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四回合 洪炉中的反抗

第四十四回合 洪炉中的反抗

  如果有人远远看去,地狱门堡一带已经完全笼罩在一片冉冉蒸腾的可怕烟云中,身处其中的人更是连天地都分不清楚了。\\wwW.qВ5、com\沸腾的烟云被火焰君主造成的焦热龙卷风吸起,在高空铺散开来形成黑压压的云层,不时有燃烧的石块坠落下来,好像一颗颗流星,而火焰君主点缀着比最亮的星光还要耀眼的白热光芒的模糊形体就游荡在这片火与烟的海洋中对构装体围追堵截,他说不上是在飞,更不算在烟尘里游动,而是好像突然在一个地方消散,随即就在别处由烟火凝聚成一个新的形体,拦在四十七的飞行路线上,不管他怎么左右冲突,始终逃不出火焰君主的烟云罩子,就好像网中的蝴蝶一样。

  四十七丛林间掠过,身后是火焰君主牵引的滚滚黑云,顷刻间吞没了一大片树林,四十七没能直线飞出多远,前方一面巨大的火墙凭空而起,逼迫他转而向上飞去,火焰君主也跟着腾空而起,带着更多的烟尘与灰烬——留下的只有燃烧殆尽的焦土。

  幸好火焰君主似乎不愿意离开地狱门堡太远,否则恐怕整个沉睡森林都会在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中被点燃。燃烧三要素在火焰君主面前似乎变得只剩下一个——那些夹杂着火焰翻滚不已的灰烬放在任何一个稍微有点物理常识的人面前,他都会告诉你已经没有任何燃烧的可能了,而空气变的也带着剧毒,充斥着各种燃烧产生的可怕气体,氧气的浓度已经降低到了不足以维持生命的程度,这是完全不亚于死云术的效果,但是在火焰君主的操控下,一切都依然在燃烧着扑向四十七,仿佛要把这个桀骜不驯的猴子结结实实的关进炼丹炉里,做成金丹。

  事实上他的火焰对于四十七也并不是全无效果,BBQ魔鬼的惨叫已经越来越模糊,他的血肉在烈焰和四十七本身力量的作用下已经所剩无几,相反的,本以为是作为部分力量来源的梅尔甘尼斯在灰飞烟灭之后,四十七感觉自己的力量更大更为纯熟,炼狱之中的纯粹力量重新流动在他的体内——嘁,这个魔鬼果然讨厌到让人消化不良。四十七心里咒骂着,居然冲破了一道火墙,却又被另一道烈焰高墙逼迫的急速爬升。

  “卡斯特!带战士长和精灵们离开这里!菲尔加斯,你们也是!不管你们现在变成了什么,快走!如果你不想跟构装体一起殉葬的话!”

  伊尔德丽斯大喊,勉力用法术在火焰的地狱中维持着一个还算可以忍受的环境,她感到自己每时每刻都在虚弱——火焰和浓烟阻碍隔绝了她和自然之间的联系,在这种极度恶劣的环境中,法力在飞速的损耗,每一个防护法术都需要更多的精力,持续的时间却明显缩短…

  菲尔加斯并没有领情,她还记得昔日战友么?不得而知。魔化精灵们只是忠实而散乱的呆在灼热的黑云里,躲避着过于强烈的火焰,众多目光盯着上面的战况,并不曾有离开的打算和行动,更无意呆在伊尔德丽斯的庇护区域里。

  他们的身体也会因为被强烈的火焰舔舐而焦化,但是同时又会因为澎湃汹涌的黑暗气息而飞速复原,严重的时候甚至在在灰烬和原状之间变换——仪式在某种程度上仍然在起作用,魔化精灵们被赋予的崭新血肉和肢体在地狱深渊魔力的作用下显示出惊人的效率和速度,但是此刻这种骇人听闻的力量却更像一种永恒的折磨。这是无比残酷的超能力,火焰君主的烈焰灼烧焚化他们,而后他们却又因为火焰君主带来的黑暗魔力而复原,这种折磨完全无异于在永恒的焦炎地狱中受苦,他们的生命就像是个玩笑,在被不断随心所欲的塑造着,而他们冷漠阴郁的表情和举止又仿佛对这一切遭遇都置身事外,谁又有功夫倾听魔化的骇人外表下是否藏着哀号的灵魂。

  “不行…我们必须想办法…不能让那个怪物这么肆虐下去,森林会…”扎尔伊丹一边说话一边咳,吐出来的都是带着黑灰的血块。

  “我们做不了什么的——让那个构装体去对付吧!”伊尔德丽斯驱赶着周围的烟云给同胞们开出一条通路希图离开这里:“这种存在是不可能在主物质呆很久的!我们只需要尽量别引起他的注意,他好像执意要抓住那个构装体!等他抓住了构装体也许就会返回——安东先生!你在做什么!”

  安东不需要米利亚的搀扶了。他由一个筋疲力尽垂垂老矣的老家伙变得好像年轻了好几十岁,回到无论体力还是气魄都最巅峰的时候。虽然外貌没有多大变化,但周身围绕的圣力与他之前是绝不可同日而语,白色的光芒像雷电般闪动着,与被烟云掩盖的天空产生着奇怪的呼应,竟然在其上折射出有如极光一般的斑斓炫目,连地狱的烈火也不能掩盖——米利亚被这神迹一样的景色震惊了,安东真的只是一个在沉睡森林中隐居的老圣武士么?

  “安东先生,你——”米利亚沐浴在安东迸发出来的神圣辉光之中,所有的疲惫和无力感都一扫而空,但是看着老圣武士荣光焕发的样子,她感受到无比的庄严神圣,难以抗拒的气势,让人不觉得想要仰视,却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其实大司祭女士说得对…”安东擎着他那炳平平无奇的长剑,现在丝丝缕缕的光辉都在不住的灌入剑身:“这个火焰君主很可能是冲着构装体来的,达到目的后他或许就会返回地狱深渊,这样我们都可以得到保全…我希望如此,但也可能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罢了,无论怎样,现在都是我们可以撤退的唯一机会。”

  他似乎没听见身后伊尔德丽斯的喊叫:“但是我却不能这么做。就算是微不足道也好,我也要尽可能给这个大魔鬼造成一些麻烦…这不仅仅是身为一个老头子的固执,也不仅仅是偏执狂般必须直面邪恶的傻气…”

  安东的喘息很急促,他似乎像是自言自语地说,根本不给米利亚插话的机会:“在这件事情上,我做错了很多…但是现在我认为我做的没错…那个构装体或许不愿意接受我的帮助,我无法否认他看起来并不具备广义上的善良,虽然我也从不觉得他拥有多么不可饶恕的邪恶…他甚至没有我们常识中所谓的生命,但这都不是说服自己置身事外的理由,我身为骑士应该为需要帮助的人竭尽所能——这其中不仅包括你,还有他。”

  “阻止他!他会让火焰君主注意到我们的!”随着伊尔德丽斯的喊声,几个没什么大碍的暗夜精灵向安东扑来——

  米利亚的大剑上爆发出刺目欲盲的强烈光芒,将他们挡开。

  “你干什么!”伊尔德丽斯惊怒交集:“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他会害死我们!”

  “全知全能的主…请原谅我现在看不到您的光辉…”米利亚挡在安东身后,似乎有了什么明悟一般:“请原谅我的动摇,我的迷茫,但是此刻,我坚信我选择的是正确之路,并为此挥动我的剑,哪怕日后我会因此而后悔…安东先生,我相信您是对的,无论我们身旁所立的是何人,他身负哪些罪孽,我们做我们该做的,并不应该为个人的好恶去更改心中的正义的天平。”米利亚用力挥动手中的长剑,剑风里充满了庄严,她的目光坚定,此刻就如同安东真正的弟子。

  固执!愚蠢!面对米利亚这个听风就是雨的小丫头,伊尔德丽斯一时间竟然无可奈何。

  四十七周围的包围网在逐渐缩紧。

  他收回构装炮,因为烈火飞弹除了制造徒劳无功的爆炸之外伤不了火焰君主分毫——而且随着火焰君主越来越没有耐心,到后来火弹飞进黑云后几乎就是无声无息的被吸收了。仅仅是妨碍身体的灵活性而已。

  “你逃不掉!是时候后悔你的选择了!”火焰君主拥住了四十七,烈焰转眼就烧毁了他的双翼,虽然随后又被他挣扎着从黑云中掉落出来,不到两秒身后就又张开比原先更大更加适宜飞行的翅膀,挥动的翅膀一瞬间连周围的黑暗都驱散了,但是身上已经有挥之不去的火焰在燃烧——诡异的黑炎吸附着空中漂浮着的灰尘微粒,不是在施放热量,而是好像无数水蛭般不断的从四十七体内榨取,灰尘烟雾风暴般的围着四十七旋转,好像一只扼住了他的大手,附着在他身上的灰烬不断加厚,凝结成壳,让他的身体笨拙起来,运动不灵。

  “快点,别笨手笨脚的!”达古拉丝毫不留情的把一个因为剧烈的颠簸而动作稍微慢了一点的法师扔出操纵室,他手舞足蹈的飞上半空,刚刚脱离飞行器法术护罩的保护范围嚎叫声就大了好几倍,法师袍被暴风吹的疯狂舞动了片刻就燃烧起来,连带着法师一起变成了火人儿。

  “你们最好搜集到足够多的样本!”达古拉丝为自己无暇仔细欣赏这种美丽的景色而气恼万分:“尽快分析数据!你们知道面对面观察一个这种级别的大魔鬼是多么QB5难逢的机会吗!你在干什么!别管那张熔化的桌子了!”

  红袍女法师并没有参加到这场混乱的观摩会里。她在如同巨浪中的小船一样颠簸不止的飞行器上稳稳的站着,看到那个构装体渐渐似乎有了心余力绌的倾向时,清澈的目光中终于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

  “安东先生!你封闭不了这个深渊通道!更不可能把火焰君主驱逐回地狱!”既然一时间难以用武力阻止,伊尔德丽斯转为试图说服:“这远远超出了你我的能力!你这样做除了触怒他之外没有任何效果——”

  安东没有理她,他现在已经无暇搭理任何人,为了不愧于自己信仰的真理,这将是骑士辉煌的最后一战。

  周围的烟云似乎意识到这群无足轻重的蝼蚁可能造成的一点麻烦,开始翻卷着压挤过来。

  “我以忠诚为引,灵魂为祭…”安东的声音从喃喃自语变得逐渐洪亮,最后已经几乎是以全部生命在呐喊:“…地狱深处的邪魔,你的黑火伤不了我!以正义和善良之名,你终将跌落回无尽的深渊!”

  笔直的光柱冲天升起——仿佛开启了天国之门。

  一次次被飞舞的四十七打散双手却又一次次凝聚恢复的火焰君主第一次把目光投向了别处,他已经不仅仅是怒不可遏。

  无数灰烬聚集而成的云层猛的一沉,把高高在上看热闹的阿古斯浮空机械也拉下来不少。安东身上的光辉也被铅云压得一暗,老圣武士嘴角渗出血来,随即蒸发——但他仍然顽强的站立着,坚持不倒。

  “你这老顽固——”伊尔德丽斯惊恐的向后退去,只来得及拉了一下身边的卡斯特。

  米利亚抬头看去,正对上火焰君主那些燃烧着炽热白光的眼睛。她惨叫起来,感觉自己已经瞎了,身上的铠甲和衣物都在熔化,手中的大剑好像烙铁一样,烫的双手滋啦作响。

  没有圣光保护的精灵比她还惨。火焰君主目光扫过的地方马上燃起一条火线,不幸被目光笼罩的精灵就好像放大镜下的蚂蚁一样燃烧——仅仅只是片刻,安东所处的地方就好像被十条红龙来了一次龙息齐射般热浪滔天。

  圣光一瞬间似乎熄灭了——但是转眼,光柱再次升起,冲破火焰和云层,辉煌美丽,伴随着越来越洪亮的呐喊声。

  四十七在空中失去平衡似得掉了下去,马上挣扎着再飞上来,他的翅膀已经是第三次被毁掉了。看起来如果落在在地面上情况会更糟糕的,他毫不怀疑那样的话火焰君主会一股脑把整个地区都融成熔岩地貌然后拉进下层界——虽然他不介意回去看看,但是绝不是这个时候和以这样的方式。

  四十七撕扯着身上的灰烬硬壳,真是见鬼。火焰君主把那些岩石泥土树木变成的灰烬全都和自己身体烧铸在一起,连关节都堵死了——四十七可以肯定,再这样下去,他迟早要被火焰君主炼成一块不伦不类的铁疙瘩,揣在兜里就拿回家去——卡兹好歹还算在外太空飘着呢!

  突然体内有什么东西跃动了一下,似乎发生了一次小小的爆炸。比利曾经提过的那个“锻造之神”的力量又一次从内而外的帮助他试图度过眼前的困境,这个神蛮热血的,总是急人之所急,和其他的神不同的是,他似乎没学会在事情结束以后才大喇喇摆个庄严神圣的pose敷衍了事的坏习惯。

  不过假如四十七离阿古斯的飞行器很近的话,他或许能听到红袍女法师低声吟唱出的音节,如果离的更近一点儿,它或许会听清楚那些音节与通常意义上的法术咒语有所不同,缺少了那种繁复冗长含混不清的复杂变化,反而多了某些粗野狂热的味道,甚至带着奇特的节拍,就好像——就好像矮人的战歌一样。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