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九回合 老头们
  塔诺里平原的一处农庄,正在被慢慢靠近的黑夜所吞噬。wwW.qb⑤.cOM/

  曾经祥和的庄园现在已经笼罩在一片压抑的恐怖之中。

  马厩中的马完全惊了。它们嘴角泛着白沫,发出剧烈的嘶鸣声,几乎是发狂的冲撞着围栏试图离开这里——流星般的火球径直撞入,把整个马厩炸成了碎片。半截着火的马头落在四十七面前,曾经黑缎子般柔顺光洁的毛皮被高温碳化,融化的马眼空洞的看着阴霾密布的天空——似乎在这群黑色的恶魔来临之前,还是晴空万里的。

  “看来我不善于安抚动物。”

  四十七转动了一下胳膊上的手炮,朝焦黑的马头呲了呲牙,继续看着那个浑身上下全副武装,持盾握剑挡在宅邸正门前的老骑士。“老头儿,我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带着你的家人离开这儿,好让我放火把这里烧掉——我对老头儿很尊重,但是不代表我很有时间,明白么?”

  “恶魔!你刚刚杀了我的儿子!”老骑士目眦欲裂,举起长剑指着对面的黑铁武士:“你以为阿古斯的骑士会屈服在你们这种邪恶生物的婬威之下?想毁掉我的家,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话音刚落,一片黑云便向老骑士灭顶压来——轰然巨响过后,老骑士倒在破碎的大门中间,整个胸膛都被四十七踩得凹陷下去。

  “如你所愿。”

  四十七幽红的眸子扫视着宅院,大屋内传来哭喊声,紧闭的大门动了一下,似乎有人想从里面出来,但是马上被制止了。

  “放火。”他沙哑的说。

  欧沙利文缓步进入顶层的大厅。四周笼罩在黑暗中,恢宏的近乎无边无际的黑暗。巨大的穹顶上绘制了一幅天体图,黑蓝色的背景上点缀着密密麻麻散发着白色光芒的星体,形成条条浩瀚缥缈的银河,仿佛滑过天际的神圣之光,甚至在伯爵前方照出一条洁白的光辉之路。

  法师们建这样一个气派至极的地方是什么目的?显然不是用来研究天体运行。这种规格早就超过任何一个还承认阿古斯皇权的臣子所该有的,实实在在的大逆不道,就算说成是有谋反嫌疑都不为过分。可事实是始终都没有任何人报告或者是提出弹劾如此放肆的法师评议会。换了自己的话会报告给皇帝么?当然不会。欧沙利文不需思量就完全理解为什么如此严重的僭越行径在皇帝眼皮底下大行其道。

  帝国早已经掌握在评议会的手中,或者说是掌握在掌握着评议会的**师辛格的手中。

  群星所向的大厅深处,是五把成半圆形环绕,形态材质各异的椅子——它们看起来相当古老,大部分上面都是空的,现在只有两个人略显寂寞的坐在上面,一个坐在左手第一把,一个坐在右手第二把,同样的苍老,同样的漠然,同样散发着深不可测的诡秘气息。

  欧沙利文表情严肃的走前几步,一甩黑色外套的下摆,单膝跪下,拜见那两个好像藏身于宇宙尽头的老人。“阿古斯帝国伯爵,欧沙利文,参见评议长辛格阁下,**师基斯凯因阁下。”

  “请起…欧沙利文少爷。身为帝国伯爵,你用不着向我们下跪的。”坐在右边的辛格微微扬了扬眉毛,左边的基斯凯因现在却好像和辛格的角色互换了,微闭着眼睛,看都没看欧沙利文一眼,似乎早已陷入昏昏沉沉的瞌睡之中。

  “您和基斯凯因阁下辅佐帝国近百年,可以说是帝国的导师,别说我只是一个初出茅芦的小伯爵,就是我父亲,我祖父,见到你们也要尊敬的叫一声老师的。”欧沙利文乖乖站起,神态谦恭。

  “非埃特?”辛格似乎被尤里的话勾起某些思绪:“非埃特…很久没见了,他还好么?”

  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囚禁在帝国监狱里,怎么会好?如果是十年前的性格,欧沙利文恐怕会马上冲上去把这个该死的老头子撕碎,但是现在,他只是更深的低下头:“感谢评议长阁下的关心,我这次来——”

  “是关于在塔诺里平原闹得不可开交的那支精灵流窜部队的事情吧…”辛格做了个看起来很简单的手势,但是欧沙利文周围的光芒瞬间游动组合起来,幻化出一连串混乱不堪又惊心动魄的影像:

  银白色铠甲的剑士挥舞着双剑向前方刺去,黑暗中凝结出矫捷健美的身影,仅凭双手就抓住士兵的武器,俊秀的脸孔猛的变得异常狰狞扭曲,露出尖刀一般的牙齿咬向剑士的喉咙;

  丧失斗志的法师疯狂叫喊着,手中的法杖漫无目的向四周发射魔法飞弹,一支利箭射穿了颈子,法师扔掉法杖捂住伤口踉跄而行,紧接着又是三四支箭射在他身上,失去生命的身体还没来的及倒下,又被拦腰撕裂,挥舞着弯刀的黑色精灵一掠而过;

  纷杂的脚步在楼梯上跑来跑去,这应该是某个驻军堡垒的内部,画面转到窗口,一个惊恐的目光向外看去,特写的瞳孔中一个火点越来越大,转瞬吞没了一切,变成席天卷地的火云向伯爵扑来…

  欧沙利文本能的缩身抬手,做了个无用的防御动作。但是他马上站直身子,为自己居然没能在这种虚幻的画面中保持镇定而羞愧痛恨。

  震撼的景象淡去,重新化成点点繁星般的光芒散开。

  辛格放下满是老人斑,留着长长指甲的手:“这是评议会从幸存者那里得到的一些影像…你觉得怎么样,欧沙利文少爷?”

  “这些神秘的敌人非常危险。”危险的近乎疯狂——欧沙利文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精灵会那样残忍的杀戮敌人,甚至连身边死尸都不放过,在他的印象里,精灵是优雅的,就算是战斗时亦如此——那种致命的优雅,曾经一度是他模仿的对象。

  “应当投入足够的重视,采取迅速有力的措施来消灭他们,防止他们造成更大的伤亡和破坏!对此,我愿全力以赴,在所不惜!请评议会给我一个机会!”欧沙利文肃立如枪,完全展示出一个军人的风姿。

  “呵呵…”辛格发出一阵苍老的笑声:“果然是有‘雄狮’血统的帝国勇士…好吧,我想你也反省的够久了。你在御前会议上提的建议很好,帝国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对这支队伍进行大规模围剿,所以还是需要能真正驰骋沙场的勇士来进行捕杀…我们这些只会摆弄烧瓶和古代典籍,喜欢穿宽大袍子来遮掩行动迟缓的羸弱躯体的自闭者并非万能,在很多方面还是心余力绌的…”

  欧沙利文肃立静听,将心中的一丝惊喜很好的隐藏起来——辛格竟然同意了!

  “对了…更狡猾麻烦的老鼠就需要更凶猛的猫…”

  辛格语音刚落,黑暗中便响起沉重的脚步声。

  欧沙利文向声音的来处看去。穹顶上的星光仿佛有意识的移动投射,照亮了那里的黑暗,把一个巨大的身影展现出来。

  白胡子…霍夫曼?欧沙利文勉强从那个鹰勾鼻子和长着猪鬃一样发黄白毛的下巴上认出这个人——或者,他根本不能算是人了。

  曾经勇不可挡的帝国战将,在欧沙利文出访期间,曾经纠集冷酷荒原的盗贼向暗夜精灵施展打击的霍夫曼发着粗糙的喘息声走来,好像在搅动一堆大大小小的石头和沙砾。

  他微微佝偻着,但即使这样,以欧沙利文高挑的身材也只不过将将接近他的大腿根,整个上半身覆盖着铁甲一样的厚厚岩层,甚至蔓延了大半个头面,一双几乎垂到地面的手臂更是完全丧失人类的模样——梁柱粗细的石臂上用精金秘银镶嵌着各种符文,末端是两个攻城石弹大小的拳头,布满钢铁的尖刺,一根手指都没有。

  霍夫曼在欧沙利文面前站定。他少量的血肉部分如死人般苍白,不细看根本没法分辨,坚硬的岩石和巨化的身躯怪异不成比例的掺合在一起,盯着欧沙利文的小眼睛中放射出残忍嗜杀的光。

  欧沙利文退了一步,和这个恶心的怪物拉开距离。他毫不怀疑霍夫曼对自己血肉之躯的憎恶,只要可能,他一定会挥动可怕的巨拳把自己砸成肉泥——法师们对构装魔法的研究竟然到了这种疯狂的地步!看看他们做了什么!

  “我想你们认识…”辛格慢慢开口:“霍夫曼卫队长在前些时候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重伤…怀着对敌人的仇恨和对帝国的忠诚,他选择变成阿古斯构装力量的新象征——半魔像。评议会将派遣他和另外一些战士协助这次军事行动,请去找雅图阁下,他会安排的。”

  基斯凯因窝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身子突然震动了一下。他转头看了看,浑浊的目光落在欧沙利文身上:“噢,嗯,尤里吧?啊,是尤里。我可很久没看见你了,怎么,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么?请说吧,不要客气…”

  “…那个…基斯凯因阁下,我正要告辞。”

  欧沙利文和霍夫曼离开后,大厅内陷入更浓的黑暗中。银河般的人造星光也黯淡下去,连地板都看不见了,只剩下这五把椅子——好像悬浮在无穷无尽的虚空里。

  “我还以为你不会放过欧沙利文家族的小鬼呢…”基斯凯因似乎又睡着了,但是说话的并不是辛格。

  “我并没有放过他。”辛格的身躯和他身下王座一般的石椅比起来相当瘦小,他的椅子也是这五把椅子之中唯一的石质座位:“仅凭着他私自去寻找卢姆和卢姆从帝国带走的核心这一点…我就不会放过他。”

  基斯凯因慢慢睁开眼睛,完全没有了那种在评议会上老年痴呆的蠢态:“卢姆…他也走了一百多年了吧…自从他走了以后,我们连玩牌都不够人手了。”

  “是啊…有资格坐在这里的五个人中,只剩下我们俩了。”辛格叹了一口气,从身边一把制作精巧,看起来非常舒适的藤椅上收回目光:“但是他走错了路…他们都走错了路。”

  “你还在…”基斯凯因突然收声,转移了话题:“你对站在精灵一方的那个罕见的构装体怎么看?难道精灵们已经发现了——”

  “不,这不可能。”辛格断然否定:“说起来我倒是有另一个想法…不过这还需要证实。让那个伊莎贝拉的女徒弟也参加行动,欧沙利文家的小鬼不是也在皇帝面前提出这个建议了么?果然继承了他们家从老头子就开始的血统…不见棺材不掉泪。”

  “我倒是挺喜欢那个小丫头的。”基斯凯因又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从红袍长老手里把她弄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想到她会挺过来吧?知道么,我甚至觉得,如果她能一直留在评议会,几十年后说不定这里就要添一把新椅子了…我们能指望阿瑞莎那种巫婆或者雅图那种除了会几个法术之外和战士完全没什么两样的愣头青接手评议会么?”

  辛格半闭的双眼陡然射出两道神光。

  “有我在,评议会永远不需要别人接手。我们需要的只是卢姆全部的研究笔记而已,而不是她。”辛格的声音中已经隐约带了一丝怒气:“如果不是尤里那个小鬼擅自行动争来抢去,结果弄得笔记残缺不全,评议会也不会冒着和红袍法师彻底闹翻的危险袭击红袍法师会八导师之一的伊莎贝拉…结果现在那女人赖在瓦坦不肯走,还不是想得到更多关于‘那个’的秘密?”

  “不过很快就没什么了。”辛格短暂的发泄了一下,语气又恢复成那种苍老空洞无喜无惊的状态:“‘那个’的计划已经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到时候,就算维克多那个千年老怪物亲自来瓦坦也将无济于事…”

  我们总有一天会不在的…而你就是不肯承认这一点。

  基斯凯因和辛格相坐无言,大厅内的星光逐渐熄灭,终于彻底变成了一片漆黑的死寂。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