巴巴的挨训,担任小工头的法师正想再说点什么,突然感到身后似乎有什么危险的东西过来,他往旁边一闪,回头看去,只见萨耶斯扛着一大捆二三十尺长的钢筋旁若无人的走来,一路上神鬼退避,扫在还未完工的建筑上咣咣直响。

  萨耶斯把钢筋扔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抱怨:“真麻烦!用手打个结儿和用法术打个结儿有啥两样?非说不行!那好,我现在扛回来,让他们用法术再弄过去好了!”

  “你们…”法师气的浑身发颤,如果不是这两个家伙好像和上层人物有点瓜葛,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把他们填进地基里:“行了!这里不用你们俩!既然你们这么能干,那就去镇子里给大人们扛行李吧!滚!快滚!”

  维尔克镇最豪华的旅馆已经被整个儿封闭了,甚至周围的小酒馆和商铺等也全部歇业,进进出出的大部分都是阿古斯战斗法师,连穿金戴银,平日里也算在这一亩三分地作威作福的镇长兼警备队长大人都只能毕恭毕敬诚惶诚恐的站在旅馆大堂处随时等着吩咐,连名字都没人问而简称为“喂”,“那家伙”——实在是来了了不得的大人物。

  萨也斯和亨特颠颠儿的跑来,对这里还保留有非常鲜活的记忆,特别是那顿丰盛的早餐。

  “快些把行李搬进去,不要站在这里碍手碍脚!”一个白袍法师从楼梯上下来,一时没有看到士兵,于是大声呵斥着站在旅馆大厅沉浸在美好回忆中的萨耶斯和亨特,作为跑腿的低级法师到哪里都得不到公正的待遇。

  “快些把行李搬进去,不要站在这里碍手碍脚!”跟在后面的达古拉丝用法杖捅着那个在低级法师面前耀武扬威的白袍法师的脑袋,并重复着他刚刚说过的话。

  白袍法师被捅的往前踉跄几步,把住楼梯扶手才站稳,正要发作,回头一看是达古拉丝,马上乖乖的向那小山一样的行李包走去——并且暗自庆幸还好这不是在战场,否则绝对会被这个全国公认的最为喜怒无常的指挥官干掉,并以英勇战斗后阵亡的形式把自己的名字给报告上去。

  “尊敬的法师大人,我来,我来…”镇长忙不迭的凑上去帮着提起一个看起来不算太大的方形包裹,一用力却发现居然重的要命,只能半拖半拽的拉着走——

  “请不要把我的洗漱用具拖在地上。”尤里•欧沙利文伯爵戴着白手套,拿着黑铁木的手杖从外面进来,身后跟的是和镇长一样满头大汗的旅馆老板。

  “房间一定要一尘不染,床单和其他用品我已经自带,去镇上找两个正经人家的女孩帮我收拾,阳台要面向朝阳一面,晚餐尤其注意,我不吃太辣的不吃太咸的不吃太甜的也不吃太酸的,清淡一点就好,对了,我给你一小时,马上把我房间里卫生间的马桶和浴盆换成新的,如果我发现你们在这点上糊弄我,等着你的可不仅仅是关门歇业那么简单…”

  欧沙利文一边走一边不断向老板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看来境遇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智和性格,但生活习惯这种东西,是很难会有什么改变的,某种意义上说他的心情应该不错:“你们两个是谁,站在我行李旁边干什么?噢,美丽的达古拉丝小姐——”

  欧沙利文紧走两步,捧起达古拉丝的柔荑行了一个恰到好处的吻手礼:“您也能来参加这次军事行动真是太好了,久闻您在北方战区的优秀表现,而且和摩利尔女士配合的天衣无缝,我真的很期待能看到你们更出色的演出…”

  “呵呵,您真会说话,欧沙利文伯爵。”达古拉丝掩口而笑,斜眼看了看在一旁目瞪口呆的亨特和萨耶斯:“不过战争永远是出乎意料的——尤其是不小心被自己人误伤的时候!”

  随后她扭着蛮腰,转身又上楼了,也不知道她刚才下来想干什么。

  “机灵点,傻小子们。”摩利尔面无表情的从行李后面绕过来,把两个菜鸟法师吓了一大跳——这些高级人物怎么都神出鬼没神经兮兮的?

  “我们不是来春游,要面对的也不是只会走正步的皇家仪仗队。”摩利尔从他们身边走过,好像只是在自言自语:“你不觉得带这么多东西太累赘了么?霍夫曼先生安排在哪里?”

  “没关系,反正雅图大师也没打算轻车简从吧。说起来,这次居然是七位最高评议法师之一亲自带队…已经很久没有过了吧?”欧沙利文微笑着说:“至于霍夫曼,他太大了,又容易发脾气,不能离太远——只好委屈他暂时住在后面的院子里了。”

  “我只希望能快点开始行动,别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些穷搬家一样的木匠活儿上。”

  摩利尔也向楼上走去:“雅图大师在三楼,对吧?”

  看着这些大人物走马灯似的在自己身边走过,亨特和萨耶斯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再联想到那个岩石巨人一样的超级怪物——每个人都惹不起,每个人都很要命,他们这两个比鸡蛋还脆的小法师,又该如何自处呢?

  “听着,亨特,这没什么大不了的,看看这帮贵族和**师们的样子,还有那一堆行李,他们只是应付国民舆论的压力才走走过场而已,这么兴师动众的,有哪个傻子会主动往刀口上撞?只要把那些肆无忌惮的精灵怪物吓住,让他们不敢出来就好,这叫战略威慑!我们一定很安全的,不必紧张!”萨耶斯非常老道似的提醒着亨特,但是拧酒壶盖子的大手却微微有些发抖。

  “是啊,一定是摩利尔指挥官提名让我们参加这次行动的,摩利尔指挥官人那么好,这一定是一次没什么危险又会很快得到晋升的任务,嗯,也许正如你所说呢!”亨特瞪着两只眼睛在萨耶斯脸上瞅来瞅去,仿佛在寻找印证自己说话的证据。

  “是吗,可我听说提名我们两个参加行动的人是达古拉丝指挥官,而且我听说她跟摩利尔指挥官向来不合,该不会是趁机要干掉我们这两个摩利尔指挥官的亲信吧!”

  “嘘,你小声点,连评议会的最高**师都来了,一定不会出现那种糟糕的情况的,唔,**师…**师怎么可能只是走走过场而已呢,一定是要彻底消灭敌人!天,我们会上战场的!你不要骗我了萨耶斯!”

  “唉呀,不管是谁,为什么要提名我们这两个无名小卒来参加这种倒霉任务…我们还是先去大**喝个够好了,管他什么**官什么指挥官呢!”

  “你不要命啦,还是老实留在旅馆里吧!”

  “别扯了,你以为旅馆里会有你这样的小卒子住的地方?走吧…”

  “你有事么?没事就离开吧。”摩利尔在通往三楼的楼梯拐角上遇到了以帮助搬行李为名混上来的镇长大人。

  镇长先是一愣,紧接着源源不绝的恭维话就流利但是机械的从嘴里喷了出来。

  “嗯?哦,尊敬的红袍女士阁下!您几天前曾经驾临敝镇吧?对您的房间还满意么?想不到今次评议会的最高**师居然能屈尊光临!真是蓬荜生辉…我正想上去问问,看看**师阁下还需要什么…晚宴马上就准备好了,或许他可以先在本店特有的温泉浴室里好好放松一下,对于消除疲劳非常的有帮助,啊,对了,我可以安排仕女为他,还有您按摩放松!您可以放心!她们都是经过训练的,技艺非常高超,而且都很干净…。”镇长很局促,怎么可能不局促?他一古脑的把准备在**师面前献媚的话全说给眼前这个红袍女法师听了,好像是在排练一样,这将是他人生中最辉煌最重要最需要勇气的时刻,如果能讨得**师欢心,说不定就能离开这鬼地方,到瓦坦任职,甚至混到一个贵族爵位也不是梦想——

  “离开这儿。”摩利尔看着这个满头油汗的可怜虫,有点啼笑皆非。“你要是把这套台词在雅图大师面前说上一句,那么你的妻子明天就可以改嫁了。离这地方远点儿,离法师们远点儿,现在向后转,回家去,这里不需要你,明白吗?”

  摩利尔语气中透出来的精神压力让镇长放弃了一切梦想仓皇逃窜,或许他这辈子注定了只能当个小小的镇长,安排好所有途经此地的军队,官员,以及其他了不起的大人物,然后把他们施加给自己的感觉再施加给在那些住在这里土生土长的可怜镇民,学着人家的样子耍耍威风,打他们几个耳光,对了,大人物们都不时兴打耳光了…

  三楼最大的房间内——这个房间是把相邻的三个大套间完全打通后连成的——满脸络腮胡子一直连到鬓角,和狮鬃般的乱发混在一起的评议会**师雅图脱去蒙尘的外袍丢在皮质的座椅上,听声音非常沉重,也不知道里面放了些什么施法材料。

  他挽起衬衫的袖口,镶嵌精美花边的衬衫裹在他强壮的肌肉上绷的紧紧的,“阿古斯上空的雷霆”这个称号十分贴切的形容了这位以暴烈手段和对各种元素能量掌控出神入化而闻名的塑能系**师,甚至有人曾拿他和欧沙利文家的第一代伯爵相提并论,当然,这让他感觉很不好,他自认并不是有勇无谋的武人,更多的则是作为法师的智慧,只不过他比大多数法师更拥有强韧的身体而已,他更愿意被称呼为有钢铁一般强悍身体的**师,而绝不是诸如会魔法的铁塔之类的比喻,这个顺序很重要。

  无论做什么也得有强健的体魄,这是他的座右铭。

  雅图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缓解一下旅途跋涉的肌肉疲劳。他当然可以轻易的用高等传送到达目的地,但是如果不是十分必要,雅图还是喜欢通常意义上的旅行方式。小了点。雅图并没有注意到房间里浮华夸张,处处以大彰显华贵,却怎么也掩饰不住土财主式乡巴佬味道的陈设,只是觉得小,而且矮——不过在指挥塔建成之前,也只能将就了。

  有人敲门。

  “进来!”雅图解开领口,露出一点铸铁般的胸膛,一屁股坐在宽大的沙发上,冷言冷语,表情烦躁,其实并不是对门外的人有什么怒气,而是他一向这样。

  果然是这丫头。雅图看着推门而入的摩利尔心想。

  “雅图阁下。”摩利尔施礼:“请指示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嘛?行动计划?”雅图瞪着铜铃般的眼珠子看摩利尔,摩利尔平静冷淡的看他。

  “行动计划就是找到那群杀人放火的倒霉孩子,把他们都干掉就完了!”

  “…”

  摩利尔其实认为由雅图负责这次猎杀四十七的军事行动其实是最好的结果。暴躁、凶狠,但是缺乏阴险狡诈的算计——如果是康德或者阿瑞莎那种老狐狸,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大麻烦来呢,一个达古拉丝已经够让人头疼的了。

  “好了好了,具体的事情不要来问我!”雅图不耐烦的一挥手:“你们先搞,搞不定再说!我还有点事,就这样吧!”

  摩利尔的房间里,半透明的塔诺里平原地图虚悬在圆桌上,一些发红的光点没什么规律的散布在平原上,好像点点滴落的血迹。

  “从遇袭地点的分布上看…”欧沙利文沉思着:“恕我直言,这些敌人相当棘手。”

  “没错,他们的行军速度非常快,甚至超过了帝国的侦察骑兵。”摩利尔打了个响指,地图上维尔克镇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塔状影像,淡绿色的圆线以其为中心扩散出去:“虽然我们现在处于塔诺里平原的交通枢纽位置,但是我们的有效控制范围实际上也只有这么大——考虑到敌人的战斗力,超过这个范围就很难调集人手将他们困住了。”

  “不如请摩利尔小姐为我们预测一下敌人下一步的行动,然后我们不就可以把他们一举聚而歼之了么?”达古拉丝这种近乎调笑的讥讽没有得到任何人的理睬,不过她也不以为然。

  “要找到对方,其实也不是不可能。现在维尔克镇以东的地区除了军事据点之外,小型的居民点和独立庄园基本上都已经人去楼空,几个规模稍大的村镇也有重兵保护——虽然这让我们在和暗夜精灵的战争中处于守势,但是无形中也缩小了敌人的活动范围,我们可以以维尔克镇为中心,向南北两个方向派出侦察队。”欧沙利文提出自己的建议,毕竟在这三个人里,他才是正经八百的军人:“我们要像打猎一样去寻找,发现,追赶,最后完成致命一击。不能畏惧牺牲,潜伏在黑暗中的毒蛇远远比发狂暴跳的狮子可怕…”

  他抚摩着手杖上维妙维肖的雕鹰:“如此一来,猎人捕杀越凶残狡诈的猛兽,就越需要好猎狗。甚至在这种时候,一击致命的箭术都是相对次要的。必须依靠猎狗去搜寻猎物的踪迹,更需要猎狗缠住猎物的反扑…”

  欧沙利文微笑着看向摩利尔和达古拉丝:“尊敬的女士们,欧沙利文愿做猎犬,以供驱策。”

  “那可是很危险的呦…”达古拉丝掩口而笑。

  摩利尔什么也没说,面无表情。

  “哼。这帮不知深浅的小鬼。”雅图站在半挂着大红的纹花缎子窗帘的大窗后看着欧沙利文沿着街道远去,不屑的哼了一声。

  同样是长途跋涉,这小子的衣服上别说尘土——就连裤线都清晰可辨,雅图实在想不通。假如他看过欧沙利文的衣柜就会明白一身衣服做上四套究竟所为何来了。

  他手上正摆弄着欧沙利文的构装兵器,坚固无比的阿特拉斯在他手中好像魔方一样解构、重组,速度丝毫不亚于原使用者欧沙利文,甚至连武器形态也不仅仅局限于刀和双枪了,可见雅图对其操控力之强。

  最后雅图随手把泛着蓝光的黑枪丢在沙发上。

  “还以为能有什么了不起…没意思!软弱者才稀罕的破烂玩意儿!”

  尽管评议会的**师们决定法外开恩把阿特拉斯归还欧沙利文,皇帝的面子毕竟不能丝毫不给,不好再以构装兵器开发需要的理由搪塞,但也争取到由这次行动的统帅雅图暂时代为收藏。

  评议会的面子皇帝更是不能不给。

  但是终于也在欧沙利文触手可及的地方了,他至少知道该从谁的手里接过自己曾失落许久的东西。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