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六回合 偈见
  第二天萨耶斯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脑袋疼得快要裂开了,对于酒量颇有信心的萨耶斯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昨天竟然喝到了不省人事的地步,那个红袍法师果然厉害,等等,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一间不大的房间,但一切陈设物品应有俱全,虽然也算不上豪华,却非常整洁清亮,这可绝对不是下级法师能够入住的房间。\\wwW。qΒ⑤。c0m//

  萨耶斯起身拉开窗帘,几丝晨曦穿过高大的落地窗射了进来,天刚蒙蒙亮,看来还赶得及回去驻地向自己的长官报道,萨耶斯回头看看仍然横在床上打着呼噜的亨特,看来关于昨天的情形,这家伙不可能比自己知道的更多。

  门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一下,萨耶斯去开门,愣了一下马上站直了身体,门外一个白袍法师袖口处绣着的淡银色花纹显示,这是一个在指挥中心供职的中级法师。

  “叫醒你的同伴,穿好你们的衣服,摩利尔指挥官邀请你们共进早餐!”白袍法师面无表情的传达完命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摩利尔指挥官…好像听过…萨耶斯脑子里却盘旋着更如雷贯耳两个字,早餐!

  这是一家镇上最为高级的旅馆,很明显,这里已经被摩利尔指挥官全部包了下来,因为除了偶尔进出的高级白袍法师之外,一个闲杂人等都看不到。

  萨耶斯和亨特战战兢兢的坐在长桌两旁,面对着一桌子美味佳肴却提不起任何情绪,长桌的一头坐着那个刚刚代替达古拉丝指挥官位置不久的摩利尔指挥官,任谁都不会有什么好胃口。

  摩利尔悄无声息的喝了两口汤,抬起头来看着两个低级法师:“不合胃口吗?”

  “怎么,怎么会!早餐非常丰盛!”萨耶斯急忙辩解,亨特则哆嗦着低下头去喝那些不知道用什么材料熬成的汤,发出一阵稀稀拉拉的声音。

  摩利尔低下头继续她的早餐,而两个低级法师感觉自己的心脏就快要蹦出体外了。

  “实在对不起!那个,我没有想到摩利尔指挥官,会到那种地方去,昨晚冒犯了您,请一定要原谅我们!”萨耶斯声音有些发颤的解释着,虽然他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说这些。

  “我偶尔也会去酒馆喝酒,之前倒是更常去,嗯,很久之前…”摩利尔抬起头,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不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所以没有人能够从她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读出她的心情来,这一点跟总是有些神经质的达古拉丝比起来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妙:“你们不必太紧张,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对手因为付不起酒钱而被剥光衣服。”

  “是这样吗,那个,能和指挥官共进早餐,实在太荣幸了!”萨耶斯总算稳住了情绪:“对吧,亨特。”

  “唔,唔!”亨特还在继续跟他面前那盘汤较着劲。

  摩利尔推开面前的餐具,实际上她基本上没吃什么东西。

  “我知道你们这次回城是为了参加关于魔化精灵的听证会,命令是由最高评议会直接下达的,不过我还是很有兴趣先听一听,当时的情况…”

  “这个当然…”萨耶斯的脑袋开始急速的旋转,他一直以为摩利尔指挥官也是为了这次的听证会回城的,看来并不仅仅是这样:“当时非常混乱,其实我也记不太清楚了,但敌人明显不是暗夜精灵——我之前在前线待过,暗夜精灵决不是那个样子的!”

  “那么,是什么样子的?”摩利尔双手交叉,食指轻轻相互交击着,看上去饶有兴致的样子,这让萨耶斯也受到了某种鼓励似的,开始有点按耐不住了。

  “怎么说呢,那是完全不同于暗夜精灵的东西,但是,又有几分相似,他们的行动异常敏捷而且隐蔽,这一点跟暗夜精灵相同,但攻击方式又完全不同,很难想象暗夜精灵会直接冲上来跟银甲战士肉搏,可是您相信吗,我亲眼看到一个家伙用好象野兽的爪子一样的手臂穿透了一个银甲战士——连同他的盔甲——太可怕了,那种能够连人带盔甲硬生生撕成两半的力量绝对不可能属于暗夜精灵…”

  “但也有可能是处于野兽形态的精灵德鲁伊,不是吗…”

  “不是的,这跟德鲁伊变化为自然界中存在的动物发起攻击不一样,她们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物,就好像恶魔那样出现并进攻我们,对了,你刚才说魔化精灵,是的,变成了魔鬼的精灵,我想只有这样解释了!”

  摩利尔沉默下来,似乎陷入了沉思一般,立时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起来。

  萨耶斯也早停止了进餐,除了因为头疼难耐之外,他也实在搞不清这个帝国的高级指挥官到底在想些什么,该不会要追究自己没有奋力抵抗却临阵脱逃的责任吧…

  “但他们的…首领…很明显还有些更大的不同…”亨特并没有注意到餐桌上气氛的变化,通过摩利尔和萨耶斯的谈话也让他紧张的心情渐渐放松下来,而且餐桌上的美味确实很吸引人,现在他一边感叹炮灰和指挥官的待遇是如此天壤地别,一边一个劲往嘴里塞着食物,同时有些含糊的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你,说什么?”摩利尔说话时的音调并没有多大改变,但是却明显感觉到她是咝咝的吸着冷气问出这句话的,亨特和萨耶斯不约而同看向指挥官,红袍法师坐在从窗户射进来的晨光里,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用和颜悦色来形容了。

  仿佛刚才那句让人冷的打颤的话是别的什么人说的似的。

  亨特甚至下意识的四下张望了一眼,这才用力咽下嘴里的食物:“我是说,率领那些,嗯,魔化精灵的人…”

  “详细说来听听?”摩利尔把椅子向后靠了靠,看来她很喜欢这个话题。

  “因为当时我被萨耶斯拉着向营地外面跑,而且当时场面确实很混乱…”亨特没有看到萨耶斯频频向他使出眼色,自顾自的继续讲下去:“我并没有看清楚,甚至我一直觉得那不过是我的幻觉,虽然只是瞥了一眼,但我可以肯定,主物质界应该没有那种生物存在才对,起码无论在阿古斯还是在沉睡森林,都不应该有的…”

  “我怎么没有看到,你说的那种怪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萨耶斯突然插了进来。

  “因为当时你拉着我只顾往营地外面跑,而在那个火流星击中构装塔的时候,我一直在回头张望着呢…”萨耶斯拍了拍头,这个笨蛋,早知道还是不要打断他的好:“就在火流星击中构装塔的瞬间,我感觉头顶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呼啦一声就飞了过去,等我回头看的时候,已经塌了一半的壁垒上站了一个人,映着营地内的火光看的非常清楚,嗯,是个很高大的人,看上去很恐怖,身体反射着金属光泽,对了,还有那双展开的翅膀,真的,简直跟恶魔一个样子!”

  摩利尔继续沉默着,仿佛在等亨利继续说点什么,而萨耶斯开始吃东西了,也许就像亨特说的那样,该是什么下场,就是什么下场,管它呢!

  “之后呢?”最终还是摩利尔打破了这段静默。

  “之后我就摔了一跤,被萨耶斯拉起来后我再看时,那个背影已经不见了,这时候构装塔也彻底倒塌下来了。”

  “嗯,很好,大概的情况我都了解了…”摩利尔站起身来,看来她马上就要离开了:“你们可以安心吃完早餐,但不要迟到向你们直属长官报道的时间,或许我们还会在瓦坦城见面的。”

  两个低级法师马上起身送行。

  “真的没想到摩利尔指挥官是这么平易近人的人,真的很荣幸能和您谈话!”拍马屁的时候一定要表情严肃,口气诚恳,萨耶斯对这一点非常清楚:“而且,关于这次谈话,我们会尽量不向任何人透漏的!”

  走向餐厅大门的摩利尔脚步停了下来,她先是看了萨耶斯一眼,然后转向了亨特:“你说,你看到了火流星,是流星爆法术吗?”

  “这个,我不能肯定,有些像,但也可能是什么大炮发射的炮弹…很抱歉!”

  摩利尔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开了餐厅,两个低级法师挺直身体直到指挥官离开许久,才重新在餐桌旁坐下来。

  “为什么你要保证不透漏这次谈话呢,萨耶斯?”亨特喝着牛奶打着饱嗝,看来他是吃饱了。

  “战争,从来不是只发生在和敌人之间的前线上的…”萨耶斯眯缝着眼睛,一幅老谋深算的样子:“对了,你这个白痴,听证会时你再左一句逃跑右一句逃跑的话,我就拧下你的脑袋!”

  进入瓦坦城的东向正门,一条被称为“光荣大道”的宽阔大路可以一直通到皇宫入口,而以这条尽显皇家气派的大路为界,整个瓦坦城被分为南北两个部分,与拥挤杂乱的南部下城区天地之别的是,北部城区尽是巍峨庄严的办公建筑、典雅别致的空中花园、极尽奢华的贵族宅院、轻歌曼舞的皇家剧场——而在这一切错落有致规模庞大的建筑群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法师区的塔群了。向北绕过规模与皇家剧院不堪多让的大图书馆,沿着林荫下的阶梯上去,途中那些依山而立的就是阿古斯法师会最高评议会的所在地——七罪塔。从远处看去,瓦坦城内威严耸立的七塔就像七柄直指天空的利剑,而一旦有幸站在塔下时,就会更加容易感受到这些塔是如何高的离谱,传说之所以会被称为七罪塔,是因为建造七塔的阿古斯伟**师们把世上七种罪恶都封印在了塔下,当然,现在也有人说七塔代表着阿古斯的法师是七罪皆犯,但是不管怎么说,七罪塔作为阿古斯最为著名和显著的标志,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

  山坡顶部已经被削平,成为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说不小是因为事实上广场的确不小,其实都可以在上面玩马球了,说不大是因为与环绕周围的七塔相比,广场几乎就像一个小院儿。笔直的大树点缀着广场的周围,亭亭如华盖,但是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它们被修建的太整齐了,粗细高矮都几乎一样,甚至连枝插的分布好像都差不了多少,似乎这些树并不是自然的造物,而是精致有序的摆设一样。正对广场的是一座最矮但同时也是最粗的一座塔,即使如此,他的高度也大大超过了瓦坦城墙,而八边形的塔身几乎占据了广场的整整一面儿,再加上雪白的外壁,让接近它的人感觉它更像一面墙而不是一座塔,总数一百四十三阶的白色理石阶梯从广场边缘延伸上去,完全可以用宏伟壮丽来形容,登上阶梯后是一个与这么巨型的塔身有些不太相称的塔门——实际上,无论多么大的塔门对这座塔来说都会显得小一些,就算作为最高评议会的会议礼堂和办公总部,这座塔还是显得有点大了。

  “了不起…”换了一身新法袍的亨特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走来走去,脸庞因为激动而微微有些红晕,其实他从踏进法师区开始就明显情绪高昂起来,好像一个进了动物园的小孩,昨天那种因为死里逃生而低迷消沉得过且过的样子一扫而空:“真是了不起的杰作…看,这么大的大厅里居然一根柱子也没有!还有送我们上来的那个,是浮空碟吧!我第一次看见这个!如果这些东西能在阿古斯普及…想想看,高耸入云的大楼…这能容纳多少贫民居住!萨耶斯,你说是吧,哎,萨耶斯?”

  萨耶斯睁开睡眼。

  “嗯?”随即他不耐烦的一挥手,窝在沙发上歪了歪脖子,试图找个更舒服的姿势:“别做梦了,小鬼!你不是第一天看见七塔吧?怎么还这样?还是想想呆会怎么在评议会的大佬面前汇报吧…”

  “你也是法师啊,难道你就不为这种宏伟的——”

  亨特突然住口,因为一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大厅里的白袍法师正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们,那种眼神好像发现了两个在七罪塔墙根儿底下随地小便的乞丐一样。

  “那个…那个…”亨利拉了拉领口,试图作出一个友善的笑容,但是不用照镜子他自己也知道很不成功。

  “你,还有那个睡觉的,跟我来。”

  圆形的大会议厅内,魔法明光从天花板上照射下来,照得通明却丝毫没有刺眼的感觉。周围六七层的阶梯式坐台上稀稀拉拉的只有几十个白袍法师,明显分成了几个小团体,正面的半悬浮式主席台上的会议桌倒是坐满了——虽然那里一共只有七张椅子。最中间的是辛格,没人能记清他已经在那个位置上呆了多久,另外六张椅子上换过人,缺过人,有一个位置似乎已经空了几十年,可能甚至上百年,新主人是五年前才补上来的,但是辛格从来没有动过,好像自从有阿古斯,有瓦坦,有评议会以来他就一直坐在那里一样。现在的他仿佛把整个面孔都藏在了长长的白眉毛和白胡子后面,眼睛微闭着,似乎是在仔细聆听着位于圆形会议厅中间演讲席上的人的报告——但看上去和睡着了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根据以上各级法师和战斗人员的证言,从至少半个月前,这个神秘的,同时拥有钢铁构装体和恶魔两种特性的生物,已经在各个大小战线和战斗中出现了不下十三次,而且很明显,他的进攻目标只有我们阿古斯的军队和法师,而不包括森林中的暗夜精灵,几乎同时出现的魔化精灵,相信也跟这个神秘生物有关,由此我们评议会的意见是,暗夜精灵不知道从哪里,以何种方式得到了一个非常奇特的构装体生物,并且将其投入了和我们的战斗中…”演讲席上一个法师拿着手里的稿子照本宣科,即使如此,他还是说得满头大汗,非常辛苦的样子。

  辛格的眉毛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

  “这太可笑了,构装之国阿古斯的军队会被一个受暗夜精灵操控的构装体打败!”七位最高评议法师最右侧的那位声如雷鸣,那是个满脸一根毛都不长,甚至眉毛和睫毛都没有的法师,他也是评议**师中最年轻的一位,坐在这个位置上还不到六年:“我们需要更多的情报,不能过早下结论!”

  “但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而且,一个构装体不可能对整个战局产生什么大的改变!我们应该尽快恢复以往的战线,战争已经给阿古斯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我们必须尽早结束战争!”最左侧一个留着山羊胡的法师发话了。

  “无论敌人是谁,消灭他就可以了。”他旁边那个络腮胡子老头说话倒是非常干脆利落。

  “根据刚才的报告,最新式的构装飞行器都被他从天下打下来好几架,对方的战斗力不可小觑!”光头佬摇晃着肉丸子似的脑壳,似乎是在反驳络腮胡子老头的话。

  “暗夜精灵没有理由能够掌握如此高超的构装技术,或许我们应该考虑,阿古斯是否存在暗夜精灵间谍的问题,技术外流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唯一一位女性,带着一副金边眼镜,慈祥的好像个农家老太太一样的老法师提出了一个新观点。

  “暗夜精灵也不会聪明到使用间谍的地步上,另外,她们不屑于使用这种方式,而且,她们并不擅长这种方式,还有,甚至连我们自己都没能研制出具有这样高自主能动性的构装战士,甚至…”一个脑壳长的甚至像异怪多过于像人的法师的话就跟他诡异的脑门一样显得冗长而啰嗦。

  “无论敌人是谁,消灭他就可以了。”络腮胡子法师的话仍然简练有力,虽然基本上是在重复着上一句话。

  一时间会议厅内响起了低微而明显的声音,坐在周围的评议法师互相交流着意见和看法,会议厅内的听证会仿佛进入了自由讨论阶段。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