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三回合 火焰君主
  四十七现在确实很愤怒。现在他的视觉处理器上甚至能看到梅尔甘尼斯的狞笑了——他不认为这是幻觉,因为作为一个机器人,他的分析能力已经高到近乎可以忽略分析本身了,迷惑魔法对四十七也从来就没有产生过作用,他即使是用膝盖处理信息,也没有多少人能用迷惑法术骗过他,一旦中央处理器判定这是真实的,那么四十七笃定的相信这就是真实的,梅尔甘尼斯这个酷爱烧烤的BBQ魔鬼现在肯定潜伏在他体内在捣乱,虽然他不清楚这混蛋为什么都化了还能阴魂不散。

  眼下的情况似乎是因为梅尔甘尼斯的血肉早已和四十七融为一体,他的思维直接连接在四十七的神经回路上,不屈不挠的在和四十七争夺身体的控制权——这正是很多时候纳米扰乱病毒比空间追踪导弹还要更让他头痛的原因。

  居然没有杀毒系统——四十七琢磨着,混合了无数魔鬼思维和负面情绪的梅尔甘尼斯盘旋嚎叫,一浪一浪的冲击四十七的精神防线,试图搅乱他的思想,让他的头脑变得不灵光,正如那些永无休止弹出窗口的色情网页一样烦人——不过一旦过滤之后,那些网页本身还是有价值的。

  局势一时出现了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般的平衡。魔化精灵们因为没有得到命令而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浮空机械因为其指挥官不知道又在发什么疯同样暂时性的无所作为;精灵们再无力做什么像样的举动,唯一有实力的伊尔德丽斯还要时刻准备着尽可能帮助她的族人。

  焦点全集中在四十七身上——还有他面前的那个越来越暗的黑洞。

  四十七很久没有这样详细的审视自己了。

  他体内的微型战争仍然如火如荼,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去的话,规模完全不亚于万渊平原上的血战。四十七似乎又陷入那种脱离钢铁躯壳的虚幻状态,好像一个全知全能的神那样观察着整个修罗战场。

  钢铁坚如磐石,但是血肉胜在无穷无尽——它们在前后上下左右浴火厮杀,谁也奈何不了谁,这种相持的场面颇为不妙。

  四十七突然找到了生力军。它们是裹夹在无边黑炎中一点儿隐约的幻影,似乎已经泯没如尘,微不足道,但是只有当被注意的时候那澎湃的能量才不可遏制的迸发出来,那种纯粹的光热无论是炼狱还是核心的力量都无法掩盖,它们在四十七的刻意找寻下越来越多,越来越亮,起初还只是黑红色火焰云层中的一道道闪电,后来已经成了一颗颗太阳…

  “怎么回事,那些魔鬼还有恶魔都哪去了?”达古拉丝看着魔法晶屏,上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就算魔鬼们对进入主物质界怀着谨慎的态度,那些恶魔也不应该放弃这个难得的杀戮机会呀!”

  达古拉丝对这种计划没有变化快的情况相当不满,以至于竟然忽略了魔法晶屏上散发的丝丝热气。

  四十七终于有了一点动作。他抬起右手,握拳。金属手指发出刺耳的彼此摩擦声,隐约闪过一道细小的火焰雷霆。

  梅尔甘尼斯仍然在嚎叫——但是此刻,这种嚎叫已经好像极速飙飞的时候听变形金刚主题曲一样心旷神怡。

  如果知道那个什么神力卷轴蕴含的竟然是如斯大能,当初老比利会不会心甘情愿的把它送出来?如果自己早一点因为无聊而模仿武林高手那样内视自身,或许这份力量早就帮助自己变成这个世界里最吊到不行的变形银河战舰了。

  其他人无从知道四十七体内的变化,但是魔化精灵们明显安定下来,他们开始不那么彷徨,动作也丰富放松了不少,抖动耳朵或舔拭指抓,完全一幅猎食者众生相。

  游戏结束了。四十七放任体内的炼狱血肉在真正的炼狱中哀号燃烧,如果这家伙还是死不了的话,等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再好好收拾他,就算剜掉最后一寸血肉也要让这混蛋魔鬼死到不能再死。

  在这之前,抬头看向浮空的飞行器,四十七决定先把这个该死的玩意打下来,干掉那个莫名其妙的跑出来又一本正经胡搞的讨厌眼镜女,然后——才说然后。

  炮口上的猛兽越发的狰狞,狰狞猛兽口中的炮管里聚集的能力也越发凶恶霸道。现在就连充能的过程都变得极为短暂而高速,几乎到了变形完毕就能抬手使用的程度。

  “又见面了…”随着一个不知传自何方的空洞声音,温度在飙升。

  四十七猛的把目光投向地上那个空间缝隙。

  “所有人退出去!”伊尔德丽斯失声大喊,其实甚至没等她的命令出口,魔化精灵们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攀上石壁。

  地面开始发热——不,在熔化。几个倒毙在地上的精灵发出刺鼻的焦臭味,甚至看不到火光,他们就迅速变成一堆冒烟的焦炭。

  “防护火焰”的法术光芒接连闪动了两三次,尽可能的覆盖到最多的精灵,紧接着又是各种辅助或者防护法术——伊尔德丽斯使出了浑身解数,一边飞退一边尽可能阻止扑面而来的无形热浪。

  达古拉丝面前的魔法晶屏也溶化了。不是碎,而是好像一摊烧红炉子上的糖稀那样溶掉——她的眼神也惊恐起来,其实更多的是狂热,但不等于疯狂。飘浮的飞行器全速上升,同时大量发射解离射线来瓦解掉头上的岩层。

  “整天迷恋恶魔炼狱这种乱七八糟的,终于把了不得的东西弄出来了…这下怎么收场。”红袍女法师似乎仍然很镇定,甚至还不忘出言讥讽她,也不知道四十七有没有跟她讲过叶公好龙的故事。

  四十七的脚好象浸进一盆热水里——不,实际上那是岩浆。

  整个地下大殿的地面已经好象一摊正在煎锅上滋滋作响的鸡蛋了,连墙壁都在稀里哗啦的往下流。行动不便的精灵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被难以置信的高温顷刻间烤死化掉,蜷曲成一团小小的黑色焦炭然后被卷进漩涡般流动的岩浆。

  在连铁门都如蜡烛般熔化之前,能逃出去的精灵不到三分之一,仅仅是逃出去,却没有人知道究竟能不能逃掉。

  岩浆漩涡的中心迸发出灼热的烟云——那是岩石和土块被难以想象的高温汽化随着风暴一样的热空气上升又迅速冷却形成的,因为阿古斯之前的攻击而失去神志躺在地上被烤死或者被岩浆卷入的精灵反而成了幸运儿,被封死在这个大蒸锅里面的活物中最悲惨的是那些被伊尔德丽斯施加了防护法术却又没来得及逃出去的精灵们,防护火焰等法术的效力勉强支撑着他们神志清醒的进行无望的挣扎,但是越来越浓烈且无孔不入的热流有条不紊的烘烤着他们,直到把可怜的法术防护消磨殆尽,让他们呼吸的每一口气都像吞了火,有的精灵司祭还试图施展法术来进行垂死支撑,但是咒语念到一半嘴唇已经粘到一起…

  似乎没有止境的加温到了最后,几个星光一样的亮点出现在黑灰的云层中。

  周围终于开始冷却了一点儿,而且持续降低温度,因为黑灰的烟云已经裹卷起来,形成一个几达殿顶的巨大的模糊形体——那些黑云散逸在外层的是无数极细微的颗粒,在消失和凝结之间不住转换,而黑云的深处则是更浓更暗的无数风暴,只是被什么力量束缚着才没能喷发的一塌糊涂。

  那几点白光落在四十七身上,让他周围的黑暗气息沸腾着消失,四十七颤抖了一下,随即巍然不动。

  “真有点没想到…这么快。”

  炽烈的白光在好像头部的位置上明暗交错,此起彼伏,黑色灰云形成的帝王始终把目光凝聚在四十七身上,压根就没在乎其它,无论是精灵还是阿古斯,好象都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虫而已,死了也好逃了也罢,根本不在计划之内——火堆上烤的是肉,谁会在乎边上一窝蚂蚁会不会被烧死。

  四十七记得他。虽然在主物质界他不复纯粹的黑焰之躯,而是依靠烧化的灰尘聚形,但是那种感觉独一无二——没有逼人的威势,甚至感觉不到炼狱生物的邪恶,只是好像一大炉铁水旋在人头上的感觉,只要倒下来,一切就都完了。

  无可争议的强敌。有一种被星际战舰主炮面对面指着的压迫感,又好像呆在不断倒数计时的核弹旁边。

  四十七飞离地面,直到和火焰君主的视线平齐。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好在滚滚蒸腾的热浪让他的飞行相当轻松。

  “我在主物质界耗损很大——所以就不叙旧了。”火焰君主的声音是从组成他身体的黑色云团中发出来的,噼噼啪啪的轰鸣着,好象被捂在炉子里猛烈爆燃的木炭。

  “没人希望跟你怀旧,如果为此特意跑出来,那真是大可不必了。”四十七双手抱肩,悠闲的随着热气烟云浮上浮下,左手的构装炮却并没有就此解除形态:“这没有你喜欢的炼狱铁湖,请回吧!”

  火焰君主发出一阵类似火山喷发的笑声。

  “法厄同之血!献出你的法厄同之血!那力量不应属于你!”黑云翻卷着压向四十七,密密麻麻的颗粒打在他身上如同喧嚣沙漠的风暴,却又带着巨大的热力:“我会宽恕你曾经的冒犯,甚至还会赐予你真正的黑炎力量,而不是你现在这种不伦不类的火焰!你可以坐在我的右手,享受真正的地狱荣耀,在你体内困扰你的问题也不会成为问题了!”

  随着火焰君主的声音,四十七感到体内自他出现就一直沉寂的梅尔甘尼斯似乎发出一声绝望的哀号。

  “君主!君主!我是您忠心的仆人!请不要——”四十七不耐烦的屏蔽了他,因为梅尔甘尼斯的求饶只能在他的思想里回荡,永远无望传到外界。

  “我不知道你说的法厄同之血是什么东西。”四十七虽然预感这与那个卷轴的力量有关,很可能火焰君主指的就是体内那些微型太阳,但是他决定继续试探,而且既然核心已经失去了,如果再被这个大火怪夺走这个,自己是这些家伙的力量培养皿还是怎地。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来吧,接纳我,我会处理一切!”火焰君主越来越近,几乎要把四十七包裹起来了。

  原来你不能直接夺取那个什么所谓的法厄同之血——有所求模样还这么拽,礼下于人的道理都不懂还当什么大魔鬼。

  “我没兴趣交易!”四十七振翼高飞:“火云邪神老大!你还是去老老实实吸收那些铁湖提升力量吧!你这样的武林高手还幻想什么灵丹妙葯,当心吃的太多爆血管!”爆火管?

  “愚蠢的选择!”黑云瞬间包裹起来,虽然没能挡住四十七破云飞起,但是让他变得好象一颗着了火的彗星:“你以为能逃掉?就算我在主物质界削弱了一些,也足够把你抓回地狱了!你将在火焰中体味痛苦的真谛,直到千万年!”

  “继续爬升。”红袍女法师冷冷的警告。

  “这样我就看不到啦!”达古拉丝抗议。

  “除非你不想看到结局。”

  初升的月光照射在高空的飞行器上,让好象涂了一层烟灰的浮空机械光亮了不少。

  “等等,等等,够了!再动一下操作杆我就宰了你!——”达古拉丝发狠似的威胁过无辜的操作员之后兴奋的往下看:“我从没见过这么强力的魔鬼!多么恢宏壮丽的力量!怕是只有议长大人才能泰然自若的站在他面前吧?”飞行器大概只爬升了百十尺就再次悬停,红袍法师无奈的吐气,如果自己不是副指挥官而身在控制室的话,摊上有这么个疯狂的指挥官,恐怕死了几次和怎么死法都不可能知道。

  一个恶魔样的身影从那片灰蒙蒙的森林里冲霄而起,随后下方的云雾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几点星光从中透射而起,身影左右转折,似乎在躲避那些星光,紧接着整片蒸腾的云雾急速旋转,形成一个几欲吞没天空的黑色魔神。

  在逃上地狱门堡地面的精灵们和圣武士看来,情势又是不同。黑色的石堡慢慢坍塌,大地热的骇人,附近的水流被地热蒸腾,冒出缕缕恶臭的蒸汽——随着四十七的飞出,火山喷发一样的黑云瞬间吞没了地狱门堡,形成一条直达天际的巨大烟柱,城堡周围枯败的树木枝叶一瞬间燃烧起来,因为空气中的温度已经达到了燃点!

  连魔化精灵们都有点抵受不住了,但是令人讶异的是,在这片地狱般的热浪中老圣武士似乎有所觉悟似的产生了些许不同,他看起来越来越精神抖擞——老态从他身上褪去,望向黑云的目光中带着精纯的圣力,不过因为实在太震惊和混乱了,这种变化就连搀扶他的米利亚都没有发现。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