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八回合 御前定计

第八回合 御前定计

  “改变主意?可惜的是你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生存下去才是第一位的吧!”达古拉丝径直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看上去悠闲得好似在自家庭院散步一样:“你不会傻到跟评议会的老家伙们去承认是你把我推下去的吧,这对你来说可没有半点好处!”

  “那么,包庇我对你又会有什么好处呢?”

  “改天告诉你,亲爱的!”达古拉丝背对着魔利尔抛出一个飞吻,竟然就这样自顾自的离开了。/Www。Qb⑤。C0m

  虽然达古拉丝的很多行为都异于常人,但她绝对不会是一个宽宏大量到如此地步的好好小姐,然而就因为她的很多行为都异于常人,所以她的目的也是如此的模糊不清,但是,事情绝对不会就这样了结的…

  摩利尔走下最后几级台阶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有些眼熟的人影伫立在广场观赏树的荫凉下。

  这个人曾经给她带来她一度以为已经逃脱了的厄运,难以计数的麻烦随之而来,在种种伤痛与憎恨中反复扭曲的过去,迷茫而又布满阴霾的未来…但是现在,在看到这个穿着华丽整洁的军服却不复初见时意气风发而只剩萧索的年轻男子,摩利尔甚至提不起精神来生气。

  “你好,摩利尔小姐。”

  欧沙利文无可挑剔的施了一礼,先开口了。他也注视着摩利尔。雨城之后,他一共只见过摩利尔四五次。最初他甚至以为这个年轻的女法师不会活很久了…但是现在,她骄傲的站在自己面前,依然是一身如火红袍,只不过缀上了阿古斯法师独特的金色纹饰,愈发清朗。

  “难得在这里见到您,欧沙利文爵爷。”摩利尔冷淡但是礼貌的回应:“评议会有任务?”

  欧沙利文苦笑了一下。从什么时候开始,帝国的伯爵竟然要像雇佣兵一样到一群法师手底下哀求跑腿的机会了?

  “不,还没有。”欧沙利文斟酌着措辞:“最近和暗夜精灵的战争好像有什么变故…所以我想是不是来看看,略尽一点微薄之力——对付那种我们几乎还一无所知的新型敌人,像我这样略有些经验的武人或许还是能有点用的吧。”

  他看着摩利尔的神色,对方依然的平静:“噢,那不打搅您了。七位最高评议**师应该还没离开吧。我想趁这两天在帝都的时间休息一下,研习些魔法的奥秘…那么,先失陪了。”

  简单的几句寒暄过后,两个曾经激烈交集过的人继续沿着各自的轨迹走开——谁知道在未知的将来,还会不会发生更大的碰撞呢?

  欧沙利文一边沿着台阶向评议厅所在的法师塔走去,一边想起了前两日在监狱中和父亲的谈话。

  “我想,首先是在朝廷里找到有同样目标的人,达成共识就能够组成联盟,这样的话,我或许可以重新得到兵权,那么您也就不必在这个鬼地方受罪了。”欧沙利文看着父亲的脸。

  “我的孩子,这里和其他地方并没有任何差别,你觉得对于天生体质孱弱的我来说,这里的庭院还不够大?我从来不曾环绕过它。”老伯爵有些失笑,接着咳嗽起来。

  “这怎么能够相同!在这种地方迟早…”

  “迟早会死吧,虽然你爷爷对于我这种体质非常的厌恶,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因此我才能活这么长时间,假如他当初强迫我成为一个半吊子武士,那战场或者评议会的法师们早就要了我的命,我的兄弟们全都曾是帝国最强的战士,可最后成为伯爵的却是我,很讽刺吧。就像是意外获得遗产的幸运儿。”非埃特的笑容里充满了自嘲的味道。

  “就像我。”欧沙利文紧握的拳头几乎要爆炸了。

  “别怪自己,欧沙利文伯爵的战场从来都不是前线,严格来说继承伯爵的封号就等于背负起整个家族,这也是我们的宿命。”

  “可是我…”

  “听起来你已经物色好了人选?说来听听吧。”老伯爵好整以暇。

  “红袍法师会的八大长老之一的伊莎贝拉,和她的弟子。”

  欧沙利文抬头看看天空,双日在这个港口城市永远是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因此黑夜对于瓦坦城来说总是显得如此短暂,人们似乎是在双日的驱使下才不知疲倦的按照命运的轨迹一路狂奔着,永无止歇。

  “我早就说过,这种地方不会让你这样的学徒小法师进的!”萨耶斯揪着不情不愿的亨特走出大图书馆:“你这种批量生产的战斗法师又没有导师的指引,又没有全面的基础学习,就算把那些厚厚法术书摆在你面前,我还要担心你被紊乱的魔法能量炸成炭头呢!走,走,去码头那转转,然后回我家喝上两杯,我家厨子烧的菜可好吃了…”

  “可是…好不容易来一次…”亨特哭丧着脸,扭头看着大图书馆深邃的大门。

  刚才在汇报所见战况的时候,别说评议**师了,他连活人都没看见,坐在一个怪模怪样的椅子上,对着墙壁回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的声音所提问的问题,然后连口水都没有就被赶了出来,好不容易拉着看书比拉屎还费劲的萨耶斯到大图书馆来见识一下,却被负责法术典籍区域的值班法师无情的拒绝,甚至威胁他说如果再废话就用沉默术了…

  唉!亨特委靡不振,放弃了抵抗,转头离开——然后撞在挺直身体行着注目礼的萨耶斯身上。

  摩利尔看着眼前两个呆若木鸡的小法师,本想径直从他们身边经过的脚步却突然又停了下来:“怎么?想进图书馆看看么?”

  “啊,摩利尔指挥官!”亨特连忙站好身体,看得出来他很高兴:“是的,可是值班法师不让我们进去…”

  “没想到果然如您所说,我们这么快又见面啦,摩利尔指挥官!”萨耶斯的脚退后半步,踩住了亨特的脚趾,后者马上痛出一身冷汗,却因为摩利尔在场而没敢发出什么声音。

  “没关系,跟我来吧。”摩利尔向图书馆大门走去,亨特向萨耶斯挤挤眼睛,马上跟了上去。

  突然摩利尔停住了脚步,紧紧跟在后面的亨特差点撞在摩利尔身上,还好被萨耶斯揪住后衣领才没有真的撞上去,不过亨特也因为衣领紧紧的勒住了脖子而泪流满面了。

  摩利尔静默了一会,突然转身,从衣领处扭下一颗纹有某些符号的饰扣,交到亨特手里:“你拿着这个就可以进去了,我有事要离开…你哭什么?”

  能容纳几十匹马并驰的光荣之道北侧几乎全部是各种宏伟建筑,而南侧除了皇家园林,也都是一些公共的花园和水池等休闲设施,这些清新典雅的花卉园艺之物粉饰着阿古斯帝国都城的太平,彰显了北区的奢靡繁华和掩盖着南区的贫苦混乱,作为阿古斯的都城和皇室所在地但是同时也作为帝国和海外殖民地联系的第一大港口城市,高贵奢华和喧嚣繁乱不搭调但是又无可奈何的糅合在一起,就好像从建国以来就至高无上的皇室地位和从一个辅助工会发展到现如今势力已经大的可谓遮天蔽日的法师评议会之间的关系一样。

  史坦利三世将战报重重往御桌上一放。

  “先生们!”年轻的皇帝脸上的愠色尽显无遗:“那些集暴徒、杀人犯、纵火狂为一体的混蛋几乎横扫了半个塔诺里平原!两天内有十七个庄园和农场被毁!无辜的死难者中甚至包括好几位曾经为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的勋爵!城外的平民和农奴纷纷逃往城里,大量产业荒废——弄得人心惶惶,好,我们不说别的,光是市场里猪肉的价格就上涨了五倍以上!”

  皇帝停了一下,目光从议事厅中肃立着的大臣们脸上扫过。

  “我并不是想指责诸位。但是我要提醒一下,帝国和沉睡森林中那些精灵的冲突已经延续了几百年,历经十几位皇帝,从来没有过这样重大的损失…”看着一群默不作声的大臣,皇帝气愤又无奈的站起身来,在几案前来回走动:“战争已经燃烧到了阿古斯的领土上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我看很快瓦坦城也会落入敌人的手中了!”

  “帝国和精灵的冲突已经由评议会接手很久了,所以臣下们认为,关于这件事还是交给评议会评议后再做决定比较稳妥…”**官卢卡斯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但马上就被皇帝的怒吼声给盖了过去。

  “现在受到重大损失的是帝国的臣民!是帝国的声誉!不是评议会!什么都要评议会来作主,我要你们这群内阁大臣做什么!”皇帝有些落魄的重新坐上皇帝宝座,看来他自己跟那个座位也差不多,只不过是个装饰品而已,因为他很快就发现到了自己的失言:“我是说,评议会当然会作出恰当的决定,但在这之前,你们就没有什么建议可以提供吗?”

  “陛下,我希望可以进言,发表一下微薄的看法!”欧沙利文从队列里走了出来,微微弯腰表达了自己的愿望。站在对面一众人中的摩利尔看了看欧沙利文——他从七罪塔回来了?还是没去上?本来他和自己一样,都是没资格参加这种御前会议的,出现这种点名要求与会的情况还真是罕见的有些奇怪。

  “嗯,欧沙利文伯爵,请讲吧!”皇帝先于几位刚要开口呵斥的内阁大臣,允许了欧沙利文的请求:“这次会议不仅仅召集内阁大臣参加,就是希望可以得到更多的声音和建议!”

  “暗夜精灵是很少离开沉睡森林的,所以,首先我们不能贸然将凶手认定为暗夜精灵…”欧沙利文并未理会**官卢卡斯等人投来的愤恨眼光,开始讲述自己的意见:“根据战报,对方只有很少数的人,而且他们卑鄙的避开了我们的精锐部队而袭击分布在广大的塔诺里平原上几乎手无寸铁的居民,才使得帝国对敌人的进攻防不胜防,损失惨重!”

  “嗯,你说的很对,欧沙利文伯爵,但这些我也知道,那么你有什么对策吗?”

  “既然对方的作战方式是以高度的机动性展开的游击作战,那么我们应该针锋相对才是,成立人数较少但均由精英法师和战士组成的猎杀队伍,我认为是比较合适的!”欧沙利文顿了顿,站在几个人身后的摩利尔感觉欧沙利文的目光似乎向这边扫了一下:“当然,这首先要得到最高评议会的允许和支持,才能更加有效的执行,从而消灭那群危害我阿古斯帝国的敌人!”

  “你不要妄想了,我非常明晓你的企图!”卢卡斯突然站出来发话了:“你还在反省期间,最高评议会并没有撤销对你的权限处罚,休想以带领什么猎杀队的名义重新…”

  “卢卡斯阁下,请您安静一会,听别人把话讲完,可以吗?”史坦利三世把手中的名贵玉杯重重一顿,震的杯子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看来皇帝陛下真的生气了,卢卡斯面红耳赤的退了下去,开始暗自懊悔起来,就算作为装饰品,现在坐在皇座上的那个年轻人也是一个可以要了自己老命的人,如果把他惹急了,即使背后的靠山最高评议会出面,也不一定能救得了自己的。

  无论他如何年轻,如何被人认定只是最高评议会所操纵的傀儡,但毕竟那是法师帝国阿古斯的皇帝陛下,史坦利三世呀。

  整个议事厅陷入短暂而又尴尬的沉默之中。

  “抱歉,我刚才没有说清楚,我当然记得评议会关于限制我军事权限的处罚还没有撤销,我只是提出建议,并没有打算自己出任猎杀队指挥官的意思,让**官阁下误会了,是我的过失!”欧沙利文微笑着解释了一番,就连卢卡斯也不得不承认,长达数年的磨练,让这个之前只会趾高气昂指示他人的年轻伯爵,已经在政治上变得越来越成熟了:“如果这个计划可以得到最高评议会的支持,我倒确实有个人选…”

  看到没有任何人作声,欧沙利文自顾自的说下去:“那就是前不久刚刚被任命为北方战区指挥官的摩利尔法师,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摩利尔法师都是最佳人选!”

  “噢?”皇帝轻应了一声,开始在目光中搜寻这个叫做摩利尔的法师。

  摩利尔心中非常清楚——除了四十七那个实心脑袋的笨蛋之外,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在阿古斯帝国战线的大后方塔诺里平原掀起如此之大的混乱,虽然内心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当听到欧沙利文嘴中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摩利尔的心还是微微震颤了一下。

  是的,或许自己,真的是最佳人选。

  摩利尔快步走出人群,面向皇帝陛下施礼:“北方战区指挥官,摩利尔,参见皇帝陛下!”

  对于这个近两年从无声无息一下子崛起成评议会炙手可热红人的法师,皇帝了解的并不多,虽然也听过不少关于她的传闻,但是传闻的唯一提供者欧沙利文也是语焉不详一知半解,而且现在她作为最高评议会直接任命的北方战区指挥官,皇帝也并没有太多的途径去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摩利尔指挥官…”皇帝沉吟了一下,他相信欧沙利文今天的选择有他的道理,但在这种场合下,任何东西都不能说的太清楚:“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但说无妨。”

  这个该死的铁皮混蛋,为了保护他不被最高评议会太过关注,自己已经涉险很深,结果这家伙却好像一天不闹点事出来就会彻底锈死一样!不过也不能保证最高评议会对关于四十七的传闻完全没有兴趣,神秘出现的钢铁构装体,以及能吞噬破坏构装兵器的特性…特别是在听证会上一句话都没说的辛格,比魔鬼还精的老东西,他究竟在想些什么?还有这个欧沙利文,打的又是什么算盘呢?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欧沙利文伯爵的建议无疑是非常恰当的,至于对我的提名,我实在愧不敢当,我本次回城,只是参加由最高评议会召集的听证会并完成述职报告,而且实际上我并没有帝国正式的军职,所以…”

  摩利尔一边急速的转动脑筋,一边尽量得体的回答着皇帝的提问,对于评议会和皇帝之间微妙的关系,摩利尔只是想尽量的避开,不要被卷入进去,而现在欧沙利文的一句话,却把自己推到了这个刀口浪尖上来了,莫非…

  “这倒没关系,摩利尔指挥官。您既然能得到评议会的授权指挥构装部队,有没有帝**职的虚名还是什么重要问题么?”军务大臣达尔纳,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有些不满的弹了弹将军制服的袖口,他的妻子是史坦利三世的姑姑,跟皇室走的很近,对法师把持帝国大权的现状颇有微词,但是作为一个实际上手底下只能指挥动百十来个文职人员的后勤总管来说,发发牢騒已经是极限了——欧沙利文家族的前车之鉴可不是假的。

  “好了,具体的安排容后再议,这次行动确实也需要听听评议会的意见才行,”皇帝微微抬手,制止了自己姑父的牢騒话:“不过现在的局面如果再持续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相信评议会也已经接到了关于塔诺里平原情况的报告,**师们绝不会对如此危害阿古斯帝国基础和人民的行为予以纵容——那么,欧沙利文伯爵,既然你是这次军事行动的倡导人,就由你负责向评议会报告,尽快决定下来,就这样吧!”

  人潮散去后的议事厅门外走廊上,**官卢卡斯走在了最后面,显然他还为刚刚在会议上的失言而耿耿于怀。

  “卢卡斯阁下,看来这次评议会也无法否决皇帝陛下的决议了!”

  卢卡斯抬头看时,一个干瘪的几乎可以当作油画挂在墙上的家伙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是啊,弗利基纳阁下,不过正如皇帝陛下所言,**师们也不会允许这种暴行的存在的,无论如何,敌人都将被消灭!”

  “嗬嗬,说的对,啊,我要随皇帝陛下回寝宫去了,请慢走,卢卡斯阁下!”弗利基纳说完便一步三摇的走开了,好像一沓会走路的纸。

  虽然同样以最高评议会为靠山,可是这个家伙似乎总是随时随地在等着看我的笑话——凭借内务大臣的身份,这个混蛋利用最为接近皇帝的有利条件正在逐步获得那些法师的青睐,等着瞧吧,早晚让你笑不出来!

  走出皇宫,卢卡斯望了望即将沉入大海的最后一轮太阳,黑夜即将到来,紧接着又是漫长的一天,实在不知道,自己真正扬眉吐气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来…

  真不好意思…又是无聊的会议…自己都快写吐了…

  再次感谢还能看得下去的朋友们。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