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回合 周旋
  帝国监狱位于瓦坦城的最西北,占据着整整一个伸入海中的小半岛,半岛连接大陆的壶口宽度不到两百尺,一扇巨大的厚重铁门把瓦坦城和半岛分割开来,监狱高墙和瓦坦城城墙在这里接在一起,平整的青石路面从城里一直通向帝国监狱的大铁门——环岛而建的监狱外墙也有着不逊于瓦坦城城墙的高度和强度,不知情的人第一眼看到的话,肯定还会以为这是瓦坦的卫城堡垒。/Www。QВ⑤。cOm\\

  欧沙利文孤身走过被称为“惩戒之路”的长长大道,在两侧高墙的阴影下,连阳光都很少照在这条大路上。惩戒之路么…看着监狱大门缓慢但毫不停滞的打开,欧沙利文回想起自己十二岁那年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不禁稍微愣了一下。

  “爵爷,您大驾光临,真是让我们监狱蓬筚生辉,三生有幸,继往开来,与时俱进…”典狱长卡山德拉把壮硕的身躯缩成一团,两只肥手不断相互揉搓着,满脸堆着婴儿般的笑容,这让他那张没有一根胡须的大脸看上去非常滑稽。

  “我说过,卡山德拉,多读点书,不要一张嘴就满嘴放炮!”欧沙利文看着迎面而来那个比自己高大了不止两圈的典狱长,脚下却并没有停步。

  “嘿嘿,嘿嘿,爵爷您真是知书达理,教子有方,我一定多多向您学习,争取做到汗牛充栋,韦编三绝…”两人一边说一边迈入监狱大门,随即身后又穿来吱嘎作响的关门声。

  欧沙利文举了一下手,示意卡山德拉停止他用词不当辞不达意的罗唆:“老样子,你忙你的去,我一会就回来!”

  “这个,爵爷,你也知道,最近这些事情…我很难做啊,实在是举步维艰,步步为营,危机四伏,骑虎难下,进退维谷呀,评议会那边…”这时卡山德拉看到了欧沙利文透过晨雾射过来的目光,仿佛被什么东西电了一下:“好的,好的,您慢走,祝您旅途愉快,万事如意…”

  监狱是最能泯灭人性的地方。

  古旧的石墙上一个个窄小的通风口好像通往深幽的洞穴,不透出一点生人的气息。欧沙利文一个人漫步在监狱之中,对道路异乎寻常的熟悉,好像这里是他的家一样——偌大的帝国监狱空空荡荡的,竟然连巡视的狱卒都很少见到,说起来自从法师们逐渐掌握了阿古斯的权柄之后帝国监狱就利用的少了,法师有无数的方法囚禁灵魂和生命,监牢只是最宽松最仁慈的一种。

  欧沙利文转折前行,穿过好几道戒备森严的关卡,最后走进一处幽静的小院。在监狱之中有这样一个地方实在是有点奇怪,这里即不像牢房,也不像狱卒休息或者办公的地方,院子当中竟然还有一坛花草,周围一圈小楼虽然老旧,但是样式素净典雅,和那些方堡和高墙格格不入——这里是帝国监狱专门关押犯了罪的贵族的地方,无论在哪里,阶级和由此带来的不同待遇始终存在,即使是监狱的犯人也一样。

  欧沙利文走到一处半掩的房门前,没有敲,轻轻推门而入。

  房间里面的布局很简单,有些破旧但是非常干净的床和桌椅,除了宽敞明亮一些,这里和通常的监狱囚室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略显昏暗的房间里散发着阴冷和潮湿的气味——不管收拾的多好,这里是监狱,而且是大半环海的监狱。

  “很高兴看到你平安无事,尤里,请战的事到底没有成功吧。”书桌前有个人背对着门口,他正借着从窗口射进来的光线在专注的看书。

  “就如你预测的那样,父亲。”

  “那么…”那人转过身来,下巴上的胡茬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老上几分,因为光照不足显得有些青白的消瘦面孔微微有些皱纹,深邃的眼神透漏出他曾经历尽沧桑的经练与磨难:“下面你打算怎么办?”

  伊莎贝拉的私人住所在瓦坦城西南面的港口区,远离中央的皇城和那些象征着帝国权力的高大建筑,她本人也很少出门,既不去评议会总部所在的法师区也不去贸易区的红袍法师据点,而是终日呆在这三教九流混聚一堂的地方,好像那些从遥远的马兹提克满载而归的帆船和一年四季的刮着又咸又湿海风的维多利亚海湾比法师区的大图书馆还要吸引人似的。

  欧沙利文从马车上下来,几个正欲聚拢过来的小乞丐被他的目光一扫,轰的一下散开。正是下午最热闹的时候,街道两旁的小酒馆纷纷开张,忙碌了一天的水手和码头工人们粗鲁的笑着,拉帮结伴准备去找些乐子,空气中弥漫着海风和鱼腥的味道,让刚从森严华贵的贵族区经过的欧沙利文竟然有一种恍如两个世界的感觉。

  敲了敲门环,欧沙利文静静的等待着。

  包铜的大门开了一条缝儿,一颗遍布刺青花纹的丑陋秃头探出来看了看:“什么事?”

  欧沙利文跟着等于是红袍法师御用保镖和打手的秃头武士走上二楼客厅,随后秃头转身离开,把欧沙利文一个人扔在客厅里,连杯水都没有。

  客厅不大,但装潢极度奢华,厚重的猩红色窗帘隔绝了外界的所有光线,仅靠两个壁挂灯台照明让这个房间显得有些过于昏暗,还好,视物没什么问题。

  欧沙利文站在壁炉前欣赏挂在墙上的一幅似乎已经有些年头的画像,很明显那是这里的女主人,一身猩红色长袍简单却充满各种暧昧的信息,看不出年龄的面庞柔美而又高贵,唯一让人感到一丝寒意的是伊莎贝拉竟然不留一根头发的光脑壳,这个脑袋甚至让整幅画面平添了几分滑稽,甚至诡异的气氛。

  之后欧沙利文的注意力被放置在壁炉上面的几个小一些的画框吸引过去,其中一幅是伊莎贝拉和另外一个更加年轻的红袍法师的合影,不用说,那是她的学生,摩利尔。

  两个人都微微笑着,只是伊莎贝拉笑得更慈祥些,而摩利尔看上去更加严肃,正当欧沙利文想要再去看其他几幅画像时,身后传来了些微的响声。

  “真是稀客…欧沙利文爵爷。”是伊莎贝拉,她的家居服甚至也是一如画面中所穿的红色长袍,唯一的区别就是现在她满头柔顺光亮的黑发梳了一个精美的云鬓:“请坐…傻站着干什么?”

  “真是冒昧,没有事先通报一声就打搅您…”欧沙利文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礼盒:“这是我在马兹提卡巡视时,当地的野蛮人土著进行巫术仪式的一种原料,虽然那是一个完全没有开化的种族,但是在凑巧参观了他们的仪式后我觉得相当有趣,所以就拿了一点儿,或许对您这样学识渊博的法师能有点用处!”

  “呵呵,没想到您这么有心!”伊莎贝拉习惯性似的用手遮住下巴,再次发出那种类似假声的笑声:“实在太感谢您的了!”

  “那么,您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伊莎贝拉紧接着的这句话让欧沙利文刚刚放松下来的心紧了一紧,这娘们果然不是一般人物。

  “伊莎贝拉夫人真的是很爽快的人呀,其实我听说,您的学生摩利尔女士在前线成功的击败了精灵们数次反攻,而且还破坏了他们妄图召唤恶魔的邪恶仪式,具体情况我是不太清楚了,但摩利尔女士立下大功是不争的事实,而我的情况可能您也有所耳闻,我希望可以通过您的关系,还有摩利尔女士的举荐,重新回到帝**队,为帝国效劳…”这时候那个面容呆滞的秃头武士终于端着茶盘走了进来,欧沙利文适时地结束了自己的说话,两眼直视着面前这个红袍法师会长老,一脸不卑不亢的样子。

  “您确实是一位出色的贵族青年…”伊莎贝拉挥了挥手,给主人和客人放好饮品的秃头马上退了下去:“但是显赫的欧沙利文家族,竟然也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实在叫人痛心呢!”

  欧沙利文放在膝盖上的两拳握得更紧了一些,但声调却没有丝毫变化:“人应该向前看的,起码我不会因为一场意外,而把自己封闭在权力中心之外,失去的东西在夺回之后,味道会更加甘美也说不定呢,您说是吗,伊莎贝拉夫人?”

  小小的客厅内陷入一阵略显尴尬的静默之中,欧沙利文拿起放在面前的茶杯,轻轻啜饮着,看上去倒是非常从容的样子。

  “很抱歉,看来我应该帮不上你什么忙了,克里斯蒂娜虽然是我的学生,但是她现在已经加入阿古斯的军队…而对军队的这些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要说有资格举荐您欧沙利文伯爵的人,什么时候才轮到我那个小丫头呢,其实一切的关键还在于最高评议会吧?”伊莎贝拉的的声音不紧不慢,只是在提到克里斯蒂娜这个名字的时候才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克里斯蒂娜?”

  “那是摩利尔的另外一个名字。”伊莎贝拉端起茶杯,姿势自然而又优雅:“在她还是我的学生的时候,所使用的名字。”

  “正是如此…您应该有所耳闻,我们欧沙利文家族一向和法师评议会之间有些误会,在这种令人遗憾的长期分歧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了我不愿意见到的牺牲…”欧沙利文突然好像有些心不在焉起来,似乎陷入回忆之中了。

  “这并不是误会那么简单吧…真的,实际上我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女人而已,能在瓦坦立足和有幸跟爵爷这样年轻有为的人交谈也不过是靠了我们红袍法师的荫泽…”伊莎贝拉似乎没有发现欧沙利文的失态,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说回来,摩利尔能有今天的成就…还要多亏了你呢,欧沙利文爵爷!”

  “哦…哦?”欧沙利文好像刚刚回过神来:“多亏了我?”

  “忘记了吗?据我所知,是你下命令搜查了摩利尔在雨城的住所,并得到了卢姆的研究笔记,最终相互间的争抢致使笔记丧失大半,也因此,到现在为止,摩利尔还可以以此为资本,紧紧抓住了最高评议会那群对卢姆的笔记志在必得的**师的心…”

  “你是说,摩利尔是凭借只有她看过卢姆的魔法书页这一点,获得现在的一切的?”

  “很不可思议吗?”伊莎贝拉放下手中的茶杯,里面的饮品已经一滴不剩,甚至连水渍都没有,好像被烤干了一样:“看来你对那套研究笔记的重要性认识不足,我建议你重新审视一下帝国的军备力量吧,摩利尔带给法师会的,可不仅仅是一个可以投入战斗的法师而已!”

  东部山坡上的法师区。七座一座比一座高的法师塔呈一个螺旋形耸立着,直插云端的银白色塔尖上闪烁着魔法的光辉,甚至压过了太阳的反光——

  或许比起阿古斯皇城,这里才是阿古斯帝国的中心和力量所在,塔群不仅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整个瓦坦城。而且无论是驶入维多利亚海湾的商船还是从塔诺里平原上远途而来的旅人,最先注意的肯定是高耸威严的七塔,并且油然的产生一种对强大神秘的超乎想象之力量的敬畏。

  辛格的书房在最高的那座**师塔的顶层。向窗外看去,甚至能感觉到白云就在不远处悠然浮动。而法师评议会的最高首脑,几近凡人力量的巅峰,阿古斯最强的**师辛格正坐在自己宽大的椅子上,用放大镜研读面前一部不知道年代的法术羊皮卷。

  “欧沙利文家的小鬼去监狱了?”羊皮卷上晦涩的符号让辛格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

  “是的,他在皇宫舞会的第二天清晨就驱车赶往监狱了。”一个看起来和辛格差不多一样老,但是在他面前却恭敬的像个小学生一样的法师回答道。

  “真是迫不及待…他还赶不上他老子的一半。”辛格缓慢的说。

  “我们已经派人监听他们谈话的内容了,请您放心,他没有任何事情能瞒过评议会。”

  “不需要…不外乎就是找他老子拿主意,我看昨天在宴会上请战也是非埃特教他的…根本不足为虑。”

  “是,他再怎么精明能干,也不过是个武夫而已。”

  “也不能这么说…我跟欧沙利文家族下了几十年棋,每次猜测对手的下一步时都挺有趣的…我这样的老头子,也就剩下这点乐趣了。”辛格仍然眯缝着眼睛透过放大镜仔细端详研究着,头也没抬:“不过跟暗夜精灵们的战争方面你要多上点心了…最近的情况有点出乎我的预料,你也知道,我是最不喜欢出乎预料的事情的。”

  “是,您放心…”老法师躬身后退,没有转身开门,却不知怎么的就不见了。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