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七回合 法师会议

第七回合 法师会议

  自始至终,辛格和他旁边另外一个非常老的老法师始终没有说一句话,这时候那个满脸褶子,似乎比主席台上另外五个**师的年龄加起来还要老的老法师开口了:“似乎,所有战斗都发生在北方战区,而且,嗯,我记得北方战区指挥官是,她,今天,她,嗯,有摩利尔指挥官的述职报告,或许,我们应该听听,嗯,北方战区指挥官,摩利尔,嗯,对,摩利尔指挥官对这件事情的看法。\wWW。qΒ5.c0m\\”

  果然老到已经有些痴呆的地步了。

  摩利尔款款走进最高评议会的会议厅,在所有评议法师的目光下走上演讲席,行过礼后,便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七位最高评议法师,看到没有人提问,摩利尔从袖口抽出一张讲稿,那应该是早先就准备好的述职报告。

  “不用麻烦,嗯,指挥官,今天我们可以,不用麻烦,随便聊聊吧。”老法师说话有些哆哆嗦嗦的,似乎坐在椅子上对他来说也是一个非常耗费体力的事情。

  “是的,基斯凯因阁下!”摩利尔放下手中的讲稿,话音清亮。

  “战报,嗯,战报,评议会已经看过了,对于前线的情况,嗯,很卓越,那个,嗯,你要努力…战报,嗯,战报,评议会已经看过了,对于达古拉丝指挥官,我们对她的殉职很遗憾,那个,嗯,你要节哀…”基斯凯因嘟嘟囔囔的,而且经常逻辑混乱,就算其他评议法师,都觉得听他说话是一件非常累人的事情,然而摩利尔却回答得非常认真和清楚:“您过奖了,我实在愧不敢居功,达古拉丝指挥官在战斗中因为拯救部队而被炼狱魔鬼杀死,她的死是帝国的巨大损失,她是非常称职的指挥官,作为副指挥官的我请求接受最高评议会的处罚!”

  “战报,嗯,战报,评议会已经看过了,对于达古拉丝指挥官,啊,嗯…”似乎发觉了自己在说相同的话而在考虑措辞的基斯凯因,越看越像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了:“那个,嗯,她非常英勇的,破坏了敌人的邪恶计划,她的牺牲是,嗯,是有价值的…”

  其他评议法师开始寄希望于辛格能够阻止基斯凯因主持这次对话,但辛格仍然微闭着双眼坐在那里——不知道是在聆听这场无聊的对话会还是真的睡着了。

  “但是,魔化精灵,嗯,我们就暂且这样称呼它们吧,摩利尔指挥官,应该知道,嗯,魔化精灵,很明显,精灵们的仪式,还是起到了一定的,嗯,效果,虽然,嗯,战报中,有详细的描述,但最高评议会,嗯,还想听听你的看法。”

  “遵命,阁下。很明显暗夜精灵是想通过召唤炼狱恶魔为其驱使以对抗帝国无比的攻势,而达古拉丝指挥官敏锐的发现这一点,她带领部队在关键时刻赶到现场并对精灵们愚蠢而不计后果的行为进行阻止。结果是,他们失败了,失控而近乎蛮干的召唤方法召唤出的魔鬼肆无忌惮的肆虐大地,我当时在现场也看到了那个魔鬼的恐怖力量,达古拉丝指挥官就是在掩护部队撤退的时候被卷入魔鬼制造的乱流中丧命的,其实结果不该是这样…我认为精灵的这个计划是非常愚蠢的,但同时也说明,暗夜精灵已经被我们逼迫到了不得不采用这种被绝大多数生物唾弃和近乎自杀的战斗方式的绝路上面,这对阿古斯帝国来说不啻为一个好消息,却为此失去了一位如此出色的指挥官…”摩利尔顿了一下,似乎在整理思路:“由此我们可以判定,所谓魔化精灵是这次召唤仪式的副产品,就是说,一些暗夜精灵受到了召唤仪式的影响而变异的物种,虽然有些难缠,但始终不可能阻挡伟大帝国的征服。”

  “那么,那个在其他的报告中,嗯,那个,提到了一个神秘生物,报告,很多报告都有这个生物的,身影,嗯,他最早在,森林西北方向出现,嗯,最近的报道,更加频繁,而且,嗯,大多与魔化精灵一同行动,嗯,报告中指出,精灵的仪式中,嗯,他同样出现了,这个,指挥官?”

  摩利尔沉默片刻,似乎在吸收消化刚才基斯凯因的说话,没错,这个老头说话嘟嘟囔囔的,不但让人听着累,而且很招人讨厌,不过摩利尔并没有露出丝毫不耐烦的表情,很快就开始了自己的回答:“根据资料显示,那是暗夜精灵以某种方法制造出来的构装体,而且有可能在召唤仪式中受到了影响,从而具有某些炼狱特征,阁下。”

  “嗯,嗯,是这样吗,嗯…”看上去基斯凯因终于问完了自己想要问的问题,在场所有的人都不觉送了一口气。

  “摩利尔指挥官,那么你是否可以解释,下令撤出现有构装塔阵地,收缩防线的目的是什么?”突然那个山羊胡子法师提了一个问题,眼睛紧紧地盯着摩利尔。

  “是的,康德阁下!据可靠情报,暗夜已经开始寻求树人族的帮助,恕我直言,在森林中,甚至是在接近森林的边缘地带,倾巢而出的树人会对阿古斯帝国的地面军队构成非常大的麻烦,因此我决定收缩防线,引诱暗夜精灵和树人族在空旷地带与我们决战!”摩利尔一口气回答完了问题,完全没有丝毫阻碍:“事出紧急,未经请示大评议会就擅自做出了决定,我非常抱歉。”

  康德刚想说什么,却突然又被基斯凯因给抢先了,所有评议法师都感觉,今天这个老头的话多的有些离谱。

  “嗯,是的,这个情报,嗯,非常重要,仅凭这一点,嗯,说明摩利尔指挥官,完全可以胜任,嗯,这个职位,评议会,那个,将会给你作出,嗯,适当的评价!”基斯凯因咂巴了一下嘴,仿佛是在给那两片活动过量的嘴唇一点休息:“嗯,还有一位指挥官,将在今天向评议会,嗯,述职,那个,我想,嗯,现在可以请她进来了…”

  当达古拉丝微笑着款步走入会议厅时,除了七位最高评议法师之外,所有人都不禁发出了轻微的诧异声,摩利尔愣了一下,但是很快的,她便同其他法师一般惊讶的发出声音来,脸上的表情也从不敢相信慢慢转变为一丝不易察觉但是在有心人眼里还是能看出来的欣慰。

  辛格的眉毛又是不为之察觉的抽动了一下,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他洞察了一般。

  “达古拉丝?我还以为——”摩利尔的声音和她的表情一样恰如其分。

  “这小丫头虽然几乎丧命,但还是活着回来了…说起来已经在七罪塔里休养好些天了吧?摩利尔指挥官,有本事在那场灾难中脱身的幸存者可不是你一个呢!”康德可算找到一个说话的机会,坐在那里老神在在,幸灾乐祸。

  他们对我还是相当的不信任阿…摩利尔转头仔细的审视着达古拉丝,后者也正在微笑着看向自己,近乎天真无邪。假如是为了试探而使用法术变化而成的话,未免太过惟妙惟肖、天衣无缝了。

  摩利尔从演讲席上退下来,彬彬有礼的让开位置。

  她没有试图用魔法探测,通过这几年近乎自我折磨般的法术研习和对本身天赋的探索,等闲的幻术根本瞒不过摩利尔的一瞥,而眼前的达古拉丝从里到外看起来完全货真价实,而正经八百进行侦测的话必然要触动无所不在的魔网,别人姑且不说,这肯定会惊动台上那七个几乎已经成了精的老家伙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对魔网的造诣已经深到简直就好像是趴在上面的蜘蛛一样了。

  基斯凯因又开口了。

  “那个,请,达古拉丝指挥官讲一下她的意见,恩,达古拉丝指挥官,我们对她的殉职很遗憾,那个,你要节哀…”

  全场哑然。

  正扭动着腰肢走来,撒娇似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摩利尔的达古拉丝脚下绊了一下。

  “那个,基斯凯因阁下,咳!”

  达古拉丝难得的咳嗽了一声,推了推眼镜,用来矫正被基斯凯因离谱的思维带的有些混乱的语言:“首先非常感谢我的老师阿瑞莎女士,感谢她将我从濒临死亡的边缘下解救回来…”

  主席台上那个同样戴着眼镜的老太太法师和蔼的冲她微笑了一下,算是鼓励。

  评议会的**师出手救下达古拉丝?不,这不可能。摩利尔暗忖。她是亲眼看着达古拉丝和飞行器一起被火焰君主造成的黑暗漩涡卷入深渊的,绝不可能有任何生还者——几乎没人能在那种位面通道濒临粉碎的情况下虎口拔牙,就算七个最高评议法师也未必都有这个本事,更别说居然做的无声无息…

  “达古拉丝指挥官,这些无用的叙旧可以留到你私下再说!”简直就是鸡蛋上画了眼鼻口的光头突然说话了,洪亮的声音中竟然有一丝厌恶和不耐烦:“还有,下次不要穿着你私自改过的法师袍参加庄重严肃的法师会议了!我们现在想知道的是,达古拉丝,针对暗夜精灵恶魔召唤仪式的袭击行动可以说是你一手策划组织的,甚至算得上擅自行动——那这些姑且先不论,对于刚才你的前任副手摩利尔女士的发言,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达古拉丝恰如其分的做了个不好意思和表示歉意的表情,在这些位高权重的老家伙面前,她表现的像个无知的小女孩——只有还在旁边的摩利尔看到,达古拉丝放在桌子下的手悄悄比了一个只有最粗俗的流莺才会用的下流手势。

  是达古拉丝…现在摩利尔几乎确信无疑了,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摩利尔可不敢奢望达古拉丝会和她私下算清过节而不把事情摆到台面上来,如果她揭穿自己的话——在这个会议厅里杀出一条血路?别开玩笑了,这不比在无底深渊的恶魔主君的尾巴上踩一脚然后跑掉容易多少…那么自己应该怎么反驳呢?

  “关于对精灵仪式和那个神秘构装体…”达古拉丝甜甜的笑着:“我的意见么…我的意见和摩利尔小姐基本一致,昆丁阁下。”

  摩利尔阴沉着脸踏上浮空碟,正要启动的时候达古拉丝从后面小跑着跳上来,也不怕失足直接从顶层摔到一楼去。

  “等等我嘛!”

  她拉住摩利尔的衣袖:“亲爱的——怎么,看到我不高兴么!”

  怎么高兴的起来。摩利尔甩开达古拉丝的手,浮空碟已经开始顺着滑道往下降了:“让事情简单一点儿吧。你究竟是谁?”

  “当然是我啦——”达古拉丝仍然是那种天真中带着娇媚的甜笑。

  “我亲眼看着她掉落深渊的,绝无生还的可能。”

  “所以你就放心的坐在指挥官的位置上了?我就是因此才喜欢你,心狠手辣,嘻嘻。”达古拉丝甩动着头发。

  “够了,别再用这种蹩脚的把戏试探。评议会的大人们如果不相信我说的话,尽可以把我囚禁起来或者采用魔法手段进行谎言的侦测,知道么?当我想到在我眼前的达古拉丝可能是个男人假扮的,而这个男人正在学着她的样子撒娇说话——这真恶心!”

  “…天哪,宝贝,你的演技真是棒极了,难怪评议会让你耍的团团转!不过,就算你在会议厅的时候不敢用法术侦测,现在也可以开始了吧?你我都知道现在周围没有别人,我们也不是那么迟钝的,对吗?”

  “噢?你这么希望被我打回原形么?”

  随着冷冰冰的话语,摩利尔的眼眸逐渐深邃起来。那双褐色的漂亮眼睛模糊了瞳孔和眼白的分界,好像变成一对深不见底、不断飞速旋转的漩涡,笼罩住达古拉丝,拉着她的身体和思维一直坠落下去,不断剥离,直到撕裂一切伪装,展现出最原始的真实——

  “竟然毫不留情的使用真实之眼…你真是狠心…”达古拉丝避开摩利尔的目光,声调突然失去了甜腻的味道,只剩下一种彻骨的冰冷,配合她仍然保持着的笑颜凸显出一种毛骨悚然的味道:“就像当时暗算我,把我丢进火焰一样…那很痛,很痛的…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静卧还是行走,无论是否会碰触到,甚至无论我的意识是否清醒,这种疼痛,随时好像要将我焚毁一般…”

  摩利尔闭上眼睛,重新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正常:“噢。达古拉丝,你确实是达古拉丝。请原谅我的怀疑。也不能全怪我,为什么你不直接把现在真正的样子显露在我面前呢?虽然那难堪的多,难道你是担心我会吐么——”

  达古拉丝的笑容凝固了。一瞬间好像失去了灵魂,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火焰在身体里燃烧:“住口!婊子,我无时无刻不企盼着把你撕成碎片!”

  “比起你蹩脚的媚眼和假笑,这个样子其实还可爱些。威胁对我没有用,我也不会为此内疚——说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以我对你的了解,应该不会只是让姐姐抱抱你安慰下吧?”摩利尔双手交叠着放在身前,微笑着面对达古拉丝扭曲的脸,她现在反而冷静下来了。

  “嘻嘻,我真不知道是该欣赏你的聪明还是镇定,或者是你层出不穷的风凉话?真是可爱。”达古拉丝突然又恢复了过来,好像前面那些充满仇恨和恶毒的话语不是发自她的口中:“我不会伤害你的,亲爱的,不过从今天起…你还想要活下去,对吧?”

  浮空碟微微一震,已经到底了。

  两人许久没有从上面下来,而是互相对视着。

  “你尽管可以去告发。”摩利尔最后扭身走出浮空碟:“休想用这样的方式让我服从你,想都别想。”

  “嘴硬的姑娘,你实际上不是早就接受了我的条件么?在评议会的大厅。”

  “那是因为我随时都可以改变主意。”

  嗯…再次报告一下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晚上,大约7点到9点之间…每天一章,争取超过5000字…嗯,谢谢大家。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