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秋中文 > 魔装 > 第四十二回合 反噬

第四十二回合 反噬

  诸如魅惑、睡眠、恐惧、缓慢等负面影响射线对魔化精灵效果并不好,所以达古拉丝干脆一古脑的胡乱施放三种威力最大的毁灭射线——石壁上不时出现一个大洞,墨绿色的解离射线将击中的区域完全瓦解成尘埃,另外两种灰白和死黑色的射线虽然打在墙上和地上看不出什么效果,但是被击中者要么变成灰白的石雕,要么马上被吸走一切生命力,无声无息的死去。WWw、QΒ⑤.cOm\\

  大殿内难以动弹的精灵们伤亡不小,但是魔化精灵们却损失甚微。

  菲尔加斯轻盈的落地,为了躲避空中交错的射线,她没能在刚才的跳跃中顺利的抵达目的地,飞行器距离地面还有相当的距离,只是因为其惊人的庞大,所以在下面看的时候会有种就在头顶的错觉,而近乎致命的高度丝毫都没有对菲尔加斯产生什么影响,她的身体轻盈的像使用了反重力装置,着地时的声音比从床上跳下来大不了多少,她正蹲据着仰起头注视飞行器底部的阴影。

  四十七看着菲尔加斯又顺着她的视线重新仰起头,阿古斯的士兵开始不断的掉落下来——有些人在掉下来以前就碎了。

  魔化精灵们大约有一半成功登上了飞行甲板,接下来就是执行命令。从效果来看哪怕是最孱弱的生物只要进行恰当的改装也能发挥出令人惊讶的威力,对此,就连机械也无法做到,魔法真是神奇的东西。

  闪光炸弹造成的小风波已经过去,船上的士兵和法师们纷纷投入到战斗中,他们大多是准备好被空投下去或者是负责空中打击的,根本没想过会出现这种事情,这会都急忙的从底层跑上来,战士们构装铠甲笼罩了的身体挥舞着可伸缩的长剑,远近得宜。

  随后他们就发现眼前这些穷凶极恶的精灵和以往遇到的有着根本性的差异,他们尖锐的指爪可以撕裂钢铁的甲胄,矫健的身体可以抵挡纷飞呼啸的魔法飞弹,强劲的力量可以折断刺来的长剑——精灵们灰黑色的皮肤下面好像隐藏着什么,无穷无尽不知疲倦的渴望杀戮,在这些美丽的魔鬼面前,强弱之势似乎颠倒了。

  红袍女法师从下方的黑色构装体身上收回视线,拉住兴奋的几乎要痉挛的达古拉丝,制止她操纵触须转回来往飞行器上乱轰——如果这疯女人真的这么做了,怕是一切计划都要泡汤吧。

  深幽的黑暗已经包围了庞大的飞行器,甲板上变得灰暗起来,间或燃烧着人形的紫色火焰,那是魔化精灵所拥有的“黑暗术”“妖火”等类法术能力在起作用,在黑暗当中一双双红色的眼睛不断的闪亮,弓着腰的黑色身影闪瞬即逝,惨叫声随着这鬼魅般的身影而不断传出,士兵们迅速损失着,直到伤亡殆尽。

  法师们很快意识到在这种相对封闭的区域战斗无异于送死。他们开始尽可能的聚到一起,不再管普通士兵的死活——反正他们生来就是做肉盾的,使用召唤生物拖延一下时间,然后一个一个的防护法术施加到自己身上,保护的尽可能周全之后,才开始准备强劲的攻击法术。

  菲尔加斯从飞行器边缘翻跃上来,红色的目光正对上一个准备施放冰锥的法师。那个法师愣了一下,随后难以言喻的反胃感涌遍全身,让他痛苦的蜷缩身子,完全忘记了该怎么施放冰锥术,似乎从来没有学过一样——随后菲尔加斯冰冷的利爪透入他的颅腔,在脑浆里用力搅动后抽出。

  菲尔加斯猫一样游走,就连那些不住卷曲扭动的触须在她脚下也有如平地。她不自觉的舔食着手上淋漓的鲜血和滑腻的脑浆,品尝仇敌的味道,感到无比的甘甜和愉悦——第一次看到阿古斯构装兵器时那种惊恐完全不复存在,体内沸腾着的黑色血脉让她不由自主的渴望更多鲜血和杀戮,残存的意识在提醒她,但是无济于事,脑海中善良的声音太小、太微弱了,既然自己生命的全部意义都只剩下给阿古斯人带来更大的痛苦,那么奉献自己的灵魂于黑暗,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或许,这就叫求仁得仁。

  达古拉丝纤细的手腕一翻,某种类似于闪光炸弹的魔法能量一闪而过,驱散了周围的黑暗,也将一个扑向她的魔化精灵远远弹开,掉出飞行器,紧接着三四道魔法射线就从触须顶端的眼球中喷出,追击而去。

  四十七仍然站在下面的地上,没有出手。

  他仰着头往上看,似乎在观察那些魔化精灵的战斗力,而结果也令他相当的满意。

  不过或许也有一个连他自己都没有完全意识到的原因导致他不直接加入战团——摩利尔也在飞行器上。

  或许他还没准备好和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结识和交流过的人正面敌对。

  红袍女法师仍然是那种先知先觉的战斗方式——不过因为魔化精灵实在敏捷的难以想象,她要砍到敌人也相当的困难。

  “你还在等什么?”女法师逼退一个魔化精灵,让他重新隐于黑暗,有些不悦。

  “呵呵…真的要开始了么?”达古拉丝笑的像只刚偷到鸡的小狐狸:“那可是很邪恶的——我还以为能看见…”

  “不管你以为什么,你想错了!”女法师不再理会达古拉丝,一连串咒语从口中吐出——

  浮空机械震动了一下。

  一黑一白的两个犬形雕像分别从飞行器的两端升起。他们吱嘎吱嘎的转动着,直到头面相对。玄奥的魔法力量顷刻间了飞行器上层层黑暗和混乱厮杀的双方将两个犬形雕像连接在一起,好像他们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烟尘一样。

  魔化精灵们不由自主的退开。无形但是异常强大的力场在飞行器上爆发出来,除了那些阿古斯法师,其余所有不属于飞行器的生物都被超自然的力量推离——有的魔化精灵试图抓住什么留在飞行器上,但是无济于事,这不是能用力量和敏捷对抗的效果。

  飞行器似乎有了上升的迹象,魔化精灵们纷纷跳落,卷曲的触手上直径数尺的眼球开始闪烁——仅仅一个强化的防生物力场就改变了战局么?

  构装炮在左臂上伸展组合,更长的变形时间形成的是更恐怖的重炮,红色的光线细密短暂的闪烁之后,兽形的炮口泛出黑红色的光,像个泡泡不断的涨大,然后泡泡猛然的收缩了一下,炙烈的光线一瞬间就接触到飞行器的底部,巨大的爆炸和摇动几乎摇撼了整个地下殿堂。

  火云好像流泻的液体般扩散,蔓延了这个穹顶,似乎给大殿蒙上了一层火海般的幕布。

  “好危险,好危险…”报警的声音此起彼伏,达古拉丝抚着胸口,看着周围滚滚如焚,几乎要淹没飞行器的炼狱景色:“幸好有防护盾…再来一发一定会完蛋的!他还真不留手呢!摩利尔,你说是不是?”

  “快开始吧,别废话了!”女法师冷酷的打断了她。

  “真没情趣…好吧…”

  火焰稍微有些散去,飞行器庞大的船体仍然稳稳的浮在那里。

  四十七唰的展开双翼,巨剑和链枷也同时准备好了。

  没等他飞上去展开近身战,飞行器就发生了异变。五颜六色的光芒从那些眼球上射出,从一个传导跳跃到另一个,颜色不断改变加深,在最终完成了近乎魔法阵的折射序列之后,射下来的光芒已经是完全的黑,或者说压根就没有任何颜色,那光芒中蕴含的是绝对的虚无,甚至更像一道划破空间的缝隙,泯灭了一切色彩,声音,从天而落——

  不过准头和威力似乎实在差了些。

  光芒打在地上,直没而入,尘埃不惊。

  四十七看了看被光击中的地方,有些疑惑。这算哪门子的绝招,上面那两个女人除了胡闹就不能干点正经事么?

  但是伊尔德丽斯很明显不这么认为。她的心似乎一同跟着那道没入地下的黑光沉入深渊——以她的见识,她自然知道阿古斯人在做什么。他们竟然利用这个仪式的机会重新打开了地狱门堡的异界通道!

  伊尔德丽斯死死盯着那块地面,还能动弹的精灵们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而聚集到她周围,卡斯特和米利亚分别搀扶着扎尔伊丹和安东站在她身边,扎尔伊丹沉重的喘息着低声咒骂,安东却一言不发——无声无息。

  地面的颜色开始变深。

  好像一片被水浸湿了的干土,那块地迅速开始凹陷,蒙上了一层捉摸不定的阴影。

  菲尔加斯和其它的魔化精灵都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甚至有些蠢蠢欲动——那里渗透出来的气息让他们觉得无比熟捻,好像他们土生土长的家乡不是沉睡森林,而是那片小小的阴影一样。

  不过四十七的影子笼罩在他们心头,压制了他们騒动的情绪,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黑色血脉全来自这个构装体,是他的一部分,他们不能反抗他,就好像客户机依赖服务器一样…

  四十七其实也感到那个黑洞一样的凹陷在呼唤他。他有点不由自主的迈了一步,但是马上稳住脚步,用力之猛甚至让他的脚都陷进了地下一点儿。

  有点不对劲。四十七猛然从过于兴奋和狂热的状态中惊醒,开始审视自己。

  似乎没有什么异常。每个齿轮和零件都井然有序,运转正常,和精灵守护者战斗受到的伤害基本愈合,精灵战士长的一剑也没什么大碍,可以说自己的状态非常好,甚至可以姘美刚从深渊的铁水熔湖爬出来的时候,连得到的血肉部分都劲力充沛…

  不对。正是那些熔化在金属肌体中的炼狱血肉在不停的鼓动,而且有越来越嘈噪的趋势。它们疯狂的叫喊,在周围游荡的黑雾中幻化出一个个别人看不到的狰狞面孔,拼命引诱着四十七向那个深渊走去,其中最多最大的竟然是有着燃烧双角的血红色脸膛——梅尔甘尼斯!

  四十七猛然惊醒。种种愤怒和不甘的情绪混杂着呼啸而出,让那些魔化精灵都战栗起来。四十七从不介意体内是不是蕴含着邪恶的力量,在他看来,力量就是力量,和一切都无关——但是话说回来,加了一块硬盘却发现里面带着病毒就要另当别论了。

  “怎么回事?”飞行器上的达古拉丝探出半个身子往下看,很是郁闷。

  她并没有看到预想中各种梦魇般的异形魔怪蜂拥而出的场面,也没有看见地狱的烈火汹涌燃烧——

  毕竟她也没真的去过炼狱。

  四十七仍然在和病毒搏斗着。好在那些张牙舞爪的虚影不能带给他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所以他也并没有把这些讨厌的思想太放在心上——他可不是意志软弱的家伙,只不过是因为被过于浓烈的深渊气息影响一时被这些沉寂已久的混蛋乘虚而入罢了…他们居然还没完全死透,可真够顽强的!

  炼狱的气息激活了魔鬼的血肉,他们肆无忌惮的张开獠牙,想要摆脱牢笼,四十七觉得真正麻烦的事情在于,金属外壳下面蠢蠢欲动的血肉妄图离开自己的身体,或者是夺取其余的部分,根本就没有打算让自己有选择的机会和权力,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可惜他并不会传说中的八哭掌或者将进酒神功,没有办法把那些令人的头疼的状况和所有的常识用万能内力逼出体外,再一次证明了,过于坚固的身体一旦内部出了问题,绝对是九死一生的惨淡局面。

  到头来,没有人可以帮得上忙。

  事情开始向越来越糟的方向发展。炼狱的黑暗血肉仿佛获得了巨大的力量,缓慢但始终就不停止的侵蚀搅乱四十七的身体——好像粘合着两种不同材料的胶水已经失效开裂,现在铁与血已经没了和谐共处的可能,变为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甲胄上甚至开始出现类似筋络亦或血管的凸起,四十七体内所有还能控制的部件近乎疯狂的碾压旋转起来,开始和滋生蔓延的血肉展开厮杀,在外人看来,构装体此刻的形态丑恶的已经近乎呕心,颜色近乎墨汁一样的液体从身上的每个缝隙还有那些暗红色的符记纹路中流溢出来,好像滚热的焦油一样散发着腥臭的热气,双臂上的武器疯狂没有节制的分解组合成各种古怪的形态,唯独没有一个像样的。

  “你认识他的时候他就这么神经兮兮的?”达古拉丝指着地面上诡异莫名的四十七回头问始终不苟言笑的副指挥官。

  “那时候他的身体还没有现在这样难看和变化多端。”

  “我问的不是身体啦,这样回答太狡猾了。”达古拉丝趴在栏杆上赌气。

  “还有,那时候他的样子顺眼些。”说完帅气的转身,今天已经算是难得的多说话了。

  “难怪你们俩能生活在一起。”达古拉丝失望到委靡不振。

  既然什么都没发生那就只好再加把劲了,所有的成功都来自于再坚持一下的不懈努力之中。达古拉丝索然无味的暂时放弃亲眼迎接炼狱降临的打算,琢磨着想点什么办法。

  四十七还站在那里自顾自,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干什么,似乎更像是发呆,但是从身上发出的那些高速运转的噪声又似乎不是这么简单而已。

  “让…让我过去…”一直沉默的安东说话了,但是语气中的虚弱和无力让米利亚认为他走不了两步肯定就会一头栽倒了。

  魔化精灵们茫然不知所措,各种混乱不堪的信息也通过弥漫的黑雾涌进脑海,大多数是叫嚣杀戮和毁灭的,但是就在他们将要服从这种**的时候席卷一切的愤怒带来的压力又将他们震慑在原地动弹不得。

  听,窗外一个阴惨的声音在低声吟唱:投票呀~投票呀~

  最新全本:、、、、、、、、、、

看过《魔装》的书友还喜欢